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天命皇后(武侠全本) [目录] > 第34章:(3)救人不成何惧死

《天命皇后(武侠全本)》

第34章(3)救人不成何惧死

风中一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3、救人不成何惧死

韩文熙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还有心思吹笛子呢?众人因塞了耳朵,因此听不真切,那些打斗中的人忙着打架,也没在意,他们谁也想不到韩文熙在吹一支古怪的曲子。笛声先还很轻,渐渐地以尖利得让人感到心惊胆战的音色响彻在群山之中。不过,他的笛声却不是震动山峦,甚至连花草树木都没怎么摇晃。

但是,如果仔细听,就会听见一种悉悉索索的声音从地下发出来。接着,只见各种各样、大大小小的蛇快速游来,游进打斗的人群中。

所有的人都惊呆了,他们停止了打斗,对付蛇群。可是,那些蛇也怪,随着韩文熙笛声的变化,它们纷纷向人攀缘而上,刹时,一片大混乱。蛇,被人砍死了很多,但还是源源不断地游来,有人想施展轻功飞出去,却被蛇紧紧缠绕着。

罗移清不知道韩文熙在干什么,只是静静地看着他。罗珏等人这才知道,韩文熙早已有了这样的准备:用蛇群来阻止这场杀戮。不错,韩文熙在明明知道有这么多要杀他时没有尽快逃走,一是他知道逃不掉,二是逃了后也根本解决不了问题。同时,还因为他不能离开罗移清身边,更不能让她看到他被众人围攻的情景。他也不能再给她点穴。

可是,要将还在冬眠的蛇召唤出来,是很消耗他的内力的,他看起来站着没动,只是吹着笛子,实际上他浑身的血液都在翻涌,激荡,冲击,所有人的目光都在蛇群上,没人注意到他的嘴角边已经流出鲜血来。

不,罗移清注意到了。她用手绢轻轻地给他擦着血。可是那血越来越多,越来越急,而且他还向下一矮,单膝跪在地上。笛子的声音再变了一次,那是他在调整蛇群的位置。

很快,许多人看到蛇群朝两边分散,中间留出了一条路,于是纷纷向外跑去。

韩文熙的血流得更多了。罗移清的目光变了,然后双目一闭,倒在地上。

“兰儿!”罗珏扑下去要扶她起来,却发现她居然睡着了。

谁也没有注意到,韩文姬已经出现在韩文熙身后不远处。

韩文姬嘴唇蠕动着,没发出声音,但却有声音传入了罗移清耳朵里:“兰儿,前面那些都是该死的人,你给我将他们都杀了。”

罗移清忽然张开眼睛,那眼睛里射出的光芒把罗珏吓得跌坐了下去。罗移清平地飞了起来,同时发出一声长长的呼啸,向着人群飞去。那些正在赶着离开的人和还在杀蛇的人,都没想到罗移清会突然飞到他们头顶上,而且带着排山倒海的力量。

不,罗移清此刻没有宝剑在手,也没抓人的天灵盖,她只是用双掌推出一股强大的气流,被那气流冲击到的人无不发出惨叫,因心脉断裂而死。

罗移清飞出去时,韩文熙就看见了,但是他正在紧要关头,撤不得笛子。当罗移清一推之下立刻死了几个人后,他的笛子却脱手飞了出去,另一条腿也跪了下去,根本没有力气施展轻功去阻止罗移清。

罗珏等人却向罗移清扑去了。

韩文熙转过身来,嘴里的血汩汩地流着,看韩文姬的眼神却是那样的绝望。

韩文姬冷酷地说:“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不想杀人,宁可消耗自己功力召唤冬眠的蛇类。好啊,你不杀人,我就叫她杀人。”

“好,她杀了多少人,我就在自己身上割多少片肉。”韩文熙说着,从怀里摸出为病人切开伤口放毒血的锋利小刀,手一挥,从自己腿上连裤子割下一片指甲般大小的肉。

“韩文熙,你……”

“我此刻救不到她,救不到任何人,但是我还能将自己来个凌迟处死。”再一挥动小刀,又割下一片白森森的肉,而他腿上的白洞,很快就血淋淋的了。

“好了!”韩文姬怒吼着,点了他的穴道,大声喊道:“兰儿回来。”

罗移清刚刚推出双掌,杨大哥闪避不及,飞出人群,到在地上后只抽搐了几下,就不动了。而罗移清则飘忽着倒在地上,又睡着了。

这一仗,原本只应看到漫山遍野蛇类的尸体,可还是共有二十几人丧命于此,伤者则更多。单大哥去看杨大哥时,罗珏已经抱着罗移清回到韩文熙身边来了。

蓝余风、柳坚、申宜放等一些围了过来。韩文姬给韩文熙解了穴,还没说出叫他回去运功疗伤的话,韩文熙已经大声叫道:“罗珏,去数一数死了多少人?”

“干什么?”

“连同前几次的在内,兰儿杀了多少人,我就在自己身上割多少片肉。”韩文熙样子十分惨然,鲜血、无力,愤怒,痛苦……但声音却很响亮。不,不是响亮,而是因异常痛苦和绝望发出的呐喊。

韩文姬手指一伸,点了他的睡穴,他头一歪,倒在地上。

韩文熙受了重伤,因为他的功力本来还达不到召唤冬眠的蛇类,但是他强行运功,五脏六腑都遭受到前所未有的重创。回到原先在村中的屋子里,韩文姬试着给他运功疗伤,却失败了,因为他练的内功非常正统,韩文姬走的却是邪路。秦怀舟、单大哥就更不能帮他疗伤了。饶是如此,他却凭借着最后一点力气,坚决地不让自己昏迷,只是用痛到绝望的目光看着韩文姬。

罗移清苏醒过来后,坐在韩文熙床边,神智却还在梦里,握着他的手道:“文熙,你起来,我不要那么多陌生的人到我们梦里来,我不喜欢他们。你带我走好吗?”

