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天命皇后(武侠全本) [目录] > 第28章:(3)邪功催动血飞溅

《天命皇后(武侠全本)》

第28章(3)邪功催动血飞溅

风中一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3、邪功催动血飞溅

罗珏和罗移清在屋子里说话,韩文熙和韩文姬却在院子里交上了锋。韩文姬知道罗移清是假死,也密切注意着韩文熙的动静。她知道罗移清被藏在宁妈妈家后,也没来惊动她。当小鹉告诉她看到韩文熙买了辆马车后,韩文姬知道弟弟要带罗移清离开了。

韩文姬自然不允许他这么做,她以姐姐的身份命令他和罗移清留在荣昌县境内。

“我绝对不会让她成为你复仇的工具。”韩文熙斩钉截铁道。

韩文姬怒火中烧,厉声道:“你敢带她走就试试看。我纵容你制造她的假死事件,因为我也想让官兵撤退,但不等于我会纵容你带她走。”

“你放了兰儿,我和你商量复仇之事。”

“你会杀了皇帝吗?”

“如果韩家人的冤死的确是他的责任,我一定会给韩家的亡灵一个交代。”

“哼!漂流公子是一个不敢有仇恨的懦夫,更没有报仇的勇气和决心,他只会做一个虚伪的侠客,用软弱来烧炼他心胸宽广、仁义天下的光环,罗移清是属于我的,谁也带不走她。”

韩文姬身形一晃,要越过韩文熙去房间里将罗移清抢走。

韩文熙抽身挡在她前面,厉言道:“你不是我姐姐,我的姐姐不会是这样一个魔鬼。你不要逼我。”

“我是魔鬼,我是被仇人逼成了魔鬼,错不在我。你要是不让我做魔鬼,你就杀了我。”

韩文姬不要命地往里冲,韩文熙就拼命地阻挡,姐弟俩又打了起来,玉笛和孝鞭再一次划起道道白色闪电。罗珏和罗移清站在门里面,罗移清没有异样的反应,但罗珏就惊异到极点了。他们说的话,他不大明白,但是一向娇弱的姨娘竟然有那么好的武功,让他真是感到匪夷所思。而韩文熙说什么姐姐弟弟的话,更让他迷糊。

韩文熙再一次将韩文姬打败。韩文姬吼道:“你这个不肖子,既然不让我带走兰儿,你就杀了我。我告诉你,我活得太累了,你让我早点解脱,我对你感激不尽。否则,你就把她交给我。”

“姐姐!”他跪下去,含泪恳求道,“我费心制造了兰儿的假死亡,不单单是要救兰儿,我也要救你。我虽然不知道你到底想让她干什么,但是我知道一定跟她进皇宫有关。现在她进不了皇宫,对你一点用也没有了,你为什么还不放了她?”

“哈哈哈!哈哈哈!好啊,好极了!”韩文姬疯狂地笑着,却哭了。“漂流公子,你没有出息,却很聪明,你居然给你姐姐也来釜底抽薪这一套,我要对你刮目相看了。但是我告诉你,我的计划不容破坏,除非你杀了我,那一切就如你所愿了。”说着,她将孝鞭扔给韩文熙。“你给我记住,孝鞭上有三十八朵花朵,那就是韩家三十八个无辜的亡灵,你不怕他们来痛骂你,诅咒你,你就带她走吧。”

韩文姬说完,施展轻功飞上房顶,走了。

韩文熙捧着孝鞭,心情极度复杂。韩文姬最后的几句话,一遍遍回响在耳边,回响在苍穹。

罗珏走到韩文熙身边,道:“你是丑医,又是漂流公子韩冷,还是韩文熙,到底哪一个才是你的真名?你和我家姨娘,到底是什么关系?你说我姨娘要把兰儿变成什么工具?事情为什么搞得这么复杂?”

