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天命皇后(武侠全本) [目录] > 第16章:(3)雪影小楼刀光闪

《天命皇后(武侠全本)》

第16章(3)雪影小楼刀光闪

风中一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3、雪影小楼刀光闪

一见面,蕊芯就问他罗移清的情况,得知有官兵保护了,才松了口气。在小楼的桥边,两人坐在椅子上,蕊芯感慨地说:“看来,朝廷对兰儿的重视,已经超出了我们的想象。”

“就是因为这份重视,将对兰儿更加不利。”罗珏道。

“这话怎么说?”

“姨娘请想,有官兵的保护,兰儿和韩冷能顺利离开吗?”

“这话有道理。”蕊芯道,“兰儿是背了再世马皇后的名,成为前无古人,恐怕也后无来者的女子,一个特殊的宫廷女人。要不是这个命相,她一个普通的富家小姐,怎么会有这一切匪夷所思的遭遇呢?珏儿,如今老皇帝已经死了,新皇帝自然年轻有为,咱们帮助兰儿逃离宫廷,到底对是不对呢?”

“如果没有漂流公子,咱们或许可以放手了。但是现在,兰儿的一颗芳心都在他身上,让她进宫的话,她还是只有死路一条,姨娘,你说,咱们不帮她,行吗?”

“让兰儿去做新皇帝的妃子,也许不是什么坏事吧。”

“不,做宫廷女人是最痛苦的,无论她是多么受人尊敬,都会有无数的不得已。兰儿既然已经有了心上人,就不能再让她去经受那种痛苦折磨。”

“那你说,咱们怎么帮她?”

“将她带到你这里来藏身,等漂流公子回来。等到赵参将发现兰儿失踪了,咱们就把责任全推在他身上。”

“对他来说,那可是死罪。”

“顾不得了。到时候,咱们尽力替他说情,或许能让他逃过死劫。”

蕊芯沉思了一下,点点头:“不错,这是个釜底抽薪的好办法,只要他们找不到兰儿,兰儿就可以秘密跟漂流公子离开了。“

办法是不错,但怎么才能把罗移清带出明月山庄呢?从房顶上走,不可能,明月山庄房顶上的官兵,分成两班执行任务;从大门和后门走,也行不通。罗珏白天黑夜地观察着,思考着。

办法总是人想出来的,这话一点不假。两天后,罗珏终于想到了一个最危险也是最安全的办法,那就是将罗移清化装成他的随从,光明正大地将她带出去。因为这两天来,罗珏每次出门都会带随从,但官兵却不会盘查他,毕竟他们行使的是保护之责,不是看守之责。

主意打定后,罗珏于三天后的夜里借口出去寻找敌人线索而出门,带了十个家丁,将罗移清化装成他的江湖朋友混在其中,真的很顺利。罗珏和家丁们一起到了雪影小楼,然后让家丁们在外面守卫,带着罗移清进了雪影小楼。返回时,罗珏却对家丁们说留下罗移清这个“江湖朋友”在此保护蕊芯。

罗移清住进雪影小楼后,心情好了很多。在这里,她可以毫无拘束地思念韩文熙。不能弹琴,不能出小楼玩耍,她就拿出韩文熙留下的玉佩来看。

罗移清藏身在雪影小楼的第三天中午,她照常抚摩着玉佩,渐渐地靠在桌子上睡着了。蕊芯的儿女罗萦和罗隐青进来找罗移清玩,见她睡着了,就小心地扶她到床上去躺好。离开时,发现罗移清手里紧紧握着一只漂亮的玉佩,十分好奇。兄妹俩本就顽皮,于是小心地掰开罗移清的手指,取去了玉佩。

罗萦、罗隐青拿着玉佩到小楼外的草地上玩去了。两人抢着玉佩,闹着,玩着,开心极了。

蕊芯和丫头小鹭、小鸶拎着一只菜篮子回来了。罗隐青将抢到手的玉佩高举着跑到蕊芯身边。翠绿的玉佩在罗隐青手里闪着可爱的纯净绿光,像一道来自天宫的光芒,射向蕊芯的眼睛。蕊芯一把抢过玉佩,将扑过去抢玉佩的罗萦喝退,用颤抖的手抚摩着,目光渐渐朦胧起来。

“娘,怎么啦?”罗隐青发现了蕊芯的异样,诧异道。

蕊芯立刻恢复常态:“青儿,萦儿,这玉佩是谁的?”

