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天命皇后(武侠全本) [目录] > 第170章:(3)白发幽屋惊世俗(上)

《天命皇后(武侠全本)》

第170章(3)白发幽屋惊世俗(上)

风中一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第三十四章(3)白发幽屋惊世俗(上)

月月香的目光在夜色里显得特别亮,但却是那种因怒火突然燃烧而起的亮,让人感到浑身被焚烧那般灼痛。她的声音也充满了愤怒:“你这个奸贼,十四年前诬陷我丈夫,害了我韩家三十几个无辜的人,十四年后,你又害死了我韩家仅剩的那点骨血,世上怎么有你如此阴险狡诈的混蛋?我告诉你,我不会再等待了,你要么杀了我,要么让我走出你这该死的王府,我要将你的罪行去奏明皇上。”

月月香的个性和韩文姬很相似,可以忍受一切苦难,能为心中的一个意念而活。这十几年来,她一直以为韩文姬已经死了,也以为小儿子韩文熙早就不在人世了,她活着的唯一目的,就是有朝一日在荣信王和段左先被人揪出来后,她的证词能让他们无法逃脱法律制裁。不能亲手为韩家报仇雪恨,就只能等待机会。而且她坚信,荣信王和段左先之流终有一天会因罪行累累而倒台。

现在,从荣信王那无比得意的言行里,她终于相信女儿和小儿子真的活着,真的做出那么多事,但现在又真的死在了那可怕的百花谷。儿女都死了的事实,使她无法再忍受下去了,不是死的话,就是去揭露荣信王。月月香原本就是个刚烈的女人,因此这十几年的凄苦等待,才等白了她的青丝,等老了她的心。

荣信王十分了解她的个性,知道她面对确信儿女从生到死的残酷消息却没有一滴眼泪,就知道她是抱着必死之心要走出王府,如果不让她走出去,就只有杀死她。看着她昂然地向外走着,荣信王的酒醒了。怎么办?杀死她吗?他等了十几年,为的是等到她回心转意,就算她已经头发全白了,依然是他心目中那个在蒙古草原上欢快跳舞的少女月月香。不杀死她的话,她就一定会想办法走出王府。

月月香一直昂然地走着,虽然被幽禁在幽屋十几年,但出王府的路却一直深深地刻在心里的,哪怕是晚上,她还是准确地走在那条昭示着死亡和复活的路上。月月香长长的白发飘洒在背后,长期双腿的不正常活动使她的身影有些晃荡,但她的心坚定而沉稳,因此她在几点星星的光影里,走得跌宕,走得洒脱。

月月香眼看着要走出王府大门了,望着大门内那一排的守卫,她站住了,然后转过身来,冷傲地说:“要杀死我,就亮刀子出来,否则,就给我把你那些走狗给撤了。”

荣信王走到她面前,褪了先前的得意,道:“别这样,别这样嘛。我刚才跟你说的,都是假的,你的女儿和小儿子——根本就没这回事。”

“没这回事?”月月香迷惑着。

“我为了让你说话,想尽了办法,你应该想得到的。”

荣信王的话,竟使月月香有点相信了。从月月香的角度来说,她不能不信,因为这十几年里,荣信王为了让她说话,的确花费了不少心思。女儿十四年前虽然逃出了京城,但是没几天就从荣信王嘴里知道她已经死了,那个时候,她就相信了那个噩耗。小儿子韩文熙三岁时走失,花了那么多工夫和人力财力,后来都一直没有他的消息,所以她和丈夫韩智临都认为孩子已经不在人世。如果不是荣信王将韩文熙和天命皇后结合在一起说,说得那么活灵活现的,她也许还不会相信。现在,她真的有点弄不清楚了,或者说因为长期封闭在幽屋里,头脑混乱了。

而荣信王这么说,只是为了让月月香死心。十几年来,只有这件事使她说话了,虽然是好事,但现在的情况如果让她或死或走出王府的话,都是他不愿意看到的结果。他对月月香花费了几十年的心思,哪能让她就这么死呢。不过,他刚才的话只是试探,如果月月香不再相信他而要硬闯出去的话,自然只能强行拦住她了。没想到,她那么容易就相信了,这倒让他感到意外了。

看到月月香浑浑噩噩地自己走回幽屋,荣信王越加迷惑,他觉得这个一直让他不能放弃的蒙古女人,实在太古怪了,行为举止是那么让人感到不可思议,感到迷惑不解。她该哭时不哭,该笑时不笑,她还是个正常女人吗?十几年不说话,十几年捧着那只玉佩看,是不是说明她已经没有了喜怒哀乐。一个不能用眼泪来表达感情的女人,应该不算正常了吧。

月月香回到幽屋后,却望着那坛酒出神。她没有喜怒哀乐了吗?不是,只不过因为遭遇太悲惨而早在十四年前就流尽了眼泪,抹平了笑容,眼泪和笑容都被她深深地封锁在心底里。听到儿女活着她该笑,但笑不出来;听到儿女已死她该哭,也哭不出来。荣信王又怎么知道哭和笑,都在她心底里正常着呢。现在,她看着那坛飘着香味的酒,真的很想喝个痛快。

……本章完结,下一章“(3)白发幽屋惊世俗(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