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恋恋清风+恋恋清殇 [目录] > 第12章:锋芒(下)

《恋恋清风+恋恋清殇》

第12章锋芒(下)

卿袅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忙了半天,自己的午饭倒还没个着落,我的肚子都在咕咕地抗议了,巴巴地赶到御膳房,那些得了赏钱的厨师们立即谄媚地围了上来,一时好菜好饭地招待我,姐姐长姐姐短的好不热闹!俨然间把我当成女皇般顶礼膜拜起来。

心满意足地填饱了肚子,我慢悠悠地踱步至长春宫外的九曲回廊上,望着远处的亭台楼阁,陷入空茫的情绪中,什么时候我才能离开这里回转属于我的世纪呢?

这里风景虽好,却独独没有我最想要的自由,百无聊赖中我捡起一颗小石子,扔进廊下的溪水中,石子溅起一朵小小的水花,随即沉入水底销声匿迹,我蓦然觉得自己就象这颗小石子一样现在看着风光,转眼可能就一文不名了,到那时我该何去何从呢?

“哎呀,仙萝姐姐,你怎么在这儿发呆呢?十四阿哥正到处找你呢。”忽然,喜珠紧张兮兮地跑了过来,打断我的沉思。

“十四阿哥找我有什么事吗?”我直觉地问,说实话忙碌了一个上午,我现在已经身心俱疲,只想找个地方好好休息一下养养神,实在没有多余的心思去应付胤禵了。

“说是有要紧话要跟姐姐说,我也不清楚,反正十四阿哥非让我找着你不可。”喜珠气喘吁吁地说,大概已经把整个长春宫都翻过来找了一遍了。

我估摸着胤禵真有什么事找我,因此没再推辞,转身去西暖阁见胤禵。

胤禵的心腹太监朱贵儿一早就候在那里,见了我急忙打千行礼,将我带进阁子里去。

“你可真是个大忙人呵!我刚才找了你半天,连个影子都没见着,你这是上哪儿去了?”胤禵一见我就大发牢骚,仿佛我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似的。

“十四阿哥身份尊贵,自然清闲得很,奴婢生来就是个贱命,只有等主子们酒足饭饱了才敢去厨房扒两口饭吃吃,难道奴婢连吃个饭也得向十四阿哥请示不成?”我没好气地说,因为深知胤禵的脾气,又仗着他对我青眼有加,我才敢如此直言不讳地顶撞他。

站在一旁的朱贵儿听了我的话,吓得张大了嘴,暗地里拼命向我使眼色,我当然明白他的意思,但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要想收回已经来不及了。

“你……”胤禵先是涨红了脸瞪着我,随即跺了下脚,把无处宣泄的怒气撒到了朱贵儿的身上,“该死的奴才,爷和仙萝姑娘说话,你指手画脚地做什么?还不快滚,在这里碍什么眼?”

朱贵儿闻言,立即连爬带滚、抱头鼠窜而去。

“十四阿哥,您也别拿奴才出气了,有什么话就直说了吧,但凡奴婢力所能及的,奴婢绝不敢在您面前说一个不字。”想着朱贵儿离去时的狼狈,联想到自己的卑微和无奈,我的语气自然冲得很。

“是吗?合着在我这里你就是个奴婢,到了十三阿哥那里你就没有奴婢的自觉了,对不对?”胤禵暗暗地握紧了拳头,额上更是青筋暴露,显然心里已经气得不行,但又极力隐忍,没有立即发作出来。

“十三阿哥?”我有点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怎么突然扯到胤祥身上去了?

“你刚才在前厅和他……”胤禵怒气腾腾地指着我,别扭地嘟囔道,“你自己干的好事你自己清楚。”

“我跟十三阿哥怎么了?我们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了?”这小子到底在吃哪门子的飞醋哩?我有些哭笑不得地叹气。

“你非得让我说出来才肯承认是吗?”胤禵“啪”地一掌拍到旁边的书案上,震得我耳膜嗡嗡作响,“好,你尽管和他眉来眼去、勾肩搭背吧,不过我提醒你,十三阿哥的福晋可不是好惹的,你最好想清楚了,免得到时候后悔。”胤禵说到后来竟有点恨铁不成钢的味道了。

我看着他又心痛又着急又懊恼的模样,想笑却怎么也笑不出来了,当一个人知道自己被别人如此在乎的时候任谁都不会加以嗤笑的,更何况他还是一个生在帝王家的天之骄子,我除了满满的感动之外实在形容不出心底那种复杂的感觉,看得出来,胤禵是真心喜欢我的,但是他眼中的“我”到底是哪一个呢?是过去的舒必禄•仙萝还是现在的我呢?望着胤禵青涩而执着的脸孔,我第一次陷入迷茫的心绪中。

“奴婢几时和十三阿哥眉来眼去、勾肩搭背了?”我无奈地反问道,不过是我一时好奇、想看看康熙的庐山真面目,结果被十三阿哥胤祥强行按住头颈而已,哪里有他形容得这么不堪了?

“是我亲眼所见,你别想抵赖。”胤禵鼓着腮帮子,一字一顿地说。

“就算奴婢和十三阿哥眉目传情,又碍着十四阿哥什么事了?”面对一个被嫉妒冲昏了头脑的小毛孩,我连解释的力气都没了。

“好!好!你可真有本事,算我自作多情了,你走,去和你的十三阿哥风流快活吧。”胤禵恼羞成怒地别过脸,颤抖着手指着门外,示意我即刻在他面前消失。

我自然是求之不得,我深知如果我此刻不走,任凭自己的感动泛滥成灾的话,那么无论我将来是否愿意,都将无法避免地陷入和胤禵的感情纠葛中,而这是我一直以来不容许发生的事情,因为我明白在皇宫里无所谓永远的爱情,只有昙花一现的激情。

电光石火之间我已做出决定,当我转身离开西暖阁的一刹那,胤禵猛然攥住了我的胳膊,用干涩得近乎嘶哑的声音问我:“为什么?我有什么比不上十三阿哥的?”

我沉溺在胤禵受伤的眼光里,觉得自己异常残忍,我举起手怜惜地抚摸了一下他的脸颊,苦口婆心地说:“十四阿哥,您会找到比奴婢更好的女子的。”

“不错,我一定会找到比你更好的,因为她的眼睛里只会有我,而不会有别人。”胤禵颓然地松开手,放任我离开。

我脚步一阵虚脱,差点站立不住,从西暖阁到长春宫虽然只有短短的一百米路程,我却足足走了大半个时辰。

远处,一团黑压压的云随风飘了过来,天色骤然间阴暗了下来,空气中流动着一股山雨欲来的沉闷气息。

……本章完结,下一章“依靠(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