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天命皇后(武侠全本) [目录] > 第1章:天命皇后 引子

《天命皇后(武侠全本)》

第1章天命皇后 引子

风中一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川中的水,多是山涧流淌而出的水,从高山清泉到平川,无论池还是河,自是清澈透彻、晶莹透亮,因此川中的水,神奇而俊秀。川中的山,秀有峨眉,幽有青城,险有夔门,更有雄奇险峻的山峡风光,引人入胜,让人留连不已。

岚枫山在川中地区的丘陵地带十分有名,山上以各种各样的枫树闻名,春的翠绿,秋的火红形成了岚枫山独特的景致。山林之间,耸立起一座竹笋似的山峰,笔直地插入云端。山峰名翠云峰,三面峭壁,惟有一条惊险的栈道曲折向上。三面峭壁上石缝中,随处可见雄险而奇绝的山花草木横生。山峰之下,除了有路的这一面有一块平地外,其余三面不是壮观的瀑布,就是万丈深渊。而山峰顶上云雾缭绕,在山下的话根本看不真切。

传说,翠云峰上生长了很多珍稀药材,但因为栈道险峻,峭壁更是难以攀缘,因此能上去采到珍稀药材者寥寥无几。

秋季的夜,使岚枫山显得异常幽静空明。各种各样的枫树争红斗艳,于夜色里也十分显眼。

韩文熙一身紧身白衣,背着只小背篓,在栈道上小心地向上走着。岚枫山的枫树早已落叶,但翠云峰峭壁上的草木却依然葱绿,在那些葱绿里,就有他要找的东西。

看得出,韩文熙有一身卓绝的轻功,如此险峻的栈道,在他脚下虽依然小心,但走得十分顺畅。每当一只脚踏空时,他都会笑一下。他的笑里没有担忧,也没有恐惧,始终坦然和舒怀,仿佛走这样的栈道,只是为了好玩。

有人说,想从这条栈道上翠云峰的人很多,但真正能上到峰顶的人,好象从来没有过,因为在栈道结束后,还有一段距离,如果没有绝顶轻功,是根本不能从峭壁上翻越上去的。也许有很多人就是在这里,不得不望着峰顶发出无奈的叹息。

韩文熙已经到了栈道的尽头,抬起头来,看不清峰顶是什么样子,夜间的云雾更将翠云峰笼罩得神秘诡异。韩文熙提了一口气,随即身轻如燕,向上攀去。

月光下,翠云峰神秘的峰顶终于暴露在他眼前。他惊奇地发现,那些云雾只缭绕在山峰周围,峰顶上居然异常清明,而且可能因为山峰高的缘故,月光显得更清亮和透明,将峰顶的一静一物照得十分清楚。

峰顶上,除了一片黑压压的森林,竟然有一座屋子。屋子虽然不大,但建造得十分稳固。屋子外两侧除了两座人工迹象十分鲜明的花园,就是十棵巨大的古银杏树。

绕屋子走了一周,韩文熙更惊奇地发现,在屋子左侧花园里有一口井,井水里正漂浮着那弯明月。屋子的右侧外围处,却有一个池子,池子里热气腾腾,竟是天然温泉。温泉有一出口,出口渐渐成了一条溪流。韩文熙沿着溪流走了一段,最后因山势险峻而只能飞跃。飞跃了一段后,溪流渐渐宽阔起来,而且越来越宽,形成河道,水也越来越凉,最后人已经无法跟着宽阔的河道飞跃。韩文熙飞掠到一个悬崖边上俯视,月光下,河道形成重叠的瀑布。

一阵轰轰隆隆瀑布飞流直下的巨大响声传来,使韩文熙更加惊奇。肉眼所见的瀑布,重叠着,散乱着,这样的瀑布根本发不出那么有气势的响声。如果估计得不错,半山腰上一定还有水源,巨大响声是从那个水源形成的瀑布发出的。

一想到这里,韩文熙更加来了精神,施展绝顶轻功循着那巨大的声响而去。

果然,在半山腰处,有一个宽大的洞口,洞口里的水和峰顶上的水汇流在一起,形成一条巨大的瀑布,向着峭壁之下飞流而去。在两股水流交汇之处,韩文熙看到一个白色精灵,在气势恢弘的水流间不停地闪动着。

那是什么?白色的精灵,白色的水流,似乎还有道道白色闪电在水流间惊闪。因为隔得远,又都是白色,所以他看不清那是什么东西。不过他又很想看清楚,因此环视着周围的环境,想找到一个接近精灵的办法。

忽然,精灵向峰顶飞去。

韩文熙急忙掠向水流直下的河道。等他赶到时,才惊讶地发现,那个白色精灵是一个人,手上拿的是一把雪亮的宝剑。从那长长的飘洒的黑发来看,那还是个女人。女人站在河道中间,一边控制着水流即将向下的巨大坠势,一边舞动着剑招。

韩文熙远远地观望着。让他看得心惊的是,那个女人非常有气势,剑招虽然像舞蹈般优美,却显得凌厉。韩文熙看了好一会儿,居然一点也看不出那是什么剑法。在这神秘的峰顶,藏着一个神秘的女人,练着神秘的剑法,让韩文熙感到十分震惊和好奇。