“罗珏,事情的确很复杂,我现在不能跟你说。但是我请求你,我和姐姐——哦,和你家姨娘的事,请务必保守秘密。至于兰儿,你可以完全放心,我会好好照顾她的。”

韩文熙不能杀死姐姐韩文姬,但还是决然地将罗移清带走了。他让罗移清坐在马车里,他亲自赶车。

三天后,韩文熙和罗移清出现在一个险峻雄奇的峡谷里。这三天里,他们白天赶路,晚上就找个隐秘的位置住下,但吃住都在马车里。白天,罗移清很多时候都是睡觉,但到了晚上,她却很开心。对她来说,晚上就意味着在梦境里,可以和韩文熙说他们的情话,可以听韩文熙描述他们的未来,虽然那些美好的未来都带着理想的成分,但她就是感到幸福。三天里,她从来不提自己那个特殊的身份,因为在她的潜意识里,根本不需要去管那个身份,她坚定地告诉自己也告诉韩文熙:有他在,一切都无所谓。

韩文熙却是既痛心又庆幸。韩文姬控制了罗移清的神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好事,至少可以让罗移清不去想那个特殊身份,不用担心自己跑了会给明月山庄带去什么样的灾祸。

经过三天的相处,她也能在白天接受他了,比如现在,在让她下车来看风景的时候,他对她这样说:“兰儿,你晚上做梦,我白天做梦,那我们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就都可以在一起了,对吗?”

她想了想,点点头。于是让他拉着手从马车上下来,跟他走进了一片树丛。现在是深冬,漫山遍野都是衰草,但还是有一些绿色植物生长着,在满目枯黄里显得特别有生机。

罗移清将头靠在韩文熙肩上,非常幸福地沉醉在“梦境”里。

但是,有人偏要破坏他们这份来之不易的幸福。申宜放竟然带着十五个人,杀气腾腾地向他们包抄过去。韩文熙已经知道有敌人来了,他们奔跑的速度已经证明了他们是敌非友。虽然在制造罗移清假死亡时就已经考虑到可能依然会被追杀,但是没想到这么快,更没想到会是申宜放。

申宜放等人接近了。韩文熙抱着罗移清忽然转过身来,惊愕地叫:“申大哥,怎么是你?”

申宜放已经释放出了一种强大的气势,那是一种必须完成任务的气势,这种气势的确让韩文熙感到震惊不已。

“申大哥,你是天庆镖行的总舵主,你统领着几十家分镖行,天庆镖行是江湖第二大帮,是什么人能够差令你?”

“龙廷宝座上的人。”

“皇帝?”

“天庆镖行从来不做杀手,但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大明朝的人。如果不执行这个任务,天庆镖行就没有生意可做。如果没有生意,天庆镖行就没有了存在的价值。所以,要请兄弟你谅解。”

“朱载垕要杀我?”韩文熙觉得不可能,朱载垕明明要他将罗移清秘密带出明月山庄,从这个意义上,他已经做到了,他为什么还要追杀他?就算他和所有皇帝一样反复无常,也不应该这么快就知道消息了吧。

“兄弟,从古到今,帝王的事就是不能依照常理来推断的。你能不能逃生而去,就看你的本事了。”申宜放一挥手,众手下向韩文熙扑去。“不要伤了那位姑娘。”申宜放又补了一句。

“慢着。”韩文熙大声道,“申大哥,皇帝是要你杀我,还是说要带她走?”

“杀你。”

韩文熙一怔,心里说:“杀我?不是要兰儿?”向申宜放道,“好,既然皇帝没有说要这位姑娘,那就让我把她安顿了再战。”申宜放做了个“请便”的手势,韩文熙便将罗移清带进车里。

罗移清担忧道:“他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能进入我们的梦里?”

