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浸于趋赶流年的悲哀之中》·第1章 沉浸于趋赶流年的悲哀之中 某种意义上的开始


我是然,母亲给我起这名字动了好些脑筋的。她说,然是自然,大自然。我们村里的孩子最为接近的便是这些葱茏的灌木,它们所散发出的盎然气息逼仄着现实的一切。我所希翼的是你茁壮成长,盛气凌人,仅此而已。
  于是我便有了然这样的名字,本质上我并不喜欢这样的名字,甚至加之以憎恶感,可当了解了母亲的用心后开始稍加感动,尽可能的去接受了它。直到礼喻的离开,我再也无法听到他亲呢的叫我然后,我才发现这是多么好听的名字。

  礼喻在完结了初中生涯的印记后便离开了我们村子奔赴南方城市。他走时摸着我的头发说,然,记得到城里要好好读书,我尚且如此的信任你,凭着你的勇气与执着定然可以出人头地,礼喻哥会在另一座城市为你祈祷。
  他又一次说明了仅把我当妹妹看待,或许一直以来我仅仅是他的包袱,拖累了他,害苦了他。他手腕处曾经的伤口已不复存在,然而疮痂将作为永恒的印记,无法磨灭
  那是初一学年间,班里有个顽皮的男生老是逗我,而我仅是忍着,未曾把他当回事看。直到有一天他摸着我脸蛋说,然,我喜欢你时,我一把推开了他。礼喻的朋友告诉他说你妹妹被人欺负了,于是当晚他便失踪,彻夜未归。他是为我打架去了,他始终是如此的宠幸我,一个人对付一头体重过势的大象难免有所吃亏。他在**时是没有理智的,用墙角处破碎的砖块往那男生头上砸,但被挡了回来,在自己的手腕处划开一条血迹。于是血迹便像然感动的泪水般流了下来,他开始有所觉悟,方才收手。手腕受了伤,嘴角淤青,这便是有然这样的妹妹的代价,我以为如此。
  我看着那条疮痂,依旧有所感动,。礼喻见我看得出神,便缩手摸了摸疮痂,**温馨的笑容。他是个尤为桀骜的男孩,但笑起来仍有温和感。

  礼喻可以初中毕业已是最为完美的。他打架、抽烟、喝酒,这些被禁忌的行为他全然接受,但在我面前仍旧有所保留。他说,然,我不想让你看到我所属的猥亵面容,我所希翼的是你脑海深处的周礼喻是一个跨越岁月长河依旧可以给你安全感的好哥哥。固然一切无法回头,只是有些可以逃避去看、逃避去想的事,我们就竭尽全力的去忘了吧。

  可是礼喻,你忘却了我是如此的现实,你的任何面容我全然接受,但是让我逃避却无法做到。当然这些言语我并没有当着他的面说,只是想想罢了。
  若非义务教育,礼喻是无法完成学业的。他是把持不住自己的人。初二学年间他遇上生命中的第一个女人,只是那个人并不是我。礼喻是知道我喜欢他的,当他牵着女孩的手从我面前走过时我看到他眼里的慌张和躲避感,在我面前他显现的很不自然。他说,然,我承认自己是深爱着你的,但是这种爱是无法延续的,你是如此的近乎完美,而我所属龌龊之类,我们不合适。然,你以后的生活将是完美的,你应该脱离这农村走向城市,那里才是你的归属地。而我,无论我走多远,终究是要回来的……
  他和那女孩恋爱了一年,一年的时间我不知道就礼喻而言是不是此生中最为幸福的日子,但我知道那是个特漂亮、特温柔的女孩。女孩也真心实意的爱着他,这点是毫无疑问的,因为对一个愿意献出自己的女孩而言,他已成为了她一生中不可获缺的一部分。
  初二那年夏天,一个清晨,礼喻极为慌张的找到了我。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他哭,显得很无奈的样子,我坐在青板石上,他把头放到我的腿上,泪水顺着眼角打**我的**。他说,做错了事怎么办,做错了无法承担的事怎么办,做错了无法后悔而又必定后悔的事该怎么办?我很迷惘,若非什么特别的打击他是不会显现得如此脆弱,他一直要自己坚强,而事实上他是个特脆弱的孩子。一直以来他生活在疼痛的伤口里,一路下来哭泣、疮痂,外人全然不知,所知晓的仅仅是这样的堕落的孩子。我说,礼喻,发生什么事了,生活可以茫然,但不可气馁,你让自己沉沦如此之久,我请求你不要继续下去了。回来好吗?
  后来我开始明白,他将自己的情绪发泄在了女孩身上,他在狂吻女孩过后开始昏沉……
我略有伤感,头开始愈加的沉重,我心底剩余的希翼全然殆尽,一切的一切犹如梦魇。礼喻在过后的日子里对待女孩愈加的冷淡,女孩并不傻,有所触觉,她未曾留下任何言语便逃脱了小镇,失踪,堕落,死亡,等待女孩的仅此而已。
  之后的日子里无论是礼喻还是我都再也没见过她,这成为礼喻身上的又一个伤口,血淋淋的呈现出来,一次次拿起来逼迫自己,一辈子的包袱,永远的无法脱身。