韩文熙看向韩文姬。

秋娉迷惑着。

罗珏的目光哀求着。

韩文姬合了合眼睛,将罗移清拉过来,说道:“兰儿,你看清楚,文熙躺在床上,现在是白天,你没有做梦。”

“我知道是白天,白天是文熙在做梦。”

韩文姬的手在罗移清眼前晃了几下,罗移清突然一激灵:“姨娘?”

“文熙受伤了,你好好照顾她。”韩文姬说完,急步出了房门。

罗移清猛地转身扑在韩文熙身上,惊愕地睁大了眼睛,焦急地道:“我不让你进皇宫去找皇帝了,不要为我解除身份了。文熙,皇宫里高手如云,我不要你为我去送死。”

韩文熙终于笑了,挣扎着坐起来,将她拥在怀里,有气无力道:“有你念着我,想着我,我就死不了。”

众人都松了一口气。但是秋娉却悄悄退了出去。从昨天到今天,因为发生的事太多,她根本来不及问韩文熙和天命皇后的关系。现在,她什么都明白了,因此感到痛苦不已。罗移清是要进皇宫的人,他却和她相爱,她又有那么可怕的邪功,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秋娉出了屋子,望着这已经不平静的乡野,她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远远地,她看到了张冰雪。张冰雪去而复返,让罗珏感到意外。张冰雪进了屋,径直走到韩文熙床边,焦虑地说:“我听到你们这里出事了,所以赶了回来。刚才进村子时,看到满地都是死蛇,还有死人……”

“蛇?”韩文熙急忙叫罗移清从他怀里摸出插银针的布包给他,他抽出三枚中指般长雪亮的银针。“罗珏,你们用这银针去试那些蛇,没毒的蛇可以分给村民们熬汤喝。死了那么多蛇,也是一种罪过,既然已经这样了,就不要浪费了。另外,将那些有毒的蛇胆取出来,我有用。”

说完,他再也没力气说话了,软绵绵地躺了下去。

是夜,韩文熙虽然非常疲累,但却努力地不让自己昏迷,始终跟罗移清说着话。罗移清知道他受了重伤,要他闭上眼睛睡觉,他不听。罗移清不明所以,韩文熙却知道自己的内伤有多重,这里的人帮不到他,更担心再有敌人来,他害怕自己一睡着就醒不过来。

尽管没有任何胃口,但是罗移清喂他喝汤他就喝汤,喂吃粥他就吃粥,还做出一副胃口很好的样子。这样做,也是想保存这一口气。

韩文姬和申宜放悄无声息地进来了。韩文姬对罗移清说请人来帮忙给韩文熙疗伤,然后将她拉到了外面。

申宜放将韩文熙扶起来,韩文熙反抗着道:“我不要你救。”

“文熙,你就别犟了。”申宜放道。

“你为什么要被我姐姐收买?天庆镖行什么时候成了杀手帮?”

“她先前要我杀你,现在要我救你,你还不明白她的心意吗?”

“我不想明白她的心意,如果她真的为我着想,就放我跟兰儿离开江湖。”

“别再说话伤神了。”

申宜放内力深厚,用了一夜的时间给韩文熙运功疗伤,但是只能让他的情况好一点,依然不能彻底地疗治好他的创伤。在疗伤的过程里,韩文熙一直在抗拒他,配合不好也是一个原因。当然最主要的是申宜放和韩文熙练的内功不一样,韩文熙所受的内伤,必须要他的同门人才能彻底疗治。

天亮后,申宜放收了功,将韩文熙放下去躺好,说:“告诉我,怎么才能找到你的同门师兄弟,必须尽快找到他们来救你。”

“兰儿是死路一条,我救不到她,那我就陪着她死好了。”

韩文熙的消极悲观态度,又像一根钢针插在韩文姬心上。申宜放虽然不能彻底地给他疗好伤,但是也不至于他三天后还起不了床。东西能照常吃了,但就是没力气起床。

三天后的早上,韩文姬跑到韩文熙床前骂道:“你这个没出息的东西,你还是韩家的子孙吗?那么多人要杀你,你宁肯自伤也不肯杀人。现在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是的,我不想活了。”韩文熙肯定地回答,“反正兰儿也是无人能救,她杀了那么多人,我也必须对死者有个交代,我烂命一条,却让那么多人陪葬了,你应该知足了。”

“韩文熙,你一定要气死我才罢休吗?”

“不是我一定要死,是你不给我和兰儿一条活路走。我留着这一口气,只想跟兰儿一起死,我慢慢地捱着,相信我能捱到兰儿死的那天。”

韩文姬恨不得抽韩文熙几个嘴巴,她好恨哪,恨这个弟弟如此折磨她,不是阻止她复仇,就是用死来威胁她。

“韩文熙,你这个不肖子孙。”她的眼泪奔腾起来,“你对无亲无故的人要担负死亡的责任,你就是不肯为韩家的亡灵报仇。好,我成全你。”她愤恨地走了。

每个人都明白了韩文熙要用自己的死亡来阻止韩文姬的杀戮,因此对他既钦佩又感到痛心,钦佩他的为人,他的胸襟,痛他采取这样消极的态度。可是,又没有谁能劝到他。罗移清的邪功他们都亲眼所见,她已经无药可救是残酷的事实,所以韩文熙采取这样的方式,似乎又很自然。

可是,韩文熙这种态度,对韩文姬却是最大的刺激,如果只有杀死韩文熙才能夺回罗移清,实现她的复仇梦想,她一定会这么做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1)心中有爱无生死(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