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浸于趋赶流年的悲哀之中》·第2章 沉浸于趋赶流年的悲哀之中 一些~惑的开端


他说,很多事我们无须回头,抉择了便不要后悔,放弃了便从新开始,即便需承受很大的压力,依旧要走下去。我们还有自己崭新的生活,那些上帝安排的残缺部分,就让我们埋藏于心底,等待来年的日子里去整理,观望。

  初中毕业,我顺利考入了重点高中,这是礼喻早就料想到的事。他始终相信我,却从不相信自己,他是比我优秀的,只是让自己堕落了。进入高中后,我便一直郁郁寡欢,感觉周身少了些许东西,是礼喻不在身边还是因为自己始终无法习惯新环境,这些尚未知晓。
  新高中报名第一天,我把自己的行李整理好后便一直躺在**看书,弗洛伊德的《自我与本我》。“本我”,是遗传下来的动物本能,是一种原始动力机制,其目标是毫不掩饰地满足生物欲望,内部充满了非理性、反社会和破坏性的冲动,是潜意识的结构部分,是所有本能的承载体,他与生俱来,是最原始的部分,遵循着快乐的原则。“自我”是每个人都包含的心理内涵,是理性的,是意识的主体结构部分,他控制着能动性的入口,及将兴奋释放到外部世界去,处于本我与外界之间,根据外部世界的需要来活动,在现实原则中感受情感。“自我”调节着“本我”,与之相对立,是检查精神内部运做的所有过程,“自我”是部分意识的参与者,它的任务是使“本我”与外界社会更好地协调,并且采取某种方式转移不能被社会所接受的本能冲动。
  原本我并不喜欢看这些文字,因为很多时候是无法理解的,只是后来为了调节自己的情绪而开始阅读。其实我是一个病的很重的人,心病,这些之前掩饰在心底深处的病魔在高中时期便全然释放了出来,致使我无法清醒。
  在我看得入神时,临床的一个同学跑过来和我打招呼,我只是对她笑笑并不想与她多说话。现在习惯了孤单,反而无法忍受身边太多的人,即便有时依旧会深感寂寞。在我看来一切事只需习惯便好了,习惯可以让人不会感到无助,它像冬日里清泉,虽冷,但依旧可以救活一个饥渴者的命。
那是个漂亮、开朗的女孩,她为自己订的目标是第一天便要搞好同学之间的关系。见我无心理她便知趣的走开了,随后与其他女生搭讪,他们相互畅谈,文学,影视,生活,可是一切我都无法感兴趣,我所想的只是礼喻以及破损的村庄,他们所说的影视就我而言毫无意义,那台黑白电视机我们未曾留意过;论文学虽说我在看书,可那却是城里的哥哥带给我们的。他们习惯于在回家时带点礼物给我们几个孩子,而我正好挑到了这本,之前的日子里我从不花钱买这玩意的,只是至此以后的日子里,我却无法自拔的迷恋那些文字。
  我不习惯这里的生活,没有了星星,没有了虫叫,没有了太多回忆……我甚至于讨厌这里,讨厌那些粗辱的脏言脏语,讨厌他们的傲慢以及阔气。我以为自己将无法继续快乐,可是我错了,记忆深处的一些东西是最不可靠的,若不竭尽全力的记住它,终究会成为过往烟云。

