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正经没有》·第1章 第一章


大街上车水马龙,就是被这座城市里的人自诩的迎宾路上,交通也是拥堵不堪。

现在是上午九点多钟,张岩驾驶着一辆丰田牌轿车在这条迎宾路上缓慢的爬行,眼睛不时地掠过车上的时钟。
张岩今天的心情特殊的好,就像是经过了漫长的阴霾,一日早上醒来忽然间看到了久违的太阳一样,令人愉悦。交通的拥挤并没有给他带来不好的心情,对此他早有预见。他今天出来的足够早。他瞄着车上的时钟不是焦急,反而希望再开慢一点,以避免过久地等待。

车子在迎宾路头的一家五星级酒店门前转弯,楼前打扮威武的保安立刻迎了上来,用类似仪仗队士兵的机械规范动作指挥车子。车子摆正的一刹那,另一个保安跑上前毕恭毕敬地为张岩开了车门。
印度门童弯腰行礼,张岩昂首挺胸走进自动开启的玻璃门。
张岩在大堂前略一迟疑,扫视整个大厅,当他发现在大堂一角悬挂着的印有“咖啡厅”字样的玻璃牌时,快步地向那里走了过去。他选择一个靠近窗子的座位坐下,一位漂亮的女服务员快步上前。
“先生,你来点什么?”
张岩摆了摆手。
那个女服务员并不离开。“这里是要消费的,先生如果等人请到那边。”一边说着,手指向门口的吧台。
张岩抬起头,服务员的这句话刺激了他。他一直以来最为痛恨的就是狐假虎威颐指气使的人。他眼睛冷冷地望着那个女服务员,说道:“我一会儿再点不可以吗?”
女服务员听言,一愣,悻悻的离开。张岩调整了一下情绪,眼睛望向窗外。


一辆“保时捷”跑车驶进停车场,一位文雅又不失风情的女子从车上下来。
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用它去寻找光明。”江眉径直穿过酒店的大堂走向咖啡厅,来到张岩的身边。
张岩扭身望着江眉,微笑着接住她的眼神。答:“小巷又弯又长,我用一把钥匙敲着厚厚的墙。”随即站起身,像侍者一样双手搭着沙发椅的椅背请她坐下。
“你是张岩?”江眉坐下,随手将背在身上的现今流行的大挎包放在旁边的沙发椅上。
“江眉同志,不要怪我批评你。白色恐怖的今天,你怎么就这样随意地将装有我党重要情报的包放在那里?”张岩重新坐回沙发椅,身体靠向椅背,以便广角的将江眉与周围的场景收在眼中。他装作漫不经心地将目光随意投向她,像是欣赏一道令人心旷神怡的风景。之所以这样做,张岩有他自己的理由:漂亮女人首先应当是一件艺术品,不同的场景会呈现不同的美来。
江眉先是一愣,转尔莞尔一笑,故作神秘。“这是法租界,安全。”
“典型的崇洋媚外,西方思潮又要抬头噢。”张岩故意拉长腔调,说得语重心长。虽然在网络里,他们有过多次交谈,其中不无诙谐幽默。但是,江眉的这一句不无幽默地答话,还是给了他巨大的惊喜。
“我正是奉命来向你传播资产阶级思想的。”江眉忽闪着一双妩媚的眼睛,显得很有兴致。
“这么说,你是孙文派来的喽。”张岩忽然坐直身子,煞有介事。
“北伐就要开始啦。”江眉压低了声音。
“不过当务之急是作为北伐军统帅的我有些口渴。”张岩重新靠回椅背,“统帅”两个字一出口,整个人就好像找到了一种感觉。
“不介意来杯资产阶级的咖啡吧?”江眉顽皮地一笑。
“现在是国共合作时期,求大同存小异,我当然不会介意这些细节。”张岩挥了挥手,一脸的满不在乎。
江眉熟练地扬手,那个年轻漂亮的女服务员快步走来,双手交叉垂在身前,微弯了身躯。江眉并不抬头,嘴里吩咐道:“两杯爱尔兰咖啡。”

