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天命皇后(武侠全本) [目录] > 第25章:(3)似梦非梦难相见

《天命皇后(武侠全本)》

第25章(3)似梦非梦难相见

风中一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3、似梦非梦难相见

罗移清捧着假玉笛,哀然地看着韩文姬,蠕动着微微发黑的嘴唇,含糊不清地说:“谢谢姨娘。”

“兰儿,人死不能复生,你可不要太伤心,要保重自己的身体。”

“是我害死她的。”罗移清惨然,嘴唇的那层黑色表示她体内的毒又开始活动了。修炼了穿心梦游邪功的人因为服用了特殊的药,本人虽然平时没有反应,但是在受到刺激时由于身体机能本身的活动,体内的毒也会跟着活动。“姨娘,我是不是错了?”

“兰儿,你没错啊。”

“不,是我错了。我既然是天命的皇后,注定要进皇宫,可是我偏偏要违背天意,妄图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爱人,结果,我就害死他了。这是上天对我的惩罚,可是,为什么要用他的生命来做代价?”

“兰儿,别想得太多了,一切既然都是天意,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世间的好男儿那么多,让珏儿重新……”

“我不敢了。”罗移清含着眼泪,神情凄然到极点,亲吻着假玉笛,苦笑着。“文熙,我害死了你,请你原谅。不管你是生是死,在我心里,再也不会有第二个男人了。”

韩文姬被她的话震动着。如果罗移清就此对追求自己的幸福失去了兴趣,不再去爱别的男人,那也会破坏她的计划。但是在这个时候,鼓励罗移清重新去爱,显然是不现实的,她只能静观其变。

明月山庄人影幢幢,却不知道他们保护的天命皇后,活的意念已经走到了尽头。是夜,罗移清让丫头茯苓准备了香案,然后独自在绣楼外祭奠着韩文熙。就在韩文熙当初假扮老道士吹笛子所站立的那块假山下,一直孤独一直凄凉的罗移清跪在香案前,默默地祈祷着。

除了韩文姬,谁也不会想到她在祭奠谁,只以为她在向天神祷告。韩文姬站在绣楼廊檐下,透过淡淡的月光,俯视着罗移清。

罗移清将韩文熙的玉佩和那管假玉笛放在香案上,然后合上双目,双手合十,心里道:“文熙,我与你相识时间虽然不长,但你是上天派来拯救我灵魂的人,因为有你存在,我的心不再孤独和凄凉。你给了我一段幸福时光,虽然短暂,对我来说却是永恒的。所以,文熙,天上地下,阻隔不了我跟你在一起。”然后,她从怀里掏出那两颗药丸。她将瓶子紧紧握在手里,喃喃道:“这是你让我假死的药,我想现在该是用它的时候了。你说过服药后如果没有你来救,我就会真死。现在你不能来救我了,生死相随,我能做到了。”

韩文姬是练过功夫的,因此月光虽然不大亮,她又看得很专注,因此看到了罗移清拿着个小瓶子。她皱了皱眉头,虽然不知道那瓶子里是什么东西,但还是很紧张。

罗移清本来要将药丸倒出来吃了。可就在这个时候,她母亲梁惠鹃来了。梁惠鹃听说女儿在这里摆了香案,感到奇怪才来的。这么冷的天,夜里寒气更重,女儿身子娇弱,她怕罗移清受到风寒,因此给她送来一件皮袄披风。

在生死关头,只有至亲的人才会真正关心她。罗移清看到母亲,感到钻心地痛。虽然梁惠鹃并不知道她是要自杀而特意来送衣服的,但罗移清还是撇不开这份固有的骨肉亲情。罗移清扑在梁惠鹃怀里,哭了。

梁惠鹃吓坏了,以为女儿又是哪里不舒服,急得要扶她上绣楼、请大夫。罗移清不肯走,只是哭着,而且翻来覆去只说一句话:“娘,我舍不得你啊。”

罗移清最终还是被送回了绣楼,因为哭得太伤心,心太痛,嘴唇的黑色更浓了。梁惠鹃看出来了,也吓坏了,更急着要去叫大夫。韩文姬急忙拉着她说没事,然后让罗移清躺好,要梁惠鹃回去休息。梁惠鹃不肯离开,韩文姬就暗中点了罗移清的穴道让她昏睡过去。没多久,因为没有了情绪,罗移清的嘴唇渐渐恢复过来。梁惠鹃看到后,这才放心地回去休息。

罗移清再次醒过来后,就变得十分呆板,眼神也显得很呆滞,总是一副神游太虚的样子,目光因空洞而显示出一种让人感到心悸的深邃。什么人跟她说话,她都点头,不说一句话,也不哭不笑。东西也吃得很少,但是手上却会紧紧地捧着玉佩和假玉笛。只有看到梁惠鹃时,眼神才有些须的灵动。

韩文姬留在这里,就是为了防止她走自杀之路。她虽然没有自杀,但这个状态也不是她需要的。于是这天晚上,她对她说:“兰儿,江湖上有一种易容术,可以随意将自己的脸变成别人的脸。说不定有人会易容成文熙的样子来找你。”

这句话,立刻产生了效果,罗移清空洞的眼神有了几分生气,眨了几下眼睛,迷惑地看着韩文姬。韩文姬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这样的话,既能让她有活的意念,同时又告诉她:以后在看到韩文熙时,能使她有一个固有的思维,那就是她看到的韩文熙是假的。韩文姬这么说,是为了阻止罗移清再去爱韩文熙。如果罗移清固执地以为韩文熙是假的,她应该会放弃那份爱恋。

“兰儿,你还要想一想,要是有人真的易容成他的样子来找你,他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那些江湖人的骗术是很可怕的,你可一定不要上当。明白吗?”

