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檐下的女人》·第2章 就在三~~陷入相思之苦中,听见外面有人在叫门……


太阳升起来了,张爱娟伸了个懒腰,她感到这一觉睡的真香真甜真舒服,这是她自丈夫大林走后睡的第一个好觉,她的心情像窗外的阳光一样的灿烂。她对着镜子照了又照,嘴里哼着民间小调—《摘石榴》:“姐在南园摘石榴,哪一个讨债鬼子隔墙砸砖头,刚刚巧巧砸在小奴家头哟……”“啪!”张爱娟的头上被什么东西敲了一下,她一回身,不知什么时候刘艳丽和付晓华站在自己的身后,她竟然一点没有察觉。“呀!你们俩个讨债鬼,差点把我吓死了!”
刘艳丽手里拿着一把裁衣服的尺子:“老实交代,你被哪个讨债鬼砸了石头了?要不要我俩帮你去修理修理一下!”张爱娟乘艳丽不注意时,一把夺过艳丽手中的尺子,指着艳丽和晓华说。
“把你们自己的讨债鬼修理好就行了,还修理人家呢。说,是不是又找到什么新的目标了?不说我可不理你们了!”
张爱娟和刘艳丽以及付晓华三个人是同一年嫁到东河村的,她们的丈夫李大林、赵海旺、华仁义三人从小就在一起放牛、上学,中学毕业回乡后,三个又是同年结的婚,三家也是世交,关系甚密,三人的丈夫又一同结伴外出深圳打工,她们三人相处的就像亲姐妹,无事不说,无话不谈。
张爱娟的丈夫李大林在一家工厂做焊工,刘艳丽的丈夫赵海旺在一家公司当保安,付晓华的丈夫华仁义在一家建筑工地上打工。村上的青壮男劳力基本都走了,丢下她们老的老小的小守在家里,守着黄土地,守着清灯孤影,守着深巷犬吠,守着来年总比今年好这个祖辈不变的梦,一年又一年的盼望着、期待着、轮回着。
“唉,要是有目标就好了,省得在家守活寡。”付晓华叹口气说道。
“两位姐姐,昨晚的喇叭去看了吗?真过瘾!”刘艳丽在她们三个当中最小,“老爷们在家时,不知道珍惜,现在不在身边心里空落落的,不知他们在外边想不想家?”三个姐妹陷入了沉思。
正在三姐妹陷入相思之苦中,就听外面有人在叫门:“张爱娟在家吗?”三姐妹急忙收回思绪,张爱娟起身说道:

“谁呀?”
“是我啊,我是村长呀!”
“是朱四歪?他来干什么?”刘艳丽说。
朱四歪真名叫朱四娃,只因为他平时不积德,人们都叫他朱四歪,他的真名人叫的倒少了。
“这个人没安好心,瞧他那副得性,一天到晚贼眉鼠眼,色迷迷地盯着人家大姑娘小媳妇的脸蛋和屁股蛋子,像苍蝇一样轰都轰不走!大姐你得小心提防着他点。”付晓华关切地对张爱娟说。
“没事的,这大白天的,量他就是有那心也没那胆!”张爱娟边说边上前将门打开。
朱四歪刁着烟走进来:“是谁在说我的坏话啊?”他一脸的不快活。
“是老娘我!怎么样,不敢说吗?”刘艳丽站起来回应。
“敢,敢!”朱四歪一看姐妹三都在,他不敢放肆,惹起来对自己没有好处。他马上换了副嘴脸。

“有屁快放!我们还等有事呢!”付晓华说。
“是这样的,今天上午乡计生办来我们村妇检,我是来通知爱娟妹子去妇检的,正好你俩都在,回头一起到村妇检室去妇检,也省了我再上门跑一趟。”四歪满脸堆笑,**他那特有的烟熏火燎的大黄牙。
“妇什么检?我们男人都不在家你不知道啊!”刘艳丽没好气地说。
“这是上边的要求,也不能怪我啊!我只是执行而已。”四歪装出一副无可奈何的可怜巴巴的样子。
“艳丽妹妹,算了,别跟他罗嗦了,走吧!”张爱娟劝道。
姐妹三人说说笑笑一同来到村妇检室。
漂亮的乡计生保健员麻利的为她们取尿液、放试纸、测结果,很快地做完了妇检。姐妹三人叽叽喳喳走出妇检室,准备回家,四歪走过来说:“张爱娟留一下,村里找你有事。”

刘艳丽迎上去:“哟,怎么,四歪今天这么乖,想留饭啦?那我们姐妹也沾光了!”
张爱娟对晓华和艳丽说:“你们俩先走吧,我待会再走。”“大姐,注意点啊!”晓华和艳丽关切地说。
“我知道了,你们放心去吧。”
看着晓华和艳丽走了,张爱娟转身问四歪:“什么事?”
“你先到我的办公室坐下,一会等妇检结束了我再和你谈。”
四歪说完就去那边招呼妇检去了。
爱娟走进四歪的办公室,拿起桌上的一本《农村工作通讯》随手翻了一下扔到了一边,又顺手拿起一份《现代农村报》,百无聊奈地翻看着。
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3章:张爱娟浑~一~灵,她听出了四歪的话中之意,弦外之音。”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张爱娟浑~一~灵,她听出了四歪的话中之意,弦外之音。』张爱娟和四歪以及丈夫李大林、刘~丽的丈夫赵海旺、付晓华的丈夫华仁义是高中时的同学,还在学校时,四歪就对张爱娟垂涎不已。那时张爱娟是班~的学习委员,不仅学习成绩好,人长得也美,是学校的八大~之一。 一次放学,张爱娟路过一片玉米地小~,四歪见四~无人,“真乃天助我也!”他暗自庆幸!~鼠眼~成了一条~,早馋得他~~横溢,他悄悄地溜~玉米地从~一把将张爱娟~住!张爱娟一扭头,见四歪呲牙裂~~~
     >> 阅读第3章 张爱娟浑~一~灵,她听出了四歪的话中之意,弦外之音。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