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天命皇后(武侠全本) [目录] > 第9章:(2)江湖浪子说真情

《天命皇后(武侠全本)》

第9章(2)江湖浪子说真情

风中一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2、江湖浪子说真情

韩文熙想喊回罗珏,问他罗移清到底出了什么事,但又犹豫着。罗珏走远了后,他又想去看看罗移清。正在他举棋不定的时候,蕊芯也来了。

韩文熙施礼道:“夫人。”

蕊芯就着明亮的月光打量了他一番,眼底闪过几许疑惑的光芒,问:“韩公子,我来没别的意思,只是想问问你,你那样对待我家兰儿,是有什么苦衷么?”

就是这句话,顿时勾出了韩文熙的泪水,他哽咽道:“她到底怎么样了?”

“她想毁容。”

韩文熙的心在滴血,罗移清的心已经承受了太多的苦痛,他竟然还那么伤害她,想到这些,他真恨不得立刻见到她,用他的怀抱去温暖她,安慰她。

“大道理不用我多讲吧,韩公子。”蕊芯道,“为了兰儿的幸福,我和罗珏才支持她走这一步。除此之外,她根本没有第二条路可走。韩公子,如果你对我家兰儿是真心,就不要放弃她,否则,请你尽快离开荣昌县,彻底断了她的念头。这次她是差点毁容,下次就保不准她会做出什么事了。”

韩文熙坐在院子里吹了半宿的箫。他那管玉笛是有机关的,机关一动,就变成了长箫。箫声与笛声是完全不同的,沉闷的夜空里,回响着他那低沉婉转、悲怆怨愤的箫声。

韩文熙是放弃罗移清了吗?不是,罗移清修炼着穿心梦游邪功的事实,让他不得不想尽快去完成自己的事。他不能就这么带她走,虽然他有的是办法带她离开,但如果就这么走了,就无法找到让她练邪功的人。那个神秘的黑裙女人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让罗移清修炼邪功?如果不找到黑裙女人,罗移清就会在不久的将来死去。

穿心梦游邪功,是江湖失传了数十年的邪功,那是一种专门让人梦游,然后在梦游中修炼的邪功。练那种邪功的人,和普通的梦游者一样,对于梦游时所做的事毫无所知。普通的梦游者也就罢了,而修炼邪功的人,却是被人操控着。传说在六十年前,有一个绰号叫梦游神君的老者,发明了穿心梦游邪功,控制了一批人。当他要杀人时,就会将那些人催眠,然后使他们施展邪功。随着练功者的功力日增,他们的心脏因为受药物控制,所以受损程度也日强。那种药物使练功者的身体机能严重受创,就算不被人杀死,也活不过三十岁。练了那种邪功的人,在杀人时内力倍增,因此梦游神君的门派成了江湖的公敌,最后被群起而攻之,灭了梦游派。

失传的邪功为什么会出现在罗移清身上,这个谜要是不破解,罗移清会深受其害,江湖上还不知有多少人将成为黑裙女人的杀人工具。韩文熙无法给罗移清解毒,自然不能带她走。

次日天刚擦黑,韩文熙突然出现在罗移清面前,不由分说,将她带出了明月山庄,到了宁妈妈家里。罗移清本来还在生气,韩文熙给她吃了一颗药丸后让她侧身躺好,然后将那只翠绿色玉佩放在她手上道:“兰儿,这是我最重要的东西,现在我把它交给你了。”

“哼,不稀罕。”

“兰儿,不要生气了,我今天带你出来,就是有很重要的事跟你说。”

罗移清透过灯光,看到他一脸的肃然,这才缓和了口气道:“说吧,我不生气了。”

“你能否看见玉佩里有个字?”

罗移清这才接过玉佩,仔细一看:“是个‘熙’字。”

“我在江湖上有两个不同的身份,也就有两个不同的绰号,一是漂流公子韩冷,一是丑医。但我真名并不叫韩冷,而叫韩文熙。”他非常认真而严肃地说道。

“韩——文——熙。”

“我漂流江湖,出入妓院,就是这次举办赛花会,为的都是一件事,就是寻找我姐姐。”

“什么?”她感到诧异极了,坐了起来,疑惑道,“找你姐姐?”

