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甜心劫:罂粟妻(将完) [目录] > 第44章: 初见田影1

《甜心劫:罂粟妻(将完)》

第44章 初见田影1

心千结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为了让胡可心八点前到家,徐伟在路上风驰电掣,连闯两个红灯。

站在大门口,胡可心长吁口气。

“八点过四十二秒。”冷冷的声音,像是在等着她的出现。

她一言不发,没有抬头去看墙上的古董钟,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任阿秀帮她换鞋子,走到餐桌前,等对面的人落坐了才坐下。提起筷子正要夹菜,只见对面的人高深莫测的看着她,她手一顿,放下筷子,低着头看着餐桌。

“没什么要解释的?”党霆风左手握着筷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餐桌。

“我忙工作,晚了,就这样。”

“嗯?”

“以后不会了。”胡可心抬头看着对面的人,“可以吃了吗?”

在书房忙完工作的党霆风,站在床边看着这个睡姿差得无法形容的女孩,如果不是有了第一晚的经验,每晚把她困在怀里,不知道自己晚晚要从床上滚下来多少次。

看着那张睡得一脸粉红的小脸,陡然觉得这段时间放在她身上的时间太多,觉得自己已经没有什么耐心了……

猛地伸手,把胡可心从床上提起来,冷喝一声:“洗澡。”

睡得正香的胡可心,被猛的悬空提起,眼里本来的射出恐惧的光茫,慌慌张张的爬下床,往浴室走去,站在这个奢侈的浴室中间,茫然四顾,才清醒过来,走到洗脸池边掬的一捧水扑在脸上,才走出浴室,到衣帽间把党霆风的睡袍拿出来。

站在床边看着如木偶般走动的胡可心,党霆风一阵恍惚,随即甩了一下头,跟进了浴室。

从浴室出来,擦着头发,一甩头,就发现一双眼睛发着陌生的绿光对着自己,胡可心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并没有什么不妥的,直接无视,不慌不忙的吹干头,漠然上床。

“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头顶传来冷哼声。

什么日子?八月二十七日,转动着漂亮的黑眸,既不是生日,也不是忌日。动了动,胡可心卷成一团,向床边靠了靠。

“胡可心,你……”党霆风倏然收住嘴,语气转柔,“我们已经结婚半个月了,你有听过这世上还有哪对夫妻像我们一样?结婚半个月了,还是纯盖棉被纯睡觉吗?”这一切都出乎了自己的意外,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像一个欲求不满男人,哀求着妻子满足自己。

“你的女人多的是,不只我一个妻子,我只被迫占了这个名份而已,所以你爱去哪,就去哪,我不会介意。”以为自己不知道,今天他就在我们服装店对面的酒店,临幸新出庐的玉女明星——陆凤。

“你,吃醋?”

“随你怎么想。”背对着他,胡可心冷冷的说。

看着她的后脑勺,党霆风突然觉得,这个女孩太强大,再这么下去,自己占不到半点好处。他突然翻身压上她,热烫的唇不疾不徐的舔弄着她额头淡红的疤痕,颤抖的眼睛及长睫,琼鼻,往下,被她头一扭躲开了去,于是转而含住她白嫩的耳垂……

她双手紧紧的抵住上面滚烫的胸口,可是她悲哀的发现,自己反抗的力气在他面前实在太可笑了,哽咽了一下:“党霆风,你今天跟玉女明星上酒店的事,我知道,你不碰我,我就当这一切不存在。”

在她胸前忙碌的党霆风停了下来,玩味的看着身下这个柔弱的女孩,绝美的容颜,不似平日的粉嫩,苍白着脸,倔犟的看着自己,勾唇:“嗯?你想……”

以为成功吓到了他,胡可心急急的说:“如果你不碰我,我不会把这个跟爸妈说。”

“哦……,你知不知道,那是谁的爸妈?知道他们多大年龄了吗?”

一听,胡可心感觉救命草被一把大火烧为灰烬,是了,那是身上这个人的爸爸妈妈,所有的宠爱都是建立在对他儿子千依百顺的前提下,一旦跟他们儿子有了冲突,在冲突面前,还会站在自己这个外人这边?而他们都六十的人了,中年得子,可能正计划着让她为党家开枝散叶,怎么会为自己主持公道?

