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天命皇后(武侠全本) [目录] > 第27章:(2)谋定假死救双姝

《天命皇后(武侠全本)》

第27章(2)谋定假死救双姝

风中一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2、谋定假死救双姝

女郎中在房间里忙了一会儿,然后出来,将一拳头大的瓶子交给罗珏,道:“罗大公子,这瓶子里的药丸,给每人吃一粒,然后喝三钱醋就行了。”

见韩文熙没有异议,罗珏便先吃了一粒,然后唤进下人,将药丸分散送走了。罗珏吃了三钱醋,坐了一会儿,感觉恢复了,不由惊喜地看着韩文熙道:“这药果然有效。”

女郎中嘿嘿笑道:“当然了,本姑娘要是没有这金刚钻,敢揽这瓷器活吗?”

“那么姑娘要多少诊金呢?”

“明月山庄富甲天下,可就看罗大公子的气量了。”

“敢问姑娘我等中的是什么毒?”

“梨花雨。百花仙子的梨花雨。嘿嘿,说出来不是本姑娘吹牛,姑娘我呀,就是专门要跟百花仙子较量较量。”

不久,明月山庄的人前后都恢复了正常,但是罗移清却依然毫无反应。来禀报这个消息的茯苓都哭了。

罗珏急忙请女郎中去绣楼。罗移清的卧室里,罗老夫人、罗忠成、段小玉、梁惠鹃都在,见罗移清那青得怕人的肌肤,都哭了。

女郎中一见罗移清身上扎着银针,怪叫道:“哎哟,这是哪个该死的郎中干的好事?这不是要这位小姐的命吗?”说着就要拔针。

韩文熙出手如电,一把扣住女郎中的脉门,星目一凛,笑道:“姑娘,是不是该说罗小姐的毒太深,需要你带回去好好琢磨呀?”

女郎中没有反抗,依然笑得怪模怪样:“嗬嗬,这位哥哥真是聪明,说到点子上了。你们看看,你们看看,这位小姐面色发青,嘴唇红得像樱桃,这是……”

“因为她中的就是梨花雨和樱桃红呀。”韩文熙说着,猛地将女郎中抓了起来,扣住她脉门的手丝毫没松开,另一只手已经将她的脸抓破,抓下一张人皮面具。

“啊,是花江?”罗珏惊叫道。

韩文熙轻而易举地就将花江制服了,怒喝道:“说,谁派你来下毒的?”

罗珏和罗忠成异口同声道:“花江,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花江恢复了常态,看着罗天成道:“罗老爷,小人要跟你单独谈谈。”

罗天成和罗珏将花江带走了。

罗老夫人和段小玉见韩文熙不走,十分诧异。韩文熙道:“我是大夫,几位夫人请回去休息,我还要给——罗小姐解毒。”

罗老夫人和段小玉疑惑着。

梁惠鹃明白她们的意思,因为罗移清房间里不能单独留下陌生男人,哪怕那人是个大夫,于是道:“我留下,你们回去休息吧。”

罗老夫人和段小玉这才走了。

韩文熙让茯苓将奶妈、小鸳等人都带了出去,然后突然郑重地向梁惠鹃抱拳道:“夫人,您是兰儿的亲生母亲,在这危急关头,我不能对你隐瞒了。”

“你和兰儿……”梁惠鹃听到他那么亲切地称呼她的女儿,心都提了起来,紧张极了。

“我爱兰儿,兰儿爱我。现在兰儿的生命有危险,我必须以特殊方法给她解毒,所以,请你务必谅解。”

韩文熙的话,把胆小的梁惠鹃惊得目瞪口呆,除了点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接着,她就看见韩文熙将罗移清抱了起来,嘴对嘴地摩擦起来,同时将罗移清的双手合在一起。过了一会儿,他忽然又在罗移清的两根中指上分别扎了几针,然后捧住她的双手,在中指上吸起来。

梁惠鹃浑身颤抖着,目光惊恐着,怎么也不受控制。她这天命要做皇后的女儿居然和一个男人私自相爱,这对明月山庄来说,不啻如晴天霹雳,不,根本是天崩地裂的事。这个消息来得太突然了,她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韩文熙吐在盆子里的血是青红色的,吸尽了罗移清身上的毒血后,他将她平稳地放下躺好,梁惠鹃赶紧将一块手帕递给他擦嘴角的血迹。正在这时,罗珏回来了。罗珏面色凝重,和韩文熙一起出了房间,下了绣楼,来到一处僻静的假山后。

“花江是我舅父的人。”罗珏道,“原来他是奉我舅父之命来秘密带兰儿去京城。”

“早就猜到明月山庄的中毒事件是冲着兰儿而来,却没想到是你舅父。”

“花江是专门负责我们和舅父联络的信使,很忠心的,所以才没有防备到他。原来他借送书信来的机会,去厨房里下了毒,又借向兰儿请安的机会,在兰儿喝的茶里下了樱桃红毒。正像你说的,他准备借口兰儿中毒太深将她带出去。”

“你舅父为什么要秘密将兰儿带到京城?”

“我舅父希望兰儿早点进宫,但皇上没有明确指示,只是说等兰儿过了十八岁再说。”罗珏摇着头,担忧道,“我也不知道舅父为什么要这么做,既然皇上已经说了等她过了十八岁,他为什么要迫不及待呢?”