“我姐姐名叫韩文姬,十三年前死里逃生流落在外……”

韩文熙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父亲韩智临是状元出身的京官,文才出众不说,相貌也很出众。考取状元前,韩智临曾经有一个时期流落在蒙古,认识了一个蒙古姑娘月月香。月月香是蒙古某亲王的女儿,身份是郡主。但当时她的家人都被人害死了,成了一个普通的牧马女,日子过得很辛苦。

月月香是蒙古的大美女,温婉中带着几分野性,豪放中又带着几分腼腆。她和韩智临一见钟情,按照蒙族风俗成了婚,然后将月月香带回了关内,最后到京城参加了考试,成了状元。

韩智临和月月香十分恩爱,他们生有两子一女,长子韩文净和女儿韩文姬是孪生兄妹,而韩文熙却比哥哥姐姐小了六岁。韩文熙三岁时被他师父带走了,家人却只以为他走丢了,因而那一别,就成了与家人的永别。韩文熙十岁时,韩家遭到了灭顶之灾,嘉靖皇帝将韩家满门抄斩了。据说,嘉靖皇帝下旨要韩智临将女儿韩文姬送进宫做专门侍侯他服食丹药的妃子,韩文姬誓死不从。韩智临知道大祸临头,让儿子韩文净带着韩文姬逃出了京城,随后韩家连同他们夫妻三十八口人全都被杀了。

韩文熙十九岁时,师父特意带他去了一趟蒙古,了解了月月香的一些事情,然后才将他家的事告诉他,让他去追查真相,寻找亲人。韩文熙以漂流公子身份在江湖闯出了名号,到处漂流着,寻找着亲人。几个月前,他意外地在内江地界一座破庙里遇到了一个老和尚,那老和尚守着破庙,竟是为了等待韩文熙,交给他一只翠绿色玉佩,那是韩文净的玉佩,玉佩里有个“净”字。

老和尚说,十三年前,那座庙本来香火旺盛,但遭到一伙强盗的洗劫,全寺僧人都死了,老和尚在奄奄一息的时候,遇到了前来投宿的韩文净和韩文姬。韩家兄妹救活了老和尚。但是那伙强盗又去而复返,说什么庙里有罕见的宝贝没拿到。韩文净为了救老和尚,致使妹妹韩文姬落进了强盗之手。随后,韩文净要孤身去贼窝里救妹妹,害怕自己一去不回,也救不到妹妹,于是留下玉佩,让他日后交给弟弟韩文熙。老和尚说,韩文净走后,果然一去不回,他本来想去找韩文熙,但韩文净让他把玉佩交给弟弟韩文熙,也只是一种愿望罢了,其实,他也不知道韩文熙是否活着。没办法,老和尚只好坚守在越来越残破的庙里,希望韩文熙有一天找到那里。

韩文熙说着又拿出一只玉佩,罗移清看见了那个“净”字。

韩文熙道:“得到这个玉佩后,我就在那座破庙附近打听,但没有线索。我还去了当年那伙强盗聚集的山寨,但是山寨早已被官府毁灭,附近的老百姓都不知道当年山上有个我姐姐那样的女子。于是,我将寻找的范围扩大,来到了荣昌县。”

“有线索吗?”

“我去过京城,暗中打听过姐姐的一些情况,知道姐姐当年是一个绝色美人,是京城名媛。虽然她逃出京城后没几天就被人找到她和我大哥的尸体,但既然大哥的玉佩能到四川,因此我坚信大哥和姐姐一定活着。目前我无法找到大哥,自然一心一意要找到姐姐。”

“找姐姐就找姐姐,为什么要到那种地方去找呢?”罗移清更不明白了。

“我的想法是,姐姐在落难时,很有可能被人拐进妓院而脱不了身。”