“你在白区受苦了。”江眉浅浅地喝完一口咖啡,显然被这句没头没脑的话吸引了注意力。张岩继续说:“你经常出入这样高档次的场所,开着保时捷,成天除了跑美容院还要使用法国香水,穿意大利皮鞋,吃半生不熟的牛排,成天周旋在恶棍与军阀之间。在这种情况下你还要怀揣共产主义理想,抱着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生的信念。你说你这是多么的不容易啊!”说完张岩做作地站起身向江眉伸出双手,期待着重重的一握。
江眉出声地笑了起来,但对张岩伸出的双手置之不理。张岩被闪了一下,干笑着坐回沙发椅。
江眉好不容易止住了笑。说:“你怎么和你写的小说一个德行,是不是下一步又要死皮赖脸又不无肉麻地恭维我,然后哄着我陪你……!”
说到这里江眉自觉失言,急忙打住。脸微微地泛红。
“那只是一种艺术想象,我本人绝对是一个守法的良民,你千万不要用我的小说来解读现实中的我。我从小就学雷锋,学张思德,学大寨,学小靳庄,除四害,讲卫生,夏除蝇,冬积肥来着。除了一次在一个所有人都午睡的下午,偷偷地将一位伟人的像章扔进了茅坑,我就没犯过其它错误。噢,对了,你现在让我有一种想找回扔完伟人像章之后的那种刺激的感觉,估计我今天犯罪的可能性很大。”望着她躲闪的眼神,张岩不由得心动。
“那样的话,你可是够卑鄙的。”江眉看了张岩一眼。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看吧,天空中飞舞的是卑鄙者通行的证件。”张岩故做深沉。
“我记得可是‘看吧,在那镀金的天空中,飘满了死者弯曲的倒影。’。”江眉的眉毛微微地上挑,好看的微笑。
“你不知道,最初的原稿是这样的。想当年北岛、舒亭还有顾城,我们几个经常在一起讨论朦胧诗。哎!现在都成了只能追忆的往事,那一段难忘而美好的时光哦!”我叹了一口气,眼睛越过江眉的头顶望向窗外的天空。语调舒缓。“当然,他们都是我的哥哥、姐姐。不过这不能说明我的文学修养就比他们差,事实上他们向来尊重我。一天,记得是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太阳是从偏西的方向射进二楼的窗子的。地点好象是在舒亭的家中——鼓浪屿上的一个古色古香的老屋里,屋子周围是巨大的榕树和棕榈。我们刚刚在一家小店里吃完中饭。我们在喝茶——是福建武夷山中最有名气最为昂贵的‘大红袍’。就是前一阵被一个港商花十八万买走几两的那个。中饭似乎是顾城请的客。对了,是顾城请的客。你知道顾城请客很不容易,这我们圈内人都知道。顾城才思敏捷,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他一直向往着远离尘世,一夫多妻的生活。最关键他不仅想而且一直以来身体力行,所以他兜里的钱始终不很宽裕。那天我们的话题当然没离开文学,北岛就是那时拿出了这篇诗的草稿,原稿中就是这句‘天空中飞舞的是卑鄙者通行的证件’。当时在场的人看了,都大为赞赏。我却提出了自己的想法。我说:‘北大哥,我们的诗歌应该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你的腔调有些灰暗,我不否认你讲的在某种意义上是事实。是的,世上从来就是卑鄙者畅通无阻。胜者胜的不干不净,败者也不见得光明磊落。但是作为一个诗人,应当关心社会,应当尽力地去呼唤人们心底哪怕少得可怜的良知。咱也算社会的名人,咱们的一举一动可是负有社会责任的。咱可不应该让全国人民失去信心啊。’”张岩口若悬河,卖弄之余陶醉其中。
张岩说完,江眉十分关心的问:“是不是昨天晚上睡的很晚而且忘关了窗户着凉啦?”
“没有,我这人特别注意自己的身体。我清楚地知道我的身体不是单单属于我个人的,而是属于全世界人民的,是属于像你这样纯真善良睿智文雅的女性的。”张岩大言不惭。
“你是真着凉啦,而且很严重。都发烧啦!”江眉还是一脸的认真。
张岩涎着脸说道:“你是说,我讲话总是热情洋溢,摄人心魄,振聋发聩。”
江眉神情更加的凝重,不无关心地问:“你不仅着凉了,而且你的牙一定很疼。”

“你怎么知道我有牙疼的毛病?”张岩装作不解。
“这里风很大呀。”江眉瞪大了眼睛,神情像是对一个不暗世事的孩子道出一个颠扑不破的真理。
他们两个人忍不住笑起来。当然他们各自发笑的原因不同。
他们继续喝着咖啡,海阔天空的神侃着。忽然江眉的电话响了起来。她看了一眼电话。说:“对不起,我得接一个电话。”说着她离开座位,走向一边的窗前。
很长时间她才重新走回,流**一脸的遗憾。说:“没办法,忽然有了急事。”
“没关系。虽然你这种金蚕脱壳的诡计已不新鲜,但我还是中计了。”张岩感到很失望。
“我给你的第一印象就那样一塌糊涂吗?”江眉说的认真。
“不,不,恰恰相反。不瞒你说,我现在开始后悔一直是八路军。你知道我们八路军是人民的队伍,有铁的纪律。我要是九路军十路军的,我会派我的勤务兵把你绑上花轿,今夜就入洞房。”
“完,完。刚才还信誓旦旦,花言巧语。现在说出真话来了,流氓的本性啊。”江眉自以为得计地笑起来。
张岩诡谲地奸笑:“一看你就是缺乏革命传统教育。你今后可要小心哦,我会派我的侦察兵跟踪你,摸清你的行踪。然后,再派我的亲信乔装成许大马棒的人,半道截了你。当然我会及时的出现的,绝对不能让他们胡来。演义一段英雄救美。我会肯定受伤的,应该不会很严重,不过绝对是值得去趟医院的,而且会有一段时间的行动不便。这样我就可以有理由住在沙家浜,和阿庆嫂演绎一段情谊绵绵的爱情。”
“算了。有时间再听你胡扯吧。”说着江眉要叫服务员。
张岩摆手制止了她。说:“太小瞧我了。别忘了我也是一个时刻想着人民疾苦,为人民日夜操劳的民营企业家。这些日子我为了祖国的事业操劳有些过度,列宁同志还需要休息一会儿。你先忙你的,这里你就不要管了。”张岩忽然间想起什么。说:“你不会从此就消失在茫茫人海吧?”
江眉一笑。说:“那要看缘份了。”
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2章:第二章”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第二章』江眉走后,张岩又~杯里剩~的咖啡喝净。他扬~~~员,还是那个年轻漂亮的~~员垂~弯~侍立在~~旁。张岩从~兜里~出一张一百元的钞票,举到那位年轻漂亮的~~员眼前。说:“不用找了。”~员踌躇在那里。张岩又说:“~不好意思,我这人没办法就是菩萨心肠。他们都背后~我大善人,我还资助了十名失学儿童呢。”~~员实在~不住,面~鄙夷。说:“先生,请你看一~桌~的价格表。”张岩低头一看:爱尔~~
     >> 阅读第2章 第二章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