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天命皇后(武侠全本) [目录] > 第32章:(1)成人成魔无神助

《天命皇后(武侠全本)》

第32章(1)成人成魔无神助

风中一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1、成人成魔无神助

这次来的,只是蒙面人,总共有十八人,打扮和以前一样,但是在脖子处多了一个铁圈。十八个人都骑着马而来,也并排站成两排。

蒙面人首领大声道:“漂流公子,我们只要罗移清,不想跟你打。”

韩文熙恢复他惯有的笑容,道:“是吗?如果不跟我打,而且不把我打趴下,你们又怎么能带走罗移清呢?”

“漂流公子,你看到了,我们可都做了防护。尽管罗移清出手就是砍人脑袋,但这次她要想砍断我们脖子上的铁圈,恐怕不容易呢。”

“阁下想得周到,佩服佩服。”韩文熙道,“既然公然来抢罗移清,难道就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吗?各位是受谁指使而来,难道也不敢说?”

蒙面人首领道:“我们来头很大,但主人是谁,自然是不能说的。”

“来头大?有多大?除了皇帝,那么不是李贵妃,就是段左先了。不管是谁,都休想如愿。来吧——”

韩文熙说完最后一个字,已经飞入敌人上空,玉笛飞舞中,战事正式开始。单大哥等人也加入进去。但是,敌人骑在马上,韩文熙一方很吃亏,敌人的拂尘也确实厉害。不过,韩文熙很快就看出来了,在十八个人中,只有五六个人功夫厉害,其余的都只能起辅助作用。

“单大哥,可以伤人,不可杀人。斩马腿!”韩文熙于打斗中高声交代道。

单大哥等人因为知道韩文熙的原则,也就以伤人为主。韩文熙让他们斩马腿,他们也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于是将目标放在马腿上。顿时,被斩掉腿的马纷纷倒地,敌人乱七八糟地摔下马来。受伤的马发出哀怜的嘶鸣声,那声音此起彼伏,在寂静的山间回响着。

“啊——”农舍里突然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声。那是罗移清的声音。罗移清被韩文熙点了穴道,躺在床上,因为昏迷,所以当听到无数马的惨叫声时,意识里马上就有了韩文熙被杀的意象。前两次在这样的时刻,她都无意识地催动了邪功,可是今天穴道受制,邪功已经上身,却无法行动起来。

罗珏和张冰雪紧张地说着让她冷静的话,但是都不管用,罗移清全身的肌肤不再是黑色,而是让人惊恐的绿色。她虽然躺着,但是没有被压着的头发和衣服依然飘了起来。罗珏扑上去要按住她,却从她身体里冲出一股强大的气流,将罗珏冲上了房梁,然后又重重地摔在地上。张冰雪还没扑上去,也被震飞到墙上,随即跌滚在地上。丫头香儿惊叫了一声,还没扑到张冰雪身上,罗移清已经冲开穴道纵身而起,绿着眼睛向香儿抓去。香儿惨叫一声,头盖骨被抓破,倒在血泊里。

接着,罗移清从农舍屋顶飞了出去,飞向打斗的人。韩文熙听到农舍里不同的声音已经担心极了,正要用暗器将没有倒下的敌人打伤,晃眼看到绿得可怕的罗移清,惊叫了一声“兰儿”,向她射去。

罗移清这回却没有被他那声“兰儿”唤回,但她还是看清了他的脸,在被他抱着的时候,她用一种可怕的声音道:“不管什么人要杀你,都不行。”说着,她全身就像有电流一样,将韩文熙弹开,伸着指甲尖尖的双手,冲向还没有倒下的敌人。她不再抢兵器,也不再对敌人的喉咙下手,而是专门抓敌人的天灵盖。

韩文熙无比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因为罗移清鬼魅般飘飞的绿影和纷纷倒地的敌人,以及他们的惨叫声,是那样地刺激他。好象就只有眨眼间,就没有一个敌人能站立了。

韩文熙再睁开眼睛时,看到罗移清在扫视着,站着的人就是单大哥他们,而他们分别都受了伤。突然,罗移清像一个龇牙咧嘴的魔鬼,向着他们抓去。

韩文熙将玉笛对准了罗移清,从玉笛里射出的几十根绣花针般大的银针,将罗移清插成了刺猬。她发出一声魔鬼似的痛叫,向后飞坠着。

韩文熙赶到时,她已经坠落在一块不大的水田里。她漂浮在水面上,绿色的肌肤在晚霞里越发让人感到惊骇。韩文熙站在水田里,轻轻地抚摩着她的脸,表情痛苦到极点。

罗珏和张冰雪等人跑来,看到他们的样子,惊呆了。

罗珏道:“韩兄,快抱她上来呀,这样会冻着她的。”

韩文熙哑声道:“我已经扎针了,在她面色未恢复之前,不能移动她。”

众人的表情复杂极了。

罗珏惨然道:“兰儿,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啊。”

韩文熙也惨然道:“兰儿,我没有想到,封住你的穴道,反而让你冲破,你的功力……兰儿,我带你走,错了吗?”

