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甜果》·第1章 在生日前一天


小雨气吁吁地在操场跑道上没头没脑跑着,胡乱在发泄心里的怒火。
    这是春天一天里最温暖的时段——中午,雀跃的鸟儿正在刚抽出新芽的枝头互相嬉戏着,而此时小雨的心情似乎与此不相协调。此时此刻他恨透剑松的虚伪,不知廉耻假星星的笑。我不认识这样的同学,没这样的同桌,文学社更没这样副社长。小雨在心里燃烧着:他变了,变得连心也没了,他和梅红的爱根本就是假的。
    丧失了理智,胡乱地想了一通。也不知道平时热情冷静的小雨究竟是怎么了,突然变得反常,蛮不讲理。也许是太在乎剑松了,对剑松这人在心里的形象要求太高了,几天来对剑松言行举止,小雨看在眼里闷在心里。
    就在之前,小雨刚与剑松莫名其妙的大闹了一场。说莫名其妙是因为小雨的反常,让人难以理解,他为什么会因为剑松在宿舍里无意对他说的一句话而引发这样大的动作。把还剩着饭菜的碗往坐在床缘上的剑松一扔,差点击中剑松的脑袋,碗从剑松头皮不足一厘米的地方飞到背后的**,未吃完的饭菜随碗倒在被子上,然后小雨留下一句“我终于看清了你”转身就往门外跑了出去。
    一时间,剑松静静地坐着,如木头似的没有反应。他的心难受而不解。不明白自己究竟说错了什么,他只是在和小雨说说笑罢了,文学社的事他哪有不参加的理由?小雨是清楚的。但是,他更不明白的是,小雨为什么会对他发怎么大的火?小雨一句“我看错了你”似乎一口否认了他们的一切友谊?
    宿舍里的同学有也楞住了,都感到意外地看着剑松,想从剑松知道些什么?整个宿舍沉闷着,平静着。剑松的心若突然被击碎,他再也逼不住,发泄地立起身,脱掉鞋子,躺倒在了**。有同学说他哭了,看到他眼睛闪动的泪。男儿有泪不轻谈啊。
    舍友们都心绪不安,更疑惑不解。他俩一向不是很好的搭档么?在班上做什么事他俩一直互相配合,互相默契,而现在小雨为什么连这点点玩笑也配合不上了呢?对剑松反应这样强烈,语气像是要把剑松吃掉似的,真看不出小雨还有这般有失平日风度的脾气。
    大家纷纷来到剑松的**安慰着,问事的原因,可剑松就是一声不吭的,茫然的闭着眼睛。是的,剑松真的流了眼泪。大家关心的给予安慰,可闭上眼睛不说话的剑松,仍控制不住的,从闭上的眼皮里滚出几滴泪珠。不必说,小雨这几个字确实过分的伤尽剑松的心,他是个男儿啊!竟然也流泪了,可见他也是多么在乎小雨的,心里也还是多么重视他们之间友谊的点点滴滴。
    没办法,见到这样的情景大家也能瞎着急,但大家也还是尽量不想惊动老师,能解决的他们还是尽量帮助解决。毕竟都是高中生了,同学之间闹情绪是很平常的,没必要再让老师费心。
    解铃还需系铃人,有两位同学打破沉闷说道。
    “不管怎样,我们先把小雨押回来再说。”于是这两位同学便匆匆离开了宿舍。

    小雨不在工作室。工作室里只有流氓兔、佳佳几个人在忙着,正等着小雨和剑松来呢。当他们听说小雨和剑松闹矛盾的事后,都不敢相信,这两个最和气的人也会这样,心立即不安起来,各都绷着**的,怕小雨会做出些什么?
