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天命皇后(武侠全本) [目录] > 第10章:(3)帝位风云平地起

《天命皇后(武侠全本)》

第10章(3)帝位风云平地起

风中一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3、帝位风云平地起

当朝嘉靖皇帝几十年如一日沉迷于长生不老之事,方士陶仲文给嘉靖灌输了一种违背封建王朝帝位制度的思想,那就是“二龙不相见”,意思是不能立太子,因为太子是未来的天子,也是龙。后来,嘉靖皇帝的长子出生,按照体制是当然的太子,却只有几个月就死了。第二个儿子被立为太子后,在二十几岁时也死了。嘉靖皇帝从此不再立太子,将十六岁的三子朱载垕封为裕王,四子封为景王,各居住在自己的王府里。几年前,景王想杀了哥哥朱载垕,自己当太子,但后来事情败露,被嘉靖皇帝责罚,于惊恐中死去。

如今,按照体制,裕王朱载垕是当然的太子,可嘉靖皇帝就是不册封,大臣们想尽办法,都不能改变皇帝的心意。直到今天,裕王还是裕王,居住在王府里,很少到皇宫去见父皇。

韩文熙一到京城,在街市上就听到了很多关于皇帝的消息。有的说皇帝病重,有的说皇帝服用了丹药正在返老还童,有的又说皇帝正在积极纳新妃子……说法很多,韩文熙却只对第三种说法感兴趣,因为这关系到罗移清。嘉靖皇帝一辈子服用丹药,想的就是长生不老、返老还童,这么多年没有将罗移清迎进皇宫,倒成了一个谜。要想解除罗移清的身份,就必须进皇宫去见嘉靖皇帝,但皇宫不是随便能进的。于是,他首先想到了张居正。

韩文熙的到来,让张居正十分高兴。四十几岁的张居正一派儒雅之气,举手投足都显示着大家风范、帝师之气。韩文熙结识张居正,是因为他无意中救了其女儿冰雪小姐。韩文熙当初救张冰雪时用的就是漂流公子名号,在护送她回府以后,跟张居正谈了一席话,两人成了朋友。后来,张居正得了一场大病,韩文熙给他治好了病。不过,漂流公子给人治病时也会顺手“盗”一次,就是对有钱的人收取天价药费,那些钱同样拿去周济了穷人。张居正知道他这种离经叛道的做法后,不但没有怪罪他,反而对他的江湖手段十分欣赏,两人几乎成了忘年交。

张居正特意在花园凉亭里摆了一桌宴席。北京的冬天很冷,张府花园里虽然景致不错,但寒风还是让人感到冷。不过,张居正知道韩文熙这漂流公子不喜欢一本正经地在饭厅里吃饭,喜欢自由自在地吃喝,所以特意选了这个地方。为了减轻寒冷,张居正在凉亭周围挂上了厚厚的淡色帘子,石桌椅上又铺了厚厚的绒垫,还特意放了一个大火盆。

韩文熙虽然和张居正是朋友,但眼下他还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世。他很想让张居正帮忙进皇宫,又知道如果突然提出这个请求,张居正一定会怀疑,所以只是闲谈,暗中寻找机会。席中,张居正虽然在问韩文熙又“算计”了多少有钱人,但韩文熙察觉到他眼睛里有一层隐忧。饭还没吃完,来了个太监,宣了皇帝口谕,张居正向韩文熙说了声抱歉,然后跟着太监走了。

张居正走后,韩文熙独自喝着酒,思考着,很随意地取出笛子,吹起了《高山流水》。眼前立刻浮现起和罗移清那次琴笛合奏的情景。

不知过了多久,韩文熙睁开眼睛,晃眼瞥见了一抹银色倩影。他停止吹奏,冲来人笑道:“原来是张小姐。”

来的人就是张冰雪。张冰雪人如其名,长得清丽脱俗,圆润的脸庞上透着一层红晕,显示出几分姑娘家特有的神韵。她喜欢穿银色衣裳,无论什么时候,都像一个立于冰雪天地的仙子。张冰雪在人前总是一副优雅的姿态,演绎着千金小姐的卓然风姿。

“我听到笛声,就知道是你来了。”张冰雪在韩文熙面前,没有千金小姐的过分矜持,大方地坐了下来。“只是不便打扰你。”

韩文熙微微一笑道:“张小姐近日可好?”

“你对我说话总这么客气,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话了。”她微侧着头看着韩文熙道,“你就不能直呼我的名字吗?”

迎着张冰雪略带娇嗔的目光,韩文熙有些不自然起来。几个月前,在他救了她之后,他就觉得她看他的眼神有些特别。后来为了给张居正治病在张府里多住了几日,张冰雪看他的眼神更让他不安。韩文熙虽然没有真正和女孩子有过恋情,但他在风月场所见过的女人太多了,女人的不同眼神他都能意会。张冰雪的眼神告诉他,她对他动了情思。韩文熙曾经发过誓,在没有为家人报仇之前,决不谈儿女私情,为了让张冰雪斩断那根刚刚揉搓成的“情丝”,他离开了京城。满以为过了这几个月,张冰雪不会再有那样的情态了,没想到才一见面,她流露出的爱慕情态比以前更浓了。

张冰雪虽然是大家闺秀,却并不含蓄,她毫不掩饰自己对他的爱慕和欣赏,只差没有亲口说出来了。

“张小姐,对不起,我醉了,失陪了。”韩文熙站起来抱了抱拳,想借酒醉离开这座凉亭。但张冰雪已经明白他的意思了。

“韩大哥,能请你帮个忙吗?”她婉转地挽留着他。

“哦,请说。”他只得坐下来,但没忘佯装醉态。

“我想请你带我去一趟四川,见见那个传遍天下的再世马皇后。”

韩文熙醉态立失,吃惊地看着张冰雪,然后迟迟地问:“你也——知道她?”

