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天命皇后(武侠全本) [目录] > 第26章:(1)骨肉相煎亲者痛

《天命皇后(武侠全本)》

第26章(1)骨肉相煎亲者痛

风中一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1、骨肉相煎亲者痛

雪影小楼里非常安静,这份安静极不正常。韩文姬睡不着,于黑暗里等待着韩文熙的到来。她已经知道他回来了,按照他的性子,也应该见过罗移清了,因此她在等着他。

黑暗,笼罩着雪影小楼,也笼罩着韩文姬的心。其实十几年来,她的世界从来没有光明过,这份黑暗,一直在笼罩她的青春年华,笼罩她的情和爱,仇与恨。因此她要建造一个黑暗的世界,去吞噬一切所谓的光明。

韩文熙这次真的愤怒了,他杀气腾腾地来到雪影小楼外,玉笛一挥,雪影小楼前门左边的屋檐,“轰隆”一声就塌了。当他正要运功摧毁雪影小楼时,猛然想起了罗萦和罗隐青那两个顽皮可爱的孩子。就是在盛怒中,他依然想到了不能让那两个孩子无辜而死,于是改为大声叫喊:

“女魔头,你给我滚出来!”

韩文姬陡然从小楼窗户里飞了出来,落在大门外。这回,她用不着戴帽子了,穿着一身素净的衣服。她仪态万方地站在那里,黑夜里,她那双美丽的眼睛亮得骇人。小鹦、小鹉、小鸿、小鹄已经出来了,分散开站在楼里楼外。

韩文熙挺起玉笛,以不可阻挡之势向韩文姬扑去。韩文姬“刷”的一声抽出孝鞭,飞退到楼顶上后,又挥着孝鞭冲向韩文熙。两人都使出了全力,玉笛与孝鞭,缠绕,飞卷,点刺,打得难解难分。

韩文熙的功夫胜过韩文姬很多,打久了就能看出来,韩文姬只是仗着招式诡异才勉强支撑。韩文熙闯荡江湖几年,很少时候会使出全力对付敌人的,一般情况下他都是以一种玩耍嬉闹的方式来对敌。遇到不讲道理的敌人,他也会先“君子动口不动手”,实在是对方不领情,他才会出招。对韩文姬这个让他恨极了的女人,他采取的也是这种方式,只怪韩文姬不领情。

打到最后,韩文姬就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了。韩文熙非但夺了她的孝鞭,还将玉笛顶在她的肋下,只要他往前一送,玉笛穿进她身体里,她也就呜呼哀哉了。就算他不杀死她,只要给她分筋错骨,也会让她生不如死。

就在那最后关头,韩文熙满眼的愤怒竟然化为乌有,替之的是一种悲苦的恨。他说道:“我最恨有人拿我的感情来威胁我,你是兰儿的姨娘,是她信赖的人,为什么要对她如此残忍?”

“我打不过你,你杀了我吧,要想让我给她解毒,那是绝对不可能的。”韩文姬倒很坦然,并希望韩文熙有下一个动作,分筋错骨也好,死也好,她都不怕,她必须冒险一次。

“凭你的功力,看来你根本没法给她解毒。”韩文熙居然收回了玉笛。“当年修炼了穿心梦游邪功的人,每个人的结局都是死亡,梦游神君迫于压力,那么深的功力都不能给他们解毒,你……”双目一凛,严厉地道,“不管你目的何在,我都可以不杀你,但是你必须放弃那个目的。另外,去解除你施在兰儿身上的魔咒,让她相信我活着。以后,如果让我知道你没有放弃那个目的,我一定会杀了你。——跟我走。”

韩文姬软跌在地上,怒骂道:“韩文熙,你这个孬种,懦夫,没出息的东西,我这么对待你的心上人,你都不敢杀了我,你活在世上还有什么意义?你这样的男人比女人都不如,你配做男人吗?你还妄想和罗移清双宿双飞,呸!你配吗?”