“是兰儿姐姐的。”兄妹俩抢着说。

蕊芯急忙跑进小楼,冲进罗移清房间,大声道:“兰儿。”

罗移清被惊醒,坐起来,诧异地看着神色大变的蕊芯道:“姨娘,出了什么事吗?”

蕊芯走到床边,展开手上的玉佩,道:“这东西你从何而来?”

“玉佩?”罗移清下意识地看了看手,然后微笑道,“是韩大哥的。”

“他的真名就叫韩冷吗?”

“是。”罗移清知道,韩文熙的身份不能暴露,因此不得不对姨娘撒谎。

蕊芯失神地跌坐在床沿上,目光十分复杂,看了罗移清好一会儿,才将玉佩还给她。然后,她什么也没说,脚步踉跄着出了房间。

“姨娘?”罗移清迷惑极了。在她的记忆中,蕊芯永远都是冷静而理智的,就是当初被奶奶赶出明月山庄,她都没有丝毫的失态之处。这几年里,她虽然只是明月山庄一个不起眼的姨太太,似乎跟明月山庄没有关联,但是在荣昌县,她还是很受人尊敬,因为她有智慧,许多穷苦女子遇到各种各样的难题,都喜欢找她倾诉,她也乐意帮她们想办法。可以说,蕊芯在荣昌县纵然是姨太太身份,也成为了女人心目中的楷模。她独立自强的个性,也使很多男人既尊重她,又恨她。在荣昌县,蕊芯就是一个特立独行的人。

罗移清想解开心中的疑惑,忘记了罗珏特别交代的不能出雪影小楼。她藏好玉佩,出来了。

蕊芯是个坚强而又独立的女人,做明月山庄的姨太太已经十一年,生下儿女不到一年就被赶了出来,然后就是居住在这雪影小楼,一晃,九年过去了。在人前,她总是微笑,总显得自信,没有做姨太太的卑微心态,也没有为得到了罗忠成的特别宠爱而嚣张,除了明月山庄祭祀祖先的活动,一般情况下她是不会踏进山庄大门的。可是,此刻在这个冬日的下午,在遍地衰草的河畔,在濑溪河对岸满山繁茂已经凋落的氛围里,她美丽的倩影显得那么孤独,那么凄凉,偶尔回头,身后半里处的雪影小楼在她视线里是那么模糊,那么飘摇。

蕊芯美丽的眸子里,包含着即将奔涌而出的泪水,那从心底里流出的泪水,淹没了雪影小楼,淹没了她的一双可爱儿女,淹没了她整个的青春岁月。二十九岁的女人,虽然她姿容绝美,仪态万千,但青春已经不在。这份心境在这样萧条的冬日,越发显得寂寞和凄怜。

蕊芯的嘴唇在颤抖,她想哭,却哭不出来,或者不能哭出来。她仰起头,努力的睁着眼睛,害怕一合上眼皮,泪水就会不受控制地滚荡出来。她不想让人看到自己此刻的状态,尤其是在罗移清一路喊着她跑过去的情况下。

罗移清跑到蕊芯身边时,蕊芯已经坚强地将眼泪擦了,努力的恢复了常态,笑了一下,道:“兰儿,有事吗?”

罗移清紧紧地盯着蕊芯的脸,道:“姨娘,你哭过了。”

“哦,没有。”

“不用瞒我,哭过以后的神态是和平时不一样的,何况你眼睛里还有晶晶亮亮的泪光。”

“兰儿,你是个纤细的女孩,敏感的女孩。”蕊芯微笑道,“不错,我是哭过了,女人的哭,很正常嘛。”

“可是在姨娘身上,却不正常。”罗移清十分认真,也十分动情地说,“姨娘的身份地位,依照你的个性应该会常常哭泣的,但是兰儿没有看到你哭过。你在兰儿眼里,永远是从悬崖的缝隙里开出来的花朵,越是在险峻的环境里,越能开得娇艳。你承受着无尽的风吹雨打,却毫不褪色,也毫不改变,按照自己的意愿开放着,开放在这个复杂的世界里,昭示着你不同于普通人的存在。”

“别说了,兰儿,你懂我,就像我懂你一样。”

“所以,请姨娘告诉我韩大哥留给我的玉佩,给你带去了什么样的伤心往事,好吗?”

