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天命皇后(武侠全本) [目录] > 第3章:(2)漂流公子进闺房

《天命皇后(武侠全本)》

第3章(2)漂流公子进闺房

风中一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2、漂流公子进闺房

蕊芯生有一对双胞胎儿女,儿子罗萦,女儿罗隐青,十岁了。她这一双儿女,可说是粉雕玉琢,不但长得漂亮可爱,还聪明灵透,人见人爱。不过,他们却得不到明月山庄众人的喜爱。这也没关系,反正他们也不大到明月山庄去。蕊芯就这样过着教导一双儿女,等候每个月那五天的逍遥日子。她这里还有八个丫头,两个服侍他们母子三人,两个负责花木,两个负责种菜,两个负责做饭。

二十九岁的蕊芯,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优雅的气度,绝伦的容貌,成熟的风韵,无一不显示着她勾魂摄魄的力量。但是,她的打扮十分洁净朴素,既不炫耀自己的富贵,也不自卑自己的地位,虽做卑贱的姨太太,却自有傲人的人格尊严。在荣昌县,她的名声,超过明月山庄大夫人段小玉。

看着愁容满面的罗移清,蕊芯深深地叹息了一声。要说罗移清不甘心受命运的摆布,这一点蕊芯给她的影响很大。几年前,在罗移清还对自己的命运不甚了解的时候,是蕊芯刻意让她去读那些宫廷女人方面的书。因此对罗移清来说,蕊芯是她心智的启蒙者。明月山庄的人不喜欢蕊芯,但罗移清要来这里住几天,却是毫无问题的。

在小楼的桥上,罗移清和蕊芯并肩坐在栏杆上。罗移清低声讲了罗珏那个办法后,蕊芯直直地看着她道:“兰儿,珏儿的确想了个好办法。你有什么打算?”

“我——”罗移清低下头道,“不敢。”

“以珏儿的眼光选出的人,一定错不了,兰儿,为什么不大胆地去做呢?”

“背着家人去和陌生男子见面,姨娘,我——害怕。”

蕊芯将罗移清搂到怀里,唏嘘道:“我苦命的兰儿,你已经被他们给折磨得一点没有反抗精神了。你嘴里说着希望反抗命运的话,其实你已经没有力量去反抗。那个奄奄一息的皇帝,他怎么配我们的兰儿去陪伴呢?”

“姨娘……”罗移清哭泣着。

罗移清在蕊芯这里住了两天。这两天里,无论蕊芯怎么鼓励她,她都下不了决心。这两个晚上,她都睡不着觉,一闭上眼睛,仿佛就看到这样一副场景:她被一个陌生男人拉着奔跑,官兵挥起大刀将明月山庄的人一个个斩杀,鲜血流进了荣昌的濑溪河,河水染红了,她和那个陌生男人站在染红的濑溪河边,惊恐、号哭……

软弱的罗移清,怎么也不敢拿家人的性命来做赌注。罗珏来接雪影小楼接罗移清回家时,罗移清独自坐在河边的草地上,默默地望着河水发呆。蕊芯和罗珏站在楼上走廊里,远远地望着孤单寂寞的罗移清。他们眼里的罗移清,在一片秋菊的花海里,越发显得凄凉和冷幽。

“怎么办?姨娘。”罗珏问。

“当初咱们想到让江湖人来解救兰儿,却忘记了常常鼓励她,使她早点树立离开家的信心和勇气。现在突然要她做出那样离经叛道的事,她自然很难做到。”蕊芯苦笑道,“珏儿,我们把一切都想得太简单了,忽视了兰儿的内心。如果她没有坚定的信心离开明月山庄,我们再怎么努力都是没用的。”

“可不可以咱们选定一人,让他带着兰儿走?”

“不妥。”蕊芯道,“一来,强迫兰儿跟一个陌生男人走,反而会给那个人带来麻烦;二来,如果不是他们互相中意了,逃亡路上怎么能同心协力呢?不能忽视朝廷对他们的极端追捕,如果不是那个男人心甘情愿,他也未必能为兰儿冒这样的险。”

“那我们该怎么办呢?”

“你把兰儿带回去吧,让她静静地想一想。如果她下不了决心,我们就一定要拖延她进宫的时间,就算她无法离开明月山庄,怎么也不能让她去做那个快死的老皇帝的妃子。”

“对对对,就是拖延到去做新皇帝的妃子也好。”

罗珏带回罗移清后,鼓励的话说了很多,但罗移清看到明月山庄的喜庆和奶奶、爹娘等人的笑脸,她刚刚涌起的那点信心就荡然无存了。蕊芯为她着急,罗珏为她忧心,她则像那句俗话说的:皇帝不急急死太监。不过,她不是不着急,而是急在心里,急在血液里,这种焦急和愁苦,使她的身体越来越差了。

罗移清身体不好,也是天生的,好象老天故意要她在温室里经受一些磨难似的,从小到大,她的身体一直有病。病不是大病,不是这里不好,就是那里不舒服,因此药也断不得。明月山庄专门给她配备了几个大夫,但一直不能彻底地医治她。随着年龄的增长,她吃的药更多。

