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天命皇后(武侠全本) [目录] > 第13章:(3)王爷原是未来君

《天命皇后(武侠全本)》

第13章(3)王爷原是未来君

风中一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3、王爷原是未来君

今晚没有月亮,夜街上就显得更黑。段左先中途下了轿子,吩咐轿子先抬回去,他则慢慢地步行着,思考着。不知不觉地,他来到了荣信王府。

荣信王一脉从成化皇帝以后,就成了朱姓王朝的旁支。五十岁左右的荣信王在诸多旁支王中是很名的,他的名气不是以贤德而出,而是以仗势欺人闻名,许多人都对敢怒而不敢言。荣信王作恶多端,也常常害怕自己掉脑袋,后来有了天命皇后,就跟段左先特别亲近起来。罗移清还没走出荣昌县就已经“进”了皇宫,他也出了不少力。但是目前,因为这个罗移清,他也陷入了忧愁之中。

荣信王府占地大,但建造得很精致。在荣信王的后花园里水榭上,有一座平坦的九曲廊桥。廊桥中央有一座小茶室,这里就是荣信王和亲信商谈重要事情的地方。

烛光交错里,茶室四角因为放了四个大火盆而暖意融融。铺着厚绒布的桌子上放着五盘茶点,两碗热气腾腾的茶。

微微显胖的荣信王喝了几口茶后,才问:“他跟你说的,就这么多吗?”

段左先道:“王爷不相信我吗?”

“不是不相信你,而是……他为什么突然过问起这件事了呢?会不会他已经察觉咱们的目的了?”

段左先道:“当初我们将罗移清送进宫的时间定在她十八岁生辰过后,一来她命相上要十八岁过后才能离开家,二来也想到那个时候她能更周到地在宫中行事。现在看来,咱们这么做是对的。皇上眼看着大限将到,将罗移清留给新君,对咱们更有利。”

“还是你有心计,总是拖着罗移清进宫的时间。”

“以前是我拖着,这次,陶仲文为什么也拖着?近两年为了早日将罗移清接进宫来,他可没少为难咱们。”

“现在连裕王都过问此事了,我就不瞒你了。陶仲文这次拖着,和咱们想到一块儿了。”

“他也想依靠裕王?”段左先感到意外。

“哼,这家伙仗着皇上的宠信,养着那批混蛋,平时没少找我们的岔子,本来我恨不得将他弄死。可是在这次迎接罗移清进宫的事件里,他却帮着咱们,目的就是要依靠上裕王。”

“这个阴险小人,平时那么嚣张,明知道罗移清是我的外甥女,还是一点不将我放在眼里,要想靠罗移清继续得势,哼,休想。”说起陶仲文,段左先就很来气,在罗移清出生之前,他好几次被陶仲文的人训斥。后来有了罗移清,陶仲文借此在皇帝面前做文章,给了皇帝求丹方面极大的信心。但他又很看不起段左先。在他眼里,罗移清只是他媚惑皇帝的一种手段。

荣信王也是恨恨的:“陶仲文这个王八蛋,知道皇上一死将大难临头,所以放下架子来找了我。他说拖延罗移清进宫后,一旦皇上归天,就以他的名义将罗移清献给裕王。”

“以他的名义?”段左先愤恨地跳了起来,“罗移清是属于我们的,他凭什么这么要求?”

“我也气愤,不过目前他还有势力,咱们不能公开得罪他。否则如果他在皇上最后的日子里兴风作浪,咱们未来的好日子就成泡影了。”

段左先一直到离开荣信王府回到家里,心都没有平静下来。荣信王的话是没错,目前他们还不能公开跟陶仲文作对,但是要以陶仲文的名义将罗移清进献给裕王朱载垕这个未来的君王,他不甘心,否则,风头都被陶仲文那王八蛋占去了。罗移清是他未来仕途的法宝,随着嘉靖皇帝老迈衰弱,他极力拖延着罗移清进宫的日子,为的就是将来让罗移清成为新君的皇后。而目前的情势对他来说,十分有利,朱载垕的正王妃陈氏没有生养,偏妃李氏虽然生了儿子,但如果罗移清进了宫的话,首先在气势上就压倒了李氏。

段左先决定派亲信去一趟荣昌县,弄清罗移清的准确情况。

大明皇宫里围绕罗移清发生的事,韩文熙虽然可以想象,但并不了解具体情况,目前也弄不清究竟有多少人在拿罗移清做文章。从宣扬罗移清患了不治之症开始,已经十来天过去了,皇宫里并没有人前往四川迎接罗移清,对此他多少有些松了口气。

问题还是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韩文熙思前想后,决定去找裕王。他虽然不知道裕王就是朱三公子,但裕王是皇位的唯一继承人,这一点应该不会有变化了,从皇宫内外不平常的平静气氛来看,嘉靖皇帝可能活不了多久了,这个老皇帝对罗移清应该够不成威胁,剩下的就是即将登基的裕王。

这夜,韩文熙来到裕王府大门外,守卫说裕王进宫去了。韩文熙又连夜来到紫禁城外,想了想,还是决定进一次皇宫。宫门口的守卫很多,但这难不倒韩文熙。他制造了点小混乱,然后将一个守卫打昏,脱了他的衣服。

