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天命皇后(武侠全本) [目录] > 第166章:(1)与臣剖开少年情(下)

《天命皇后(武侠全本)》

第166章(1)与臣剖开少年情(下)

风中一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第三十四章(1)与臣剖开少年情(下)

张居正因朱载垕那一哭,觉得心都碎了。也许从古到今,只有他这个臣子看到过皇帝的哭泣。事实上在朱载垕做裕王的十四年里,因为他没有得到父爱,所以张居正在教授他学业的时候,多多少少都会显示出一些父辈的感情,所以能让朱载垕在内心里,将他当作长辈,甚至父亲。一个从皇宫里出来的十几岁的少年,因不被父皇喜爱的独立生活,心理上自然有很多无所依傍的时候,韩文姬与他的纯真感情是一个方面,张居正将他当儿子来教育——或者说一直在将他当一代明君来培养也是一个方面,所以朱载垕从心理上对他才有这么深的依恋。

但是,朱载垕已经不再是那个软弱而生活得小心翼翼的裕王,而是大明天下的主宰者,是破除前朝弊政、革新新政、惩治贪官污吏、打击蒙古人嚣张气焰的新帝王,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他已经用自己的智慧和清醒的头脑,开创了一个新的局面。现在他把自己关在黑暗里哭,可见他的心里,已经苦到极点,酸到极致,痛到极度了。

张居正的感情也是真挚的,因此陪着朱载垕哭了一场。哭过之后,他将自己的汗巾递给朱载垕擦眼泪,一想不妥,急忙收回汗巾。好在因为黑暗,又因为哭过而视线更模糊,朱载垕并没有看到他的动作,自己抽出汗巾擦着眼泪。

“皇上,已经确认了吗?”张居正问。

“荣信王去传旨,带回来的消息,不会错的。”

“是啊,他一心要将天命皇后迎进宫来,如果不是真的,他不会乱说。”

“我没有想过要逼死罗移清,不管结局如何,我都没想过要她死。可是,她却就这样死了,因为她而掀起那么大的风浪,我却连她的面都没见到。”

张居正叹了口气,然后才说:“皇上的心里,其实已经很喜欢她了,是吗?”

“不知道是不是喜欢她,好象我跟她之间,不是由我跟她自己来决定的。”朱载垕道,“荣信王和段左先,一心怂恿我把她迎进宫来,她是天命皇后,不应该漂流在外,好象也有道理。她生在先帝朝,先帝专门派兵保护她的安危,等待着迎接她进宫,结果没能如愿。我要是把她迎进宫来,怎么说都有纳先帝妃为妃之嫌,所以,先生的提醒,也有道理。我和她,身份就是这样尴尬。”

“是啊。就是因为这样,才难两全。”

“她顶着天命皇后的名,私自和韩文熙相恋,好象是她错了。她追求自己的幸福,在见到我之前爱上韩文熙,好象她又没错。先生,这一切的发生,好象都不受我和她控制啊。”

“皇上,节哀吧,既然天意如此,也是无可奈何的事。她和韩文熙本来就是在进行一场生死之恋,现在他们死在一起了,不是也遂了他们的心愿了吗?”

“可是,我却感到很心痛。先生,罗移清对先帝来说,是晚年的一个美好梦想,对我来说,似乎也是一个美好梦想。如果可以,我真的很希望她的天命,能护佑我大明江山。”

“既是天意如此安排,皇上就不要过分伤心了。国事为重啊。”

“先生的话,我已经谨记。可是我……内心里,我一直不知道对她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在知道她死去的消息时,我终于明白,我真的很希望他陪伴在身边。”

“或许是因为她的年纪,使皇上的心还纠缠在与韩文姬昔日的感情里,所以,把罗移清当成了韩文姬的替身,你曾经梦想韩文姬成为您的王妃,结果却成了一段孽缘,如果罗移清成为您的天命皇后,就弥补了那个遗憾,对吗?”

“也许是这样,我说不清楚。其实,我知道,不管韩文姬最终杀不杀我,她都不可能回到我身边来了,父皇杀了她全家,使她漂流在外十几年,一直生活在仇恨里,纵然不杀我,也会恨我一辈子。可能就是这样的原因,没见过面的罗移清,就走进我心里来了。”

张居正想好好地劝劝朱载垕,但知道此刻根本劝不进,朱载垕的心,已经被韩文姬和罗移清这两个女人紧紧缠绕住了,如果不是他自己从那个感情的沼泽里挣扎出来,谁都劝不了他。

于是,张居正道:“皇上,夜深了,您早些回宫歇息去吧。”

“先生,”朱载垕没有走的意思,继续说道,“我虽然已经成为帝王,可是我清楚自己是一个凡人。我想获得一份平凡人的感情,原来是这么难。”

“帝王是人,但不是平凡人,皇上。”

“做帝王的,难道就只能拥有无数妃子,而不能拥有一份平凡人的感情吗?”

“帝王如果拥有了平凡人的感情,那个女人在身边,那女人就会成为帝王的专宠,后宫就会乱。如果那个女人不在帝王身边,就会让帝王时时牵念,从而影响政事。所以,帝王是不能对某一个女人动全部真情的。”

“这是帝王的荣耀,有了一个可以拥有很多女人的借口,哪怕他其实根本不想拥有。这也是帝王的悲哀,想真正用心去喜欢一个女人,却不被允许。”

在黑暗里,朱载垕把他想说的心里话都说了,这些话,亮着灯的话,他是说不出来的。如果没有罗移清的死,他也说不出来。他是一个规矩的皇帝,但他的心,却是一个叛逆的皇帝。朱载垕把公主府当成了他的行宫,而且是个人行动的行宫,是心灵需要独白和净化的行宫。这一次,他不是让张居正来出什么主意,而只是需要一个听众,一个能懂他的心的听众。

但张居正却感到一丝隐忧,因为朱载垕这个帝王动了凡人才动的感情,对他来说是致命的。如果他是一个行事果断的人,倒也不用担心,问题是他十几年的裕王府生活,已经养成了他小心谨慎、贞静仁义的性情,所以这样的感情才是致命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2)君王焚香祭双姝(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