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缘》·第1章 梦醒惊回首


我们都很难说清什么是缘,什么是缘分中的爱情。当一个人携缘来到你面前,风是恋爱的,草是甜蜜的。你们是幸福的。但当他(她)走了,缘也许便已不在。爱情便也跟着消失。你能告诉我:什么是缘吗?你能够与我说清楚,什么是缘吗?谈了一场又一场的恋爱,我们爱上的,可能便是冥冥中那未知来处,未知去处,那如风如雾,如影如烟的缘吧!
    
    男人对女人的承诺,女人对男人的甜言。缘在时,是那么动人。缘散时,又是那么地让人伤心,无助!缘来缘去,我们都还会恋爱,也许都还会数度恋爱。但我们永生都难以忘记的,不就是那个刻在心口上的无缘人的名字吗?
     
                                ----题
    
    
    
        
    
    
    男孩十八岁。我二十八岁。

    
    一连几个夜里,都能感觉到他从靠窗的那边向我投来探询的目光。但等我从窗口伸直了脖颈向他家的那一边望去时,他又很快地收回目光。哼哼着周杰伦的《东风破》,装做自在地看窗外的风景。
    
    三月的天,拉开了窗,风便呼呼地往温暖的室内钻。吹得粉红色窗帘飘飘的。像仙女身上的轻纱。看来,风也是怕冷的东西。风也是像我一样害怕孤独地在空旷中陷入相思。
    
    “喂,你不冷吗?已经是第四个夜里了。难道,你失恋了吗?”这一次他更向窗外伸出了长长的脖颈,挥舞着他那略显着有些瘦而细的大手向着我。

 看他摇摇脑袋和晃晃手臂的样子,忽然我就想起去年夏天和老公去沈阳动物园看到的那只黑色的大猴子。更好笑的是他居然还穿着一件黑色的高领毛绒衣。看那黑色的长臂朝我伸过来,好想笑。他妈的,这想哭又想笑的滋味还真是不好受。懒得理那大猴子。
    
    “喂,我和你说话呢!怎么这么不理人啊!小心你冷酷的会得蛇病哦!”
    
    晕菜,蛇病,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词。“要你管!你舞来舞去的小心得猴子病!”
    

    我怀疑他就是长臂猿托生的。他的手从那边伸过来居然就快抓住我。“黄毛丫头,看你也不是很忧伤嘛,干嘛搞得跟失恋似的。”
    
    狂晕哦,黄毛,我明明红头发嘛!要叫也得叫红毛啊!还丫头!难道他看不出来我是个既漂亮又成熟的女人吗?冲他一瞪眼睛:“大哥,我二十八岁了耶!已经成年,我不可以失恋吗?”狠狠地剜他一眼,呯地拉上窗,心情不好,连小孩子都来欺负我。这什么世道啊!
    
    拿来纸巾拼命地撕,撕,撕。这世上的人在晚上睡觉的时候眼睛都让外星人给摸了吧!分不清个三四五六,就算我再年轻,也不至于人人看到我都以为是小女孩吧。今天居然还会被一个小男孩叫做黄毛。真是超级郁闷加无聊!
    
    可恨自己只要无聊,只要郁闷,无法控制地总是会想起隋风。虽然他在最后选择了离我而去。但是不想他我又应该做什么呢?发呆?抑或哭泣?

 糟糕,肚子痛,又开始闹痛经。只那么吹了吹风,居然就受了凉。上次森回来的时候,买的红糖水还有吧!低着腰捂着肚子走到冰箱跟前,扒开冰箱门。晕死,里面空空如也。猛然想起上次和森吵架,我站在冰箱的门口,恨意一起,打开冰箱,随手把里面全部的东西都掏空了,摔到他的脸上。
    
    捂着肚子又爬上床。上帝啊,我专心看小说,你能让肚子不痛吗?祈祷祈祷啊!上帝,我们是好朋友对吗?快点快点让我的肚子悄停悄停吧!可是上帝从来就不理会他这个最真诚的好朋友。我祈祷有个美满的婚姻,他让我嫁给一个不爱的人;我爱上了一个人,祈祷他能给我幸福,他让我失恋;我祈祷不再痛经,天啊!他不会让我血崩吧!晕哦!历史上死于血崩的女人可不少!

    
    夜忽然在想像中恐怖了起来。此时才想起森的好,只要他在家,即使刚刚吵完架,他也会给我端来一杯热热的红糖水,用一只手掌温柔地为我揉着小肚子。狠狠地诅咒着他,我亲亲的大姨妈都来了,他却不知在哪儿不愿回来。这个婚姻没劲死了。从结婚的第一天,洞房花烛夜的那个晚上似乎就注定了这是一个不幸的婚姻。在那个晚上,我的梦中居然出现了一个不知名的男人。我在梦里,在那个男人的身下,一言不发地承受着来自他的力量。一言不发地享受着来自他的欢娱。
    
    好痛!有血一波一波地向外涌。哼哼唧唧地我开始**。下辈子再不想当女人。咒骂着,流泪着,而后又强忍着痛。小说是看不下去了,闭上眼睛数数羊羔但愿自己能够迷迷糊糊地睡去吧。
    
    天将亮时,又是从一个有着那男人的梦中醒来。他已经不止一次地出现在梦中了。此时,昨夜痛经的痛苦一扫而去。我开始思索这个经常在梦中出现的男人。并为自己与他在梦中的亲密而感觉有一层羞意漫上了脸。嗯,那是多么好的感觉啊!在他的怀里,没有与森的无休止的吵闹,更没有与森撕打在一起的无情。仿佛,在他的怀里,这个世界都宁静了。
    
    虽然在梦里,我看不清他的样子,但我会感觉到他与风一样眉宇间布着淡淡的忧郁。但是他不是风,不是隋风那样眼神里散发着感性的光茫。他的双眼是**而刚强的,他的眼光有点直、有点狠、还有点固执。啊?我居然有些满情期待,期待他会来到我的生命中。

 我都在胡思乱想着什么啊?为这样一个在我思想里却没在我生命中、在我的梦境里却不在我生活中的男人,我都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啊!我居然,居然能忘记隋风离去的痛,我居然居然能忘记隋风背叛的伤。想不通!实在是想不通!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2章:前秋思旧秋”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前秋思旧秋』正在我~~糊糊~想的时候,铛铛的敲窗~一~接一~地从隔壁传来,讨厌,一定是那只黑猴子。才六点,这么早,就来烦我。也不知隔壁刘大爷家从哪儿新运来只大猴子。估计是他老两~在外地~学的孙子,前些天在楼道里遇见刘大爷两夫妻的时候,依稀好像是听着他俩正在嘟囔着孙子~来,估计就是这只泼猴。  讨厌,最讨厌一大早有人来烦我。又想到被他说成黄~,怒火立即从心头跃起,顺~~起~边昨晚~看未看的书走到~~
     >> 阅读第2章 前秋思旧秋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