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朝前拱》·第2章 第1章 引言 2、案件传闻



乌江县教育局长颜仲江,下午被他高中时的同学、反贪局局长牛国松请去后,晚上没有回家。第二天上午,也没有人看到他的人影,找他办事的人,打他手机,总是关机。第二天下午,他贪污受贿的传闻,就在乌江两岸这座小城传得沸沸扬扬。有传说他与出纳会计私分公款数十万的,也有人说只是10来万;有传说他私设小金库金额百多万而钱全部存在私人帐户上的,也有人说,小金库只有几十万;有传说他挪用公款数十万的,也有人说挪用数额只有10多万。第三天,传说更猛,说第二天上午从他办公室和家中搜出各种存折现金上百万,城内的房产证就有3本,有3个女人与他长期保持不正当关系。传闻遍布大街小巷。也有好事者向反贪局打听,人家都只回答:不要乱说!关系好的多得了一句:正在调查。

颜仲江案件在小城人们的口中传说几天后,逐渐减弱并消逝了,就像登陆的台风,其强劲的势头在山树房屋的阻挡下,已变成和风细雨,渐渐消失在内陆深处。倒不是案件本身是一场误会或已结案什么的,而是“见多识广”的城里人,猛然间发现,即使传说属实,也确算是小城有史以来数额最大的贪污受贿案,但比起广东省国际投资公司香港分公司原副总经理黄清洲贪污、挪用公款13亿港币来,实在是小巫见大巫;比起某省三任交通厅长“前腐后继”惊心动魄的情节来,也只是波澜微起;比起成克杰等二品人物来,他只不过是“九品油菜官”。

有关颜仲江案件的传说,在县城逐渐消退时,在农村却在四散开来,就像在平静的水面丢下一块石头后,水波迅速出现并扩展一样。特别是在他的家乡青龙坝,有人说可惜,这些人大多忆念起他对家乡和乡亲们的好处来;有人说他家不缺钱,为什么去做这种傻事呢?有的甚至说:“如果我拿他一半的工资,也不会去做他那种事了。何况一天车接人送,好不风光。”也有年老的说,彭八字真是神仙,颜家的大事,他都算准了。

颜仲江的父亲颜河义听到这一消息,是在青龙赶场。他从山上掰回一挑苞谷,吃饭后挑着鸭蛋上街时,看到赶场的村里人在窃窃议论什么。只听背着他的人说:“可惜了!”也有人说:“吃黄铜呕生铁,吃多了不呕转来才怪呢!”他走过去,面对他的人就高喊:“颜大伯赶场啊?”人们就迅速散开了。他如是碰到了两三起,问人家,都说没说什么,却用异样的目光从头到脚打量着他。

颜河义把鸭蛋挑到收购鸭蛋的汽车旁放下,弯腰放下绾到膝盖的裤脚,撩起身上仲江穿后拿下乡准备赠送他人的白衬衣衣襟,抹了一把脸上皱纹里的汗水,用手抠了抠花白的头发。刚抬头,看到大儿子颜孟江之子石牛,黄发头上顶一绺鸡冠式红发,身穿红底黑方格衬衣和牛仔裤,脚蹬白色波鞋,从街上匆匆向他走来,并扯着他的衣袖来到无人处,说:“爷爷,二叔出事了。”

“哪样事?被车撞啦?”颜河义问。

“不是!听说被反贪局抓去了。”

“不会吧?上场赶场,他还打电话问你奶奶气喘病好点没有。我问他米吃完没有,吃完了给他们带点去。”颜河义默了一会,“真的出事了,你二娘也该打电话来讲声呀。”

“二娘?哪位二娘啊?是离了婚的二娘还是刚结婚半年的楚娟?”


“说话不要阴阳怪气的,”颜河义说,“不是楚娟二娘还有谁!”

“楚娟!二叔要不是为她,哪会落到今天!——听说,反贪局搜完家,第二天她就跑了。人家说,她带走了几十万!”石牛气愤地骂。

“……”颜河义像突然遭遇寒流一般,牙齿咯咯地响,全身颤抖起来。

“爷爷,你赶快把鸭蛋卖了,坐班车到城里去找辛娅二娘,问问她,究竟是怎么回事?”石牛在一旁唤醒茫然无语的颜河义。停了一会又说:“箩篼待会儿我挑回去交给奶奶。”

