《夺色争权:读心术》·第1章 被官二代迫害


    盛夏的中午,街上没几个人,连知了都热得躲起来午睡了,只有陈思凯在街边郁闷地喝着啤酒。他最近倒霉极了,无意中得罪一个恶少,搞得他工作没了,女朋友也被拐跑,昨晚还差点被人活活打死。这个世界真是太不公平了,明明自己被人欺负,还得忍气吞声,打掉牙齿往肚子里吞,真是太郁闷了。正当他一杯接着一杯把冰凉的啤酒灌进肚子里的时候,一辆小车突然急促地开到他身边,车上下来的是他的发小兼死党周海涛。

    “思凯,你怎么还在这晃晃悠悠的,万祖南叫派出所的人来抓你了。”周海涛气喘吁吁地说。

    万祖南,我操你八辈祖宗。听见万祖南的名字,陈思凯就气不打一处出,气呼呼地说:“这个王八蛋,我还真想找他呢,哪天让我撞上他,看我不扒了他的狗皮。”

    “说这些有什么用,派出所的人马上就来了,你快跑吧,要不然就来不及了。”周海涛急着说。

    “我跑什么跑,是那小子先动的手,他们几个人打我一个,差点把我打死,我是正当防卫。”陈思凯不以为然地说,“他万祖南顶多是擦破点皮,我可是满身是伤,他们是往死里打我,警察来了更好,我正好讨个说法呢。”

    “万祖南他爷爷是将军,爸爸是市委书记,你是哪根葱啊?”周海涛气急败坏地说,“你要是进了公安局,你说什么都没用,人家就直接把你扔进监狱里去了,到时候姓万的找人给你下黑手,可就有你罪受的。”


    说的也是,他们万家在市里乃至省里都是只手遮天,自己只是个穷屌丝,根本斗不过他们,真后悔昨天没有找机会一砖板拍死这该死的家伙。陈思凯叹口气说:“走也没用,到哪还不得让警察抓回来,到时候说我畏罪潜逃,我留下来还能争取主动呢。”

    “你就跟我走吧,上车再说。”周海涛不由分说把陈思凯拉上车,然后开着车向城南飞驰而去。

    “你这是要带我去哪?”陈思凯问。

    “带你去精神病院。”周海涛说。

    “你神经病啊,去精神病院干什么?”陈思凯惊讶地问。

    “现在是让你去当神经病,这样你才能躲过一劫。”周海涛一本正经地说,“我都替你想好了,只要你听我的,保准没事。”


    对啊,精神病杀了人也不用偿命,这招太绝了,可说起来容易,虽然周海涛是在公安局做法医,但要把这事忽悠过去可不容易,再说万祖南也不是省油的灯,能那么好骗吗?陈思凯说:“你这招真管用吗,要是跑进精神病院就能躲过警察,那谁不这么干,还不得乱套了啊?”

    “你说得对,一般人犯了事想要假装神经病骗过警察,这基本没什么可能,可你例外。”周海涛说。

    “我例外,我有这么厉害吗?”陈思凯挠挠头问,“你这什么意思,我烂命一条,你可别为了我把自己搭进去啊?”

    “你一天到晚疯疯癫癫的,没少干傻事,说你是神经病大家都不会太意外。”周海涛笑笑说。

    自己经常那样也只是为了发泄心中的闷气而已。陈思凯狠狠地敲了周海涛肩膀一下:“说了半天你小子是转着弯骂我呀。” 

    “别闹,我正开车呢。”周海涛捂住嘴咳嗽一下,定定神接着说,“我是认真的,你家里不是有人得过精神方面的病吗?”


    周海涛这句话一下戳中了陈思凯的痛处。陈思凯爷爷在文革的时候就因为精神病发作喝农药自杀了,他父亲二十年前也因为生意失败受不了刺激导致精神错乱,到现在也没好利索。因为家里穷困,他从小就经常被人欺负,大家都叫他小疯子,为了照顾家庭,他高中没念完就出来打工补贴家用,这些年干的都是些苦活累活,没过一天舒坦的日子。

    陈思凯最讨厌别人提他家里的事,这下他立即黑着脸说:“你吃饱了撑的,没事提我家里干什么。”

    “你别误会,认真听我说。”周海涛顿了顿,提高音调说,“要认定一个人有没有神经病,是一件非常专业的事,除了要看这个人的表现以外,还要看他的家族有没有精神病史。”

    听了周海涛的话,陈思凯有点明白了,说道:“该怎么办,你直说吧。” 

    “你看从小大家都笑话你是神经病,平时也疯疯癫癫的,家里又有精神病人,所以前面的条件你都有了,现在就差看病住院的病史了。”周海涛兴奋地说。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2章:~精神病院”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精神病院』原来是这样,周海涛考虑的还~周到。陈思凯高兴地说:“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只~我现在假装有病,去~神病院~~两天,到时候就算警察不信,找人来鉴定,有了这些条件,我也能蒙混过去。” “这~你明白我的良苦用心了吧?”周海涛哈哈大笑起来。 “你小子是怎么想到这个办法的。”陈思凯问。 “别忘了,我可是法医。”周海涛信心~地说,“以前有个案子就是这样的,砍了好~~
     >> 阅读第2章 ~精神病院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