    “小雨怎么会这样?”流氓兔情急地看着大家:“我看中午社里的事就先放着了,都快去找小雨。”
    离开工作室,大家分头便到校园内寻找小雨去了。
    小雨正在跑道上没头没脑地一圈圈跑着,汗水不停断的从额头上流下,经过眼睛,不知道是汗还是泪?头发如刚被冲洗过一般,湿淋淋的,整个脑袋无法控制的让他继续发泄情绪。
    “小雨你疯了么,快给我停下来。”流氓兔跑上前阻止。
    “你们都别管我,让我一个人在这里跑死算了。”小雨边跑边气吁吁的说道。
    就在这时,午休铃打响了,校园四周早已静了下来,只有操场上他们断断续续的声音。看着失去理智狂跑的小雨,流氓兔心疼而又气愤,跑到小雨面前阻拦,却被小雨一把撞倒在地上。“给我滚开!”小雨气凶凶地喊道,并加快了狂跑的速度。
    流氓兔倒在地上,手被弄破了,可担心想着小雨的她,忍着痛,立即从地上爬了起来,继续追上前去阻止。佳佳和他们班的两个同学在这时也找来了,见孤军无助的流氓兔,便立即冲上前去帮忙。
    “小雨,你别这样行不,有什么事停下来好好说。”流氓兔跑近小雨请求道。
    “都走开,别管我,让我跑!让我跑!”小雨失声的喊道
    已经跑近的男两位同学,连忙出手抓住正在跑动的小雨,小雨慢下了步,开始奋力的挣脱他们,想继续跑。
    “放开我,放开我,我跑是我的自由。”小雨激愤地说道。

    “小雨,你先停下来听我们说几话行吗?”一个抓住他的同学快语的说道:“你知道吗,剑松在宿舍里有多难受,眼泪都流了。”
    小雨像是突然如晴天霹雳似的,惊住了,停止了挣扎。这出乎小雨的意料,他不相信剑松会因此而流泪。他不是不知羞耻的么?不是不会在乎的么?小雨在心里自嘲着,这种人也会流泪?然而内心却开始感到剧烈的痛。难道他误会了剑松,错怪了剑松了么?
    抓住小雨的同学,见小雨停止了挣扎,情绪开始低落,便慢慢松开抓着小雨的手。
    “你和剑松究竟怎么了?闹得这么凶啊。”流氓兔见小雨平静了些便又急又气的问道。
    “他这人变了,不再是以前的他。现在的他不仅又懒又喜欢吸烟,昨天晚上还和同学打扑克到深夜三点,今天中午还说我的不是,说我这个社长连休息也不给,你说他……。”小雨情绪再次激动的说道。
    这时大家才恍然大悟。而流氓兔却有些惊讶,要不是小雨亲口说的,她还真不敢相信剑松会是这样的一个人。平时见他做事谨慎,学习认真,是个用情专一成熟的大男孩,却想不到竟也是个烟鬼、扑克迷。对此流氓兔也气绝,怪不得小雨会这样。不过清醒的流氓兔反过来又想了想,小雨还是有不对的地方的。怎么说剑松吸烟打扑克都是他个人私事,并没有影响他们的友谊。虽然对学生来说,吸烟打扑克是违纪的,但小雨也不能对此做任何要求,这是剑松的个人自由,毕竟都接近成年了。剑松对小雨说那话确实是有些过分了,但也是无心。
    “剑松说那话是开玩笑的,你也太认真了吧。”一个男同学说。
    “开玩笑?”小雨苦笑着:“呵!这些是可以随便开玩笑的么?”
    见小雨正在火头上,流氓兔便也不再说什么。说了,小雨也是听不进的,反而还会火上加油。只好沉默,先让小雨消了气再说。
    下午的课上,剑松跟同学换了座位。他是不能再和小雨坐在一起了,对小雨他开始了厌恶,恨小雨无理的伤害,在宿舍同学面前不给面子的宣泄。即使他也有错,也让小雨伤心了,但一个中午他想得很清楚,他所做的是他个人私事,吸烟是他初中来就有的,谁没有自己的缺点啊,小雨凭什么纠着他的缺点说他的不是。即使是好同学,好朋友也不能这样,他不是小雨的儿子或佣人。小雨和剑松由知己闹成这样,流氓兔打心里难受,多么不希望看着他俩变成这样啊。再过一天就是小雨的十八岁生日了,大家都为小雨做了不少准备。现在,小雨和剑松闹成这样,这生日可怎么过?

