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天命皇后(武侠全本) [目录] > 第117章:(1)朝纲不容篡逆人(上)

《天命皇后(武侠全本)》

第117章(1)朝纲不容篡逆人(上)

风中一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1、朝纲不容篡逆人

张居正还没有赶回京城,京城里已经沸沸扬扬了。松潘县的武林大会,被渲染成了韩文熙谋逆篡位的誓师大会。韩文熙在武林大会上那句对罗移清的爱情表白,也被传得走了样,成了他一定要做成天命皇后的真命天子。

江湖自古不平静,一有风吹就草动,何况韩文熙命犯孤星,公然与朝廷作对,以不可侵犯的气势宣告了他和天命皇后罗移清的爱情。江湖是个大染缸,从来纷争惹事端。韩文熙调停江湖门派纷争的举动,就是成了收买人心的举动;韩文熙不杀人,并不是不想杀人,只要有人反对他,就让天命皇后亲手来杀人,借用天命皇后之手来杀人,万一造反之事失败,那他就没有多少罪责,一切都可推在天命皇后身上,当今天子朱载垕,到时候又能对自己的女人——天命皇后怎么样呢?

蒙古人俺答撤出了山西大同,却并没有回蒙古去,而是集结在山西境内,对大明江山虎视眈眈。俺答按兵不动,又成了韩文熙的坚强后盾。江湖传言,韩文熙夺位成功,俺答便会回蒙古,否则,俺答就会率兵南下,和韩文熙一起攻陷京城。

朱载垕面前,关于韩文熙挟持天命皇后谋逆造反的奏章,越来越多,开始还只是荣信王和段左先等少数人小心谨慎地上奏章,随着时间的推移,江湖的传言,事件演变到一个十分混乱的局面,大部分大臣每天的朝会,都成了讨论韩文熙所谓谋逆的声讨大会。江湖上的乱,朱载垕可以不理会,但朝廷里的乱,他不能不理会。那么多奏章都在说该给韩文熙定谋逆大罪,然后派兵镇压,吵得朱载垕心力交瘁了。

在这样闹哄哄的情况下,朱载垕依然没有给韩文熙定罪,于是段左先开始将矛头指向了铁扇大侠韦煜爰。

这日的朝会上,段左先慷慨陈词,激动地说道:“皇上,臣等本来是该信任铁扇大侠,他对大明江山的功绩是有目共睹的。可是,近日传出消息,铁扇大侠原来是韩文熙的大师兄。他们这样的关系,不得不让人怀疑铁扇大侠当年的用心啊。”

“是啊,是啊。”荣信王附和道,“铁扇大侠当年大破蒙古兵,难道真的是大破了蒙古兵吗?现在来侵犯我大明江山的俺答不就是当年的俺答吗?段大人的怀疑不无道理啊。”

这两人一唱一合,就是在说韦煜爰当年破蒙古兵,是在替韩智临做事。

段左先又道:“追根溯源,恐怕韩智临当年真有谋反之心。皇上,韩智临的小儿子为什么走失,为什么又成了现在这样的人物,一看就是个谜。当年事情败露,铁扇大侠因此隐居了,其实他的目的就是在等韩文熙长大。皇上啊,天命皇后十八年前一出生,韩智临就在打她的主意了,他们就是要利用天命皇后来谋逆篡位啊。”

荣信王又道:“皇上,段大人的话句句在理,不然,为什么当年的韩文姬会逃出京城,活到现在?一定是铁扇大侠号令江湖上的人在保护她。就是当年韩文姬的假尸体,也是有人蓄意伪造的。”

附和的大臣越来越多,就是高拱,都有些沉不住气了,奏道:“皇上,处处迹象表情,韩文熙谋反之事是确有其事了,为了将乱臣贼子早日消灭,皇上快决断吧。”

朱载垕的头很痛,段左先等人将矛头指向了韦煜爰,使他感到无限悲哀。如果不是韦煜爰有坦荡的人品,他可能会反过来想,是韦煜爰在操控韩文熙闹事,然后他要回来做皇帝。大臣们议论纷纷,个个越说越激动。只有少数几个老臣在静观其变。

段左先见朱载垕还是迟疑着不下那道关键的圣旨,于是抛出了另一个重磅炸弹,说道:“皇上,微臣昨日接到舍妹家书,家书里详细说了一件事,让微臣不由心惊胆战。舍妹送来家书,就是要澄清一件事,韩文熙所作所为完全是他对明月山庄的迫害,明月山庄可没有跟他同流合污。其中还有一个机密……”说到这里,他故意停了下来。

高拱迫不及待道:“什么机密?当着皇上的面,话说到一半,算怎么回事嘛。”

朱载垕简短地说:“说吧。”

段左先道:“当年潜逃在外的韩智临之女韩文姬,十几年来以明月山庄姨太太的身份,潜藏在天命皇后身边。就是这件事,要说韩家的人不是在利用天命皇后,谁会相信?舍妹也是最近才弄清这个机密,现在将此机密之信送来,就是要声明明月山庄此前并不知道韩文姬是朝廷钦犯,并不是明月山庄故意窝藏钦犯,请皇上格外开恩,饶了明月山庄的糊涂之罪。”

原来,罗忠成从松潘县回去后,将韩文姬的身份说了,哀叹着自己和韩文姬之间的孽缘。段小玉却马上看到其中的利害冲突。韩文熙将罗移清拐跑了,明月山庄不能靠罗移清成为皇亲国戚,段小玉是恨不得将韩文熙姐弟千刀万剐了。同时,因为罗珏坚决地跟着韩文熙闹事,段小玉也害怕终究有一天罗珏会受牵连,因此,就更要昭告天下,明月山庄是无辜的。段小玉的目的,就是请求段左先设法不让皇帝降罪明月山庄。

……本章完结,下一章“(1)朝纲不容篡逆人(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