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天命皇后(武侠全本) [目录] > 第20章:(1)天命皇后贵妃怜

《天命皇后(武侠全本)》

第20章(1)天命皇后贵妃怜

风中一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1、天命皇后贵妃怜

裕王府里的拼杀,外面并不知道,飞雪已经掩盖了这一切。那黑影纵然武功高强,已经杀死了三个侍卫,但在另外三个侍卫的拼死抵抗下,他要接近朱载垕也是很不容易。不过,拼死抵抗的侍卫和从容相对怎么也不肯离去的朱载垕,给了他很大的压力,因此,在飞雪极容易覆盖人们视线的环境里,黑影以同归于尽的架势射到了朱载垕面前。

就是那个瞬间,还没看清他任何动作,韩文熙的左脚脚尖已经点在回廊的柱子上,以一个十分潇洒的姿势凌空飞绝着,手中的玉笛抵在黑影胸口。韩文熙就是那么一抵,黑影已经知道决然不能脱出他的控制,于是大声叫道:“朱载垕,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人,你言而无信。”

朱载垕忽然气势如虹,指着黑影,怒喝道:“陶仲文,你这个惑乱君王、祸乱朝纲的奸贼,让你活到今天,已经对你够仁慈了。先帝此生的帝业和个人荣誉,都毁在了你的手里,你还想故伎重施,祸乱本朝吗?”

陶仲文气急败坏地吼道:“你这个狗皇帝,一坐上龙椅就拿我开刀,你以为我杀不了你吗?”

“如果怕你,朕今天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你听好了,朕冒着这样的大雪,带这么少的人在这里,就是为了等你。朕算定你这漏网之鱼会来的。陶仲文,你只是一个小小的道士,是先帝给了你信任,你却祸乱了朝纲,把先帝置于昏庸之地,结党营私,残害忠良,放你这样的奸贼逍遥法外,天理不容。”

“算你狠,算你厉害。朱载垕,原以为你懦弱无能,没想到你……我要抓住罗移清来威胁你,结果你早有防范,嘿嘿,还真是小看你了。”陶仲文道,“早知如此,我就不会把罗移清留给你。早知如此,我该在几年前就把你杀了。可是朱载垕,你不要以为你胜了,以为杀了我就能得到罗移清了,就可以稳坐龙廷了,嘿嘿,我不会让你如愿的。你抓了我的人,就是杀再多,你也是杀不完的,我就是死了,你的朝纲依然会有人来乱。哈哈哈——”

韩文熙道:“皇上,要死的还是活的?”

“将这奸贼千刀万剐也不为过,但是为免节外生枝,现在让他死了更好。”

韩文熙本想就此将陶仲文杀死,想了想,却将陶仲文抛给了那三个侍卫。三个侍卫当即三刀齐发,刺进了陶仲文的前胸后背。

杀死了陶仲文后,朱载垕就回宫去了,临走时给了韩文熙感激的一眼。那一眼里,还包含着对他的绝对信任。

但就是那一眼,从此像魔鬼一般缠绕着韩文熙的心,使他总是在情与仇里挣扎徘徊。朱载垕要他秘密将罗移清带走这件事,他真的不明白原因,更不明白朱载垕的用意。但有一点他又十分肯定,就是朱载垕看罗移清画像时,眼睛里流露出的那份难以描述的爱和怜惜,似乎丝毫不压于他对罗移清的爱和疼惜。作为帝王,他完全可以将罗移清光明正大地迎接进宫,他为什么不那么做?作为男人,他也完全可以去追求罗移清,他为什么也不那么做?“秘密地带走罗移清”是一个什么概念呢?为什么又要等他去见罗移清呢?

韩文熙不知道,当朱载垕知道他和罗移清的恋情时,会有什么样的反应。而他真的决定依照朱载垕所说的,秘密地将罗移清带出明月山庄,但是并不打算等朱载垕去。可是,朱载垕对他的那份信任又怎么回报呢?

韩文熙并没有立刻离开京城。北京的雪也继续下着。韩文熙也想过对朱载垕坦白他和罗移清的关系,请求他放了她,但经过深思熟虑,在不能绝对保障罗移清安全的情况下,最好不要让朱载垕知道,以免节外生枝。但是到底该怎么做,他一时还真的拿不出主意。

这天夜里,韩文熙又坐在客栈的房顶上吹着笛子。雪依然在他周围为那曲《高山流水》伴舞。因为连续下了几天的雪,房顶上已经结了冰,很滑,但这难不倒他,光滑的屋顶似乎更能磨练他的意志。在为解除罗移清“天命”身份的这些日子里,他一直在各种问题里滑来滑去,始终没有找到一个能彻底解决问题的办法。

韩文熙听到了细碎的脚步声,听声音不是张冰雪的,更不是秋娉公主的。他睁开了眼睛,晶亮的星目里,有了一层疑惑。然后,他听见了一个陌生女孩子的声音,在向店小二打听“漂流公子”。

韩文熙飘然跃下,落在院子里,然后抖落身上的雪花,走到店小二身后。

门外,站着一个秀气的女孩,穿着厚厚的冬装,披了一件红色棉披风。

“我就是漂流公子,姑娘找我有什么事?”他将店小二进屋去,对女孩道。

女孩将他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后道:“我家主人有请公子。”

韩文熙不知道女孩的主人是谁,因为她不肯说,只说见了面就知道了。或许这是个阴谋,有人故意让他去,实际上却给他设了陷阱,但是他不怕。刀山火海,他已经不知闯过了多少,漂流人至今漂流在世,除了他有一身卓绝的武功,还因他有足够的自信和智慧面对一切困难。