俯下头,占领她的水嫩红唇,在她的恍惚中,悲哀里,唇舌与她交缠并慢慢逗弄,缓缓缠卷吸/吮,灵活的舌尖在她蜜腔里嬉戏,掬取她所有的甜蜜和柔软,魔指恣意享受她柔软滑嫩如凝玉的肌肤。

终于满足地离开了她娇美的唇瓣,脸上扬着一道得到餍足的笑意而不自觉,小蜜色的大手由她的唇间慢慢滑落至她性/感的锁骨,身下的柔软甜美得令他难以自制……

“党霆风,今天你如果碰了我,明天我就去告你强/奸。”胡可心忍住恐惧,强作镇定的看着身上的人。

“哼,好,作为你老公的我,给你出诉讼费”党霆风冷嗤着她,翻身倒到旁边。拿起床头柜上的电话,“把608的病人给我扔到外面去。”平静的声音如说今天天气不错。

“不,”胡可心快速挣扎起来,哭诉着,“不,党霆风,你不能这样,这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事,不关琦琦的事。”

“是吗?可是她花的是我的钱,对我来讲,她就是一个路人甲而已。”

“十八岁,等我到十八岁,我一定给你,我现在还未成年。”胡可心睁着泪眼看着眼前这个像恶魔一样的人。

“可以,我可以等你一辈子,党少奶奶。”党霆风转过头不看那双楚楚可怜的,像深潭似的水眸。

睁着泪眼,惊喜的看着他,伸手把床头柜上的手机递给党霆风:“你答应了?那,一切照旧,好吗?麻烦你打个电话给你手下,求你了……”

冷哼一声,党霆风把伸过来的手拨开,闭上了眼睛。

呆呆的看着径自睡觉的党霆风,胡可心傻了,不知道要怎么办,才能让他帮助自己继续救舒琦。半晌后,抹了一把脸,低头找手机里的已拨电话,按了最后一个电话。

“少爷”那边传来平静的声音。

“我,我是胡可心,是,是你们少爷要、要我打电话的……”

“少奶奶?”

听到那平静的声音,胡可心紧张的咽了一口口水,强自镇定的说:“你们少爷睡了,他要我告诉你们刚才的命令取消……”

“对不起,少爷并没吩咐过我,要听少奶奶的话。”

躺着的党霆风听到她对电话里假传“圣旨”,并不打断她,嘴角扯出一个玩味的笑容。

焦急的看着背对着自己兀自睡觉的党霆风,胡可心猛然低头,压上他的嘴,笨拙啃咬着他的嘴唇。

“啊……”党霆风惨呼一声,睁开眼睛,看着眼前忙碌的小脸,明明那么甜美,却饱含着视死如归的绝望,推开她,抹了一下嘴,看着手上一点点嫣红,冷声说,“上刑场?”

被推开的胡可心,可怜兮兮的看着他:“要怎么做,你才能继续帮我朋友?”

“取悦我。”

取悦他?怎么取悦?

“我,我给你讲个笑话?”

“哼,装疯卖傻?”脸色一滞,党霆风转身继续睡觉。

看着他的冷漠,胡可心急得快哭了,大半夜的,把病人丢到街上,估计等明天自己去,捡到的就是一具尸体。心一横,她跨过他,钻进他怀里,闻着他的男性气息,伸手,双手扣着他的脖子,把他拽下来,仰起自己的脸,嘴唇紧紧的贴上去。

被柔滑小舌伸进来毫无章法的乱搅,可是却该死的甜美,他深深的吸着,重重的吞咽,像是要把她嘴里的蜜汁全吸干。

舌头被吸得一阵麻,她使劲推他,想抢回自己的舌头。

他一翻身,又把她压在下面,俯头啃她的樱桃小嘴。

XXXXXXXXXXXXXXXXX

收藏,推荐,鲜花,强2怎么送的人那么少?

唉......

……本章完结,下一章“ 初见田影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