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天命皇后(武侠全本) [目录] > 第77章:(1)兄弟相见情在心(下)

《天命皇后(武侠全本)》

第77章(1)兄弟相见情在心(下)

风中一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韦煜爰十八岁闯荡江湖,原本是想进皇宫去杀了那个无情无义的皇帝父亲的,但是儿子不能杀死父亲的天理总是折磨着他。嘉靖二十九年,韦煜爰刚刚二十岁,俺答侵犯大明江山,嘉靖皇帝只知躲在深宫炼丹,为着天下苍生着想,韦煜爰进了皇宫,找到嘉靖皇帝,出示了砚台,用他那颗博大的心宽容了嘉靖皇帝对他们母子的无情,又用他那颗博大的心求得了一道特殊的手令,然后他带领三个师弟去各官宦和富商家索取钱财,招兵买马,并与宣府总兵一起经过浴血奋战,平息了俺答之乱。

战事过后,嘉靖皇帝也想恢复韦煜爰的身份,但韦煜爰无心皇宫和权势地位,坚决地离开了原本该属于他的地方。嘉靖皇帝总算看到了这个儿子的胸襟和气魄,亲自在他的铁扇上手书“铁扇大侠”四个大字,盖上代表皇权的玉玺,给了韦煜爰那个特权。韦煜爰答应,在他有生之年,不会让江湖上的人有威胁到皇权的力量。

韦煜爰和朱载垕同时爱上了韩文姬,朱载垕的凄凉处境,使韦煜爰这个做大哥的,不得不做出痛苦的抉择:离开韩文姬,成全朱载垕。在离开前,他特意去裕王府见了朱载垕,表明了身份,希望他一生一世好好爱韩文姬。当时,朱载垕表示,此生有韩文姬做王妃,他就不会有任何偏妃。

韦煜爰和朱载垕连夜出了皇宫,来到了现在的公主府,因为有些话在皇宫里说不方便,而这里,相对来说清静些,单纯些。秋娉不在,公主府里显得很冷清,朱载垕也是轻装简从,所以来后也没惊动更多的人,和韦煜爰在他昔日的书房里,十几年没见面的兄弟终于各自放心地流出了眼泪。

“我知道山西大同一带在和俺答打仗,战事如何?”韦煜爰问。

“时好时坏。”朱载垕道。

“边患情况严重的话,要及早想好对策。”

“这我知道。”朱载垕道,“当年的战事,多亏了大哥,现在俺答再次侵犯,我一开始就想到了大哥,因此提前做了些准备。”

韦煜爰欣慰地笑了笑:“从你一登基,我就看到了你作为帝王的智慧,这让我很高兴。皇上……”

“还是叫我小三吧。这样亲切些。我说了,在你跟前,我宁愿不是皇帝。”

“哦,好。小三,目前的边塞问题,还有沿海一带的倭寇,这也需要加强军事力量,以备不时之需。”

“不瞒大哥,我在即位前就想到了这些。父皇——不是我做儿子的说大不敬的话,父皇一生,将国家大事交在奸臣手里,贻害无穷啊。可惜我人微言轻,不能规劝父皇走出炼丹的世界,回归到凡尘俗世中。从内政到外事,都是一塌糊涂。这些年虽然经过休整,但从眼前的战事,我还是看到了各边境地区的军事薄弱情况十分严重,‘南倭’导致的是大明商贸受损,‘北虏’如果处理不好,导致的就是江山丢失,受害者都是老百姓。”

朱载垕说这番话时,语气是很沉重的,可见这些事耗费了他很多心力。嘉靖皇帝归天,大明朝可谓百废待兴,他的忧虑和操劳是在所难免的,何况他还想做一个明君呢。

“慢慢来吧,”韦煜爰道,“我相信你能一一解决难题。”

朱载垕又道:“大哥,你虽然不在朝廷,也极少在江湖上露面,但是弟弟的处境,你最是清楚不过。有幸成了帝王,才只有几个月,可是我已经知道做一个帝王有多难了。不能糊涂,又不能太清醒,有些事实在太复杂。历朝历代的大臣都善于揣测圣意,这样就会导致溜须拍马之徒的增多,因此我从来不敢露出自己个人的喜好。”

“这种处事态度也被你带到了国家大事上,因此就有了你不轻易发表意见的结果。”

“我希望自己是一个勤勉的皇帝,但是,许多事又不能靠我亲历亲为,否则要大臣何用?”朱载垕用一种征询目光看着韦煜爰。“我多听取各种意见,大部分不用自己发表见解,选取其中一种最适合解决问题的意见作为圣意,大哥,你觉得我这样的为君之道,可行吗?”

韦煜爰点点头:“大智若愚,也是一种大智慧。正像你说的,不是什么事都要你亲历亲为,能广泛听取大臣们的意见,然后做出正确选择,这才是真正的帝王之术。对一个帝王来说,不是什么事都自己做才叫好皇帝,而是能人尽其才,知人善任,从容豁达,才是真正的明君。小三,十几年的裕王府生活,让你参透了这个道理,纵然没有得到父皇的宠爱,也值得了。”

朱载垕笑了。这一笑,是作为帝王的睿智之笑,也是作为兄弟的人之常笑。他以这样的态度来处理国家大事,一直还有些战战兢兢,现在得到韦煜爰这个见识广博的兄长赞赏,好象给他吃了一颗定心丸,使他第一次有了舒心的笑容。

……本章完结,下一章“(2)君王心酸话殇情(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