  若是说到青梅竹马礼喻是唯一一个。自三岁那年记事起,礼喻便像守护神那样守护着我。这显然有点夸张,因为谁也敌不过父母所给予孩子的爱,但在童年玩偶中他与我最为友好。
  他总是带我去荒地池塘边玩,每每遇到我跨不过的小口子,他总像大哥哥那样背我过去。他很瘦,后背骨骼突兀,压得我有点疼痛,可我却是愿意在他后背上多停留一秒,温柔的后背给予了我童年无限的安全感。

  我们习惯于去捡田塍边的石子或是硬生的泥土往池塘里扔。总以为自己是勇士要去战胜那群占据池塘的鱼类,幼稚的可爱,直到管理员出来大声唾骂赶走我们,还依旧唠叨自己的英勇行为。 
  童年时的我们具备善意感,村里与我和礼喻年龄相仿的孩子极多。记得一次雨夜过后的午后,我们在狭隘的田塍小道上遇到一只僵死的鸟。它紧闭双目却对尘世仍有不舍,爪子成钩形,看上去像猝死。但就礼喻而言定是被别家孩子玩弄致死的,因为他自己在比此更小的年龄里就曾玩弄过一只,悔恨莫及。我这才意识到爪子上有白绳,细小的线头但依旧清晰可见。
  礼喻说要给鸟儿立个墓碑,算是将功补过。他说,世间万物若干年后能否转世成人全靠死后安葬,所以我们需为它祈祷。懵懂的年龄里我们宁愿相信一切,于是便抄家伙开始进行一场毫无意义可言的葬礼,葬好后还觅得一颇有均匀样的木块立字纪恋,歪曲的字迹带有稚嫩感,象征的正是孩子的善心。而当时我的想法并没那样单纯,我以为搞什么吗?又不是人。很显然我在孩时便不是一个具备人情味的人,这在我以后的日子里也将继续延续下去。
  而那些与礼喻一起的日子就成了我回忆过往的重点部分,与他一起比赛数星星,一起玩过家家酒,一起往秧田里插秧,一起看着那些说要我们成亲的长辈们频频点头……当时的世界也还真小,就以为自己会一辈子呆在农村,等待长大,等待礼喻的嫁妆。
  只是谁也没想到后来的成长路途中,会经历这般的里程,我们的个性开始趋现于变动,突兀,再也无法安静的坐在一起,在等待夕阳的午后里轻声畅谈。那时才发现礼喻就我而言只是一层阶梯,他起到了辅佐的作用;而我给予他的不知是包袱还是快乐。

 童年的很多印记是无法磨灭的。母亲和父亲结婚时所用的家具全然皆深黄,这在当时农村里是极为阔气的,有种鲜明、靓丽感,代表着青春活力将持续永恒。
  家里唯一的黑白电视机成了全家唯一休闲所用的电器。很小的时候大人们喜欢把我放到餐桌上让我与其共享,我从来是对此毫无兴趣可言的,每每此时都是转悠着研究那刺眼的深黄色,始终感觉那是一种力量,引导着我。尚且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只是很喜欢这种颜色。此后一直很郁闷将它移至到家具上,因为我再也没从别处寻觅到此种颜色的家具,算是另类了吧。