韩文熙试图接近那个女人。

突然,女人于剑法的惊涛骇浪里看到了韩文熙。“啊!”她猛地发出一声惨叫,连人带剑倒在水里,随着水流向着崖下坠去。

韩文熙惊了一跳,闪电般扑了过去,于河道中没有抓住女人,跟着水流坠下,和重叠的瀑布一起跳跃了三次,才将那女人抱住。

韩文熙将昏迷的女人从水里抱了出来,这才看清,这分明是个美丽女孩。她有一张圆润而秀气的脸,如果不是在月光下脸色显得异常惨白,那样一张脸就应该是绯红的。此刻她双目紧闭,细长的娥眉微微颤动着几分难以言状的痛苦,原本该嫣红而娇嫩的嘴唇竟泛着一层厚厚的可怕的黑色。

韩文熙的心莫名地跟着颤动起来,这女孩是如此惹人怜爱,让人看一眼就无法忘怀。此刻她是如此凄凉,冷清的一个人,在孤独的月影里,突然遭遇到强大的外力,正像一片从广寒宫里飘落而下的桂花残瓣,无所依傍地软绵在韩文熙怀里。

韩文熙的目光里不知不觉地含着一种痛。她中毒了。女孩紧闭的黑色嘴角已经溢出乌红的血来。他摸了摸女孩的胃部,没有饱胀的迹象,说明她胃里没灌进水。

她是走火入魔了。她走火入魔还在其次,经过诊断,韩文熙竟然不知道她中的是什么毒。从脉象上看,她心脏部位的血液里活动异常,在冲击着她的心脏,那异常活动的血液奔流犹如万马奔腾,使她看起来静静的,身体却在遭受前所未有的煎熬。虽然他无法给她解毒,但还是将她她扶正坐好,然后以掌抵在她背心,给她输送内力疗伤。

疗伤后,他再次把了把脉,觉得女孩没有生命危险了,这才松了口气。但女孩还是没有苏醒过来。他将她抱到峰顶,进了屋子,找到一个有床的房间,将她放好。

韩文熙又在屋子里四处寻找有没有别人,但没找到。

天亮后,女孩还没苏醒过来。韩文熙坐在床边,床边的桌子上放着一碗热气腾腾的薄粥,那是他熬的。他认真看着女孩的脸。

那是一张很美很美的脸,圆润的苹果脸,挺巧的鼻子,玲珑的小嘴,肌肤洁白如玉,娇嫩欲滴,但脸色苍白,嘴唇依然微微发黑。她看上去只有十六七岁,整个人显得纤瘦柔弱。韩文熙又给她把了一次脉,眉头更紧锁起来。

他轻轻抬起她的手查看她的指甲,看到指甲和嘴唇一样微微发黑,喃喃地道:“我们俩在这与世隔绝的山峰上相遇,原本是一种缘分,可是,如果我的出现使你的生命遭受摧残,我……告诉我,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一个人在这峰顶上练功?你中了什么毒,为什么我一点也查不出来?”

女孩还是无知无觉,但呼吸匀称多了。

“不管你是谁,既然我们已经在此相遇,那么不管有多困难,我都一定要给你解毒。虽然我不知道你中的是什么毒,但我知道这毒会随时使你丧命。你是天造地设的精灵,你不应该这样中毒而死。”

因为女孩没有醒过来而不能喝粥,韩文熙便去悬崖峭壁上采他需要的珍稀药材。等他采到几样药材回来时,女孩已经醒了,正懵懂地站在大门外,懵懂地看着韩文熙。

韩文熙惊喜道:“姑娘,我叫韩冷,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一个人在这里?”

女孩依然懵懂着,没说话。

韩文熙又问她知不知道自己中毒了,随即问了很多问题,但她一个问题都不能回答,那双原本该星亮闪闪的眸子里总是一片灰蒙蒙的。

她是个失忆女孩。韩文熙有些伤感,这个像出尘仙子一般的女孩,除了紧紧地盯着他一副想认识他的样子外,什么也不说。也就是说,韩文熙和她在峰顶上呆了一天两夜,她一个字也没说。留在这气候温宜与世隔绝的翠云峰上生活,陪伴这样一个美丽的仙子,倒也是一件愉快的事,但韩文熙不能留在这里。

韩文熙经过深思熟虑,最后还是决定带女孩离开,同时留书一封。他带她下翠云峰时是清晨,但是就在他抱着女孩要施展轻功下峰顶时,一个身穿黑色衣裙,戴着黑色垂边帽子的女人阻挡了他的去路。

女孩一见黑裙女人,激灵一下,脱口叫道:“师父。”

就在韩文熙诧异之际,女孩已经被黑裙女人抓了过去,瞬间消失不见。

韩文熙惊骇。黑裙女人的身手怪异诡秘,他根本没看清她的动作,她们师徒就已经失去了踪影。但半空中却留下黑裙女人严厉的警告:“速速离开翠云峰,再让我看见你,格杀勿论。”

……本章完结,下一章“ (1)山庄有女初长成”↓↓↓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