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浸于趋赶流年的悲哀之中》·第3章 沉浸于趋赶流年的悲哀之中 被遗弃的时光


然,你有没有想过自己会有一天爱上晨?
  然,时光荏苒,你会后悔自己觉悟的太晚吗?
  然,若是礼喻从新回来,晨也从新回来,你会抉择谁?

  引蝶与我谈起信件的事,而我照旧无语。我是不愿提起的,对于晨,他是我要好的朋友,我不愿伤害他,不愿抛弃他。甚至于他就像山茶,有种女性的柔弱。外表坚强,卓尔不群的男子,内心深处却是如此的经不起考验。晨是个易放弃的人,当遇上闲言碎语他丢弃了友谊,当遇上没有回音的信件后他又一次抛弃了爱情,我以为晨很懦弱。并且他是个易报复的人,不惜牺牲任何代价,不惜丢弃葱茏岁月,亦是不肯罢休。善意的男子,所做的一切仅仅是为了保全颜面。
  引蝶从来不愿逼迫我做任何事,她愿意相信我是有分寸的人。对待她所喜欢的人她会一直大度对待,任其妄为。她是具备善心的女子,开朗的女子,但是她的内心世界我无法走进,也无人能走进。她是心里有很多事的人,心底的事却始终不愿外人得知,不愿掀开伤口,甚至于她自己也不愿扳开。
  她说,然,你以为晨可以受到此般打击吗?他向来傲慢自信,从不做任何没有把握的事,他定是以为自己可以成功方才……
  很多事,很多人,很多命运并不是我们可以决定的。晨以为我会为了己欲而利用他来忘却疼痛,他尚且不了解我。他以为自己可以让我消除我的伤口,可是伤口即便愈合,疮痂会永恒地代替,谁也没有办法对谁说,帮你医治,就好比诺言,谁也给不起谁诺言。引蝶,你会恨我绝情吗?
  引蝶把我搂入怀中,她说,傻孩子,蝶不会恨你。她始终这样的宠幸我,其实她和我一样,缺乏某种意义上的爱,于是我们相互挽救,相互制约。然,我们是最为完美的搭档。她说。

  冬天里,我们看到晨牵着一个女孩的手从我们面前走过。女孩笑如初夏蔷薇,给人以鲜明与温馨感。那是真正意识上爱着晨的女孩。
  然,一个愿意为了自己所爱的男子,抛下颜面,抛下任何顾及,甚至于抛下太多友谊的女子值得赞赏吗?
  是啊,女孩为他牺牲了太多,她该得到晨的爱,得到晨的定格及默许。
  可是然,晨并不爱她,一个尤为自私的人,为了忘却某段感情,为了给予他人疼痛感,他愿意舍弃一切付诸代价,即便遍体鳞伤依旧不肯罢休。
  我不恨任何自私的人。


  可是我的心底却开始莫名的伤痛,我知道晨为了保存颜面,为了证明自己可以得到他人的许可,答应了女孩的任何要求。他不愿女孩受到当时我给予他的耻辱,他回信,对着陌生女子说,我也注视你很久了。
  很荒谬,更是带有尔虞我诈的感触。这就是所谓的人性。
  我的心莫名的疼痛,我知道这种痛不是缘自于晨对待女孩的不公,更不是晨的报复本质让我失望。我说过我可以原谅任何自私的行为,因为万事万物终有其因,我亦是可以接受的。而这种疼痛持续未消,一直的折磨着我。我感觉一种力量将我推入深渊,我无力抵抗只得乖乖接受任何的外来压力。很失落,在礼喻走后又一次受到如此般的打击。

  引蝶,若是你有让自己悔恨的事,你会如何处置。
  那要看什么事,如果我丢失了一段感情,一个可以愿意为自己付诸一辈子的男子,那么我会把他从新追回来。然,不要不忍开口,你失去了礼喻,失去了自己生命中最为重要的部分,可是那些早已过去,你该有新的开始,新的生活。
  然,相信他会回头,晨是那么的爱你。

  我变得极为焦躁,情绪低落,课堂上总是走神。原来爱可以让一个人如此落拓,那么之前对于礼喻的爱又算得了什么,记忆这般不可靠,竟然可以就这么抛弃了。
  晚间,风很大,刮的树叶哗哗作响,窗外的樟木树犹如恶魔般伸长了枝头。我起身关窗对着暗淡的天色发呆。窗外的都市夜景少了愉悦的氛围,路边三三两两的人形影孤单,始终惆怅万分。不知是上帝为我悲悯还是惩罚我的心。
  总要得到什么,却总是无法攫取。一直的失落,一直的悔恨,一直的懦弱。
  我躺在**对着天花板莫名留泪,一颗带着伤痛的心正在逐步死去。
  
  而引蝶却始终不肯罢休,她说,然,我不要你再后悔了,这次你不可以再自作主张了,我以上帝的名义告戒你,你必须为此付诸行动。
  而我只是洋装笑笑,可是我不相信上帝,那又该如何呢?
  然,你真是无药可救……
  引蝶,帮我送信吧,很多时候我们需要丢弃颜面,不是吗?
  我欺骗了引蝶,因为那封信的内容并非她的想象。


