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正经没有》·第2章 第二章


江眉走后,张岩又将她杯里剩下的咖啡喝净。他扬手叫服务员,还是那个年轻漂亮的女服务员垂手弯腰侍立在他的身旁。张岩从裤兜里摸出一张一百元的钞票,举到那位年轻漂亮的女服务员眼前。说:“不用找了。”服务员踌躇在那里。张岩又说:“不要不好意思,我这人没办法就是菩萨心肠。他们都背后叫我大善人,我还资助了十名失学儿童呢。”女服务员实在忍不住,面露鄙夷。说:“先生,请你看一下桌上的价格表。”张岩低头一看:爱尔兰咖啡,每杯65元人民币。他咬牙切齿地重新在裤兜里摸出三十元,和一百元一并拍在桌子上。嘴里说道:“你们的价格怎么天天涨啊。我有个哥们儿可是物价局的。”女服务员并不买帐。说:“我们这的价格从开业就没变过。”张岩并不慌张。自语:“工作太忙,应酬太多。弄错地方了。”

张岩回到何胖子的别墅,将车停进车库。
客厅里摆了两桌麻将,男男女女十几个人有玩的,有看的。自从何胖子的靠山他当财政局长的叔父到台以后,何胖子就卖掉了自己的装饰公司,用一笔钱将妻儿打发掉了,做起了赌球的小庄。自己的别墅被他开发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一帮长期赌球的人在这里报盘,看网络直播。闲下来时打打麻将。由于此处在富人区,又有公安的人照应,倒也十分的安全。
张岩与熟识的人打着招呼,何胖子没在其中。张岩上了楼,见何胖子办公室兼卧室的门虚掩着,就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何胖子正搂着个女人难分难解,张岩一声大喝:“别动,我是警察。”那个女人听言,立即挣脱了何胖子,慌忙跑了出去。
“张岩,你可越来越不象话了啊。进来怎么也不敲个门?”何胖子在穿衣镜前整理着衣衫,捋着头发。
“谁知道你这么大岁数了,怎么还跟小时侯一样——还这么流氓。真是狗改不了吃屎。”张岩一屁股坐在板台前的椅子里,顺手将何胖子的车钥匙扔在桌子上。

“不要血口喷人,我们这可是正当的恋爱。”何胖子继续在镜前并不回头。
“是正当恋爱。你前年离完婚到现在谈多少次恋爱了。眼光又极其粗俗,无论男的女的老的少的胖的瘦的都往家领。”
“你这绝对是诬陷,是不是看我发了,特嫉妒,就跟小报记者似的拼命往我脑袋上扣屎盆子。谁领男的了,我还同性恋呢。”何胖子转到张岩的面前撇着嘴说。
张岩并不搭何胖子的茬,从板台上摸过何胖子的烟点上。继续说:“而且何胖子同志精力充沛,怀着‘一万年太久,只挣朝夕’的大无畏的革命热情,双管齐下,多管齐下。正像许许多多我国历朝历代的领导人那样,日里万机,频繁约会。还洋洋得意‘我就快赶上晋武帝了,赶明儿咱也喝完花酒,坐上羊车到谁家就睡谁家。’又一脸痛苦‘要是哪个丑女人聪明,专拣羊爱吃的鲍了、翅了放在门口,可咋办呢’,我就不清楚了,你们家的羊怎么也跟人一个德行啊。”
“编,尽情地编。就快编成一篇名著了。也不知道谁死皮赖脸在我的电脑上跟人家套瓷,‘视频视频’还尿频呢;大言不惭地把我的公馆说成是你的办公室,还弹性工作制呢;还猪鼻子插大葱,把自己说成是民营企业家;迫不及待地约会,还‘能见上你一面真是我莫大的荣幸’;狐假虎威地开上我的本田……”
“打住打住,让我仔细品味。”张岩做出陶醉状。“我发现你又有进步了,能一口气说出说出这么多成语,而且也懂得将俗语活学活用。和文学家在一起混久了就是不一样吧。”张岩洋洋得意。
“得得。少跟我提你的什么文学家,我听着就脸红。你不就是在网络上发几篇狗屁不通的文章,装深沉,扮正义,极尽忸怩作态之势,专骗人家涉世未深的小姑娘。拉倒吧,我现在又开始反胃了。”何胖子做出呕吐状。
“一丘之貉,一丘之貉啊。”张岩想言归正传。

“臭味相投,臭味相投啊。”何胖子叼着烟,眯着眼睛,假惺惺地向张岩伸出一只手。
“不要忘了,晚上那场比赛,替我压一A。”张岩握住何胖子的手。
“张岩,你以为我这钱是大风刮来的。”何胖子有些急,甩开张岩的手。
“少来啊,你以为我不懂行。你们坐庄的,哪个是现钱压的?”
“我还不知道你的底细,人家家徒四壁,还有个家呢。你现在的房子还是租的,你要是折了,我就是把你卖了也不值几个钱啊。”
“你以为你是天下独一份啊。你他妈爱接不接。”

“见外了不是。我不是关心你吗。”见张岩真急了眼,何胖子急忙缓和气氛。
“少来这套。你要是真关心。就会说,赢了算你的,输了算我的。”
“我可不上你的当。说实话,你真的有那么大的把握吗?我怎么就是看不好那场比赛呢。”
“你还不相信我的判断?”
“我相信?我能不相信吗?你还说你今天要把那个约会的女的带回来让我看呢。”何胖子翻着眼皮。
“人家是要跟我来着,可是我得傻到什么程度,把人家如花似玉的姑娘往狼窝里领。弄不好我再被屈打成招一个从犯,在监狱里呆上几年事小,出来还得为你抚慰那些心灵受伤的姑娘们,从而搅乱了我宁静随意的生活,事就大了。”
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3章:第三章”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第三章』从何胖子那出来,张岩准备回家。现在是~午三点多钟,公~车~的人不是很多。张岩在车的尾~找了一个~位。车子先是在拥~的街道~缓慢地行驶,张岩却并没有~枯燥与焦急。多少年了,时间对于张岩似乎已经失去了意义。在他已经经~不起任何失败的年龄,他却没能取得任何哪怕是平常意义~的成功。一次偶然却也必然的失误,断送了他正常的生活。妻子~儿离他而去,同时他也再不能指望用较丰厚的退休金在遛鸟打~将之中去了却残~~
     >> 阅读第3章 第三章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