“你不用激我,我不吃这一套。”

“韩文熙,你不是韩家的子孙,你不配做韩家的子孙。”韩文姬哭喊起来,“从今天起,我取消你姓韩的资格,你就去过你的懦夫日子吧。”

韩文熙惊愣了片刻,猛地扑到韩文姬身边,瞪着她,惊问:“你是谁?你凭什么取消我姓韩的资格?我没出息也好,做孬种也好,你为什么这么心痛?”

韩文姬从怀里掏出玉佩。

韩文熙疑惑地看了看韩文姬的脸,一把抢过玉佩仔细看起来。虽然是黑夜,但玉佩发出绿莹莹的光芒,那个“姬”字清晰可见。韩文熙看着看着,双膝一软,跌在她面前,凝视着她,嘴唇哆嗦着,说不出话来。

韩文姬哭道:“家遭惨变,我和大哥逃了出来。我们失散了,我找不到你,就只能等你来找我。你从小顽皮,我坚定地认为你如果活着,长大后会来凑罗移清这个天命皇后的热闹,所以在这里等你。”

“你是我姐姐!你是我姐姐!你居然是我姐姐!”韩文熙刚刚浮起的一丝惊喜,一瞬间就被一种新的痛苦所代替。“你是我的姐姐,可你却是这样一个魔头,用那么恶毒的手段控制着我的兰儿,你——你……”话未说完,“噗”的一声,一股血箭从嘴里射出,射在韩文姬脸上,而他人,也再次昏迷过去。

韩文姬抱住他,凄厉地喊叫着:“为情而伤,为亲而伤,文熙,文熙,为什么你伤的总是你自己?”

韩文熙苏醒过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他的脸色有些苍白,神情有些倦怠,看着韩文姬,眼睛里有几分惊喜,几分哀痛,几分无奈。

“你真是我姐姐文姬吗?”

“是的。”

“不,你不是。”

韩文熙猛地坐起来,胸口一阵剧痛。他拨开韩文姬,脚步踉跄着奔出了房间,奔出了雪影小楼,提了口气想快速离开。但是因为过于伤痛,竟然施展不出轻功,反而跌在地上。韩文姬去拉他,他用力甩开她,眼神刹时变得好冷漠。

“文熙,你不应该是这样的脾性,你恨姐姐,就骂出来。”

韩文熙倔强地甩了韩文姬,捂着胸口,沿着河边踉踉跄跄走着。现实对他未免太残酷了,千辛万苦找到姐姐了,可姐姐却是这样一个人。他好不容易爱上了一个女孩,但这个女孩却被他姐姐毁了。

韩文熙没法不痛。自从知道罗移清在受人操控修炼穿心梦游邪功,他一直抱着乐观的态度,因为他可以想办法让罗移清的师父给她解毒。可是昨天晚上那一仗,让他感到绝望,韩文姬的功力根本不能给罗移清解毒,而当今世上,能操控人修炼邪功的又只有韩文姬一人。邪功修炼者的终极年龄是三十岁,等到韩文姬的功力达到那个程度了,罗移清体内的毒已经深入骨髓,根本救不了了。难道他所爱的女孩,就只能活到三十岁吗?依照罗移清的命运所造成的心态,能不能活到三十岁,他根本不敢保证。

想到这里,他眼前一黑,扑跌在河边,头栽进了水里。

韩文姬跑上去将他抱起来,看到鲜血又从他嘴里流出来,哭道:“文熙,为了一个女孩,你要让自己流多少血才罢休?你恨姐姐,打我杀我都可以,只要你行动,姐姐决不怪你,求求你不要这么伤自己。”

他抓着她的手,哀求道:“如果你是我姐姐,你就不要控制她的神智,让她的心回到现实里来。”

“我可以答应你,但是你也要答应我。不要爱她,好吗?”

“不,我要爱她。”

“你们两个不能相爱。”

“为什么?”

韩文姬想了想,又道:“好,我可以让你爱她,但是你不能干涉我要做的事,并且完全听我的。”

“你要把她怎么样?你要她为你做什么?”

“让她替我报仇。”

“报仇的事,我会做,为什么要她去做?姐姐,仇恨可以把你变成魔鬼吗?就算兰儿不是我心爱的女孩,你难道就可以任意摧残一个无辜的生命吗?”

