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天命皇后(武侠全本) [目录] > 第22章:(3)复仇女神难认亲

《天命皇后(武侠全本)》

第22章(3)复仇女神难认亲

风中一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3、复仇女神难认亲

韩文姬睁开眼睛,看清了是申宜放后,顿时号啕大哭起来。申宜放没有再说什么,让她哭,因为她从来没在她面前如此哭过。他知道她很压抑,哭一场会好一些。

韩文姬在屋子里哭,屋子外的寒风也怒吼着,像是给她鼓励,又像是给她伴奏。申宜放是让她痛哭,但她的哭声却揪着他的心,让他那颗英雄心那么痛,那么苦。

哭了一场,韩文姬真的觉得好多了,于是穿好衣服要到外面去。申宜放陪她出了房间,来到庭院里。他们卧室外的庭院不大,放着一张椅子,一张桌子,上面也有顶棚,但三面都是敞开着的。庭院外就是山腰,下面又有房子。

怒吼的风,将韩文姬的披风吹了起来,她抖了一下。申宜放急忙搂着她的肩,温柔地说:“小心被冻着。”

“我见到文熙了。”她的声音有些含混不清。

“文熙?你说的是文熙吗?”

“是的。”

“那你该高兴呀,你找了十几年了,姐弟团聚……”

“可是我没有跟他团聚。”她痛苦地说,“因为他和兰儿相爱了。”

“唉——事情怎么是这个样子呢?”申宜放叹息,“你计划要让皇帝杀死兰儿心爱的男人,为什么她心爱的男人偏偏是文熙呢?”

“文熙太仁厚,恐怕心胸也太宽广了。”她哽咽道,“我苦心经营的复仇计划,兰儿心爱的男人是一个关键人物,没有这个人物,我的计划难以达到预期的效果。老天为什么要对我如此残忍,让文熙成为这个关键人物呢?”

“这就叫人算不如天算。”申宜放道,“你也不用过分伤心,我帮你劝劝他。”

“宜放,你知道文熙是谁吗?”

“谁?”

“漂流公子。”

“漂流公子?”申宜放大惊,一把将韩文姬拉到和他面对面的位置,完全不相信似的重复道,“漂流公子?”见她哀伤地点头,才摆头道,“文姬,老天真的跟你开了个天大的玩笑。漂流公子行侠仗义,虽然向很多达官贵人、富商财主勒索过很多钱财,但事后谁都挑不出他的毛病,而那些人的儿子,还喜欢跟他做朋友。漂流公子善于化解江湖门派之间的恩怨,那些在他的斡旋下免于血光之灾的门派,对他无不敬重。他要杀的恶人,最后却都不是死在他手上,而是甘愿以死谢罪。在江湖上,漂流公子可是一个神话。”

韩文姬道:“就是因为你曾跟我说过很多关于漂流公子的故事,所以当我知道他就是文熙时,才这样痛苦。我能指望他做什么?说不定,他还是我复仇的最大障碍。前天晚上,我对他痛下杀手,他明明知道我控制着兰儿在修炼穿心梦游邪功,他要我给她解毒,明明可以抓住我强迫我,但是他却不那么做。我的弟弟文熙,怎么可以是这样一个人?”

“难怪你这次连两个孩子都没带回来给我看看。”申宜放再次叹息,“萦儿和青儿长高了吧。”

“嗯。长高了,功夫也长进了不少。”

申宜放和韩文姬是夫妻,这件事除了他们自己,几乎没人知道。就连小鸿小鹄她们,也只知道韩文姬是玉石庄园主人的朋友,而玉石庄园的主人是什么人,她们却不清楚。申宜放甘愿放韩文姬去四川荣昌县做罗忠成的姨太太,放任她让罗萦和罗隐青去做罗忠成的儿女,都是因为爱她。因为他们的相识,就是因韩文姬需要帮手的特殊情况。韩文姬坚决地要复仇,她怎么说,他就怎么做,对她爱到可以容忍一切,牺牲一切的地步了。

申宜放知道韩文姬不能和韩文熙相认的痛苦,于是,他决定要找到韩文熙,好好地劝劝他。

就在次日下午,申宜放的手下就给他带来了漂流公子的消息。

韩文熙是在回四川的路上,但是离北京才两百里左右。滞留在这个叫明德的小镇上,是因为遇到了两个小门派在发生纠纷。虽然罗移清的事很急,但是既然遇到了江湖恩怨如果不帮忙解决的话,他就不是漂流公子了。

雪,终于停止了,但明德小镇还是被雪淹没着,那条狭窄的小街被人清除了积雪,店铺门边的积雪堆得高高的,有的已经堆到窗户边了。小镇很清静,只有茶楼里很热闹,因为那两个门派的纠纷经过韩文熙的斡旋,已经化干戈为玉帛,一起坐下来喝茶了。

韩文熙坐在首位,正说着:“……门派小,就更要珍惜弟子的生命,虽然行走江湖免不了死亡,但如果能不死,又何必一定要去黄泉玩耍呢,大家说是不是啊?”

“是啊是啊。”众人纷纷道。

一人道:“漂流公子,你让我们免于流血,这分恩情不能不报,以后但有差遣,我等刀山火海,决不含糊。”

“各位兄台客气、客气了。”韩文熙笑道。

“漂流公子,你少在这里收买人心。”随着一声雄浑有力的呼喝,申宜放出现在楼梯口,用一双怒目瞪着韩文熙。

“哎哟,申大哥来了,好久不见,好久不见了啊。走走走,咱们好好地喝他几杯。”韩文熙笑嘻嘻地过去要拉申宜放。

申宜放怒道:“你这假仁假义的小子,谁是你的申大哥?你名义上替人家止息干戈,实际上是在收买人心,你到底意欲何为?”