跟着女孩走的路上,女孩没说话,他也没说话。不过,他却不能不揣测女孩的主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不可能是张冰雪故弄玄虚,更不可能是秋娉在耍新花样,凭直觉,女孩的主人不会是普通人。

女孩将韩文熙带进了一家偏僻的客栈,进了角落处的房间。房间里坐着一个美丽的女子,穿的衣服却很普通。原来,她竟是李贵妃。

韩文熙将这个神秘主人的身份想了很多种,但就是没有将她往皇宫里想。虽然诧异,但似乎又有些醒悟。

“草民……”他抱拳行礼道。

“漂流公子不必客气。”李贵妃打断了他的话,很客气地说,“请坐吧。”

韩文熙坐下:“不知贵妃娘娘召见,有何见教。”

“我是从秋娉那里打听到你的住处的,也是秋娉告诉了我你跟皇上的关系。”李贵妃请他喝茶后,道,“漂流公子,那天晚上在裕王旧府里,皇上跟你谈了些什么,你能告诉我吗?”

韩文熙立刻明白了李贵妃夜见他的用意。当时,李贵妃一定也看到了罗移清的画像,也看出了朱载垕对画像流露出的感情,作为女人,她不会允许丈夫心里有别的女人。作为妃子,她虽然必须面对皇上有三宫六院的现实,但一定不会容忍一个各方面都超过她的女人分享皇上的宠爱,何况罗移清是一个身份如此奇特的女人,对她来说自然是最大的威胁。

韩文熙分析得不错,李贵妃正是因为有了一种危机感,所以不惜屈尊降贵约见韩文熙。除了现在的陈皇后,她因为生了一个儿子,目前是屈居第二。陈皇后性情温和,又没有生养,威胁不到她。罗移清这个命中注定要做皇后的女人,如果一旦进了宫,还有她的地位吗?朱载垕看到画像已经情不自禁了,要是看到罗移清真人,后宫里还有谁在他眼里心里?罗移清要是再生了儿子,她的地位就更难保障了。

李贵妃在分析韩文熙会不会为他所用,韩文熙在分析李贵妃会让他做什么。

李贵妃忽然微笑道:“漂流公子,从秋娉嘴里,我知道你是个江湖上人人称颂的大侠,你又是相貌如此出众的人,不知有多少女孩子要为你神魂颠倒呢。”

韩文熙也微笑道:“多谢娘娘关心,世间的知音人很难寻觅,那是要讲缘分的。”

“是啊,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才修得共枕眠嘛。”李贵妃道,“像漂流公子这样的人品,如果不是一个才貌都卓绝的女子,是配不上你的。不知公子对我们秋娉的评价如何。”

韩文熙心说:“你拐弯抹角,我可不想陪你兜圈子。”随即道:“娘娘有何见教,请直说。”

李贵妃心道:“看来你是个急性子,这种性格更好。”随即叹了口气,秀眉蹙了起来,担忧地说:“公子既然和皇上是好朋友,我也就不瞒公子了。皇上恐怕要犯错了。”

“皇上犯错?”

“你一定听过转世马皇后的事吧。”

“听过。”

“那个叫罗移清的姑娘生在嘉靖朝,原本是先帝准备迎进宫的皇后人选。先帝的第三个皇后过世后,一直没有册封皇后,谁都知道在等罗姑娘。无奈天妒英才,先帝骤然殡天,留下罗姑娘望宫兴叹。”李贵妃说着,起身走到窗边,推开窗户,任凭冷风吹进,雪花飘进。“如今她的未来,就像这寒冷的雪夜,何时见天暖,何时见天明,何时见天晴呢?”转过身来,道,“公子可有同感?”

如果没有韩文熙和罗移清这份恋情,对于罗移清来说,她的未来正如李贵妃所描述的那样,处境确实堪怜。李贵妃这番话,还真的有点打动韩文熙,不管她是嫉妒也好,怀恨也罢,她能说出这样的话,说明她还是有同情的成分。

“有娘娘怜惜她,是她的运气。”他淡淡地说。

“我是很怜惜她,但又有什么用呢?”李贵妃显出几分忧伤和无奈,“虽然没有册封,但他是先帝的后宫之人,这一点从朝廷到民间,没有人不明白。你说是吗?”

“的确如此。”

“如果皇上执意将她接进宫来,从小处说,有皇上疼惜她,有我和皇后照顾她,倒也是不错的结局。可是,从大处说,皇上却犯了对先帝不孝,对祖宗不敬的错。”

“娘娘为皇上考虑周全,是皇上之福,社稷之福。”

“他是君王,君王在某些时候可以犯错,但是在忠孝方面,绝对不能犯错。倘若这个错一犯,他何以为君王,何以承帝业?所以这两日,我和皇后日夜在讨论如何才能不让皇上犯错,最后终于想到了一个法子。”

韩文熙半真半假道:“草民代天下百姓谢谢娘娘。”

李贵妃关了窗户,重新坐下,道:“这个办法却要公子勉为其难了。”

“哦?草民能为娘娘做什么呢?”

“我和皇后都觉得,给她找一个能爱她,疼她,怜惜她的夫君,对她是最好的眷顾。一来,可以避免皇上犯错;二来,也可以让她避免留下红颜祸水的骂名。”

……本章完结,下一章“(2)姐姐以身逼弟弟”↓↓↓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