韩文熙以最快的速度易容成那个守卫,拿着他的腰牌,趁着混乱,进了紫禁城。一路上巡逻的侍卫虽多,但韩文熙仗着绝顶轻功,没有人发现他。进了后宫,他如法炮制,抓了一个侍卫来询问到了嘉靖皇帝所在的寝宫,然后将那侍卫打昏。

韩文熙身法轻灵,卓绝,在皇宫里如入无人之境。正当他潜伏在嘉靖皇帝寝宫外准备进去时,突然寝宫里传出一声太监特有的宣号:“皇上——驾崩了。”

接着,寝宫内外呼啦啦跪倒一片。皇帝驾崩的宣号重叠着传到了宫门外。

韩文熙本来想趁着混乱离开皇宫,就在他离开时,到底还是被人发现了,一声“抓刺客”后,侍卫们蜂拥着将韩文熙包围起来。韩文熙随即抽出了玉笛,迎战着敌人。

在嘉靖皇帝殡天的时候来了刺客,此等惊天动地的消息震惊了守在父皇身边的裕王朱载垕。朱载垕当即下令一定将刺客生擒活捉。

韩文熙武功高强不假,但是在越来越多的侍卫攻击下,要想杀出皇宫去,也很困难,况且他并非真的来刺杀皇帝,也不想杀死侍卫逃生,以免惹下不必要的麻烦。他有了这样的心思,打斗中就对他很不利。不过,好在有朱载垕下的命令,所以也不至于命丧于此。

韩文熙仗着高强武功在大内侍卫中边打边思忖,如何才能顺利地杀出去。如果束手就擒,张居正是可以救他,但那会费很多周折,而罗移清还等着他解救,因此不能在这里耗太多时间。痛下杀手杀开一条血路,他自信还有机会冲出这天罗地网。

这场打斗十分激烈,刺客是一个人,那么多的侍卫居然擒拿不住他,所有的人也自惊骇。朱载垕连续问了三次都听到还没有抓住刺客的消息,忍不住出了寝宫。

今天是十二月十四日,或许是因为一代帝王殡天的缘故,原本该有的月亮始终隐藏在云雾中,就是不肯出来。但是在韩文熙和众侍卫的打斗中,那一轮圆月却慢慢地高挂天空了,因此等到朱载垕从寝宫里出来,已经能很清晰地看见打斗的场景。因为隔得远,他看不清韩文熙的容貌,但是对他的玉笛感到熟悉。在江湖上,单独用玉笛做兵器的,据他所知只有漂流公子一人。

“住手!”朱载垕从台阶上一步步走下来,完全不顾身边的大臣和太监提醒他注意安全。

打斗停止了。韩文熙依然在包围圈中,向朱载垕望去。圆月那么亮,朱载垕又越来越近,他的目力又好,因此看清了朱载垕的脸。顿时,他惊异,错愕,震动。

“都退下吧。”朱载垕已经走到了人群外围。

“王爷,刺客还没抓住,您要小心——”一侍卫道。

“退下。”

众侍卫朝两边散开。

韩文熙缓缓抹了脸,恢复了本来容貌。

朱载垕终于看清了韩文熙,道:“果然是你。”向韩文熙走去。

“王爷,小心!”一侍卫高喊。

韩文熙没有动,而是含笑看着朱载垕。

“他不是刺客,是本王的近身侍从。”朱载垕说完,挥手命所有的人都离开后,这才走到韩文熙面前道,“你为什么来皇宫?”

韩文熙抱拳道:“草民见过王爷。”

“在这里见到我,你一点不意外吗?”

“朱三公子嘛,你早就告诉了我你的身份,只是草民愚笨,没有将你与裕王联系起来。刚才一见到你,意外倒是有一点,不过想想也确是草民的疏忽,你的气度和风采是布衣掩盖不住的,我早该看出来的。”

“刚才你可能已经听到了,皇上殡天了,事情很多,暂时不能接待你。”朱载垕态度诚恳地说,“你先出宫,到王府去等我。”

韩文熙点点头,转身正要走,只见秋娉从寝宫里跑了出来。朱载垕道:“秋娉,你来得正好。你带他回王府等我吧。”说完又进了寝宫。

秋娉和韩文熙出了皇宫,但他不肯上秋娉的车驾。秋娉便固执地陪他步行。两人走在夜街里,一时间都没话。

秋娉是朱载垕的妹妹,身份虽然是公主,但二十年来,和朱载垕一样得不到父皇的宠爱。就是在那样的环境里,使她少了很多作为公主本来该有的霸气。秋娉更多的是随哥哥朱载垕在江湖上行走,因此江湖气反而多过皇家之气。她个性倔强而直率,从一认识漂流公子,就将一颗芳心牢牢地系在了他身上,不知疲倦地追求着那个浪子,所以才有追踪到荣昌县之举。

本来,从四川回来后,她发誓要好好教训漂流公子,结果现在看到他,却一点也恨不起来,可能因为父皇刚刚归天,心情也显得很沉重,一路上都很少说话。

韩文熙也很少说话,他在想,新君是他曾救过的朱三公子,情况比他设想的要好,只要他向朱载垕请求,取消罗移清的那个身份应该不难。想到罗移清,他的心又痛起来。这样的夜晚,罗移清恐怕又被神秘的黑裙女人带到了翠云峰,在修炼着穿心梦游邪功。

……本章完结,下一章“(1)天命皇后遭劫持”↓↓↓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