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恋恋清风+恋恋清殇 [目录] > 第35章:暗流(中二)

《恋恋清风+恋恋清殇》

第35章暗流(中二)

卿袅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一阵凉凉的秋风袭来,惊扰了我的神思,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竟有些浮躁起来,于是便信步出了院子,漫无目的地往东南方走去。

风轻轻柔柔地拂过我的脸,吹起我鬓边的发丝,不知不觉间我竟然来到了幽静的荷花池边。

湛蓝的天空下荷叶依旧田田,荷花却已然凋零败落,枯萎的花瓣散落在绿油油的浮萍上,随水飘逝。

找了一块靠近荷花池的大青石懒懒地坐下,我望着自己在水中摇曳的倒影,不禁想起远在二十一世纪的爸爸妈妈来,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他们一定是为我伤透了心、流干了泪,正对着我的照片睹物思人吧?一股忧伤的情绪蓦然涌上我的心头,让我禁不住泪盈于睫。

“唉!”耳边忽然隐隐约约地传来一声幽幽的叹息。

我本能地回头,泪眼朦胧中只见一抹月白色的身影缓缓地向我走来,风吹起月白色的衣袂,飘飘然犹如从天而降的谪仙人一样不太真实地跃入我的眼帘。

“四阿哥……”我快速地用衣袖擦去眼角的泪痕,因为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他,慌乱中我竟然忘了该有的礼数,只是无比惊讶地望着微微皱着眉峰的胤禛,讷讷地说不出话来。

“怎么哭了?谁惹你伤心了?”胤禛有意无意地举了举左手,随即握成拳扣在了身后。

“多谢四阿哥关心,奴婢只是想起自己的家人,有点伤感罢了。”想念亲人乃是人之常情,没什么好隐瞒的,于是我实话实说。

“听说你老家是东北的,父母还健在吗?”胤禛随口问道。

“爹爹娘亲一年前双双病故了,只有一个叔父现在万岁爷御前当差。”我如实回禀,眼角偷偷地瞄着胤禛面上的表情,心里忍不住担心他盘问我身世的真正用意。

胤禛无意在这个问题上深入下去,轻描淡写地转移话题道:“这段日子忙着随皇阿玛视察河工,都忘了问你一句,你身上的伤可好些了?”

“承蒙四阿哥关照,奴婢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就是走路不太利索而已。”察觉到胤禛的眼光关切地落在了我的身上,我不由羞红了脸,低下头去。

“也许我真地是考虑欠周了,让你在众人面前失了面子,你心里一定还在怨着我吧?”胤禛有点不安地看着我,语气轻柔得就象秋风一样拂过我的心头,让我禁不住为之一颤,他是在向我道歉吗?这个一贯雷厉风行的男子居然也会有如此踌躇的神情!

“奴婢不敢,奴婢对四阿哥只有感激之情,绝无怨言。”我连忙信誓旦旦地表明自己的立场,事实上我的确已经不再将那件事情挂在心上了,人要活得快乐,必须学会忘记。

“那就好。”胤禛深幽地凝视了我一眼,突然伸出左手,把一个白瓷小瓶塞到我手里,脸上含着一抹我从未见过的羞赧之色,“这是西域进贡的蜜炼珍珠霜,据传可以去腐生肌的,不知道是否真有奇效,你拿去凑合着用吧。”

“呵?”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胤禛就头也不回地走了,握着手中的白瓷小瓶,我脸上不由一阵火热,自打和胤禛相识以来,从没觉得他有什么可爱之处,只觉得他是那种寡淡得近乎无趣的男子,没想到他竟然会忽发奇想,给我送来这玩意,明明是擦脸用的,他却让我用来擦那个地方,让我受宠若惊之余又忍不住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觉。

约莫过了一个月的光景,我屁股上的伤总算彻底好了,除了几道浅浅的黑色印记之外倒是没落下什么毛病,遇着雨天也没有酸疼之类的感觉,至于胤禛送的那瓶珍珠霜我自然没舍得用,我把它压在了箱底,留待冬天皮肤干燥时再用。

我依然还跟过去一样尽心尽责地侍候着德妃,德妃对我也如以往一样的和颜悦色,但是我对德妃的情感已经莫名地起了微妙的变化,我再不能把她视为自己的母亲一样来爱戴了,那种相濡以沫的温馨感觉终于一去不复返了。

如今在我眼里,德妃就是我的顶头上司,我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她的喜怒哀乐,投合她的爱好憎恶,虽然有些战战兢兢,但是比起过去来我似乎更加驾轻就熟了,不但重新赢得了德妃的信任,就连一向看我不顺眼的钱德来也被我彻底收买了,因此长春宫里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他就会派人先知会我一声,让我做好万全的准备,本着多一个朋友比多一个敌人好的原则,我自然也给了钱德来不少好处,设法让他在德妃面前出尽了风头,于是德妃才放心地把许多重要的参事交给他去办,而他当然不会错过任何一个可以捞油水的机会。

因此这段时间我过得还算顺心,让我烦心的就只有胤禵一人而已,这小子似乎越活越回去了,粘我粘得紧,让我恨不得用绣花针戳他的心窍,让他彻底对我死心。

离胤禵大婚的日子越来越近了,而我答应德妃的龙凤枕头也差不多快绣好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暗流(中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