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天命皇后(武侠全本) [目录] > 第33章:(2)佳人生命更缩短

《天命皇后(武侠全本)》

第33章(2)佳人生命更缩短

风中一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2、佳人生命更缩短

韩文姬最后这句话,使罗珏无言反驳。是的,无论谁是韩文姬,都会把自己的心变成魔鬼,就像她对韩文熙说的那样,她天生美丽,但是犯了什么罪?只不过因为她不肯去做一个老皇帝的妃子,皇帝就杀了人家满门,帝王可以如此杀戮,为什么她就不可以?只不过在这个事件里,罗移清是真正的无辜了。

罗珏回到农舍外,但没有马上进去,而是站在半里之处,望着农舍,想着罗移清的苦,禁不住痛哭起来。张冰雪从农舍里出来,看到他了,见他不进屋,于是走向他。还没走近,就听到了他的哭声。

罗珏发现张冰雪走来,急忙停止哭泣,用衣袖揩着泪水。

张冰雪走到他面前,道:“罗公子,我听到你哭声了,不用掩饰,想哭就哭吧。哭过了,就回去吃点东西。韩大哥不吃东西,还要你去劝劝他呢。”

“男人哭泣是最没能力的表现,让小姐见笑了。”

“不,心里有巨大的苦痛如果不哭出来,会伤身体的。”

张冰雪这一说,使罗珏怎么也控制不住了,坐在地上就号啕大哭起来。张冰雪陪他坐着,静静地看着他哭,眼泪也在眼眶里打转。

“兰儿命苦,我现在才真正明白。”罗珏哭了一场后,哑着嗓子道,“一直以来,我只想到给她找一个爱她能保护她的人就行了,没想到,她一直活在一个阴谋里,经受着那样的折磨。”

“是啊。她是天命皇后,本来应该是她的福分,做皇后,是很多女人梦寐以求的。”张冰雪理解地说,“她偏偏不愿意做皇后,只想追求一种平静的生活,那个身份不容许她那么做,已经够苦她了,没想到还有这么残忍的事等着她。她的天命,非但没有给她带去幸福,反而害了她。”

“现在想来,如果不是姨娘,她或许就欢欢喜喜地进宫了。”罗珏有些懊恼,“假如重新来一次,我一定支持她进宫,像这样的情况,做新皇帝的妃子,或许也能得到一种幸福。”

“你姨娘教她反抗命运,却又用这种反抗来营造她的复仇世界,世间怎么会有如此复杂的女人?”张冰雪叹息起来,“韩文姬十几年前可是京城的名媛之首,据说许多小姐都嫉妒她的才学和美貌,许多男人都想娶她为妻。我想,如果从她的角度来讲,不是她自己要变成魔鬼,而是皇权将她变成了魔鬼。”

“皇权?”罗珏咀嚼着张冰雪的话,立刻深有同感。张冰雪的话一针见血,这个复仇世界形成的根源,就是至高无上的皇权。天下的美女都必须服从皇权,去做白头宫女,皇权不容许女人有思想,有个性,更不允许女人有自由。皇权将天下女人都变成了没有生气的画、不能流动的水。

罗移清更被皇权变成了一潭死水。韩文熙不甘心,还是要带着她去荒僻之地,罗珏知道他只有这一条路可走,表示赞成。张冰雪在四个随从的苦苦哀求下,答应回京城去。于是,他们作别后,各自奔赴而去。

韩文熙将罗移清放在马车里,杨大哥和单大哥轮流驾车,罗珏则骑马。他们都要韩文熙坐在车子里照顾罗移清。两天后,他们在一个叫蒋家村的村落落脚。

这个村落,人家不多,人却不少,孩子更多,虽然穿得破破烂烂的,但欢笑声不断。孩子们在村子里开心地玩耍着。

单大哥找到一个单身汉家,因屋子较大,可以住下他们几个人,同时屋子又在村落的尽头,更便于掩护他们的行藏。

但是他们刚刚安顿下来,两个旧朋友就追踪而至了。这两个人,一是秋娉,一是荣昌县秦知县之子秦怀舟。韩文熙看到他们,都很吃惊。来不及叙旧,秋娉和秦怀舟就分别向他说了新的敌情。秋娉说,她听到天庆镖行的人要杀死韩文熙的消息。秦怀舟带来的情况则更糟,他说江湖上那些因漂流公子调节了纷争的门派,不知为什么重新反目为仇,青城派和无影庄的人更是在集中人马。

“你们的行踪一直在暴露之中。”秦怀舟有些疑惑地看着韩文熙,“凭你的功力,怎么会发现不了有人跟踪呢?”

韩文熙痛苦地一笑:“是我姐姐在跟踪我,也是她将我的行踪散布出去的。”

韩文熙讲了韩文姬的报仇之事,但没讲详细,因为秋娉在场,他只是说姐姐要他报仇,仇人是江湖人。不过,却没再隐瞒自己的真实姓名。秦怀舟来找他,也是因朋友情义而来帮忙的。因为秋娉在场,韩文熙也没有说出罗移清的身份,但是秋娉却问了出来。

秋娉是在私底下问韩文熙的:“江湖上在传说天命皇后不但没死,还被你带走了,是真的吗?”

韩文熙反问她:“你为什么突然来找我?”

