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天命皇后(武侠全本) [目录] > 第38章:(2)江湖浪子悲泪流(下)

《天命皇后(武侠全本)》

第38章(2)江湖浪子悲泪流(下)

风中一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门外,却站着秋娉。她也听到里面那两个人的话,不管在什么情况,那两个人眼里话里都忘我地只有对方,她跋涉了千山万水,满怀希望地从京城来,没想到得到的是这个结果。

看见罗珏走来,秋娉急忙藏起来。罗珏叫罗移清去有点事。罗移清走后,秋娉进了韩文熙房间,在床前坐下,忧虑地看着他,没说话。

韩文熙笑了笑道:“公主有什么忧愁的事吗?”

“你不要把我当成公主,好吗?”

“我没有暴露你公主的身份,但这并不表示你不是公主嘛。说吧,忧愁什么?”

“为了罗移清,你真的不想要命了吗?”

“命当然要,谢公主关心,我是杀不死的。”

“你和我皇兄抢女人,居然还这么乐观。我可提醒你,现在他是握有所有人生杀大权的皇帝,不再是那个失意的裕王。”

“好,既然说到点子上了,我也就不瞒你。”他正经起来,“你可知道,我是受他之托,秘密带走兰儿的。”

“胡说八道。”秋娉跳起来,也激动起来,“他让那么多官兵保护她,会让你秘密带走她,开什么玩笑?韩文熙,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不信,你回去问他好了。”

“好,就算是他让你秘密带走她的,那一定是要你将她带进宫去。可是你所做的,明明就是要拐走这个天命皇后,跟他作对。韩文熙,他是皇帝了,你清醒一点吧。”

“皇帝怎么啦?”罗移清接上话,进来。“秋娉姑娘,皇帝也要讲道理,不然,他还做什么皇帝。”

秋娉道:“罗姑娘,做皇帝的要是讲道理,你会流落到这里来吗?不是我说自己皇……”发觉要说漏嘴了,急忙改口道,“不是我说大不敬的话,自古以来,天下最不讲道理的人,就是皇帝。如果皇帝是我哥哥,我也敢这么说。”

“啊?”罗移清惊讶,“秋娉姑娘,你胆子可真大,这样的话也敢说出口。”

“为什么不敢说,同样是皇室的人,皇帝可以三宫六院,就是一般的王爷,都可以正妃呀,偏妃呀,大妃小妃呀,宫女就更不用说了。可是出身帝王之家的公主,却只能有一个驸马,你说公平不公平。”

“原来,秋娉姑娘想拥有多个驸马呀。”韩文熙说着,和罗移清相视一笑。

秋娉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生气地叫:“韩文熙,你欺负人。”甩手而去。

秋娉冲出去时跟秦怀舟撞个满怀,气得她一脚踩在秦怀舟脚上,痛得他大声叫起来。秋娉一把推开他,更加生气地走了。

秦怀舟踮着脚进来,说韦煜爰叫罗移清到村外去。罗移清走后,秦怀舟对韩文熙道:“现在,暂时没有人追杀来了,所以我想问问你,你这样跟罗移清逃亡,打算怎么处置张冰雪和秋娉?”

“劝她们离开当然最好。”

“我看够戗。”秦怀舟道,“虽然只相处了几天,但是我从她们看你的眼神里,知道她们对你的感情,完全不比罗移清少。只不过因为你和罗移清的事太特殊,所以没有表示罢了。”

“她们跟着我这样逃亡下去,危险太大了,所以我也伤脑筋,不知该怎么劝她们离开。秋娉还好一点,起码她有武功,有保护自己的能力,可张冰雪就……她明明已经走了,干吗又回来嘛。”

“你的安危让她牵挂着,她放不下,就只能回来了。”秦怀舟看到韩文熙的苦恼,几乎感同身受了。

张冰雪是带着眼泪离开村子的,不过并不是就此离开,只是想哭一场。在她哭的时候,韦煜爰正和罗珏在离她半里处说话。罗珏返回村子时,发现了张冰雪。迟疑了一下,走到她身边。

张冰雪哭得太专心,罗珏走近了她才发觉,急忙慌乱地揩着眼泪。

罗珏坐在张冰雪身边,道:“上次你让我把心里积郁的东西哭出来,现在换我来劝你了。”

“我心里没积郁的东西。”

“张小姐的心事,身为旁观者,我早已看在眼里。我代舍妹向你说声对不起。”

“罗公子言重了,”张冰雪笑了一下,“感情的事不能勉强,这一点我很明白,韩大哥和罗姑娘之间……似乎无法用一个情字来解释的。我知道我该放弃,可是……”

“可是他的安危让你牵挂,所以走了又回来。”罗珏的目光投向远处,正看到罗移清向韦煜爰走去。“兰儿的命太苦了,一生下来就不自由,还被……控制修炼了邪功,成为杀人工具,这一切,我都不敢想象。到底这一切都是怎么发生的呢?为什么要将她卷进这场残酷的复仇事件呢?”

……本章完结,下一章“(3)生死悲情不可扰(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