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天命皇后(武侠全本) [目录] > 第24章:(2)忠臣奸臣谋皇后

《天命皇后(武侠全本)》

第24章(2)忠臣奸臣谋皇后

风中一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2、忠臣奸臣谋皇后

“派官兵保护着罗移清,却又不把她马上迎接进宫,皇上到底打的是什么算盘?”荣信王道。

“罗移清一定要进宫来,她是我们的护身符,守护神,你我两个家族的未来,可都在她身上。早一点让她进宫早保险。”

“不错。”

“王爷,刚才你也听到了,张居正高拱他们是皇上的老师,现在他们进了内阁,更加得势,要是他们以忠孝仁义那一套左右皇上,咱们的计划就要落空了。”

荣信王想了想,道:“先帝一死,新帝登基,选秀充实后宫,那么罗移清被迎接进宫,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没想到张居正他们提出了‘两个皇后’的尖锐问题。我想,皇上顾虑的,可能正在于此吧。”

“有道理。”段左先道,“两个皇后不能并立,罗移清又必须进宫,那就只有陈皇后被废了。王爷,看来,咱们要重新拟订计划了。”

“不不不,咱们不能去做废掉陈皇后的事,万一败露,就功亏一篑了。陈皇后根本威胁不到罗移清。”荣信王终于展开了眉头,笑了,“这样好了,咱们派人去四川,将罗移清秘密带到京城来,然后安排皇上见到她。只要皇上见到她本人,事情就好办了。废陈皇后还是让两个皇后并立,还不是皇上一句话吗?”

“对对对,就这么办。”

段左先和荣信王一起哈哈大笑起来。这的确是个绝妙的法子,既不与张居正等人公开唱反调,又能将朱载垕牢牢地抓在手里。

这一个夜,对张居正来说,也显得极不平静。张居正独自坐在和韩文熙喝过酒的凉亭里喝着闷酒,凉亭挂着厚厚的绒布帘子,寒风是透不进来,里面也暖融融的,喝的也是热酒,但是张居正的心,却感到阵阵发冷。

张冰雪在外面道:“爹,我可以进来吗?”

“进来吧。”

张冰雪掀开帘子进来了,手上捧着一壶热茶,道:“爹爹,喝酒伤身,女儿陪你喝茶吧。”

“多喝了茶睡不着,还是喝酒好。”

“这是醒酒茶,不会影响睡眠。”张冰雪倒着茶。“爹爹又在为罗移清而烦吧。您就是个操心的命。”

张居正放下手中的酒杯,诧异地盯着女儿,道:“你怎么知道?”

张冰雪温柔地一笑,将一杯热茶递给父亲,道:“谁都知道,目前罗移清是个棘手的问题。她的身份如此特殊,莫说朝野上下议论纷纷,市井街巷,也在天天谈论她。就是闺阁里,也忍不住会说起她。”

“唉——”张居正叹息,“女儿说得不错,但为父烦心的还不止这一点。以前为了让皇上登基,成为一代明君,为父没少费心。那个时候,皇上虽然什么都听我们的,但是我们知道他是个有主见的人。那个时候,他只是裕王,可能也有登基无望的悲观心理吧,他对我们是很尊重的。”

“难道皇上现在对爹爹不够尊重吗?”

“不。为父觉得看不透皇上的心了。”张居正依然忧心忡忡。“我们向皇上提过建议,要解除罗移清的身份其实不难,只要皇上下一道圣旨,就说先帝已经殡天,大赦天下,罗移清的特殊身份也就一并解除了。罗移清恢复了自由身,改嫁他人,一切就都不是问题了。”

“不错呀,这的确是个好办法。”张冰雪欣喜道。

“但是在颁布大赦天下的圣旨时,皇上却没有采纳我们的意见,相反,却派人去了四川,让驻扎在那里的官兵将罗移清保护起来。自古以来,就算是已经册封的皇后,也没有受到过如此待遇,对一个所谓的天命皇后,皇上竟然做得这么离谱,天下人会怎么看待咱们这个皇上?”

张冰雪禁不住苦笑起来。“爹爹的担心有道理。皇上既不迎接她进宫,又不恢复她的自由身,却又如此保护她,到底他想怎么处理罗移清呢?”

“所以说,为父看不透皇上的心了。皇上登基以来,国家大事都跟我们商量,惟独这件事,从不提出来商量。我们要是提出来,他只说自有主张。这个‘主张’,总让为父心中七上八下的。我们要皇上做一代明君,而他大智若愚,也的确有这样的潜能,如果他因为罗移清而毁了,你说可惜不可惜?”

陪着父亲喝着醒酒茶,张冰雪也不知道该怎么宽慰父亲。父亲忧心的是国家大事,是皇上的名誉,她也帮不上忙。不过,她想到了一个办法。

“爹爹,如果让罗移清给皇上写一份特别的奏章,写出她心中的苦,会不会博得皇上的同情和怜悯?”

张居正一震:“冰雪,你的意思……”

“女儿以自身想她心,她应该也不愿意有这样尴尬的身份。她已经十七岁了,这正是女孩子最好的年华,如果这几年时间不能出嫁,就算以后她有幸恢复了自由身,也错过了好姻缘,对她来说,不也是苦吗?皇上不是昏庸之辈,他应该也在如何处理罗移清的问题上找不到好办法。如果皇上看到这样的奏章,说不定会怜悯她而给她自由身了。”

“就是说,我女儿要去办这件事了。”张居正有些欣慰,但又谨慎起来。“冰雪,你是不是还想去找漂流公子?”