  认识晨就是在高一学年间,他坐在我后排,是个喜欢故作轻松的男生,遇上任何事只是洋装,这点我很不喜欢,甚至于加之以憎恶感。但他还是有很多优点,比如懂得关心体贴别人,富有幽默感,具备善心……他和礼喻截然不同,礼喻是个桀骜不训,始终给你安全感的大哥哥;而他是那种温驯的绵羊,给人带来无限的乐趣的朋友。
  他喜欢在上课时问我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用任意可以写字的纸张在上面写上问题,然后用笔戳我后背。通常都是些琐碎的问题,比如,然,若是有可能你会希望自己在哪过怎样的生活。于是我便回答他说,晨,这样的问题是我一直考虑的,你尚且知晓我的现实,我所希翼的仅仅是有礼喻陪伴的日子,无论天涯海脚我都愿意。可是这问题要是晚问几年,答案定然是不同的。还有他曾问我,然你怎样看待自私的人。我说,晨,我不恨任何自私的人。自私与自恋是差不多的,所有人都是自恋的,在自恋的基础上加以欲望便演变为自私。而欲望人人都有,固然人人都自私了。但是当内心欲望过于严重后,便会演变的愈加激烈,从而出现一些无法接受的事,他们发生,并且很理所当然的麻木自私者,致使他们走上不归之路……
  晨在很多时候就像个孩子,懂事的孩子,比如他会在食堂里丢个鸡腿放到你碗里,然后呵呵的笑着问:我好不?虽然我很多时候是感觉尤为尴尬的,可是见到他的稚气笑容便罢手。换回现在我定会给他两拳头,然后转头说,不要对我这样好。
但与晨仅仅是朋友。班里我一般只和他一个男生说话,于是诽闻便开始漫天飞,感觉那群人真的是无聊至极。但我能有什么办法,人家要说我又不能把他口给缝合起来,只是心里仍有余悸。
  我说,晨,你会在意这些吗?事实上我是那种无法忍受闲言碎语的人,只是在某些时候我的心死了,便忘却了如何与其计较。人这一生中会历经无数的磨难,尝试久后连心都会死,所以我忘却了疼痛,忘却了自己所属的悲哀,过后依旧会灿烂。
  他说,然,我亦是如此,我总是笑着,可是心底的伤口谁也无法辩论清晰,我不愿当众哭泣,不是因为我是个男人,不是因为我的尊严。这些就我而言,只是虚幻的躯壳,他们可以让太多无法自控的人迷失方向。而我需要的只是梦幻的自我,习惯于逃避,习惯于掩饰,这些就是我与你的相反之处。因为你始终追寻现实,而我除了逃避一无所有。
  我们清醒的看待一切,只是终有一日,晨再也不愿与我搭讪,没有留下任何理由。
  突然发现有些时候一些所属的友谊照旧是抵挡不住琐碎的言语,他既是如此,被一些无用的言语击打的浑身疼痛,无法忍受便无须忍受,于是他开始脱离、遗弃这段友谊,仅仅是为了继续笑下去。

  我在这话变得愈加的少,他们每每**的歌唱时,我只是安静的坐着看书。一个人竟可以有如此之大的变化,很多事逼迫自己去想,去做,却是毫无理由可言的。那段日子一个叫引蝶的女孩与我走的较为近。
  她说,然,为何你始终如此孤寂,我怎么也无法让自己休止言语,一些事物我总希翼将他们编织成文字,然后倾诉。然,你会感到无所依靠吗?
  引蝶,事实上你还只是个孩子,因为你竟然至今还不明白人之本性各异的道理。你看窗外,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特别吸人眼球的画面吗?
  若是愿意让我留意的只是的怕是那一对情侣吧!

  引蝶,是的,每每我看到他们都会觉得很敏感,因为有些事便足够我们去回忆一辈子了,还有什么不满吗?我喜欢这样看着窗外,然后想象。那个女孩缺乏都市气息,却有狡黠感,她在质疑男孩对她的爱;而那男孩是多么的乖巧,虽出自贵族家庭却叛逆至极。就这样看着他们然后开始写他们,这些就我而言已足够了。
  
  引蝶是个很优秀的孩子,具有非凡的演讲本领,她总是习惯去讲一些故事给我们听。她的声音堪称天籁,带有某种魔力吸引着我们。她就像个诡异的精灵,出生便是为了给大家带来自己上辈子故事;就像那些百灵鸟带着自己的嗓音奔赴未来,一切试图阻挡他们的事物将全然殆尽。她即是如此,令人疼惜。
  后来的日子里我开始习惯去听她讲故事,她喜欢爱情故事。她说,然,我很希望自己可以获得一份真实的感情,可是每一场爱情背后的伤痛都会让我失去方向感,我疼痛过后依旧可以清醒,可是很多事,很多情感在此生将是无法遗忘的。我甚至于不知道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然,你会爱着礼喻直到生命完结的那一刻吗?
  引蝶,我希翼自己可以忘却他,可是暂且无法遗忘。他的后背以及手指的温度就像被刻画在心底,时间是永生永世。引蝶,或许有一天我们会发觉记忆很不可靠,但至少现在我们还是愿意去相信爱着那些暂时无法遗忘的男人直至生命完结的那一刻。
  然,就让我来讲一些美好的爱情故事吧,你伤得太深,我亦是如此心痛。
  引蝶,我相信美好的存在,只是我们所属残缺之人,无法获取幸福。
  