罗移清点点头,或许懂了,或许没懂。

韩文姬不光能操控罗移清梦游,只简单的几句话,就操控了她的神智,以至于给韩文熙造成了很大的困扰和痛苦。韩文熙回到荣昌县的第三天夜里,易容成罗珏的样子,十分顺利地进了明月山庄,然后径直到了绣楼。

就连守卫在门外的小鸳和小鸯也没察觉出韩文熙是假的。在她们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已经被韩文熙点了穴道,虽然依旧站在那里,却什么也不知道了。

卧室里,韩文熙如法炮制,将茯苓和奶妈都点了睡穴,然后才坐在床边,轻轻唤道:“兰儿,醒醒。”

韩文熙挑选了一个不合适的时间,那就是罗移清在昏沉沉睡觉的状态下。她睁开眼睛,只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却感受到了韩文熙身上发出的熟悉气息,带着哭音道:“文熙,是你吗?”

“是我。来,坐起来。”

她在他搀扶下坐起来,眼泪一滚,哽咽道:“你死后,总算第一次进我梦中来了。”说完这句话,人已经伏进他怀里,低声哭起来。

韩文熙诧异:“我死了?兰儿,谁说我死了?”

“文熙,我本来要跟着你去的,可是我抛不下母亲。”她径直哭道,“请你原谅,我暂时不能去地下找你。但是文熙,阴阳两界隔不断我跟你的情,你可以到我梦里来相会,我则把心留给你。到我踏进皇宫那一天,我就会用你给我的药丸结束自己多余的生命。到时候,你记得到皇宫去接我的魂魄。”

“兰儿!”韩文熙听得心惊肉跳的,急忙摇撼着她。“我没死,我回来找你了。快不要胡思乱想了。”黑暗里,她幽怨的眸子虽然清晰,但并不清亮,那份哀怜让韩文熙看得好心痛,好心碎。“兰儿,你还在做梦吗?我活生生在你面前,你为什么以为是做梦呢?”

说着,他赶紧点亮了烛火,将烛台移到床边柜子上,要罗移清看清楚他的脸。罗移清抹了抹眼泪,的确看清楚了他的脸,可是,她一句话却唬得韩文熙几乎魂飞魄散。罗移清说的是:“姨娘说得不错,果然有人易容成文熙。喂,你是谁,为什么要易容成他的样子?你想干什么?”

韩文熙一把捧过罗移清的脸,重重地将嘴唇落在她冰凉的唇上。他想用这种肌肤相触的事来告诉她,他是活生生的人,而且不是假的。可是,罗移清却强烈地抗拒着,在韩文姬的魔咒里,她真的固执地认为韩文熙是假冒的,反抗不了他,就抓他的脸。抓不到他的脸,就咬他的舌头。当他被她咬痛舌头而停止了这种亲吻后,在他惊愕之中,她又向他扇了一个响亮的耳光。

“你这个强盗,骗子,给我滚——”她怒喝道。

韩文熙怔怔地盯着罗移清的盛怒,他的心在流血。让他痛的不是罗移清打他,而是他从她此刻的眼睛里所看到的那种光芒:那是一种心神被控制后呆滞与迷糊交缠在一起的复杂光芒,同时还有不能被自己所左右的空洞和深邃。

“兰儿,你清醒清醒,我们不是在梦里,我也不是假的。”

“我知道不是梦里,但你就是假的。”说着话,她嘴唇上的黑色又若隐若现了。

韩文熙突然用掌风扑灭了烛火。突然的黑暗,使罗移清如风中飘飞的落叶,软绵绵地倒了下去,所有的神智,再次进入梦游状态。韩文熙眼睛里没有愤怒,也没有悲恨,只有悲哀越来越深,痛惜越聚越多。他知道是谁在搞鬼,他要立刻去找那个女魔头。

韩文熙刚刚起身,罗移清却抓住了他的手,幽幽地喊:“文熙,不要走。”

他扑下去,将罗移清重新紧紧地抱在怀里,星目含泪,声音发颤:“兰儿,不管是梦里还是现实里,请你相信我的话,我活着,身体和灵魂一起活着,活在你的世界里。没有人会假冒我,也没有人能够假冒我,我向你保证,我是你独一无二的韩文熙。”

“真的吗?”她的声音又轻柔又空灵,轻柔得像让人没有感觉的风,空灵得似原始森林里滴落的一滴露水。

“好好地睡一觉,兰儿,我会一直陪伴你。”

他心酸心涩地闭上眼睛,轻轻地吻着罗移清光洁的额头,直到她睡着。当确定她真的进入了梦乡,他才轻轻放她躺好,然后再次易容成罗珏,离开了绣楼。

……本章完结,下一章“(1)骨肉相煎亲者痛”↓↓↓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