罗移清病倒后,昏沉沉地躺在那里,叫人看了着实感到难受。但是明月山庄的人看不到她的苦楚,只想到尽快调养好她的身体准备进宫。罗移清这一次的病比任何时候都严重,几个大夫的药都吃了也不见效,蕊芯不放心也赶来探望。

蕊芯的到来使段小玉很不痛快。但罗移清昏沉中却拉着蕊芯的手不放。蕊芯看着脸色惨白的罗移清,眼泪禁不住流淌起来。她明白罗移清拉着她的原因。在明月山庄,除了罗珏,就只有她理解她,真正关心她,就是她的亲生母亲梁惠鹃,也因为性格软弱胆小怕事而不敢有丝毫反抗的言行。此刻,梁惠鹃就站在床边,抹着眼泪,哀伤地看着病重的女儿。

蕊芯伏在罗移清耳边,轻声道:“我可怜的兰儿,你一定要振作起来,不能放弃自己。你要活下来,因为活下来才有希望。”在蕊芯看来,罗移清吃了药不见效,是因为她心里不想活了。

蕊芯分析得不错,罗移清真的不想活了。她原本是打算到了皇宫才自杀的,因为这场病,使她改变了主意。她想的是,如果在皇宫自杀,朝廷也会追究明月山庄的,那样也会连累明月山庄,要是就这样病死了,生老病死是自然法则,明月山庄就没有罪了,朝廷就是怪罪也不会让明月山庄的人丢命。死,对罗移清来说,是一种幸福,所以她一点也不怕死亡。十七年来,她活得太累了。

蕊芯守了罗移清两天两夜,罗移清的病越来越沉重了,她那种对生毫无留恋的状态,让她感到揪心。蕊芯将罗珏找来,问他在江湖朋友中,有没有医术高超的人。因为她觉得大夫们的药吃不好,或许江湖上的某些药能医治好罗移清。

罗珏马上想到一个人,那便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丑医。丑医二十几岁,没人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刚从外地到荣昌。罗珏和丑医结交,是因为丑医帮一个孤寡老太太打跑了几个无赖,然后他还认那老太太宁妈妈为义母,住在她家。丑医有一身医术,尤其善于清除蛇毒,就将宁妈妈家开成了医馆,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医治了很多病人,赢得了口碑。罗珏觉得丑医侠义,善良,还有一身好武功,所以就跟他结交了。

此刻在宁妈妈家的院子里,韩文熙正坐在一棵老槐树下吹笛子——随意披散的头发显示出他的洒脱和随性;白色长衫的袖口和领口上,绣着淡青色兰草图案,显得十分素雅和洁净;腰间的银质宽腰带上也绣着淡青色兰草图案,腰带将他的身材勾勒得伟岸而雄壮,兰草图案又凭添几分儒雅和风流。也许是衣裳白得太嫩气,使他整个人看上去显得特别白皙,和他手上那管通体莹白的玉笛浑然一体,极是俊雅清爽。

韩文熙吹得十分专注,甚至忘我,一副悠闲自得的样子。

罗珏来敲门时,韩文熙停止吹笛,道:“谁在敲门?”

“丑医兄,是我——罗珏。”

“罗珏?”韩文熙连忙道,“稍等片刻。”说着话,已经从怀里摸出一张人皮面具,转手间就成了一个丑陋的人。

韩文熙还有个名字叫韩冷,那是他行走江湖时所用的名字,以韩冷之名行走江湖时,得了个绰号叫“漂流公子”。韩文熙能文能武能医,为了行医方便,他特意将自己易容成丑陋之人,自诩“丑医”,出道几年来,医治过无数江湖人和老百姓,但谁也不知道他的丑陋容貌是伪装的。

韩文熙用丑医身份治病救人,用漂流公子身份调解武林各门派纷争,乐此不疲。现在他来到荣昌县也不例外。

开了门,罗珏说明来意。韩文熙连连摇头,然后说出他作为丑医的行医规矩:不进闺房看病。

“为什么?”罗珏诧异道。

韩文熙淡淡地笑了一下道:“我怕闺阁小姐看上我。”

罗珏想笑,却没笑出来。看着他此刻那副尊容,他很想说恐怕没有小姐会看上他,但那话自然说不出口,不能这么伤害朋友的自尊。长得难看又不是他的错,而且世间的事也是说不准的,没准就会有某个小姐中意他呢。

罗珏恳求韩文熙走一趟,韩文熙却叫他将妹妹带出来看病。罗珏因为太担心罗移清的病,见韩文熙诸多推委,不高兴了,甩下一句:“原来你是个见死不救的人,我看错你了。”然后匆匆而去。

罗珏走后,韩文熙可能觉得自己太过分了,于是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就来到了明月山庄。不过,韩文熙将自己打扮成个道士,加上他那副尊容,更加难看了。现在,韩文熙的丑医装扮其貌不扬,罗忠成、段小玉和罗老夫人都持怀疑态度,不过因为找不到更好的大夫,勉为其难地将他带进了罗移清的卧房。

罗移清的帐子垂了下来,右手伸在帐子外面。蕊芯、梁惠鹃站在一边。罗珏将罗移清这几天的病症简单介绍了一下。

……本章完结,下一章“(3)天命皇后中奇毒”↓↓↓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