  那年秋天,我过得很开心,因为引蝶真的是一个可以给人带来快乐的女子。我们一起放风筝。之前通常都是我坐在田塍边上看着礼喻放风筝,他喜欢把风筝放的老高。他说,然,看到了吗,它多自由,可以不顾一切的奔赴蓝天。
  我看着引蝶把风筝放的老高,开始大声呼唤,毫无戒备之心,就这样不顾一切的叫唤。斑斓的蝴蝶形风筝妖冶至极,它有某种逃脱的欲望,它要奔放,它要翱翔,它要离弃束缚它的绳索,真正意识上的自由自在。于是它终于成功的逃脱了,它获取了某种意义上的自由,宁愿最后摔的粉身碎骨。
  然,你说它们知晓自己最后的下场吗?为了暂时的自由,逃脱,奔放,换回短暂的快乐。可是为那样的快乐付诸一生,你说它们值得吗?
  引蝶,奔赴蓝天就它们而言并不自由。之前礼喻常说他们自由因为它们可以飞得很高,可是它们依旧有绳索的牵引,无法逃脱。引蝶,礼喻就像那有绳索牵引的风筝,直到今日他才知晓自己并不自由,他逃脱了,可是不管他走多远,终究他属于那里,一辈子都无法离弃。而我,我宁愿舍弃一切也要奔放,我亦是无法知足的。
  引蝶,你喜欢蝴蝶,本质上你就是一只蝴蝶。它们很美,亦是如此坚强,他们有本能的欲望,愿意舍弃一切,奔赴天堂。
引蝶,终有一**会发现其实付出了点滴,即便换回的幸福是如此短暂也是无悔的
那只风筝真正意识上脱离了绳索,它骄傲的翱翔,以为自己会自由一辈子,它为自己的抉择而倍感愉悦。只是忽然之间,一刹那间,它深深地摔下了。
只要愿意,什么要抉择都是任由自己的。即便死亡。

引蝶在一日接过一封信给我,我略显迷惑,谁会无聊到给我写信,除了引蝶与晨,这边我是没有朋友的,甚至于晨也无法在与我好好的坐在一起谈话了。
于是我拆开信。

然,
  秋天到了,这代表我曾经的快乐已不再付还了。可我亦是如此的迷恋于过往,那些匆匆岁月里留下的点滴记忆。
  你说很多东西无法遗忘,我不愿去相信,因为很多事物若不竭尽全力去记住它,终究会无法忆起。但是现在我愿意去相信,相信你对礼喻的感情,相信你们爱的持久性,但我更相信我是如此的迷恋于你。
  然,请原谅我的情不自禁。但是你是如此的突出,你是一个宁愿让自己沉迷的女子,对待爱永生不悔。可是然,你该留有空间让自己清醒,为何不尝试着放弃而去追寻另一段情感呢?或许我没有资格对你说这翻话,毕竟我退缩了,我的懦弱让你无法原谅。你是憎恨我这番人的,你说过礼喻的桀骜,礼喻的放荡,他愿意舍弃一切也要保护你;而我截然相反,我是太过于胆怯的男子,没有任何的气概可言。但是然,对待我自己喜欢的人,我愿意加倍保护,甚至于不惜自己的一切。


  冬天会很冷,没有礼喻谁给你温暖?然,你亦是如此的固执,不愿舍弃一切,但我希望竭尽全力的保护你,让你忘却了那些有关于疼痛的记忆,从新开始。我将用自己双手的温度让你的冬天不再寒冷,让你忘却所有的伤痛,健康、快乐。

  然,你说你喜欢旅游,因为你没有旅游过。但是你欣赏那些旅游的传记,他们会使你愉悦,有一种健康向上的感触。你希望带着自己的一番心意到南方城市,你要为自己曾经的礼喻哥送上一番祝福。然,请让我陪伴你。

  你无法让我放心,你太不会照顾自己,你习惯了去依赖礼喻,习惯了他的后背。可以让我来代替他照顾你吗?你的纯情,你的固执,你的坚强,你的一切都会让所有人想着试图照顾你。

  ……



  我的头开始愈加沉重,晨,温柔、细心、早熟的男子,与礼喻截然不同的男子,我尚且知晓自己是无法爱上他的。他很优秀,但是心底早已默许的人是礼喻,定格了,且是永生。礼喻的桀骜,礼喻的后背及手指的温度,礼喻手腕处的疮痂一切我铭记于心。
  而晨,我真正意识上的将他当作自己的朋友,很要好的朋友,因为他在自私,懦弱的同时更是懂得体贴人的。他给我的感觉是他愿意为你这样的朋友倾注情感,当然这种感情不同于爱情。这种感情具备某种意义上的欢悦,他会让你看了便会开心。
  这件事我暂且就搁这了。