“你没有亲身经历到那种残酷,所以你能说出这样的话。”韩文姬愤激起来,“当韩家因为我而惨遭灭门,所有的美好对我来说都已经荡然无存。复仇是我活着的唯一信念和借口,韩家的悲剧就在于我们的命运被别人主宰了。这个世界对我是如此不公平,老天既然让我活了下来,我为什么不去主宰别人的命运?无辜的生命?难道我的美丽也是罪过吗?韩文熙,我指望不上你,你也休想干涉我。”

韩文姬的愤恨,韩文熙可以理解,但就是不能苟同她的观点。她偏执地要罗移清成为她复仇的工具,为此经营十来年了,根深蒂固的仇恨又怎么可能凭他三言两语消除呢?

韩文熙决定将罗移清带走,不是为皇帝,不是为李贵妃,是为他自己。任何事,都比不上带罗移清去寻找解毒之人重要。

当韩文熙回到城里时,正好碰到在焦急找他的罗珏。罗珏带给他一个惊人的消息:明月山庄所有的人都中毒了。

明月山庄的中毒事件,来得很突然,除了山庄的人,还有少量吃了明月山庄饭菜的官兵。罗珏说,所有的人都躺倒了,全城的大夫都聚集在明月山庄里,他能出来找韩文熙,全靠单大哥和杨大哥给他运功驱毒,不过他体内的毒没有完全除尽。

跟随在罗珏身边的单大哥和杨大哥说他们刚好不在明月山庄,所以没中毒。秦知县和赵参将已经坐镇明月山庄清查毒源和下毒之人。

“兰儿呢?她的情况……”这是韩文熙最担心的。

“她的情况更糟,我们虽然中毒,还能说话,走动,她却昏迷不醒。”

来不及伪装,韩文熙当即跟着罗珏进了明月山庄。明月山庄的人都是有气无力的,面色白得像鬼,走路打着飘,说话断断续续。整个山庄是一片愁云惨雾。十来个大夫束手无策。官兵和衙役四处巡逻,盘查。

韩文熙到了绣楼,只见罗移清的状况跟众人完全不同,面色发青,嘴唇鲜红,手上的皮肤和脸色一样。韩文熙知道,罗移清的症状不一样,只是因为她体内有韩文姬给她服用的奇毒,那种专门为修炼穿心梦游邪功的奇毒已经侵入她的心脏,血液,与现在中的毒产生了不同的反应。

韩文熙急忙给罗移清几个大穴扎上银针。

罗珏紧张地问:“怎么样?”

“我先封住了她的穴道,不让毒性流窜。”

接着,韩文熙给丫头茯苓仔细检查,眉头纠结起来。

罗珏更加紧张:“怎样?是什么毒?”

“梨花雨。”

“梨花雨?什么是梨花雨?”

“这是百花仙子下的毒。”韩文熙道,“百花仙子是一个不男不女的怪物,他的每一种毒都有一种鲜花的颜色。要解毒也不算难,我先开个方子,你亲自去将药抓回来,熬给大家喝了,然后我再给大家施针,放出毒血即可。”

韩文熙正在开方子,单大哥匆匆进来,对罗珏说有个女郎中在外面,女郎中听说明月山庄的人中毒了,自告奋勇来解毒。

韩文熙当即和罗珏一起下楼,来到前厅。杨大哥已经将女郎中带了进来。女郎中是个六十岁左右的婆子,但打扮得很花俏。

罗珏让她把脉过后,女郎中怪里怪气道:“哎呀,这毒还真是古怪呢,姑娘我可要好好琢磨琢磨。罗大公子,能给我一个清静的房间吗?”

罗珏看了看韩文熙,见韩文熙点点头,便将女郎中带进了一个房间,然后回到大厅里。

“这个老婆子有古怪。”杨大哥道,“罗兄弟,要不要……”

罗珏看着韩文熙。韩文熙道:“且随她吧。”

……本章完结,下一章“(2)谋定假死救双姝”↓↓↓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