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天命皇后(武侠全本) [目录] > 第4章:(3)天命皇后中奇毒

《天命皇后(武侠全本)》

第4章(3)天命皇后中奇毒

风中一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3、天命皇后中奇毒

韩文熙在床边坐下来,轻轻搭上罗移清的脉搏。就在那一刹那,他的眉头皱了起来,虽然低着头,但是眼睛里的光芒在不停地变化:迷惑、震惊、犹豫、肯定……他忽然撩开帐子,一把将罗移清抓了起来。罗老夫人、罗珏以及站在旁边的梁惠鹃、蕊芯等人都惊呼起来,连叫他住手都来不及。韩文熙抓起罗移清后,在她前胸后背连点了几个穴道,然后在她背心上拍了一掌,只听“哇”的一声,罗移清嘴里射出一道血箭,全部射到帐子上。众人一看,那血乌红乌红的。

韩文熙轻轻放下罗移清,将一粒药丸塞进她嘴里,这才转身道:“罗小姐心里郁结着一口淤血,要是迟几天,她恐怕就没命了。老夫人,罗小姐可受过重伤?”

罗老夫人道:“没有。她是我们家的心肝宝贝,怎么可能让她受伤呢,更别说重伤了。道长,她到底是什么病?”

“这就怪了。罗小姐既没受伤,那么她心口处的淤血是如何形成的呢?从她的症状看,那淤血郁结的时间已经有五年以上了,一点一滴地郁结,在她最愁苦最痛苦的时候,那口淤血迅速扩散,蒙蔽了她的心脏,致使她神经受损,情绪反常。”

众人这才明白,罗移清之所以常常喊心口痛,吃了很多药却又总不断根,是因为那口淤血在慢慢郁结,没有一个大夫找到真正的病因。

罗老夫人捧着罗移清的手哭道:“兰儿,我的宝贝,你快好起来吧,明月山庄的未来,可都在你身上啊。”

罗移清昏睡着。

韩文熙将罗珏叫到外面廊檐下,语气沉重地吩咐道:“令妹需要静养,你让家人不要过多地来探望她。”

“多谢丑医兄。”罗珏抱拳道。

“我虽然逼出了她体内的淤血,但是我刚才给她把脉时,却发现她在抵抗我。”

“抵抗你?这怎么说?”

“我把脉与别人不同,我在把脉时会传送内功进病人体内,帮助病人将病因更精确地传达给我。刚才我把脉时,令妹体内却生出一股力量,抵抗着我的内力。就是说,她似乎不想让我给她看病。”

“或者说她根本不想活了。”罗珏的脸色都变了。他无比痛惜这个妹妹,她明白她内心深处的苦。

韩文熙又说,他虽然逼出了罗移清体内的淤血,但是还没有清除干净,还需要三次这样的运功疗伤,同时还要配合用欢快的音乐来激活她生的意志。他问罗珏,罗移清喜不喜欢弹琴、吹笛吹箫之类,罗珏说她喜欢弹琴。

“那你就天天给她弹琴,你明天到我那里去拿一本曲谱。”韩文熙道。

罗珏诧异:“让我弹琴?我弹不好。”

“吹笛也行。”

“我也不会吹笛。”罗珏恳求道:“裴兄,你是大夫,还是由你来弹琴吹笛吧。反正你也还要给舍妹医治下去的嘛。”

韩文熙有些犹豫,他知道应该这么做,但是又有些顾虑。

第二天,韩文熙用罗移清的琴弹奏着一支欢快的曲子,那是属于他师门的曲谱,是专门为病人而谱写的,曲名就叫《春光流泻》。曲声悠扬婉转,轻松明快,仿佛将人的心带进了一个春光普照的世界,听小鸟的啼唱,听溪水的流动和花开的声音。

罗珏、罗老夫人、梁惠鹃默默地坐在罗移清床前,静静地看着她。

忽然,罗移清呼吸急促起来,脸孔也陡然间变得通红,但嘴唇却隐含着一层黑色。韩文熙急忙过去给她把脉,或许是感受到罗移清本能的抗拒,他急忙点了她肩窝处的穴道,迫使她静下来,然后才将一粒药丸喂进她嘴里。罗珏紧张地问情况怎么样,韩文熙表情凝重,那意思很明显,罗移清在抗拒《春光流泻》。

罗珏扑到床上,叫道:“兰儿,兰儿,你要好好地活过来啊,你才十七岁,一切都是可以改变的。奶奶、爹娘和我们兄弟姐妹,每个人都是疼爱你的。兰儿,哥哥求求你了。”

罗珏这一叫,也使罗老夫人和梁惠鹃明白罗移清的病有多重了,因此一起哭起来。也许是她们的哭声和罗珏的话起了作用,她的抗拒渐渐减弱,然后脸色就逐渐转为平和。

韩文熙重新给她把脉后,吁了口气。当他转身之际,罗移清却忽然拉住了他的衣袖。韩文熙的目光投注在罗移清脸上。她依旧闭着眼睛,神态似乎很安详。

罗移清是个特殊的病人,她拉着他的衣袖,韩文熙希望她是在半昏迷状态下的无意识反应。他看了看其他几人,没有人发现罗移清那个细微的动作,但是他却无法离开,因为罗移清的手抓得很紧。