晨:
  很抱歉这么久方才回信,因为这段日子我无法写出任何一个字。丢失了对文字的感觉,丢失了所属的灵感。希翼不要见怪。
  晨,我只想和你说三点,信的内容就这样简单,我们都不是孩子,相信可以明白对方的心意的。
一. 晨,面对一个爱你的女孩,我希望你能尊重这份感情,好好照顾她,你是一个具备责任心的男子,这点毫无疑问可言。
二. 我是无法做到为了放下礼喻而欺骗你的感情的。平衡线终究是平衡线,永远无法重合,请原谅。
三. 晨,我要你记得我们的荏苒岁月,那些快乐时光希翼可以在你脑海深处止步。

  晨,祝福你,快乐。

  
  引蝶把信交给晨,她说,晨,若是你敢伤害然,我定然无法宽恕你。然是个令人疼惜的女子,我会没有缘由的爱着她,我相信你不会忍心让这样的女子再去接受惩罚,那太残忍了。
  晨看着身旁的女子不再说话。

  年底,引蝶终于忍不住要问我,她说,然,告诉我你信里到底写的什么?
  然,晨是个不愿伤害人的男子,他愿意付出,却始终无所回报。那些池塘的游鱼是如此的自由,他们虽幸福安康,但依旧有所争执。晨亦是如此,看似自由快乐,心底始终承受巨大的压力,他是一条没有尾巴的游鱼,没有方向感,最终与珊瑚对抗。

  引蝶,我尚且知晓你的个性,你不忍让我受伤,却始终没有想到是我一次次的伤害到晨。我知道你定然会找晨,但是结果令你很失望,因为我很懦弱。可是引蝶,即便有爱又怎样,与晨我们是不同世界的人,我们无法一起承受那些压力,终有一天我们定然会后悔。
  并且晨是不会回头的,这点请你相信我。蝶,你自己有尝试过回头爱那些从你身边走开的男子吗?恨有时会代替一切,因为恨,因为颜面,甚至于让我们丢弃一切也再所不惜。希望你能明白,然答应你从头再来。
  然,你永远都是如此的理智,镇定。

  在学年即将结束时晨与女孩分手了。
  他和引蝶说,原本就不爱,固然一起无法快乐。她和然截然不同,她喜欢疯了似地对着天空大声呼叫,说一些山盟海誓;而然喜欢安静,安静的看书,安静的走路,甚至于静到无人理会。她喜欢一些虚幻的东西,爱情,生活,一切皆属梦幻;而然是个过于现实的人,她不愿逃避,伤口对着伤口,却浑然不知。她和然有太多的区别,她就像含苞欲放的花朵,带着朝气;而然则是一朵正在颓败的花,虽枯萎,却令人有解救她的欲望。所以我无法忍受一切的不现实,我知道我爱的是怎样的然。而她亦是无法忍受我与她一起时心底想着的是别人,固然一切结束。
  晨,要是然爱着你,那么你会回头吗?
  不会,这是我的本性,我知道然把我看得很深,她是知道结局的,自从收到我信的那天起她就知道。若是接受必将一起,若是拒绝必将成为永恒的平行线。
  本质,舍弃本质就会得到,紧抓就将永久失去。你们都是如此的固执。手握着,放开什么都得到,而紧抓什么也没有。

  我在他们分手时节与仁走在了一起。我不爱他,我对引蝶说过,若是有一段感情摆在面前,我会狂抓,即便不爱。是的,因为我要找一段可以让自己脱离苦海的替代品,而仁就成了我的目标,我知道这待他是极不公的,只是自私的本性一旦散发便会无可救药。
  而更令我未曾想到的一些有关于仁,晨以及引蝶的一些事却真实的摆在了眼前,令我无法呼吸。
  这些就是所谓的命,所谓的情,一直待到流年的完结依旧无法快乐。
  
   
     本章已完结,下一章内容更精彩喔。
下一章“第4章:沉浸于趋赶流年的悲哀之中 遗失在流年中的残缺部分”内容快照:直接进入下一章>>
     『沉浸于趋赶流年的悲哀之中 遗失在流年中的残缺部分』然,我并不是一个幸福的孩子。 (引蝶的叙述) 六岁那年夏天,就我而言是永生难忘的,他们像用笔墨雕刻在我的脑海里,每每清闲时便走出来。走出来折磨我,似乎是憎恨我的幸福生活,怨恨我忘却那些悲悯的日子,那些所属的伤~。 有这样的信奉说法,当自家或街邻的狗哭~时,那便意味着附近将有人~去。这古老的传说一直以来恐吓着人们,让人无法安神,街头巷尾~~议论纷纷,互相猜测,互相~~
     >> 阅读第4章 沉浸于趋赶流年的悲哀之中 遗失在流年中的残缺部分 | 返回小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