“皇兄让我来找你,叫你去京城见他。”

韩文熙仿佛现在才想起自己和朱载垕还有一个约定,也仿佛突然明白,他带罗移清去远避,根本是不现实的。被他调节过纷争的江湖门派要找他算帐;青城派和无影庄要杀他和罗移清为死去的弟兄报仇;申宜放要杀他;蒙面人要杀罗移清。几路人马都是一副要将他们两个杀死的架势,天下虽大,他又能避到哪里去呢?

忽然,他问:“秋娉,皇上是不是派了人来杀我?”

秋娉惊讶:“没有哇。皇兄为什么要杀你?他派我出来找你时,可不知道罗移清还活着。可能就是因为得到罗移清死了的消息,所以才让我找你搞清楚吧。”

韩文熙思忖起来。如果申宜放不是朱载垕派来的,依照申宜放那次对他毫不留情的打法,他要杀他也不是装装样子,那就是有一种解释:申宜放是被韩文姬收买的,假借皇帝的名义,逼着他带罗移清回去。

“姐姐,你破坏那些江湖门派的和睦,收买申宜放来杀我,你对我,难道就没有半点姐弟亲情吗?”韩文熙在心里痛喊着。

第二天一早,韩文熙决定带着大家离开那个村子,向来路返回。他只能回去,因为韩文姬已经疯狂了,他不能消极地选择逃避的方式。况且有她在,他根本是逃不掉的,韩家的仇,姐姐的魔,罗移清的苦……这一切的一切都告诉他不是逃避能解决的。

他的决定,大家都没有异议。既然是来帮他的,就当然要听他从他的决定。何况大家都知道,有韩文姬在,如何的逃亡都是徒劳的——除非韩文熙杀死韩文姬。

出去打探消息的单大哥和杨大哥从两个方向回来,告诉大家,这个村落,已经被几路人马包围了。申宜放的人马在左,青城派的人马在右,无影庄的人马在中间。还有一些门派的人马分散在三路人马后面。村子的后面则是高山,几乎是没有退路的。

“我们昨天晚上就该走。”秋娉道。

“该来的始终要来,既然要来,就在这里一并解决吧。”韩文熙反倒坦然了。“秦兄,单大哥,杨大哥,罗珏,你们快分头去关照村民,关紧门窗,无论发生了什么事,都不要打开门出来。”

众人分头去后,秋娉将韩文熙拉到一边,低声道:“皇兄给了我可以调动一百官兵的权力,我马上去……”

“是吗?”他摇头,“来不及了。况且你也出不去。”

韩文熙走出屋子,向村落后面的山头望了望,果然看到一个人影。那人影虽然很小,但他还是肯定那个人是韩文姬。“姐姐,我不想杀人,你逼我杀人;我不想成魔,你逼我成魔……姐姐,你一定要把我逼上绝路吗?”

“文熙。”罗移清从屋子里出来,唤道。此刻她的目光虽然朦胧,但没有邪恶和让人感到恐怖的光芒。

秋娉站在门边,望着他们。

他握着罗移清的手道:“外面冷,进去吧。”

“我听到很多人的脚步声,是什么人到我们梦里来了?”

“是风声。我会一直陪着你。”

罗珏等人相继回来后,韩文熙吩咐他们,如果他吹笛子的话,就把耳朵塞起来。大家虽然不知道他的用意,但都点头表示按他说的做。然后,众人一起出了村。

韩文熙等人站在村口,放眼望去。因为这个村落处于几个山峰之间,因此山坡上也到处是敌人。他粗略估计了一下,两百人只多不少。

“那些在后面的人中,恐怕有很多都是来瞧热闹的。”杨大哥道。

“可能吧。”韩文熙道。

蓝余风、柳坚和申宜放从三个方向向韩文熙走来。大战前的平静,在这个空气异常清新的山村,显得特别诡异。

蓝余风道:“漂流公子,念在你是江湖上大家还算敬重的侠客,我们不想与你为难,只要你把罗移清交给我们,我们保证不伤及他人。”

“不错。”柳坚道。

韩文熙笑了笑道:“多谢两位还有几分仁慈之心。申大哥,你呢?”

申宜放口气却没这么好:“你要杀,罗移清我也要。”

“也是皇帝吩咐的?”

“不错。你胆敢拐走天命皇后,就是与朝廷为敌,皇上的心思,你应该明白。”申宜放昂然道,目光射向罗移清。

罗移清反而微笑着。

蓝余风冲申宜放叫道:“什么,你也要罗移清?”

柳坚也怒叫:“我们要杀了罗移清为门人报仇,姓申的,就算你武功盖世,也休想将她抢走。”

“好,那就各凭本事吧。”申宜放说着,已经将双刀抽出,再不多言,双刀向蓝余风和柳坚斩去。

他们之间先打了起来,倒让韩文熙等人感到意外了。众人看着韩文熙道:“怎么回事?”

韩文熙只笑了一下,没说话。

申宜放、蓝余风、柳坚打了起来,他们的门人立刻也打了起来,这一打,可就乱套了。很快,就见人倒在血泊里。真可谓刀光剑影,山崩地裂。兵器相交的声音特别刺耳。

“快塞耳朵。”韩文熙说完,将两个小布团塞进罗移清耳朵里,然后吹起了玉笛。

……本章完结,下一章“(3)救人不成何惧死”↓↓↓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