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天命皇后(武侠全本) [目录] > 第19章:(3)君王托付浪子疑

《天命皇后(武侠全本)》

第19章(3)君王托付浪子疑

风中一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3、君王托付浪子疑

韩文熙已经站在门边,望着盛怒的秋娉,笑嘻嘻道:“公主殿下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恕罪呀恕罪。”

“公主?”随后出来的张冰雪愣了一下,随即向秋娉道了个万福,道:“民女见过公主。”

秋娉却瞪着韩文熙怒道:“你敢放我皇兄鸽子,活得不耐烦了?”

“哎呀!”韩文熙一拍脑门,这才想起,新皇帝朱载垕约他今晚在裕王府见面。“因为下雪,很久没看到雪景了,所以……抱歉抱歉。——张小姐,失陪了。”

韩文熙跟着秋娉走了,一点也没有顾及张冰雪的感受。而秋娉公主的出现,使她感到一种说不出的压抑。从秋娉和韩文熙简单几句对话里,她已经敏感地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非同寻常了。韩文熙已经有了心上人的事实,本来已经让她感到很无奈了,如果他的心上人就是公主的话,她就更没机会了。张冰雪知道,秋娉公主以前不讨人喜欢,是因为先帝不喜欢她哥哥裕王朱载垕,现在朱载垕做了皇帝,秋娉自然身价百倍,今非昔比了。

秋娉的身份的确与过去不可同日而语了。在朱载垕做裕王的十几年里,她更多的时间也是住在裕王府的,先帝根本不在意她的存在,何况他们的母亲杜康妃已经失宠多年。杜康妃去世后,她就更难得进皇宫了,而更喜欢跟着哥哥朱载垕去江湖上走动。现在,朱载垕登基做了皇帝,她就成了当然的皇妹,在朱载垕没有女儿的情况下,她就是第一公主了。但是她不喜欢做公主的派头,也没有现在得势了而对过去那些瞧不起她的人打击报复,因此来来去去都是独自一人。加上她有一身武功,过去那些欺负过她的皇子皇孙,现在对她还真的很畏惧。

秋娉和韩文熙走到裕王府大门外时,却没有马上进去,而是一改刚才的盛怒,以一种不能确定的姿态看着他道:“你会留在京城吗?”

他肯定地摇头。

“不能为我留下来吗?”她期盼着。

他笑:“这天底下还没有一个能留住我的女子。”说到这里,心里补了一句:“除了你,兰儿。”

“皇兄说,我不喜欢住在宫里,他就把这座王府赏赐给我,以后,这里就叫公主府了。”她的目光投向门楣上“裕王府”三个大字。“未来的公主府,也留不住你吗?”

秋娉公主直白而火热的情感,毫无保留地表达了出来,虽然知道她所开出的条件留不住这个漂流公子的心,但还是希望他的人能暂时留下来。漂流公子交游遍天下,有多少女人会钟情与他,她想都不敢想,她不把自己当公主地喜欢他,也希望他不要把她当公主而拒她在千里之外。

“公主府不会要一个关不住的驸马。”韩文熙说完,跨前几步,推开了裕王府厚重的大门。

裕王府,雪花已经将这座皇帝的旧居装点得分外漂亮,层叠婉转的阁楼房顶上,层叠的雪花还在聚集,聚集,花园里的花草树木上,团团的雪也呈现出一种摇摇欲坠的险象之美。

几个侍卫隐身在暗处,宫女等各自呆在房间里,因此整个王府就显得很空旷,很幽静。

裕王府的书房里,皇帝朱载垕和已经封为贵妃的李妃坐在一张书案边,书案上放着罗移清的画像。朱载垕对画像看得很专注,李贵妃也看得很专注。不过,李贵妃更专注于朱载垕的表情。作为女人,她很清楚地知道画上的女人已经深深地刻进了这个新帝王心里了。

“皇上什么时候派钦差去接这位罗小姐?”李贵妃试探道。

“她活不了多久了。”朱载垕淡淡地道,语气和话语跟他的神态很不相称。

李贵妃嘴角露出一个莫测高深的笑来:“那皇上更应该早点将她接进宫来,让太医们给她医治。不说她是老祖宗转世,就算她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这样的相貌,死了也很可惜。”

朱载垕摇摇头,没说话,但目光还是在画像上。

李贵妃又道:“难道皇上怕大臣们说三道四?她又没被先帝册封,皇上担心什么呢?”

“你先回宫去吧,我要等一位客人。”

李贵妃站起来,道:“皇上早点回宫,臣妾告退。”

李贵妃从书房里出来时,正好看到韩文熙和秋娉走来。朱载垕要等的客人原来是韩文熙。她叫住秋娉问韩文熙的姓名,秋娉笑嘻嘻道:“他的外号叫漂流公子,是个没名没姓的野孩子。皇嫂叫他死漂流就行。喂,死漂流,这位是贵妃娘娘。”

韩文熙抱拳道:“草民见过贵妃娘娘。”

“免礼。”李贵妃微笑道,“漂流公子——好名字。”随后离开。

韩文熙和秋娉进了书房,朱载垕叫秋娉跟李贵妃先回宫去。秋娉虽然很不情愿,但还是走了。韩文熙刚要跪下参拜,朱载垕已经将他拉住,道:“你我之间,还是不要讲究君臣之礼为好。来,坐下吧。”

“今天的天气……没想到皇上还会出宫来赴这个约,真让草民不知该如何表达心中的激动。”韩文熙说着,在朱载垕对面坐下来。中间的书案上,依旧放着罗移清的画像,韩文熙看了看画像,没有流露心中真正的激动。

“原来是因为天气不好,你以为我不会出宫,所以没来。”朱载垕的态度没有丝毫帝王之气,怎么看都和以前一样。“漂流,没有外人的时候,你还是叫我朱三公子吧,这样你我之间才没有距离。”

“但草民与皇上之间,永远都有一段长长的距离。”

“别一口一个草民的,我听起来别扭。”朱载垕微微笑了一下。“漂流,今天能告诉我你的真实姓名了吗?”