他一笑:“你好好地呆在里面,我把他们赶出属于我们的梦乡。”

安顿了罗移清,韩文熙再也不说话,握着玉笛,飞身跃起,从半空中扑向申宜放的众手下。

申宜放没有出手,如果众手下能制服韩文熙,自然用不着他出手。韩文熙毫无畏惧之色,敌人是多,也个个是好手,但他根本没将他们放在眼里。申宜放奉命来杀他已经是事实,但他还是坚持自己的原则,努力地将敌人点穴使他们不能动弹,不想伤及他们的性命。因为韩文熙是这样的个性,所以他的点穴功夫十分厉害,无论从哪个方向都能隔空点穴,很快,就有七个人动弹不得了。

韩文熙不想消耗过多的体力,对于剩下的八个敌人,他却使用了银针。他是大夫,自然善于使银针,一把银针撒出去,有七人中招,最后一人,也在他的玉笛下失去战斗力。

“好,漂亮!”申宜放抽出双刀,扑了过去。“兄弟仁义,你申大哥却要叫你失望了。”

申宜放的双刀挥过处,真是土崩石裂,地动山摇。顿时,飞沙走石,天昏地暗。韩文熙玉笛急转,拼死搏击。

老实说,韩文熙不是申宜放的对手,首先在内力上就输给了申宜放。韩文熙使的是无声剑法,这套剑法招式奇妙,端的是变化无穷,每一招里都蕴含着意想不到的剑招。平时,韩文熙对敌时将剑法变成笛法,都有些随心所欲,使敌人很难摸到他的武功路数,也因为如此,他的武功才显得高深莫测。但是对付申宜放这样的顶尖高手,却不能太过随心所欲,无声剑法的精妙剑招是一定要施展出来的。

此刻,申宜放毫不留情,韩文熙也丝毫不能怠慢,一管玉笛在内力的驱使下,虽然使得风雨不透,但他还是不敢大意。可是,韩文熙因为没有杀人之心,因此出招不管有多狠,就是缺少必须的威势,而依照他的个性,就是杀招也使不出威力。和申宜放这样的高手对敌,他这种个性就犯了江湖大忌。因此百招之后,他几次险险避过申宜放的杀招。

罗移清不知什么时候出了马车,站在帘子外,她的神智依然在梦中,但眼睛挥之不去韩文熙和申宜放的激烈打斗。韩文熙每一次差点被申宜放的双刀斩杀的场景,都深深地刺激着她的神经。

“文熙!文熙!”她的心里在喊叫,翠云峰上的情景如闪电一般在她脑海里闪现,那壮观的瀑布发出的巨大声音又如炸雷一样轰炸着她的耳鼓。只见她的瞳孔在扩散,裙子下摆渐渐飘了起来,长长的头发飞扬起来。

“呀——”一声凄厉的啸叫,罗移清猛然以快得无法形容的速度,射向申宜放。她的突然攻击使申宜放手忙脚乱,而她的身法又怪异无比,一点也没有章法,乱得十分可怕,眼睛里也射出骇人的光芒。这种乱,将申宜放攻了个措手不及,一瞬间就使他手忙脚乱起来,除了想到避让,根本想不到别的。在韩文熙惊得连喊也喊不出来的时候,她已经空手夺了申宜放左手的刀,并且向申宜放失刀的胳膊斩去。

“兰儿不可——”韩文熙奋勇扑上,将申宜放推开,并且及时错开了位置。

罗移清那一刀虽然落了空,势头并不减,她可能是控制不了那个速度,飞向了申宜放的众手下。

“哎呀——”

“啊哦——”

“哎噢——”

惨叫声里,刀光闪过,顷刻间三颗头颅滚落在地,死者脖子里喷涌而起的鲜血,冲得半天高。

“兰儿!”韩文熙高喊着激射过去。

“文熙!”罗移清激灵一下,眼神一荡,仿佛清醒过来,手里的刀掉在地上,人也向地面飘飞着。当韩文熙将她接在怀里后,旋转了好几个圈才落在地上。

这时的罗移清,嘴唇乌黑,脸色惨白,双目紧闭,浑身软绵。

……本章完结,下一章“(1)皇后身死君王怒”↓↓↓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