“误会,申大哥一定对我有误会。”

“误会?几个月前,在你的调停下,我的镖行却损失了好大一笔银子。哼哼,今天看我能不能将你这伪君子斩杀在明德镇。”

申宜放一点也没有跟韩文熙叙旧的意思,背上的双刀虽然没有出手,但双拳的力量也不容轻视。韩文熙开始只是闪避,后来见他动真格的,于是不想跟他打,跃下茶楼,向镇外跑去。

申宜放一副不肯放过他的架势,紧紧追踪。被韩文熙调停了矛盾的两个小门派蜂拥着也追了出去。但是,韩文熙和申宜放的轻功太高,那些人根本追不上,没多久,他们就连那两个人的影子都看不到了。

韩文熙踏着积雪,一口气跑了十里,最后才停在一个山头。申宜放轻功稍逊一筹,过了一会儿才赶来。两人相对着立在山头上对视着。

韩文熙大声道:“申大哥,你刚才说的是跟小弟开玩笑的,还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

“如果是小弟的失误,我一定弄清真相,赔你所有损失。”

“漂流公子,你这个没有原则的家伙,我冤枉你,你就不能恼火一下,愤怒一次吗?”申宜放真是哭笑不得,“你这个样子,到底是你懦弱呢,还是你太善良?你这个样子怎么可以行走江湖?”

韩文熙听了这句,笑嘻嘻地走到申宜放跟前,道:“我就知道申大哥是在跟小弟开玩笑。”

“你呀你——”申宜放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是重重地跺了一下脚,那条腿便深深地陷进积雪里去了。

韩文熙环抱胳膊,笑道:“哎,怎么有空找小弟来玩?你看,天马上就要黑下来了,咱们找个酒馆,来个一醉方休如何?”

“你有仇人吗?”申宜放突然转移话题,说到主题。

“有啊。”韩文熙依旧笑着,“我说我的仇人是皇帝,你信不信?”

“你打算怎么报仇?”

“俗话说有仇不报非君子,我的仇,一定要以君子的方式来报。”

“怎么才算君子的报仇方式?”

“这个嘛,恕小弟暂时不能说了。”

申宜放再一次为韩文姬叹息起来。从韩文熙的目光里,丝毫看不出仇恨、怨愤、悲痛等情绪,是他太能掩饰吗?漂流公子“勒索”钱财都做得坦坦荡荡,他会掩饰得这么深吗?他的目光清亮,纯净,这样的目光跟他的江湖身份极不相符,倒像是那些不经世事的公子哥儿才有的目光。他的眼睛还始终带着笑,没有邪恶,没有诡异,笑得坦然,笑得灿烂,仿佛这个世界在他眼里,就如同这雪的世界一样纯洁,美好,漂亮。

申宜放答应去喝酒,但是却没有马上走。当韩文熙走了一段路后,他忽然拔出双刀,以五成功力挥刀向韩文熙背后斩去。申宜放希望韩文熙反击,激怒,发火,甚至为他的无理取闹而跟他绝交。

但是申宜放的攻势,只是将韩文熙逼得向后飞掠而已,当他从韩文熙眼里看到的依然是笑意后,在将他逼到山崖边的时候,不得不收回双刀。

可是,韩文熙却飞下了山崖。崖下因为有积雪,虽然不至于摔死他,但是因为看不到落脚点,有可能人会整个地埋进雪里去。申宜放完全没想到韩文熙不但不反击,还会以此避开他的双刀。

其实,不是韩文熙有意要避开他的双刀,而是他晃眼间看到了黑裙女人。

韩文姬戴着黑色帽子,出现在山脚下。韩文熙刚才果然被埋进了雪里。从雪里跳出来后来不及拍落身上的雪,人已经掠到韩文姬面前。

韩文姬哀伤而痛苦地看着他,他却看不清她的脸。

“跟我走。”韩文熙说着,收敛了笑容,一边抖着身上的雪团。“马上回四川。”

韩文姬冷冷道:“如果我不跟你走呢?”

“你必须跟我走。”

“要让我心甘情愿跟你走,绝对办不到,除非你制服我。”

“我已经给过你一次机会,既然你不给自己机会,那我就不客气了。”

韩文熙说着,玉笛一指,向韩文熙戳去。他的用意只是要点中她的穴道。韩文熙还没点到韩文姬身上,她已经将翠绿色玉佩拎在手里,冲他摇晃着。

“你把兰儿怎么样了?”韩文熙以为她拿的玉佩是他留给罗移清的那只,终于惊怒起来,手腕翻转,要将玉佩抢过去。

韩文姬道:“在你走后的日子里,有一伙手持拂尘的人三袭我雪影小楼,我将她催眠后使出了穿心梦游邪功,虽然杀死了敌人,但是因为她功力不够,也被杀死了。”

“啊呀!”韩文熙急痛攻心,可是却没有愤怒,吐出一口鲜血,随即倒在染了他鲜血的雪地里。

韩文姬取了帽子,抱起韩文熙,望着走到她身边的申宜放,惨然道:“你看到了吗?为情而痛,为情而伤,可是他只伤自己。仇恨,仇恨,他到底有没有仇恨的心啊?”

……本章完结,下一章“(1)君臣为女难同心”↓↓↓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