张冰雪娇羞地低下了头:“女儿的心事瞒不过爹爹。”

“他是一个江湖人,你真的不在乎吗?”

张冰雪摇摇头。

“好吧,你就去一趟四川吧。如果能像你说的那样,既解救了罗移清,也解救了皇上,我女儿就立了大功了。如果他也对你有意思,爹爹不会反对。”

“谢谢爹爹。”

张冰雪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就出发了。除了丫环香儿,张居正还给她派了四个有武功的随从。踏着正在融化的积雪,张冰雪这个千金小姐,将在复杂的江湖经受无数的惊心动魄。不过此刻,她却十分开心,父亲亲口允诺她去追求漂流公子,对她来说就是一种幸福,为父亲分忧,为爱情努力,将是她的人生重点。

漂流公子韩文熙并不知道张冰雪已经离开京城,到江湖上来寻找他了。在玉石庄园里,他没有见到韩文姬,尽管申宜放一再说明没有听到罗移清死亡的消息,但他还是归心似箭,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回荣昌县。

非止一日,韩文熙终于回到了魂牵梦绕的荣昌县城,但是他已经不可能随心所欲地进入明月山庄了。本来他有易容术,可以随便化装成明月山庄的人进去,但他更想弄清官兵包围明月山庄的真正目的。如果贸然进去,万一他和罗移清的关系暴露了,又将会有什么样的后果。韩文熙考虑问题一向很周到全面,没有把握的事,他是不会做的。

经过打听,知道有那么多官兵保护罗移清,说明她没有生命危险,但最要紧的却是找到黑裙女人韩文姬。当时他听韩文姬说过“雪影小楼”,因此就先到雪影小楼来了。他哪里知道,这个控制了他心上人的可恶女人,会是他到处寻找的亲姐姐呢?

雪影小楼里只有小鹦、小鹉和罗萦、罗隐青。直到要到这里来,他才打听清楚雪影小楼的主人是明月山庄主人罗忠成的姨太太。韩文熙站在雪影小楼外,远远地望着那座神秘的小楼,思忖起来。罗忠成的姨太太为什么要将罗移清变成那样的药人修炼邪功?她到底是什么身份?人们都说明月山庄只是普通的财主人家,难道竟是一个隐藏着某种秘密的江湖门派吗?对了,明月山庄的姨太太居住在外面,秘密训练罗移清成为杀手,而大公子罗珏则广交江湖朋友,罗移清又是必须进宫的,三件事联系起来,使韩文熙感到不寒而栗:这只能有一种解释,那就是明月山庄的目标是皇帝。

韩文熙眼前浮现起裕王旧府里那个风雪之夜,朱载垕临走时对他那充满深意的一眼,除了信任,似乎还包含了别的什么东西。但到底是什么,却又说不清楚。而现在,朱载垕一边要他将罗移清秘密带走,一边又派这么多官兵保护罗移清,他到底打的是什么算盘呢?

韩文熙随即向小鹦和小鹉打听她们主人的下落,但是她们却说不知道。罗萦和罗隐青这对顽皮孩子对他腰间插的那管玉笛十分有兴趣,当韩文熙转身要走时,他们已经扑上去抢了。

两个孩子骤然袭击,韩文熙听风辨声,旋转开去,笑道:“嗬嗬,身手不错嘛。两个小鬼,你们想干吗?”

罗隐青道:“大哥哥,把你的笛子借给我们玩玩可好?”

“下次吧。大哥哥今天有事,下次再说。”

韩文熙不想跟他俩纠缠,在两个孩子的不依不饶下,只得施展轻功离开。但是在路上,他又多了一层考虑,就是那两个孩子天真可爱,怎么可能是罗移清那个恶毒师父黑裙女人的孩子呢?问题实在太多了,韩文熙需要好好梳理一下,因此虽然没有急于进明月山庄,但却在山庄外最接近罗移清绣楼的地方,观察着里面的动静。

韩文熙不知道,罗移清此刻正痛苦不堪,或者说绝望不已。

事情的发生还是缘于韩文姬。当明白韩文熙不会放弃罗移清后,她就和申宜放定下了一个新计划,就是一边阻止韩文熙进明月山庄,一边从罗移清这里着手,使她对他死心。韩文姬回到荣昌县后,就进了明月山庄。

韩文姬告诉罗移清,韩文熙已经死了。这消息如晴天霹雳,将罗移清的意志击得粉碎。罗移清一点也不怀疑韩文姬的话,因为她也知道韩文熙进皇宫找皇帝解除她身份的危险,只是因为对韩文熙的信任太大,相信他绝对不会出事,但现实是残酷的,皇宫里高手如云,韩文熙就是有三头六臂,也双拳难敌人多啊。

“兰儿,当我听到这个消息,也不相信,于是我专程去了一趟京城,结果就——证实了。”韩文姬说着,还掏出一管和韩文熙的玉笛差不多的笛子放在罗移清手上。她相信,在突然的打击下,罗移清不一定能看出那玉笛是假的。“这是为他收尸的朋友交给我的,就给你保存吧。”

……本章完结,下一章“(3)似梦非梦难相见”↓↓↓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