    课间,流氓兔找了剑松谈话。剑松听了流氓兔的话后,便涌上了闷在心头的气。“小雨凭什么这样说我?从上个学期到现在我为他付出了多少他根本看不到,他是瞎了眼的,只会以他的傲气来压人。”剑松看着流氓兔继续说:“我劝你,不要再理那李小雨,否则你也会被他莫名其妙摔到地狱里去!”剑松说着,眼里不由的闪起了水花。他也不想和小雨这样,可是小雨却这样一口否决了他所付出的种种,已倔强起来了的剑松没办法再回头了。长了这么大,第一次被人用这样的话说得一文不值,而且是在宿舍同学的面前,叫他的脸往哪搁。他的心几乎要破碎了,此时此刻在他心里,小雨是多么无情残忍的人。即使在别人的心里小雨是多么的好,但现在在他心里,以前那个善解人意热情的小雨已经死了。“松,你不能这么说。”听了剑松说出的的话,流氓兔深感难过,立即为小雨辩护道:“小雨当时也是一时心急冲动,他也是为你好,并没有恶意。”“他冲动?为我好?”剑松冷笑道:“他这学期一开始就对我不满了,早就对我有意见了,不然中午跟他开个玩笑为什么就跟我这样,这是什么意思?”剑松气愤的说。见剑松心里发出的痛,流氓兔也不好再开口。细细琢磨剑松的话,也不是毫无道理的,毕竟剑松也是个成熟的男孩了,有自己所爱的人,凭什么还要受人的不是?小雨确实是想得太多,说话片面伤他了。流氓兔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便回到教室自己的座位上,准备下一节课,心想着,如何找小雨再好好说说。一个下午的课,小雨都是在极为郁闷的矛盾中度过的。他没有一点心思把课听进去,老师讲的是什么都仿佛似在耳边吹过的风,没有任何停留。小雨满脑子都是久久未能平静的复杂的思绪。不过,这也比中午在跑道上狂跑好多了。“小雨,我已经跟松谈过,觉得你也有你不是的地方”傍晚,流氓兔把小雨叫到校园的花池旁说。这时正是大家吃完晚饭洗完澡,进入晚自习前自由活动的时间,太阳已下到山那边去了,而天还显略微的明亮。吃完饭洗完澡的同学,三三两两的在校园内悠闲的漫着步。“我哪有不是?”小雨听了流氓兔的话后气着问道。
    “你先静下心来听我说行不,别老把自己看得什么缺点也没有似的。”流氓兔说。
    自从中午的事后,小雨的心一直平静不下,尤其是听同学说剑松因他说了那句话而流泪了,小雨心里更是矛盾着匆匆,不知是东是西了。现在小雨看着流氓兔,心里又有些对流氓兔的愧疚,他多么不应该把流氓兔撞倒在地上啊。
    “好,”小雨看着流氓兔应道
    “你想想,从上学期到现在剑松为你付出了多少?因你而爱上文学喜欢写作,因你而和你一起弄文学社,对文学社工作一丝不苟,这学期你住到学校,有哪一次不是他帮你提水的?这些我们都看得清清楚楚,而你竟然说看错了他,你这话也太伤人心了吧?太不负责,太绝情了。中午我不知道,以为是他怎么你了,想不到是你说出这样伤人心的话。”流氓兔说到这,眼睛不由的闪动起泪花。
    “他真的变了,哪有在校学生晚上打扑克到两三点的?还有这学期他对社里工作的态度,远远不足上个学期,还有他吸烟,他变了……”小雨激动的说。
    “他哪变了?吸烟是他从初二就有了的,这有什么奇怪?他对社里的事依然热忱,只是刚开学还没进入状态,写文章慢了些;他和同学打扑克到半夜,虽然不对,但也只是偶尔的事,难道你也要计较吗?你的心就这么狭窄吗?”流氓兔以不可反驳的语气,滔滔不绝地直穿进小雨的心。
    流氓兔说后,小雨一直聚集在心头的气再也发不起来了,他开始陷入沉思,然后是反省、难过和自责。他渐渐开始意识到自己的冲动,和不顾他人的感受,几个字不仅伤害剑松的心,同时也伤害了周围同学的心。小雨不敢看流氓兔的脸,低着头。
    “你好好想想吧!”
    流氓兔说完,转身就往教学楼走去了。此时,校园内已被灯光笼罩,进入了夜色。
    打了上自习课铃后,小雨走进了教室。剑松坐在与他换座位的同学的座位上,心情放开了很多,正底头看着书。小雨心里徘徊着,想了想,还是走回了自己的座位,他不知道要对剑松说什么。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2章:心酸的十八岁生日”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心酸的十八岁生日』小雨呆呆的坐着,看着坐在前几排位~的剑松,不知道有多后悔中午自己所~的一切。 周围同学都认真的看着书,小雨脑里浮现着段段往事。从~学期到现在,与剑松的相~,一一道来小雨仍清楚的记在脑海里,剑松为他所~的点点滴滴小雨怎么会忘呢?每一次都让小雨感~在心里。尤其是那一次,小雨不小心在校园内纽伤了~不能行走,是剑松迈~的把沉重的他背到校卫生室的,这份友谊小雨怎能忘记?想到这,小雨恨不得给自己一个~~
     >> 阅读第2章 心酸的十八岁生日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