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天命皇后(武侠全本) [目录] > 第146章:(3)弄臣深恨谋皇后(下)

《天命皇后(武侠全本)》

第146章(3)弄臣深恨谋皇后(下)

风中一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第三十章(3)弄臣深恨谋皇后(下)

“对呀,这的确解释不通。”张居正也思考起来。

“还有。”朱载垕道,“他们口口声声说韩文熙谋反,本来就该是为我的安全考虑,为大明江山考虑,可是我每次看他们的神色,都觉得他们好象更怕自己会死在韩家姐弟手里。难道韩智临旧案,与他们有某种关系?”

张居正醒悟道:“皇上,您的话提醒了微臣。当年韩智临去大同犒军,段左先是韩智临的一名手下。韩智临通敌卖国案定案,也有他的口供。而荣信王年轻时仗着自己是王爷,胡作非为,干了很多违法乱纪的事。韩智临死前的两年,是在大理司供职,对荣信王的不法之事,非常无情地办过几次。韩智临虽然是个文人,却是铮铮铁骨的汉子,当年的奸相严嵩也曾几次派人去他府上送礼想收买他,都被他拒绝了。”

“还有这样的事?”

“是啊。韩智临从考上状元开始,无论是在地方做县令,还是在朝中,为官都很铁面无私。他得罪的人,倒的确很多。是不是因为韩智临抓住了荣信王和段左先什么把柄,被他们反咬一口,酿成了韩家惨剧呢?”

朱载垕道:“所以,要想查清韩智临旧案,可从这方面入手。”

“是,微臣遵旨。”

“另外,我想让天庆镖行将罗移清带到京城来,这样的话,韩家姐弟谋反的说法,就会不攻自破。虽然韩文姬的确在计划要杀我,但是,我希望这是我和她之间的私人恩怨。俺答还将人马集结在山西,可能还会有侵犯之举,需得提防。”

“不错,不能让韩家姐弟谋反的说法蔓延了。这对他们姐弟,对朝廷,对皇上声誉都影响太坏了。皇上英明,微臣险些错怪皇上了。”张居正道。

张居正哪里知道朱载垕的复杂心态呢。说出来的理由固然是理由,而先帝的遗命也是朱载垕痛苦的又一个重要原因。先帝的陵墓已经要完工了,按照先帝的愿望,该是将罗移清秘密送入陵墓的时候了。

“十年生死两茫茫。”张居正走后,朱载垕缓缓地在花园里,就着淡淡的月光走着,在心里说着。“父皇,儿子不能违背你的遗愿,可是,她已经活不到十年后了。父皇,如果她能活到十年后,难道她真的能成为我的女人吗?她的心,早已经给了另一个男人啊。父皇,你为什么要我把一条鲜活的生命,也是一个苦命的女孩,锁进阴森的陵墓呢?为什么这两个让儿子都很在意的女子,都会因为你而成为苦难之人呢?父皇,你给了儿子皇权,可是你的皇权,却……”

朱载垕的眼里,又包含起了泪水。他的确是个多愁善感的帝王,一个感情太丰富的帝王,也是一个另类的帝王。他不该有这么深刻的感情,帝王的心里不但要有天下百姓,还要有天下女人。至少,每个宫中的女人,他都要装在心里,一旦心里只装着宫外的女人,而且是他最爱的某个女人,那就是他的痛苦。

朱载垕望着熟悉的花园,长长地叹息起来。他开始怀念当裕王的日子,因为只要在心里去思念韩文姬就够了。如果还是裕王,就不会将那段遗憾的感情演变为国仇家恨,就不会有将罗移清送进先帝陵墓的无奈,就不会有罗移清走进他这颗帝王心却又得不到她的巨大痛苦。

朱载垕离开公主府时,没有注意到有人在监视他。这个监视他的人就是荣信王。荣信王是偶然发现张居正微服到公主府而注意起来的,于是就在外面等候。张居正出来后,直到看到朱载垕,他才明白,朱载垕常常回到公主府,一定私见了很多大臣,那么他会不会私见到曾经将月月香秘密带出韩家的人?公主府没有公主居住,却成了朱载垕一个秘密接见大臣的又一个御书房。荣信王感到脊背发麻,因为朱载垕这个皇帝,虽然表面上没有过多的话,但所有的事,都处理得井井有条。而他处理韩家姐弟的这件事,就更让人琢磨不透。

荣信王看到了自己的巨大危机,这个危机既来自韩文熙姐弟,又来自朱载垕,两头的力量对他来说都是致命的。以前,他都是将宝押在罗移清身上,以为只要罗移清进了宫,就什么都好办了。现在看来,罗移清已经靠不住了。

荣信王连夜部署,派出几个得力手下离开了京城,在天津城里城外,散布着韩文姬利用天庆镖行谋反的消息,又散布朝廷要派出锦衣卫铲除天庆镖行的消息,还散布朝廷要天庆镖行将天命皇后护送进宫的消息,同时又散布申宜放与韩文熙一起与蒙古人秘密结盟的消息……总之,怎么能乱就怎么来。

荣信王就是要把韩文熙逼上绝路,使他不想造反也不得不造反。

……本章完结,下一章“(1)百花内外风云变(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