罗移清依旧没有睁开眼睛,韩文熙稍微有些放心,想到自己此刻是一副老道士打扮,似乎不该胡思乱想,于是道:“罗老夫人,罗兄弟,各位,你们暂时到外面去,我要给罗小姐运功驱除体内残存的淤血,你们在这里,我会受到干扰。”

罗珏便扶起罗老夫人离开了房间。

韩文熙轻轻地想掰开罗移清的手,却听见了她低低地吟着几句诗:“小苑莺歌歇,长门蝶舞多。眼看春又生,翠辇不曾过……”

韩文熙震动了一下,连忙道:“罗小姐,现在虽是深秋,但秋天是个丰收的季节,为什么要吟咏如此伤悲的宫词呢?”

罗移清突然张开了眼睛,眸子里有某种光芒一闪而没。她同时意识到自己还拉着裴鸿卿的衣袖,因此急忙缩回手道:“先生请坐。”

韩文熙惊了一跳。她已经看到他的样子了,为什么不叫他“道长”,而叫他“先生”?落座后才顿悟:自己叫她“小姐”,已经暴露了假道士身份,按照他的道士身份,他应该称呼她“施主”。韩文熙的目光不由得再次投注到罗移清脸上。好一个冰雪聪明的女孩子,她即使在病中,思维也是如此迅速、清明。

罗移清道:“先生,你有没有一种药,可以不让我死,但是又能让我永远躺在床上?”

“小姐的意思是想变成永远的‘病人’?”

“假如我是个永远的病人,我或许可以……先生有那样的药吗?”

韩文熙道:“即便是有,也不能给小姐服用。罗小姐,你为什么有如此荒唐的想法呢?没有人愿意成为永远的病人,你让我感到很吃惊。”

罗移清的神色黯淡下来:“人与人的际遇是不同的。就像先生,或许也是不得已而要假扮道士吧,所以,请先生不要追问我想成为永远的病人原因。唉,自古多少白头宫女,闲坐细说玄宗啊。”

韩文熙的剑眉纠结在一起,许久都没散开。

“天街夜色凉如水,卧看牵牛织女星。”罗移清喃喃地念着,又闭上了眼睛,再也不说话了。

韩文熙静静地站在床边,目不转睛地看着她沉静如水的脸,他看到她的眉毛先是微微颤动了几下,然后就紧紧地锁在一起。那是一种愁的官能反应。

韩文熙眼前出现了一幅画面:翠云峰上,一个绝美的女孩在瀑布间飞速练剑……女孩的脸和此刻病容满面的罗移清重叠在了一起。

不错,翠云峰上那个练剑的女孩就是这位号称天命皇后的罗移清。

韩文熙在给罗移清把脉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这个即将进入宫廷完成某种使命的女孩子,就是那个在翠云峰上走火入魔的女孩。在看到她的相貌后,就更加肯定了。韩文熙心里有深深的疑惑:罗移清是天命皇后,从皇宫到民间,都知道她的存在,可是,她怎么会在翠云峰修炼上乘武功呢?如果单从相貌上来看,或许是两个人,但罗移清体内的剧毒却是骗不了他的。

明月山庄是地方乡绅,虽财力雄厚,但并非江湖中人。有了罗移清后,明月山庄只是有了未来皇亲国戚的身份,根本不可能去训练罗移清。如果只是要罗移清学一些防身的功夫,又为什么会放她在翠云峰的瀑布处和峰顶的河道里呢?要知道,在那样的河道里,除了要练就高深剑法,还要修炼出一种气势。至于是什么气势,他目前不明白,但可以肯定的是,她的修炼不是为武功本身的话,又是为什么呢?

此刻,罗移清静静地躺着,不是走火入魔,也不是真正的病,只有他知道,有人给罗移清吃了奇特的药,导致了她的病,只不过因为她心内的悲伤情绪导致药性失去了药丸的控制,差点要了她的命。更让韩文熙担忧的是罗移清在翠云峰上练的功夫,现在想来,依她的年龄来推测,应该是药物催长了她的内功。说得可怕一点,就是罗移清根本是一个药人。罗移清是天命皇后,是谁要用药物催长她的内功,让她练成绝世武功?

这些猜测,只能留在韩文熙心里,在不明就里的情况下,连罗珏也不能说。罗移清这个天命皇后,就这样牵动了韩文熙的心,使他对她看着看着,心渐渐狂跳起来,心底里涌动着一股激情。她是那样的让他怜惜,让他牵挂。一个月前在离开翠云峰后,他又悄悄地去过几次,但再也没有看到想看到的人,结果无意中在这里看到了她,而她又是这样一副状态。她那紧锁的眉头让他感到一种从没有过的心痛,因此有了一种很想为她舒解满怀愁苦的冲动。

……本章完结,下一章“(1)痴情洒向漂流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