韩文熙说,从翠云峰回来后,他只想快点确定荣昌县没有韩文姬的线索,一来为了缩短寻找时间,他才搞了那个赛花会。四面八方的头牌姑娘来了后,他都给她们看了玉佩,打听了她们在各自的院里可否见过那样的玉佩。韩文熙不知道韩文姬的相貌,无法画出她的肖像,只能凭借玉佩寻找。但是,依然没有线索。

“那个秋娉姑娘呢?她又是什么人?”罗移清问。

韩文熙道:“她是我几年前到京城时认识的,当时她跟哥哥遭到江湖杀手的追杀,我救了他们。她哥哥人称朱三公子。朱秋娉嘛——她到处找我,老是想让我娶她。”

“现在她人呢?”

“昨天在高台上我让她脱衣服,主要是想气她,她气跑了。”

罗移清连忙道歉:“文熙,对不起,我错怪你了。”

韩文熙凝重地看着她道:“兰儿,我又要对不起你了,因为我要暂时离开你。”

她紧张道:“你要去哪里找姐姐?”

“暂时不找姐姐了。我要去皇宫找皇帝,设法解除你那个身份。这样的话,我们既不用逃亡,你也就免去了进宫的厄运。因为事情紧急,我必须明天就动身。”

罗移清想到刚刚敞开心扉就要分别,不免又伤感起来。韩文熙将她拥进怀里,亲吻着她的额头,道:“兰儿,我不会让你跟皇宫扯上关系,不管是现在的老皇帝还是以后的小皇帝,没有人能把你带进那个暗无天日的皇宫。”

“我死也不想进皇宫。”

“有了我家的前车之鉴,所以目前我还不能带着你,以免给你家人带来灾祸。你要安心住在家里。”

“谢谢你为我的家人考虑。好,我等你回来。”

“等我从京城回来,我就向你父亲提亲,我要将你明媒正娶,那样你才能生活在阳光下,才会快乐。不管你家人如何反对,我都会想办法的。”

罗移清知道进皇宫是很危险的,但是他为了她而愿意去冒生死之险,可见他对她的真情实意。想到这里,她觉得宽心,但想到离别在即,总是很难过的,因此很快就泪水涟涟了。

“文熙,我相信你要做的事就一定做得到,但你还是要一切小心。”

韩文熙扶着她的肩问:“兰儿,你怕死吗?”

“不怕。”

“为了以防万一,我给你两粒奇异的药丸。如果我失败了——也就是说皇帝下圣旨派了人来带你上京,而我又没有赶回来,你就把这两粒药丸吃了,记住要先吃黑色的,再吃红色的。黑色的药丸可以让你突然发病,使你全身痉挛,其实是压制你的经脉,使它们不能运行。红色的药丸是假死药,吃了药丸后你会很快死去。这是我师父前两年研制出的独门奇药‘死而后生’,就算你被埋进了土里,只要在七日内,我也能救活你。”

罗移清小心地将两颗药丸放进原先那只指头般大小的玉瓶里。

韩文熙又道:“可是——兰儿,万一我失败了,你又吃了‘死而后生假死药’,那就没人救你了。”

罗移清坚定地说:“不是生,就是死,我愿意冒险。就算我们从此天人相隔,我也毫无怨言。”

“兰儿!”韩文熙眼中含泪,紧紧地拥抱着她。为罗移清做这样的安排,也是逼不得已的。在他离开的日子里,黑裙女人依然会控制她,但他暂时顾不过来了,而这样的事也不能让罗珏知道,黑裙女人的身份没查清,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他寄希望于这次去皇宫。

韩文熙辞别罗移清后,无暇欣赏沿途的景致,马不停蹄,非止一日,终于到达京城。

京城是繁华之地,韩文熙曾经来过几次,并在京郊结识了风度翩翩为人厚道的朱三公子。韩文熙游历江湖,一边行盗,一边行医,虽然很少有人知道这两种作风系同一人所为,但有一个人知道,这个人就是裕王朱载垕的老师之一——名臣张居正。

……本章完结,下一章“(3)帝位风云平地起”↓↓↓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