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恋恋清风+恋恋清殇 [目录] > 第10章:锋芒(上)

《恋恋清风+恋恋清殇》

第10章锋芒(上)

卿袅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时光荏苒,转眼已是康熙四十一年的春天,长春宫里百花争艳,绿柳扶疏,一派春天的繁华景象,我站在百花盛开的盆景中间轻声地哼着乱七八糟的黄梅小调,正怡然自乐地修剪花枝,突然宫门口传来一阵骚动,一个小太监急急地进来禀报,说皇上身边的总管太监魏珠传话过来,中午皇上要来长春宫用膳,我心里一激动,竟然忘了接下来该有的动作,呆呆地拿着修剪花枝的大剪刀愣在那里,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仙萝姑娘,我还得赶着去通知钱谙达,德主子那儿就有劳仙萝姑娘了。”小太监也没注意到我的失常,兴冲冲地又去通报长春宫的管事太监钱德来了。

我这才醒过神来,当下不敢怠慢,先跑去御膳房拟订菜单,又吩咐小太监们去延请四阿哥和十四阿哥,接着又屁颠屁颠地跑回来向德妃禀报这件事儿。

一听康熙要来,德妃脸上顿时闪现出雀跃的光彩,虽然只是极短的一刹那,但是却让我记忆深刻,后宫里的女人何其多,康熙一生编录在册的嫔妃就有五十五个,其他没有编录的不知凡几?坐拥三宫六院,皇帝是享尽艳福了,可怜了这些翘首期待帝王宠幸的女人,有多少妙龄少女在日复一日的等待中苍老了红颜,有多少白头宫女在午夜梦回低声啜泣,又能有多少个有福的女子才能得见天颜,接受皇帝的恩宠?应该说德妃是其中比较幸运的一个了。

不等德妃发话,我已经取出黄杨木红漆描金彩杂锦梳具,手里拿一把象牙质地的梳子,宛如一个准备冲锋陷阵的斗士一样严阵以待。

“不用这么麻烦,只须稍稍修整一下就可以了。”德妃见我准备大动干戈的架势,不由微微地笑了。

“娘娘难得见回皇上,总要让皇上记住娘娘的美好才行,马虎不得。”我二话不说地卸了德妃顶上的旗头,把她的长发拆散开来。

我喜欢摆弄德妃的头发,喜欢手心里那种自自然然、柔顺滑爽的感觉,就象每回我给妈妈梳头时那种温馨的感觉,虽然挽一个凤尾髻大概要半个时辰的光景,但今天我却只用了一刻钟就把它搞定了,接下来我开始一丝不苟地整理德妃的门面,大张旗鼓地在德妃的鹅蛋脸上细细描画,一笔一勾,都倾注了我对德妃的美好愿望,希望她能得到她想要的幸福,被爱人呵护在手心里的幸福,即使只有短短的一顿饭时间。

德妃近来没少夸我,直说我脱胎换骨了,心灵手巧得有些让她吃惊,我心想我可真是学对了专业,要没有这两把刷子我敢在德妃头上捣鼓吗?

德妃放心地把自己交给我打理,一切穿戴整齐之后她望着镜子里容光焕发的自己十分满意地露出了笑容。“仙萝,往后要是没有你在身边服侍,我还真有点不习惯呢!”

“娘娘说哪里话呢?仙萝这辈子就在长春宫侍候您老人家,哪儿都不去。”我不假思索地说,长春宫就是我安身立命的家,离开这儿我就是一个孤儿,举目无亲、无依无靠。

“难道等别人八抬大轿来抬的时候你还赖在这里不走吗?”德妃难得好心情地和我开起了玩笑。

“只要娘娘不赶我走,我就能一辈子不嫁。”我信誓旦旦地说,因为是发自内心,所以自然地带了点慷慨就义的从容。

“傻姑娘,这怎么成?女孩子大了总是要嫁人的,到时候我自然会帮你物色一户好人家,让你享尽人间富贵。”德妃仔细地端详着我的脸,语重心长地说,“我看你是个有福之人,可惜四阿哥已经有了那拉氏和李氏,十四又孩子气太重,不然把你许了他们中的一个倒是不错。”

我不知道德妃的话是出自真心还是来试探我的,急忙战战兢兢地跪下地来。“奴婢不敢,奴婢自知身份卑微,配不上四阿哥和十四阿哥,能长伴娘娘左右已经是奴婢前世修来的福气了。”

“唉!你这孩子就是较真,我不过是顺口说说,你就着急上火了。”德妃高深莫测地笑了笑,转身扶我起来,“天气渐渐热了,衣服穿得薄了,往后这些个虚礼能免就免了吧,免得自个膝盖受苦受累,而我又不能多长出一块肉来。”

德妃一边说笑一边往外走,接着又象是想起了什么似地突然停下了脚步。

“娘娘放心,我已经吩咐御膳房备好酒菜了。”不等德妃开口,我就给出了她想要听到的答案,在宫里什么都得事前想到做好,免得给主子留下办事不力的印象。

“好,很好。”德妃赞许地冲我点点头,道,“一会让人去贝勒府把四阿哥请来,顺便再去一趟尚书房把十四阿哥找来,一家子好好聚聚。”

“奴婢理会得,这就派人去请。”德妃的心思我早就摸了个八九不离十,这些事我刚才已经差人去办了,之所以没有当面说出来自然是不希望让德妃觉出我过于精明,继而对我生出防范之心,人是复杂的动物,尤其是这些在尔虞我诈的宫廷里生活了半辈子的女人,她们的眼睛毒着呢!做侍女的,太笨固然不好,太精明也会令主子反感,将心比心,我也不希望身边的人比自己聪明。

一阵忙碌下来,我的嗓子干得直冒烟,急忙去一侧的茶房倒了一杯茶喝喝,碧螺春的清幽茶香还没在我嘴里化开,十四阿哥胤禵就探头探脑地钻了进来。

“好啊,别人都忙得人仰马翻了,你倒会享福,躲在这里悠哉游哉地品茶。”

我现在哪有闲情逸致品茶?真是的,我这是牛饮,哪里是品尝了?这浑小子就喜欢跟我胡搅蛮缠。

“十四阿哥见过娘娘了?”我懒得分辩,反过来问他。

“没有,我刚才碰到喜珠了,她说你在这里,所以我就先过来看看你。”胤禵憨憨地笑着,有点不好意思地红了脸。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是此刻涌动在胤禵心中的真实情绪,我在胤禵心中的分量早已超出了主仆之间应有的界限,这令我倍感惶恐。

“我有什么好看的,不就是两只眼睛一张嘴,又不是什么稀世美女。”我赌气地自嘲,接着咕嘟嘟又灌下一杯碧螺春。

“你吃了火药啦?火气这么大,不理你了,我看额娘去。”胤禵被我一抢白,顿时没了和我闲聊的兴致,咕哝着离开了。

没耐心,对着胤禵离去的背影,我烦躁地在心里骂了他一句,随即重重地将茶杯扣在了茶几上。

……本章完结,下一章“锋芒(中)”↓↓↓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