“罗珏,兰儿的情况……我决定尽快带她离开,请你帮我。”

罗珏非常严肃地点点头。

“兰儿!兰儿!兰儿!”突然,从绣楼上传来韩文姬的惊呼声。接着,是茯苓和奶妈的号啕大哭声。

韩文姬也是听到明月山庄集体中毒才来的。别人的死活她可以不管,罗移清却绝对不能死。看到罗移清安静地躺着,脸色如常,她才放心。不料在给罗移清把脉时,却发现她已经没有脉跳,一试鼻息,也没了呼吸,顿时惊呼起来。茯苓和奶妈见她那个样子,摇晃了罗移清几下,见她一动不动,以为她死了,因此号啕大哭起来。

韩文姬来不及多想,将罗移清抱起来就要带她走。韩文熙正好和罗珏跑进来。

韩文熙敌视着韩文姬,怒道:“把她放下。”

“我是救她。”她有些惨然。

“不要你救。”韩文熙什么也顾不得了,飞快地将罗移清抢过去,一边将她放在床上,一边怒吼。“出去!统统给我出去!”

“文……”韩文姬迟疑着。

韩文熙对她的目光更严厉。“你更要给我滚出去!”见众人不走,他更火了,“听到没有,都给我滚出去!”

韩文姬颤抖了一下,不得不和大家一起出了房间。

韩文熙重新给罗移清把脉,仔细地倾听着她的心跳。梨花雨和樱桃红的毒都已经解了,虽然解不了她体内修炼邪功的毒,但她目前还不至于死。她脉息跳跳停停的,很容易让人误以为她死了。但是,她又绝对没有服用他留给她的假死药。

韩文熙在罗移清心脏上扎了一针。

罗移清的心跳逐渐好转,脉搏也逐渐恢复正常,虽然没有睁开眼睛,却说话了,声音轻得几乎听不见:“文熙死了,我要去找他,不要救我。”

韩文熙捧起她的手,哽咽道:“我是文熙,兰儿,我握着你的手,我没死。你要活下来,一定要活下来。”

“文熙死了!……文熙死了!”她翻来覆去就是这一句话,死的意念越来越强,活的意念越来越弱。

他的话已经唤不回她的神智,用什么来呼唤她的神智和活的意志回来呢?韩文熙想着想着,忽然抽出玉笛,吹起了《春光流泻》。他反复地吹着这两首曲子,从黄昏吹到天黑,从天黑吹到半夜。

烛光摇曳里,罗移清终于睁开了眼睛,看到了韩文熙。她轻轻拉着他的衣袖,轻柔地问:“文熙,你回来了吗?”

他停止吹奏,含笑看着她,点点头。

“不管是梦里还是现实里,文熙,带我走。”

“好。”

韩文熙点了罗移清的穴道,然后将罗珏叫进来。这正是带罗移清离开的机会,罗移清中了毒,秦知县和赵参将都知道,他说罗移清已死,应该没有人会怀疑。只不过因为下毒的是花江,段左先要负最大的责任。罗珏有些犹豫,因为罗移清是因花江投毒而死的话,舅父段左先无疑犯了死罪。罗珏矛盾极了。要救妹妹,就必须牺牲舅父,两个都是她的亲人,牺牲谁都会让他痛苦终生。但是眼下的情势,只有先让罗移清脱离苦海了。

于是这个夜里,韩文熙制造了一个不平静的“死亡”。秦知县和赵参将听说罗移清已死,另外又让几个大夫来求证了。因韩文熙的点穴手法奇特,那些大夫根本没有人能发现其中的奥妙。不过,这也是韩文熙的一次赌博,因为罗移清中毒在前,韩文姬等人以为她死了哭泣在后,所以那几个大夫也根本没有仔细检查。

罗移清已“死”的消息,让明月山庄天崩地裂,刹时哭声震天,眼泪淹没了整个荣昌城。明月山庄所有的梦想都成了泡影,荣昌县的每个人都为她惋惜不已。

罗移清身份特殊,赵参将一边派人快马加鞭将这个消息送到京城去,一边和秦知县商量,组织全城百姓来吊唁罗移清。明月山庄举办了一场规模空前盛大的葬礼,全城百姓都来送了“罗移清”。但谁也没想到最后埋葬的是一具空棺。

葬礼过后,明月山庄的官兵撤了,山庄虽然只少了罗移清一个人,却变得十分冷清和凄凉,人人都无精打采。

韩文熙暂时将罗移清安置在他义母宁妈妈家里。但是,罗移清依然神智不清,不能在白天看到韩文熙,一看到他就骂他是骗子。他只能于黑夜里跟她见面。这种跟她见面却不能相认的痛苦,折磨得韩文熙食不甘味,寝不安枕。韩文熙知道除了韩文姬,没人能让她恢复过来了,但是他不打算去求韩文姬。这个他寻觅了几年才找到的姐姐,所作所为太让他痛心和伤心了。他相信自己的爱,能让罗移清的意志从死亡谷里走出来。

韩文熙要带罗移清离开荣昌县了,临行时,罗珏前来送行。罗移清看到罗珏,倒很清醒,因为韩文熙于黑夜里跟她说了带她走的话,所以她很清楚地对罗珏说要走了。

罗珏虽然见她目光有些异样,但因不知内情,所以也想不到其他,何况她跟他说话还算正常。罗珏道:“从此以后,哥哥不能照顾你了,你要自己保重了。”

“哥哥放心,有文熙在,不管在梦里还是现实里,我都不在乎。”

“对,有他在,我是可以放心了。”

“我走了,哥哥就不用为我操心了,你快找个好姑娘吧。”

……本章完结,下一章“(3)邪功催动血飞溅”↓↓↓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