  后来礼喻受我影响便也开始研究这颜色,直到有一天他告诉我说,然,这是种引力,它吸引我们奔赴未来,当你看到红色会有火热感,遇到蓝色会有清凉感,而这深黄色也正如此,它要使你变的坚强。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只是那次我最为失落的季节里他想到了这种办法哄得了我的开心,他始终宠我,爱我,我为之感动。
  事实上礼喻完全可以做到比我更好,他完全可以拿到令所有人都满意的成绩,考一所另所有人都满意的大学。只是在他母亲离开他以后,之前的礼喻便再也无法回来了。他的母亲与父亲经常吵架,母亲漫骂他的父亲说没用的男人致使她无法过上好日子。他的母亲之前因为爱情而舍身嫁与其父,放弃了拥有万贯家才的好男子,而今她开始悔恨,所谓的高尚爱情在金钱面前变的分文不值。他母亲终于无法忍受此般的穷酸因而与其父离异。临走时母亲将他搂入怀中说,礼喻,不要怪罪于我,人都是有欲望的,我是个尤为自私的人,我为你父亲献出了青春,献出了人生中最为完美的流年,可是换回的是若干年后的悔恨以及迷惘,记住我是爱着你的,只是很多时候爱并不能使人屈服,我希翼你能谅解。礼喻一把推开了他母亲,他的头变得愈加沉重,他不愿相信眼前的自私女人是陪伴自己多年的母亲,为了欲望丢弃自己的母亲,所有的伤痛在这一刻骤然凝聚,他疼痛得不知所措…
这对礼喻而言影响是永生永世的,因而他愿意放弃对我的爱,放弃了他一直的梦,他堕落了,沉沦了,再也无法起身。
  但是若干年后,我开始不在相信爱情,即便之前对礼喻的爱似乎也丢尽了,又或者对于他那根本无爱可言。只是我们不愿舍弃那些美好,那些生活中的印记被牢记于心,所以在我们还不懂爱时便借代为爱了,仅此而已。

  在我读大一那年夏季,我跑到南方城市去看他。那时我是失恋,经历了无数次恋爱过后又一次承受此般打击,当时就想还是礼喻好,从来不会欺负我,从来不会骗我。我以为自己去看他他会开心,毕竟好多年不曾相见,不知道他是不是瘦了,身体是否还像原本那样弱,孤单的日子里还有人陪伴没……
  可是我的出现似乎成了他的负担,他怨恨我打破了他的生活,怨恨我让他记起过往。其实我知道他是想我的,当他见我第一眼时的感觉我便知晓了。他始终是个不愿旁人看透自己伤口的男人,是的,现在的礼喻已不是当年背着我跨过人生坎坷路途的周礼喻了,他成了一个男人。我知道这些年他身边的女人一个接一个,毕竟周礼喻有他所属的魅力,而我仅仅是曾经陪伴他度过童年,给他累赘感的然而已。
  我去了两天便离开了,此后便再也没见过他,而我有自己的生活,甚至于比礼喻一起时更为精彩的生活。只是礼喻在此后的人生道路上赋予我的影响是无限的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2章:沉浸于趋赶流年的悲哀之中 一些~惑的开端”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沉浸于趋赶流年的悲哀之中 一些~惑的开端』他说,很多事我们无须回头,抉择了便~后悔,放弃了便从新开始,即便需承~很大的~~,依旧~走~去。我们还有自己崭新的生活,那些~帝安排的残缺~分,就让我们埋藏于心底,等待来年的日子里去整理,观望。 初中毕业,我顺利考~了重点高中,这是礼喻早就料想到的事。他始终相信我,却从不相信自己,他是比我优秀的,只是让自己堕落了。~高中后,我便一直郁郁寡欢,~周~少了些许~,是礼喻不在~边还是因~~
     >> 阅读第2章 沉浸于趋赶流年的悲哀之中 一些~惑的开端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