“怎么能不知道呢?”张冰雪嫣然一笑道,“近些日子京城里到处都在说这件事。”

“是吗?那些人是怎么说的?”

“大家都说皇上已经选好钦差要去接她,可后来不知为什么又没有派出钦差。有人说皇上要亲自去接她,又有人说皇上要派裕王去接她,还有人说……总之说法很多。”

“不知令尊大人是什么意见。”

“我回来向爹爹求证这件事,爹爹却说那是无稽之谈。”

“张小姐怎么看呢?”

“听说那位小姐出生时有百鸟朝凤的奇观,她出生后当地年年风调雨顺,家里的生意日益兴隆,财源滚滚,还听说当地有许多难办的事,只要她写张条子,什么事都能解决。更有人说,在那个小县城里驻扎军队,其实不是为了维护地方和剿灭山匪,而是为了保护她和她的家人。韩大哥,你常年在江湖上行走,你说那些都是真的吗?”

韩文熙笑了笑,没有回答。关于罗移清的传说,他也听到过很多很多,赵参将的几千人马驻扎在荣昌县已经五年了,从秦怀舟口中所知,赵参将既不参与地方事务,也不注重剿灭附近的山匪,倒的确像是为了专门保护罗移清的。这是不是黑裙女人秘密控制罗移清的原因呢?

张冰雪又道:“听说那位小姐美得无法形容,我真的很想见见她。如果她进了皇宫,我反而见不到她了。”

韩文熙脑海里想的是罗移清,对张冰雪后来又说了些什么话,根本没在意,回到客栈后,他依然在想那些问题。

晚上,张居正派人将韩文熙请去。在张居正的书房里,韩文熙看到了一脸凝重的张居正。

韩文熙喝茶的时候,张居正连续叹了几口气。

“大人,有什么需要韩某帮忙的吗?”韩文熙试探着问。

“你帮不上。”张居正道,“这些日子,一个还没入宫的女人,几乎扰乱了朝纲。”

“哦?”韩文熙惊了一跳,张居正说的,正是罗移清。

“韩公子,你相信命相之说吗?”

“这个嘛,”他一笑,“要看是什么人什么事了。”

“你行走江湖多年,想必也听说过再世马皇后这个人吧。”张居正站起来,背着手凝重地来回走着。“十几年前,四川出现了一次奇观,一个女婴在出生时,家里来了很多鸟儿,于是就有术士说她是马皇后转世。不是我在此对皇上不敬,事情的演变,我觉得很滑稽可笑。当今皇上竟然相信了这个说法,认定那个女孩是老祖宗对他的赏赐,因此更加听信陶仲文的话,变本加厉地不理朝政,坚决地要练成返老还童之术,好与那个女孩匹配。”

“简直荒谬。”韩文熙揶揄道。

“近日,据说皇上有了返老还童的迹象,因此决定派钦差去迎接那女孩进宫。裕王是个明理之人,前不久在进宫探视皇上时,发现皇上的气色已经很差了,从医理上说皇上已经如西山之日,可陶仲文还是在旁边哄骗皇上说他头上有了几根黑头发。裕王后来忍无可忍,将陶仲文骂了一顿。后来,就传出皇上要将裕王迁出京都去做藩王的消息。”

韩文熙道:“嘉靖皇帝如今只剩下裕王这一个儿子,他一旦归天,裕王顺理成章会登基为帝。如果陶仲文怀恨裕王而对嘉靖皇帝谗言的话,皇帝如果将裕王迁去外地做藩王,就有可能引发一场宫廷政变。皇帝已经病入膏肓,他什么时候会归天很难说,如果他归天时裕王不在京城,陶仲文等人就有可能会另外立个能保住他们脑袋的皇帝。”

“你说得很对。”张居正担心的也是这个。“事实上这些年来,陶仲文这个术士并不只是给皇上炼制丹药,跟他沆瀣一气的大臣很多,我们几次奏本要皇上早日立裕王为太子,都是他们在从中作梗。”

“奸贼当道,的确需要一个新皇帝了。”

“我担心的,就是他们有这个阴谋,这不但将危及到裕王的性命,还会危及到大明江山。”

韩文熙对朝廷的事,一直比较关注,从他下山那个时候起,就特别留意朝廷的动向,因此对朝廷的事也了解很多。在他出入达官显贵府邸的时候,也特别留意这些事。他的目的,就是要弄清家遭满门抄斩的真相,为家人报仇伸冤。

张居正所担心的,也正是他所担心的。不过,他不是担心新皇帝会是什么人,而是担心陶仲文等人会拿罗移清来做文章。

张居正又道:“刚才皇上召见我,为的还是那个女孩。皇上说陶仲文等人拖延着不派出钦差去四川,让我秘密派人去四川将那个女孩接进皇宫。”

韩文熙冷峻地问:“大人答应了?”

“皇上的圣旨不敢不从,但是我……”

韩文熙观察着张居正的神色,思忖着下一步该怎么办?不管陶仲文还是张居正,他都不能让朝廷派任何人去四川。

……本章完结,下一章“(1)深宫风云因女起”↓↓↓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