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天命皇后(武侠全本) [目录] > 第18章:(2)官兵出动护佳人

《天命皇后(武侠全本)》

第18章(2)官兵出动护佳人

风中一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2、官兵出动护佳人

小鹭、小鸶、小鸳和小鸯四个丫头这次进明月山庄,没有了往日的卑微之态,完全是一副因“皇命在身”的傲然之态。

秦知县虽然听赵参将说过这事,但还是有些怀疑,道:“四位姑娘果真是受皇命而来吗?”

小鹭微笑道:“怎么,秦大人不相信?”

罗珏道:“秦大人,不用怀疑。”

秦知县道:“不是我一定要怀疑,而是在罗小姐连续出事的情况下,不容许有半点差错,否则我们谁也负不起这个责任。四位姑娘,请问如何证明你们的身份?”

小鹭和另三个姐妹对视了一下,一起伸出左胳膊,然后撩开衣袖,露出一个一模一样的文身,那是一个字:皇。

在众人惊疑的目光里,小鹭道:“我们是多年前由主人带到这里的,承担的是秘密保护罗移清小姐的责任,没有朝廷密令,我们自然不会轻易暴露身份。那天晚上突然来了一伙贼人,意图掠走小姐,我们也就顾不得了。昨天接到裕王密令,对罗小姐进行贴身保护,希望各位配合。”

小鸶道:“听说齐大人给罗小姐派了两个保镖。我们来了,就请齐大人将人撤了吧。”

赵参将道:“四位姑娘既然是贴身保护罗小姐的,那多两个人又有何不可呢?”

小鸳面孔一板,愠怒道:“齐大人是怀疑我们姐妹的能力吗?裕王让官兵保护小姐是一回事,让我们贴身保护罗小姐又是一回事,各人担负各人的职责,不可混为一谈。”

小鸯嘻嘻笑道:“三位姐姐,看来有人还是不相信咱们的身份,那咱们何必在此讨人厌呢。万一出了事,想必裕王也不一定会怪罪咱们。”

秦知县还想说什么,但张了张口,没说出来。

“等等。”段小玉忽然开口道,“我听了半天了,的确相信四位姑娘是受皇命保护我家兰儿而来,但是,你们的主人是谁?他为什么不露面?”

“是姨娘吗?”罗珏惊了一跳,颤声道。“四位姑娘,是我家——姨娘吗?”

“罗大公子,你以为呢?”小鹭微笑道。

罗珏越发心惊。小鹭虽然没有肯定地回答他的问题,但是她的神态已经给了他肯定答案了。和罗移清一样,一直以来,他就觉得蕊芯不是普通的女人。蕊芯太美,不管她是什么样的出身,都不会甘心做一个姨太太;蕊芯太有气质,不是普通人家能调教出来的女儿;蕊芯太强,只是姨太太身份,却能令明月山庄的夫人虽然对她恨得要命,但奈她不何;蕊芯太特别,更不是一个姨太太所能做到的。但是,如果蕊芯是接受皇命而来暗中保护罗移清,这一切就都能解释了。

入夜,当小鹭等人在罗移清卧室外巡逻时,罗珏和罗移清相对坐着,烤着火盆,吃着夜宵,说着话。

“姨娘为了隐藏身份,不惜嫁给爹爹做姨太太。事实证明,这个身份的确是最好的掩护。”罗珏道。

“是啊。”她敷衍着。

“为了没有暴露的机会,或者说为了不做明月山庄的姨太太,她当初一定是故意气奶奶和娘的,然后被赶出去,然后只要求爹每个月去住几天。在她心高气傲的个性里,一定认为她生的儿女也根本不属于罗家。”

罗移清知道蕊芯——不,知道韩文姬不是朝廷派来保护她的,但罗珏既这么认为了,她也不便说出真相,毕竟韩文姬、韩文熙姐弟的身份还不能暴露。罗移清相信韩文姬是为了保护她而故意让小鹭她们来的,因为她将是他们韩家未来的儿媳妇,不是吗?至于韩文姬为什么有武功、八个丫头为什么也有那么好的身手,她真的不知道了。

罗珏对韩文姬的分析,又让罗移清感到几分痛苦。罗珏这个哥哥为了她的未来幸福,至今都不肯娶妻,费心费力地结交江湖朋友,准备着将来在必要的时候保护她不被朝廷捉拿到。罗珏对她的情义,使她常常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但是现在,她还必须隐瞒韩文熙姐弟的身份,这就是对罗珏的欺骗。罗移清只能在心里祈祷罗珏有一天能原谅她。

“兰儿。”罗珏丝毫不掩饰她的隐忧。“姨娘既然是朝廷派来保护你的人,那么她的任务就是保护你安全地进入皇宫。可是,她为什么又和我一样这么支持你背叛明月山庄,背叛皇宫呢?这不是很矛盾吗?”