“收蛋的上街去了,不知什么时候来。石牛,你来卖一下,一共是350个。上场一十(个)是三块五,三块三也行。我现在就去找车子,去看看你二叔。”颜河义不待石牛回答,急忙忙地向街上走去,没走几步,又踅回来挨近石牛的耳朵说:“你不要又把钱用了啊?暂时也不要给你奶奶讲,她身体不好,也不要给其他人谈这件事。”说完,转身几大步就消失在花花绿绿的人流中。

颜河义内心感觉不如蚂蚁快的中巴车,终于从云岩关弯弯拐拐的公路上,摇摇晃晃,时停时行地转下老城,跨过乌江二桥,开到了新车站门口。车刚停稳,他跳下来,径直朝仲江在开发区富苑小区购买的商品房走去。他按响铁门上的门铃,希望开门的是他的儿子——这时应该下班了。但按了几次,都没有人开门。他希望儿子在加班,或者有应酬,楚娟出去打牌去了;或是出了远差,顺便也将楚娟带了去,以往来时多是如此。从楼下走来的一位年轻人问他找谁,他回答后,对方睁大的眼睛掠过一丝惊异,随即回答说夫妻俩都不在家。他垂头丧气地走下三楼,来到一中教师宿舍的四楼,按响了辛娅家铁门的门铃。开门的是辛娅,她说了声“是她爷爷?”侧身让他进了屋,随后“砰”一声将铁门重重地关上了。

颜河义**解放鞋换上毛线拖鞋,走进客厅,刚在沙发上坐下,就问随后走来的辛娅:“老二出了什么事?他们也不给家里讲声?”

“和你们讲有哪样用?怕她奶奶死得快点。”辛娅停了停说:“海月我也没给她讲,怕影响她学习,拖一天算一天。”海月是仲江的女儿。

“他究竟拿了多少?”

“哪个晓得他的?”


“我原来就喊他不要收人家的烟酒,有时一次折下来就是几百上千,不知他收了多少次?”

“如果收烟酒都要坐牢的话,”辛娅瞥了他一眼,冷笑着哼了一下,“怕监狱修少了!”

“他究竟拿的是哪样钱?是两三万的话,屋里拿来还人家就是了。”

“两三万?人家说,乱七八糟加起来有几十万!”

“你们该去找找包书记,”颜河义好像突然醒悟似的说,“我知道她平时对他不错。”

“没有用。人家说,反贪局在抓他那晚就请示包书记了。她说,如果是跑项目用了点钱,就要慎之又慎;如果是个人揣了腰包,由他们按法律程序办。”

“那就说跑项目送人了。”

“你以为人家反贪局的傻得很!”

颜河义焦急地回到先前的话题上:“你带我去问问老二,得句实话,他究竟该了多少?既然他收了钱,钱总还在吧?把钱还给人家,里面那个苦,这些年他哪里吃过呀!”

“钱还在?又买房子又买首饰,打牌又经常输,哪个知道他还剩多少!”辛娅又解释说,“可能关在公安局看守所吧。人家怕串供,也不准去看。”


“楚娟呢?听说搜家后跑了?”

“是跑了。”辛娅平静地回答。

“在他们屋搜出了多少钱?”颜河义迫不及待地问。

“只有几万块钱的存折。”

“那狗日的,那么多钱拿到哪里去了?肯定是楚娟藏起了!”颜河义说完,狐疑地问:“你怎么知道的?”

辛娅站起来走到卧室门口,用钥匙打开房门,喊:“楚娟,你出来一下。”

房间衣柜的门被推开,头发有些蓬乱,脸色有些苍白的楚娟,穿一件白底满天星蓝花的睡衣,趿一双毛线拖鞋,低头从卧室走了出来。

木瞪口呆的颜河义,看到楚娟腹部像藏了一只西瓜,圆圆地凸起来,过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喊了声“楚娟”。从未喊过他的楚娟,叫一声“爸”,就已泣不成声……

(第1章 引言 3、人物预言,待续)
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3章:第1章 引言 3、人物预言”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第1章 引言 3、人物预言』 颜河义回到家时,简~向他妻子古成兰说~城去看了一趟仲江,称没有什么事,是公安局(说反贪局她不懂)有个案子,~仲江去问了一~,已经回来了,今天一早去省城学习去了。~学一个月。颜河义心想,为了~~~,能哄一天算一天。  第二天吃完晌午饭,颜河义躬着~,蠕动着有些肥胖的~躯,顺着木棒楼梯爬~天楼,再爬~横川,慢慢将~~~大梁与中柱的~隙~,取出一个油纸包,再缓缓回到天楼板~~~
     >> 阅读第3章 第1章 引言 3、人物预言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