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飞的鸟》·第1章 献给我的中专生朋友们(自序)


中专生站在社会的边缘,成为这个特殊时代的尴尬群体,许多人已经很早就预料到了。事情到了这样的地步,没有人为其悲哀和同情。中专生自己和中专生的家人,对于这个时代造成的冲击只是沉默,没有一丝声音。
  没有人为中专生庆幸,我庆幸我是一名中专生。在这个时代的夹缝中,我学会眯着眼睛看夹缝以外的东西,又回过头看自己和朋友们的心理,我无法轻卸自己的责任,也无法逃避朋友们诚惶诚恐的眼神。我只有庆幸——有什么可以阻挡住悲哀呢?
  我中专三年级的时候(1996年4月),在朋友的帮助下过了一个奢侈的生日。朋友们帮我组织筹备,帮助我联系了卡拉OK厅,还安排了晚会主持人。我在湘潭所有的朋友们都参加了我的生日晚会。当时,我是湘潭市校园文学联合会副会长(民间组织),认识的人较多,生日来的人自然也多。那个生日让我感动得哭了,我从来没有过这么热闹的生日。在此之前,我的每一个生日在我的记忆中都是模模糊糊的,有时候记也没记住便一溜而过了。在这个生日晚会上,我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我的梦想就是当一名大作家,我一定为我们中专生写一部长篇小说。”语落四惊,有人在下面低语:“还没有哪位作家写过我们中专生呢?”是的,别人没有做的,我就去做。

  然而,我是一位农民的儿子,我的家支离破碎,我年纪太轻。在父亲去世的日子,我几乎什么都不懂,甚至连哭都不知道。父亲的死似乎离我很遥远,我和弟弟仍然在一旁玩抓石子的游戏。没有人相信我现在长大了,我现在看上去仍然很小,不折不扣的一名学生模样,一副土里土气的农民的装扮。很难让人洞察出我现在的思想所处于一种什么样的位置。但是,我还是义无反顾地做了,我一直没有忘记自己的誓言,一直也没有忘记我的中专朋友们。每当我在创作中遇到困难,在生活中对前途感到迷惘,我都这样告诫自己,我是从苦水中长大的孩子,更重要的我是一名中专生。随着日推月移,我可能会自考,或者读夜校,有一天我将不是中专生了,但我走过中专生岁月的脚步将永远真实存在。
  写小说是苦的,我至今也无法言喻,只觉得每天的睡眠都不好,脑海中的人物形象越来越清晰,而那些日子就越来越在脑海中浑浊。有时候早晨起床越是睁不开眼睛,闹钟越是在耳边不停地催促自己。我只好强迫自己坐在书桌旁,强迫自己把昨夜梦中的人物写出来,这样又入迷了。我常常连饭也忘记吃了,也不觉得饿。
  《想飞的鸟》就这样出来了,写完最后一个字时,我把手中的圆珠笔愉快地扔出窗外。这正是夕阳西下的时刻,昏黄的阳光映得满屋子都是金黄色的,也笼罩了我一身。我有些想哭,有些想流泪——我终于从《想飞的鸟》中挣脱出来了,我终于实现了我的誓言。
  在《想飞的鸟》中,时刻都会闪现出我生活的影子。在众多的小说创作中,许多人几乎无一例外地把多个人物的特点汇集到一个人物身上。而我则是把我自己撕碎,把我变幻成几个人物。譬如:怀树、周林、王知青的身世和处境都是雷同的,在他们身上都深深地打烙着我的生活痕迹。我是把自己撕碎了写这部小说的,这里面有我的血肉,有我的思想,也有我的灵魂。

  在这部小说中,我力求全部用生活的原型。在我中专生毕业的日子里,别人都相互赠送礼品,同窗之情温馨着每一个日子,而我的朋友们则给我准备了一份特别的礼物——每个人给我写一篇文章,并且记录中专生活中发生在自己身边最真实的事情。结果,我就收到了两万多字的材料。有这么多朋友的影子在闪动,我的感情基脚便很自然,没有一丝矫作,我无须虚假地用感情欺骗任何一个人,包括我自己。
  我小心地把《想飞的鸟》手稿拿出来给朋友看,反映不错。朋友们竟被感动了,他们说很真实,仿佛就是发生在我们中专生身边的事。朋友的肯定给了我极大的鼓励和信心。

  啊!没有朋友,我不知道我现在是怎么个样子?
  写完这本书之即,我要在这里感谢我的朋友李平,在我写这部书的日子里,她给了我很多欢乐,并且纠正了我的一些错别字,那段日子,永不敢忘怀。还有我的编辑同仁张萌和朱芳两位朋友,她们细细地读我的作品,修改了大量的句子,使我在这本书中少了很多遗憾,我很感动,我无法用言语表达我的感激之情,我身边有这么多朋友的眼睛和耳朵。真的,我很幸福。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2章:怀树的小~要送他毕业礼物”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怀树的小~要送他毕业礼物』如果说离开学校就像鸟儿离开笼子一样,那则全然不是这样的。我们在学校的时候是多么地讨厌功课,我们都锻炼着一种混日子的~神,把中专四年混了过去,而且混得毫无痕迹,不留~息。怀树突然想起了泰戈尔的一句话:“天空没有我的痕迹,但我已飞过。”终于~望到火~由沉默到爆发的这一天,怀树~自己~像鹰一样振翅飞翔了,他~开始搏~长空。 怀树来自湘西一个偏僻的~~里,因为家里穷才考中专的,也算得~是村里的第一~~
     >> 阅读第2章 怀树的小~要送他毕业礼物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