蕊芯惊异:“为什么是那只玉佩让我……”

罗移清微微一笑。这一笑,是肯定的笑,理解的笑,明白的笑。

蕊芯在罗移清的凝视中,缓缓从贴身小衣里掏出一个红绸小包,然后又缓缓地打开小包。

一只同样翠绿的玉佩赫然出现在罗移清眼前。

罗移清惊疑地拿起玉佩,反复地看着,找着,终于找到一个字:姬。她又将韩文熙的玉佩掏出来,将两只几乎一模一样的玉佩放在一起。罗移清看着看着,眼泪流淌着,却灿烂地笑起来,无比惊喜地叫道:“姨娘,原来他千辛万苦要找的人,是你。”

原来明月山庄这位特立独行的姨太太,真名叫韩文姬,是韩文熙的亲姐姐。

罗移清和韩文姬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我没有想到,兰儿的心上人,会是我等候了十几年的弟弟。看来,我坚定地在这里等他,是对的。”

蕊芯和罗移清因为意外相认,都太过激动了,激动得忘记了一个现实,那就是罗移清不能出雪影小楼。此时此刻,在雪影小楼对面一个深沟里,就藏着一双鹰一般的眼睛,将罗移清和蕊芯的拥抱看了个真真切切。

因为有了这种相认,罗移清和蕊芯单独在房间里喝酒庆祝。宁静的乡村河畔,只有雪影小楼亮着灯光,蕊芯的房间里亮着的灯更亮。几支蜡烛燃烧着一份别样的亲情,燃烧着一种别样的幸福。这个夜,显得温馨,显得祥和。

但是,现实是残酷的,残酷的现实就是要破坏这份温馨,玷污这份祥和。一支十五人的蒙面人队伍,向着雪影小楼扑面而来。他们的手上,都拿着一把闪亮的钢刀。

蕊芯一边喝着酒,一边听罗移清讲述韩文熙的江湖经历。忽然,她的眉毛耸动了几下,说了一声“兰儿别出来”,然后疾步出了房间。

蕊芯一声轻轻的咳嗽过后,当她从小楼的大门里出来时,众丫头也已经出来,不过,她们分散开站在小楼的廊檐下。蕊芯前面,那十五个蒙面人以同一个动作提着钢刀,已经成扇形向她逼近。

蕊芯笑了一下,冷峻地笑道:“各位是哪条道上的英雄好汉,来到我这雪影小楼,是想喝茶还是喝酒,小妇人当热情欢迎。”

为首的挥了挥手,众人停了下来。为首的冲蕊芯道:“夫人是明月山庄的人吗?”

“算是吧。”

“明月山庄的罗移清罗小姐想必该在里面吧。”

“罗移清?”蕊芯暗暗惊了一下,但依然无所畏惧地笑道,“她不是在明月山庄吗?听说有很多官兵在保护她。怎么,各位以为她在小妇人这里?”

为首的嘿嘿冷笑道:“我们既然敢找到这里来,就一定不会空手而回。夫人,把罗移清交给我们,我们保证决不为难你。”

“我既然是明月山庄的人,莫说罗移清不在我这里,就是在我这里,你想我会背叛明月山庄吗?各位请回吧。”

“夫人不合作,那就休怪了。”为首的再一挥手,众手下立刻向雪影小楼扑去。

他们满以为这一扑,能将雪影小楼牢牢地控制在手,轻而易举地将罗移清带走。不料,雪影小楼的八个丫头,在蕊芯一个挥手动作之后,忽然个个身轻如燕,一起从腰间抽出一条玉白色鞭子,分散开迎向来敌。

八个丫头和十四个来敌斗在一起。

为首的将钢刀指着蕊芯,惊异地道:“你果然不是普通的女人,还好我们有所防备。夫人,报上名来。”

蕊芯道:“早就说了,小妇人就是明月山庄的一个姨太太。这些丫头,可都是朝廷派来暗中保护罗移清的,阁下不想惹麻烦的话,就请离去。”

“好,今天我就会会你这明月山庄的姨太太。”为首的说着,挺着钢刀向蕊芯直射过去。

蕊芯并没有动,只是瞳孔在积聚地扩张着,视线里那把钢刀在黑夜里更亮,更有威慑力。

……本章完结,下一章“(1)天命皇后笼中鸟”↓↓↓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