  因为秋天的来临,天气愈加不定。而我终究不愿穿太多的衣服,在家时,母亲逼迫,而今我具备独立感,不愿受人束缚。终于病魔缠身。
  引蝶很是担心,她始终宠我,待我像妹妹,而实际上我的年龄要比她大。
  我一直的发烧,久久未退,她像热火上身,坐立不安,跑来跑去为我拿湿毛巾。因为是深夜,我们无法去医院,若是现在请假定会被骂,如此小病也要深夜急救不成。
  而引蝶却很担心,我不是那种体弱多病的人,可一旦生病就会长久延续下去。于是那一夜宿舍全体人员对我们表示不满,可是他们又无话可说,毕竟引蝶她不吃这套。在这之中引蝶的口才最好,而又受人欢迎,固然即便不满也只能忍着。
  而我当时心里想的却是,若换成礼喻他定然会不顾一切的背着我去医疗合作社(所谓的农村医院),然后在旁边陪我吊盐水。他会不停的抚摩着我的头说,还疼吗?我于是心满意足的笑笑说,有你在还会疼吗?
  此时,引蝶依旧无法入眠,她爬上我的床说,然,我不会让你有事的,我会竭尽全力照顾好我所喜欢的人。然,你要相信我。
  引蝶,你为何如此慌张,仅仅是小病而已,是否有何阴影笼罩着,过去的无法忘怀的一些悲痛,请告诉我。
  睡吧,然,很晚了,我会陪着你。


  引蝶逃避我的问题,但是我可以看出她的慌张,以及内心深处所属的不好回忆,只是这些我都无法知晓。

  可是我却没有想到自己这小病会延续近两个月。没有再发热,只是咳嗽。每每吃完东西回到宿舍就会呕吐,大量的呕吐至使身体愈加的虚弱。吃了很多药,依旧不见起色。
  引蝶看到我的疼痛样愈发的难受,她甚至于哭泣。
  引蝶,为何这样,我会好的,除了难以入睡和呕吐外对我的生活是毫无影响的,我还可以在双休日陪你外出购物,玩耍啊!
  引蝶的家庭较为宽裕,除了知道这点外其他概不知晓。她通常会给我很多东西,其实我是很不愿接受,因为自己根本没办法给她任何好处。
  然,你会好的,这个双休日到我家,可以吗?
  引蝶,我很想看看你的生活环境,可是我心底亦是矛盾的。你知道我无法和陌生人搭讪,我在很多时候是容易丧失语言能力的,我不知道自己能否做好,我怕……
  然,我明白,你害怕惹人厌,可是然,我们谁又会讨厌你呢,你只是不够自信还又固执至极。请答应我,好吗,然?

  引蝶的家很大,自然很漂亮。客厅里摆放了(仿古)红木茶几,真皮沙发等高档家具。楼顶吊灯很华丽,大概由十多个白炽灯构成,既美观大气又达到亮度。
  引蝶的房间里最惹眼的便是书橱,很多我无法买到的书她那都可以觅得。比如:杜拉斯的《情人》,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叔本华的《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圣经》……写字台是普通的灌木制成,留有常年工作的痕迹。双人床,硕大无比,让人倍感温馨。白蕾丝窗纱,窗外是繁华的都市景观。另外还有一些木制衣橱。很清爽的感觉。
  引蝶的父母出外工作,深夜方才归来,于是她邀我给她做饭。她虽是大家闺秀却依旧会干很多活。她说,然,不要小瞧我哦,那些别家女孩会做的活我照旧可以很好的完成。然,我带你来这,并不是要显示自己的阔气,我只是要你明白,我希望与你分享我所拥有的东西。或许然,你会以为这世界上像我这样的人是傻子,可是我却是愿意的,我愿意为你这样的人付出,就像你愿意为礼喻付出是一样的,然,你明白吗?
  然,看到那张双人床了吗?以后那该是我们的了,之前的一切让它终止,我要从新过活。

  我说,引蝶,为何还要寄宿?
  很是郁闷,引蝶的家离学校如此之近,且家境这样的好,为何还要到学校吃破食堂的饭菜。我不知道她心里想的究竟是什么,眼前的引蝶我无法猜测,感觉陌生了些许,而我所对于她的了解仅仅是皮层罢了。她的内心,她的过去,我都无从得知,但是我知道她定然是个不简单的孩子。
  她说,然,这些琐碎的生活细节待我以后慢慢讲解。
  于是引蝶便成了一个迷死死地纠缠着我,无法呼吸。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3章:沉浸于趋赶流年的悲哀之中 被遗弃的时光”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沉浸于趋赶流年的悲哀之中 被遗弃的时光』然,你有没有想过自己会有一天爱~晨? 然,时光荏苒,你会后悔自己觉悟的太晚吗? 然,若是礼喻从新回来,晨也从新回来,你会抉择谁? 引蝶与我谈起信件的事,而我照旧无语。我是不愿提起的,对于晨,他是我~好的朋友,我不愿伤害他,不愿抛弃他。甚至于他就像~茶,有种~~的柔弱。外表坚~,卓尔不群的~子,内心~~却是如此的经不起考验。晨是个易放弃的人,当遇~闲言碎语他丢弃了友谊,当遇~没~~
     >> 阅读第3章 沉浸于趋赶流年的悲哀之中 被遗弃的时光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