“不是早就告诉过你了吗?我叫韩冷。”韩文熙度忖着,不能让他知道自己有“丑医”这个绰号,因为他曾告诉他“丑医”给罗移清断言患了不治之症,他不想惹出不必要的麻烦。

“韩冷?”朱载垕连续念了几遍,道,“名字叫冷,却是个热心肠的人。”

“皇上过奖。”

“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韩冷不是你的真名。”

“是吗?”韩文熙微微一笑。

“江湖上的人说起漂流公子,都会竖大拇指,扶危济困,惩强除恶,不喜欢被人称为大侠,但做的却是大侠所为,人人敬称漂流公子,这不是我加封你的吧。”

韩文熙豪爽地大笑:“皇上日理万机,怎么有空来探究在下的名字?”

朱载垕的目光落在罗移清的画像上,然后叫韩文熙看画像,问:“画中人相貌如何?”

韩文熙没有抬头:“绝色美人。”

“记住她的容貌。”

韩文熙什么也没问。老实说,他还真弄不清朱载垕让他记住罗移清容貌的用意。今晚的约会,他本来想弄清朱载垕会不会将罗移清接进皇宫,见朱载垕一副凝重的表情,复杂的眼神,便谨慎地没有开口提起此事。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朱载垕今天冒着大雪出宫来赴这个约会,一定和罗移清有关,而且也和他有关。

看完了画像,朱载垕将画像卷起来放入袖子里,然后提出到院子里去走走。于是,他俩穿好斗篷,在回廊里缓缓地走着。飘飘扬扬的雪花在回廊两边尽情地飘洒着,堆积着她的旷世美丽。

“韩冷,”默默地走了一段后,朱载垕终于开口,声音很轻,但无疑如晴天霹雳,将韩文熙砸呆了。“替我将罗移清秘密地带出明月山庄。”

韩文熙停下了步子,惊疑地看着朱载垕:“秘密地?”

“你知,我知。”

“你要接她进宫,何必如此麻烦。”

“你听我说。”朱载垕的目光在纷飞的雪花里,显得异常朦胧,声音里透着几分痛苦和无奈。“不管有多少官兵保护她,我相信,你绝对有办法将她秘密地带出明月山庄。然后,将她带到一个只有你知道的地方去等我。”

“她不是患了不治之症了吗?皇上要派太医去医治她,也……”

“她的病好了,所以我们能看到她十分健康地出现在画上。这件事,你一定要替我办好,办好之后,你有任何条件,我都答应,决不食言。”

韩文熙试探道:“这样一个绝色美人,你就不怕我把她拐跑了?”

朱载垕看着韩文熙,有些发怔。

“有敌人!”韩文熙忽然道。

果然,一个手持拂尘的黑影从高空里飞进了裕王府。他刚刚落在地上,隐藏在暗处的六个侍卫就冲了出来,很快和黑影打在一起。

雪花飞扬的世界里,黑影的黑和六个也穿着黑色披风的侍卫十分醒目。

韩文熙和朱载垕都没有离开回廊,只是静静地站着。

黑影的拂尘很快勒死了一个侍卫,然后突出重围,在王府里飞来掠去。余下的五个侍卫紧紧跟上,在回廊外,又将黑影包围起来。

韩文熙道:“皇上,请速速离开。”

“该来的始终会来,我无法逃避也不能逃避。”朱载垕态度冷静,语气却很无奈。“如果你不愿意,可以不必出手。”

韩文熙瞟着朱载垕,心情复杂极了。朱载垕是一个什么样的皇帝,目前他自然不能断言,但是从他这份面对危险如此从容的气度上,他觉得他应该是个有智慧有作为的皇帝。当初,朱三公子游历民间,也结交过一些江湖朋友,在任何事件上,他都不轻易表示意见,因此有人说他没有大智慧,只是一个对人和气、谦逊的朋友。韩文熙和他交往,也是因为他有一种看透世事的从容之态,而那种看透世态的从容又总是在一种很普通的状态下表现出来,他为人的谦和与对有过失朋友的体谅,真的很打动韩文熙。现在作为帝王的朱载垕,将那种性格用于治理国家上,将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状况呢?

面对刺客,韩文熙没有从朱载垕眼里看到惊慌和恐惧,这种对待生死的从容,再一次打动着他。

一声惨叫划破雪的世界,五个侍卫又倒下了一个。黑影已经透过飞扬的雪花看到了朱载垕,因此撇下那四个侍卫,用内力将拂尘根根挺直,嘴里发出尖利而残酷的喊叫,向着朱载垕射了过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1)天命皇后贵妃怜”↓↓↓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