“我不知道。”罗移清道,“姨娘是个太奇特的女人,我真的不知道她内心里真正的所思所想。以前,她在我眼里像一片雾,虽然看不透她,但能感受到她的存在。可是现在,她就像一片云,高高地飘在天空,能让我看到,却更加看不清楚了。”

“是啊。将来她是奉皇命将你护送进宫呢,还是让韩兄带你走呢?”这是罗珏最担心的。

这些年来,为了罗移清的幸福和自由,他结交江湖朋友,一直有韩文姬在鼓励。做这件事就意味着他也在背叛明月山庄和朝廷,但因为有韩文姬的鼓励,他没有感到过孤立。现在,韩文姬那个“身负皇命”的特殊身份,使他陡然间感到孤立无助。

“不管事情将来如何演变,兰儿,我都会一如既往地支持你寻找自己的幸福,就算与姨娘对抗,我也——不在乎。”罗珏坚定地说。

“哥哥!”罗移清泪水翻滚,一头扑进罗珏怀里,哽咽道,“兰儿今生何其有幸,有你这样一位哥哥。他日兰儿就是无奈地死去,也将死而无憾了。”内心里,她却说道:“不管事情如何演变,如果要危及到你的生命,兰儿决不会只为自己考虑。”

又过了几天,传来了裕王登基的消息。荣昌县和其他地方一样,满街都贴着大赦天下的告示。新皇帝登基了,最高兴的是段小玉、罗老夫人等人,当然,罗忠成也很欣慰。明月山庄从先帝驾崩的沉闷气氛里,很快转移到新帝登基的喜庆里,撤下的代表喜庆的一切大红色物件,又都高挂起来,这等于告诉世人,罗移清真正要进宫做皇后了。

比之明月山庄前一次的喜庆期间,罗移清的心情不知好了多少倍呢,依然沉静如水的脸上,丝毫看不出她内心的激动。新帝登基了,韩文熙也应该回来了。至于他能不能完成任务,她一点也不担心。新帝不会让她进宫更好,她可以光明正大跟韩文熙走,否则,她身上还有韩文熙留下的两颗神奇药丸。在可能的情况下,她只要服药假死就行了。

带着这样的心情,罗移清对那颗本来是要她命的药丸特别珍惜,然后就是带着甜蜜的微笑于静夜里弹着《高山流水》,回想着和韩文熙琴笛合奏的情景,感觉是那样幸福,那样温馨。

罗移清的琴声穿越了千山万水,像从山涧流泻的涓涓溪流,经过艰辛而欢快的跋涉,汇入了韩文熙澎湃的情感海洋。同一个夜,京城里却雪花飞扬。飞扬的雪花,在韩文熙欢快的笛声里翩翩起舞。

韩文熙坐在客栈最高的屋顶上,身上穿的连帽斗篷已经积了厚厚一层雪。他又喜欢穿白色衣服,因此前胸的白色和后背的雪在飞扬的雪花里已经浑然一体,使他真正变成了雪人。

他吹着《高山流水》,虽然闭着眼睛,但罗移清的一颦一笑都在心海里叠印。

张冰雪披着厚厚的斗篷,坐着马车来到客栈。下了车,因为冷,她忍不住呵了呵手,然后才让丫环敲门。门开了,店小二以为她要住店,她微笑道:“我找漂流公子。”

店小二将张冰雪让了进去。

在院子里,张冰雪仰头望着房顶上的韩文熙,没有立刻喊他,静静地等着他吹完那支曲子。韩文熙早已看到她了。不,准确地说是听到她来了,本来想不理会,但是让她在这样寒冷的夜晚站在雪里,过意不去,于是停止了吹奏,跃下来道:“这么冷的天,张小姐还来找我,有事吗?”

张冰雪搓着手,道:“没事就不能来找你吗?”

“哦,请进房间坐吧。”韩文熙领着她上了楼,进了他的客房,然后吩咐店小二送一个火盆和两杯热茶进来。

店小二很快送来韩文熙需要的东西。

张冰雪在火盆前烘着手,道:“我爹说请你去寒舍住,你就是不答应。”

“住在大臣家里,我会不自在的。”

“难道我——我们家的人会吃了你?”

韩文熙知道张冰雪很盼望他住进她家,那样的话她就有更多的时间跟他在一起了。韩文熙四处漂流,四处为家,在什么地方住都无所谓,但是他住的地方绝对不能有年轻女人。以前是这样,现在心里有了罗移清,就更要这样坚持了。

可是,偏偏是他这份若即若离的状态,更加吸引张冰雪。作为张居正的女儿,张冰雪是京城里的名媛淑女,又正是出嫁的年龄,媒人穿梭在张府,男方都有显赫的家世。张冰雪对那些所谓的世家子弟不屑一顾,一颗芳心只为韩文熙这个浪荡不羁的江湖人牢牢所系。虽然张居正希望未来的女婿是有才有貌有品德的世家子弟,但他对韩文熙又着实欣赏,因此也就不阻拦女儿跟他的交往。不过,也因为韩文熙是个浪子,他也没将那层窗户纸捅破。

“我很快会离开京城了,所以,以后有机会的话,再到贵府叨扰。”韩文熙假装不明白张冰雪的心意。

“要走了?”张冰雪先是惊讶,继而笑了,“你这次在京城住的时间,已经破了历史记录。有一个月了吧。”

“二十六天。”

“你的事办完了吗?”

“差不多了。”

“什么时候再来京城呢?”

“这个嘛,可说不准。”

“你还没答应带我去见见那个罗小姐。这样好不好,我跟你一起走。听说罗小姐得了不治之症,我怕再晚点就见不到她了。”

“我不去四川。”韩文熙用这句话来婉转地拒绝张冰雪。

冰雪聪明的张小姐立即垂下了眼帘,有些哀伤地说:“去看你的心上人吗?”

“啊?”他诧异,因为从来没透露过他已经有心上人。“你怎么知道?”他追问了一句。

张冰雪笑了一下:“从你刚才的笛声里听出来的。以前你的笛声,可没有给我这个感觉,只有在思念心上的人,才会在笛声里欢悦。”

韩文熙有些怔忪。张冰雪和罗移清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女孩子,但她们却都纤细、敏感。从张冰雪水汪汪的大眼睛里,他看到了几分伤感和无奈。

“该死的漂流公子,给我滚出来!”秋娉的声音从半空中响起,接着她的身影飘落在走廊上。

……本章完结,下一章“(3)君王托付浪子疑”↓↓↓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