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恋恋清风+恋恋清殇 [目录] > 第3章:侍女(上)

《恋恋清风+恋恋清殇》

第3章侍女(上)

卿袅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说错什么了吗?我的确是叫这名字呵,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我纳闷地低头去看身上的棉被,心中又是一惊,不由伸手摸了一下被子,这被子颜色鲜艳,用料考究,花样精美,又柔滑又轻盈又温暖,盖在身上非常舒适,隐隐地还带着一股子淡雅的茉莉花香。

目光搜寻到被角处,见上面印着几个繁体字,我定睛一看,竟然是“江宁织造”四个字,我正在研究它是什么古董的时候,一阵杂沓的脚步声传入我的耳膜,我立马正襟危坐,小心翼翼地望向来人。

领头的是一个梳着辫子的俊美少年,只见他皮肤黝黑,眼神灼灼,上身穿靓蓝色立蟒白狐坎肩,下身是同色的丝织筒裤,腰间系着一块白里透红的稀世美玉,未脱稚气的脸上有着一股勃勃的英气。

跟在他身后的是去而复返的喜珠和两个梳着丫头髻的旗装少女,虽然穿的衣服不如喜珠庄重,但也干净整洁,加上模样儿清秀,倒也十分讨人欢喜。

“萝卜头,你真地醒了,刚才听喜珠来报说你醒了,我还以为她唬弄我呢,想不到你真地好了。”少年的声带显然正处于发育阶段的变声期,嗓音清亮而粗嘎,一副典型的公鸭嗓。

这声音让我不期然地打了一个寒噤,我想起了那个企图对我非礼的“鬼”,于是我惊惧地用手指着他——

“你……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就不客气了。”

“萝姐姐,你这是糊涂了还是怎么了?怎么可以这样对主子说话呢?都不象平日的你了。”喜珠不敢置信地望着我,拼命向我使眼色。

主子?谁的主子?我不解地看了眼脸色发白的喜珠,又看了眼一脸愕然的少年,一颗心不规则地跳动起来,我……我不会是借尸还魂、掉入时空隧道,落进清皇朝来了吧?

“舒必禄•仙萝,你也有仪态尽失的一天呵,哈哈!”少年突如其来的一阵大笑打断了我的思绪。“还是这样的你有趣,摔得好,摔得好呵!”

“你是谁?我这是在哪儿?”我有一种想哭却哭不出来的感觉,和爸爸妈妈的责骂比起来,眼前的场景更让我心惊胆战。

“我——”少年用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再次忍俊不禁地轰然大笑,“我是爱新觉罗•胤禵,排行十四,怎么样?记起来了吧?”

爱新觉罗•胤禵?康熙第十四个儿子,对这个人我并不陌生,前段时间我一直在看有关清皇朝的电视连续剧呢,从《康熙皇朝》一直看到《雍正皇朝》,据传康熙原本要将皇位传给他的,结果雍正帝篡改遗诏,硬是把皇位从他手里抢夺了去,难道这个满脸戏谑笑容的变声少年就是历史上那位功绩显赫的抚远大将军?

我一定是在做梦,我狠命地对准自己的右手食指咬了下去,哎哟——疼死我了,泪水瞬间模糊了我的脸,但是肉tǐ的伤痛只在表面,内心的绝望才是我痛哭流涕的主因。

我为什么要跳楼?早知道会跑来这个举目无亲的地方,我宁可躺在病床上苟延残喘,静静等待死亡的降临,因为在此刻的我看来,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无法与人言说的孤独!

然后我又呆呆地想,反正我已经是得了绝症的人,破罐子破摔吧,能有几天舒心日子过就应该偷笑了,何况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免费时光隧道游?恐怕别人想来也来不了呢!

想到这里,心中的憋闷顿时少了许多,一时间神清气爽,整个人精神了不少。

“你们两个还愣着干嘛?还不快给仙萝姑娘洗漱打扮。”喜珠见我的情绪渐渐冷静下来,脸上不觉有了一丝宽慰的笑容,想来她和那个什么禄什么仙萝的感情是不错的,她一边吩咐两个丫鬟为我梳洗,一边诚恳地替我向十四阿哥赔罪,“十四阿哥,萝姐姐适才出言无状,冒犯了十四阿哥,请十四阿哥恕罪,喜珠在这儿代萝姐姐给您磕头了。”说完直直地跪了下去,“咚咚咚”连磕了三个响头。

“免了,你起喀吧,又不关你的事。”胤禵轻轻地摆了摆手,示意她起来,喜珠这才战战兢兢地立起身来。

这种场面在清宫戏里最是常见,不过那是在电视里,是演给人看的,而现在我却是身临其境,个中滋味是截然不同的,我原本觉得可笑的,但是当我看到喜珠异常紧绷的脸色时我才发现自己的想法有多么幼稚,毕竟我身处的不是人人平等的文明社会,而是等级鲜明的封建社会,主子和下人的界限犹如天与地,是不能相提并论的,什么人权、民主,统统得丢到爪洼国去,不然到最后我可能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好了,我该去尚书房读书了,回头再和你们玩。”接着胤禵亲昵地拍拍我的头,用只有我一人能听见的声音说,“好好将养,别落下病根。”然后又快速地恢复了正常的语调,“等下穿戴整齐了,去向娘娘报个平安,免得她老人家挂心,知道吗?”

见胤禵的眼中有着异乎寻常的关怀和呵护,顿时让我茫然的心渐渐安定下来,虽然胤禵的年龄只配做我的小弟弟,但是我依然情不自禁地把他视为我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朝代的一个倚靠。

胤禵见我流露出小猫似的依赖眼神,不由微微一笑,整张脸瞬间焕发出飞扬的神采,随即在喜珠的护送下走出了我的屋子。

而我,则身不由己地被那两个宫装丫鬟搀扶到菱花镜前梳妆打扮,尽管两个丫鬟动作利索,但是因为我腰酸背疼,时不时地需要耸肩缩脖子,因此她们两个在我头上捣鼓了将近半个时辰才好,累得我都快头晕眼花了。我心想我这张病鬼脸再打扮也就是个人见人厌的白无常罢了,有什么好装扮的。

铜镜中模模糊糊地折射出一张清丽的瓜子脸,柳眉淡扫,眼波如水,香腮微醺,小嘴儿被画成了薄薄的两片花瓣,再往上看时,我那稀疏的头发居然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乌黑油亮的丝丝秀发,此刻两个丫鬟正把它们绞在手里,挽成一个高高的把子头,虽然我还是那个我,但是穿上古色古香的旗装,我竟然比往日年轻漂亮了三分。

“仙萝姑娘真是个美人胚子,皮肤好得可以掐出水来。”当中一个丫鬟不无艳羡地赞叹。

“那是当然,仙萝姑娘是有福之人,难道你看不出来吗?”另一个丫鬟也跟着说好话。

我此刻哪里在意她们说什么,我只想尽快探知我这个新本尊的来龙去脉,免得到时候说错话、做错事,然后一不小心就被人拿去给毙了,不知道为什么,在经历了死而复生之后我才猛然发觉生命的可贵,不是有句古话吗?好死不如赖活,虽然我可能活不了多久,但是我不会再轻易错过生命中的每一分每一秒!

我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两个小丫鬟闲聊家常,轻而易举地套出了她们的名字,那个苹果脸的丫鬟叫春禾,今年才十三岁,属镶红旗的,另一个鹅蛋脸的名叫秋月,比春禾虚长一岁,与十四阿哥同年,是属镶黄旗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侍女(中)”↓↓↓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