这个夜,是所有人都最痛苦的夜,张冰雪的几个随从怎么也不想留在这里了,坚决地要回京城去。张冰雪为死去的香儿哭泣,却又不能怪罗移清,但又不想就此离开韩文熙,诸多痛苦缠绕着她,折磨着她。罗珏向她表示过十分无奈的歉意,她却什么也没说。

单大哥和杨大哥却更多的是为罗移清担心,这样下去的话,罗移清就成了真正的魔鬼了。

等到罗移清的面色恢复正常,已经是半夜了。韩文熙一一拔掉她身上的银针,然后才将她抱出水田。因为在水和淤泥里浸泡太久,他的腿有些麻木,而罗移清则浑身冰凉。但是她的神智总算回来一点点了。

在回农舍的路上,她有气无力的说:“文熙,我好累。”

“闭上眼睛睡觉吧,我会一直抱着你。”他的声音痛而柔软。

“我们在梦里过得很快活,我喜欢这样的日子。可是,为什么有那么多人要杀你?”

“没有人杀我,你看花了。”

罗移清需要强烈的温暖,韩文熙将赤luo的她紧紧抱在怀里,盖好厚厚的被子,还让罗珏生起几个大火盆,放在床底下。韩文熙和罗移清赤luo而拥,没有人说他们不应该,更没有人耻笑。

罗珏的表情哀痛而忧虑:“没有人能给她解毒吗?”

“我姐姐可以,但是她功力不够。”

“难道不能让她将解毒之法告诉你,你给她解毒吗?”

“我不懂邪功。”

“那就让她把邪功的要义告诉你。”

“罗珏,你不知道邪功的厉害,只有懂的人,而他必须自己未曾修炼此功,同时又要能掌握被控人按照什么样的程序修炼邪功的,才能给她解毒。”

“这么说,一切还是在姨娘身上。”

天亮了,韩文姬独自站在一个山头上,这个山头可以看见韩文熙等人居住的农舍。农舍的烟囱里飘出了青烟,她知道农舍里的人在烧早饭了。清晨的空气很好,但是她嗅不到这清新的空气,或许对她来说,血腥味更能入她的鼻子。

韩文姬远远地看到罗珏从农舍里出来了,然后单大哥也出来了。罗珏和单大哥在纠缠着,好象罗珏不要单大哥跟着他。

的确,是单大哥坚持要跟罗珏一起走。

“你不会武功,一个人去找你姨娘,很危险的。”单大哥道,“她已经不再是明月山庄的姨太太,而是一个比魔鬼还可怕的女人。”

“如果杀了我能让她救兰儿,我死而无怨。”罗珏道。

单大哥望着罗珏离去的背影,急得不知如何是好。

韩文姬是在山脚下截住罗珏的。这一次看到韩文姬,罗珏既没有害怕,也没有哀求,而是以一种异常平静的态度道:“要什么样的条件,你才肯救兰儿?”

韩文姬笑了一下:“不该是你来求我。”

“我不是来求你的,而是跟你以条件交换。”

韩文姬哈哈大笑起来,得意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也算是我调教出来的弟子。不错,我没看错人。罗珏,你应该知道我不会答应的。”

“难道让我对你绝对服从也不可以吗?”

“绝对服从?我不明白。”

罗珏看着韩文姬的脸,依然平静地说,“姨娘,在我心目中,你既是我的长辈,又是我十分欣赏的女人,你教给了我很多做人的道理,那些道理本来应该是我母亲教的。所以你在我心目,更像我的母亲。你虽然比我大不了几岁,但我一直就是以这样的心来对待你的。”

“哦,谢了。”

“我现在才明白,你看到我为兰儿的幸福挖空心思,你就善意地提醒我去结交江湖朋友。其实,你是想通过我拥有一支你复仇的武装力量。”

“明白就好。”

“你是个聪明绝顶的女人,你善于利用人的弱点,你还有巧妙的人事安排,通过你精密的谋划,一切都按照你的意愿进行着。”

“不,出了意外。”

“没有意外。”罗珏道,“你的弟弟成了兰儿的心上人,他要救兰儿,结果却一步步按照你的计划,使兰儿的功力在不断增强。”

“罗珏,这是个意外,我无须诓你。”韩文姬骇人的目光里渐渐有了几许无奈。“我是计划兰儿有个心上人,让她亲眼看到心上人被皇帝杀死,我需要她心里有对皇帝的深深仇恨。可是,这个我计划要让皇帝来杀死的人,却是我的弟弟。罗珏,你知道我为此有多痛么?”

罗珏终于不平静了:“你会痛?”

“是的,我痛。兰儿没有对皇帝的深深仇恨,我的事难成,她的心上人必须死,可是死了文熙,我们韩家就绝种了,我不该痛吗?我警告过他,兰儿每自己催动一次邪功,就会增加一分功力,是他固执,是他幼稚。把兰儿交给我,早一日送进皇宫,就会减少更多的杀戮。一切都是他搞砸的,所以罗珏,你不该来求我,而该去求他。”

“姨娘,”罗珏终于激动起来,大声喊道,“你用复仇做借口,把自己和兰儿变成了魔鬼,难道还要把我们所有的人都变成魔鬼吗?你要杀皇帝,我们想办法将他骗出皇宫不就行了?为什么一定要用这么残酷的方式?”

“因为你没有经历残酷的灭门悲剧。”

……本章完结,下一章“(2)佳人生命更缩短”↓↓↓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