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恋恋清风+恋恋清殇 [目录] > 第42章:惊心(下)

《恋恋清风+恋恋清殇》

第42章惊心(下)

卿袅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迎视着面色冷凝的胤禛,知道他说的这些都是心里话,历史上这位雍正帝的确嫉恶如仇,抄家成风,惩治了不少贪官污吏,他严以督官、宽以待民的政策也是世所共认的,可是一想到他即位后对同胞兄弟蓄意加害的残忍手段,我的心就无法不敌视他、回避他!

“奴婢只是一介女流,哪懂得这些治世之道?只要四阿哥永远存着这份慈悲心肠,早晚会有惩恶扬善的一天。”我意味深长地叹息。

“仙萝姑娘虽是女流,但却谈吐不俗,思想见识远胜常人,若是身为男儿,只怕早就跻身朝堂之上了。”胤禛的眼中有着激赏之色,想必我的话让他很是受用,人嘛,哪一个不喜欢听好话的?俗话说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只要参透这句至理名言,荣华富贵享用不尽。

“四阿哥过奖了。”我谦虚地笑笑,不敢承受他的溢美之辞。

胤禛心情大好,晃了晃手中的冰糖葫芦,柔声问道:“要不要吃一串试试?”

“好。”我不客气地接过胤禛递过来的冰糖葫芦串,美滋滋地咬了一个,酸酸甜甜的,比我在现代吃的正宗地道多了。

“怎么样?好吃吗?”胤禛看我皱眉头的样子,不由望着自己手中的那串冰糖葫芦吞了口唾沫。

“味道不错,比我上回在故宫门前吃的那串好吃多了。”我想也不想地说,“吃惯了宫里的山珍海味,换换民间口味也不赖呢!”

“故宫?”胤禛狐疑地看着我,“那是什么地方?”

哎哟!一时得意忘形差点露了馅,大惊之下嘴里的冰糖葫芦顿时卡在了我的喉咙口,引得我一阵剧烈咳嗽。

胤禛连忙扔了手中的冰糖葫芦,上来帮我捶背。“怎么这么不小心?噎着了吗?”

我拼命往下咽唾沫,费了好大的劲终于把那颗冰糖葫芦囫囵吞下,胸口顿时一阵舒畅。“谢谢四阿哥,奴婢不碍事。”

“你呵吃冰糖葫芦也会吃得这么惊天动地的,我可真是服了你了。”胤禛笑着打趣我。

“好久没吃这玩意了,所以吃得急了些。”我不好意思地红了脸。

不过经过这么惊天动地的一闹,胤禛就忘了追问我故宫这词的由来,这冰糖葫芦噎得倒也值得。

“这么好吃?那我也来一颗试试。”胤禛低下头,就着我的手就咬了一颗冰糖葫芦,还没咀嚼,就见他捧住了自己的腮帮子,一副食难下咽的模样。

我见此情状,不由情不自禁地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初时有些酸,但后味甜得很呢!”我象哄小孩似地哄着一脸苦大仇深的胤禛。

胤禛皱着眉,小心地嚼了一下,酸得他眼都直了,就此瞪着我不再移开视线。

我被他瞪得有些心虚,连忙道:“实在不好吃就吐了吧。”

“谁说不好吃了?”胤禛的眉峰霍然舒展开来,神采奕奕地看着我笑了起来,“再给我来一颗。”

“四阿哥既然爱吃就全拿了去吧。”看来刚才是故意耍我的,这冷面阿哥,什么时候也学会耍花枪了?

“那怎么成?两个人一起吃才有味道,不如我们一人一颗,分着吃好了。”胤禛说这话的时候眼波中闪动着一抹深幽的光影,让我的心跳情不自禁地漏了一拍。

我拗不过胤禛,只好曲意奉承,于是一路上两人你一颗我一颗地分享着冰糖葫芦的酸甜味道,仿佛心也染上了这种味道,变得酸酸甜甜起来。

唉,前一分钟还在想着要逃离这是非之地,后一分钟就恋上了冰糖葫芦的酸甜味道,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就在我患得患失的时候,斜刺里忽然奔出一匹黑色骏马,快速地朝我和胤禛这边疾驰而来,眼看着就要撞到我身上,胤禛不假思索地上前一步,挡在我身前。

“四阿哥!”我心胆俱裂地叫了一声,双手猛地用力一推,将胤禛推离我的身前。

“吁!”马背上的人及时地勒住了马缰,那马显然训练有素,前蹄腾空而起,嘶鸣了一声便止住了前进的步伐。“四阿哥!”骑马的是个须发半白、精神矍铄的锦衣老者,一见胤禛,顿时满脸笑意地跳下马来。

“索大人!”胤禛的声音里透着一丝惊奇,显然没想到会在这儿遇见老者。

我一听“索大人”三个字,不由吓了一跳,难道眼前这位老者就是皇太子胤礽的外祖父、大学士索额图?

“四阿哥怎么有空出来逛街?”索额图用眼角余光打量着我,见我穿着宫里的侍女装,不由多看了几眼。

“适才皇阿玛传召问话,所以刚从乾清宫出来,闲来无事就随意在街上逛逛。”胤禛如实说道,沉稳的表情里丝毫看不出情绪。

“是这样。”索额图欲言又止地看了看我,我知道他是嫌我碍事,便知趣地找了个借口走了开去。

远远地只见索额图和胤禛交头接耳了一番,随即索额图就翻身上马,扬鞭而去了。

胤禛面色凝重地冲我招了招手,示意我回去他身边,我犹豫了片刻,走了过去,两个人一时无话可说,默默地往前走。

胤禛有些心事重重的样子,锁着眉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我心里犯嘀咕,想着明年五月索额图因“议论国事,结党妄行”之罪被康熙下令拘禁的事,不由暗暗地为胤禛捏了一把冷汗,虽然知道他日后必登大宝,此事应该不会牵涉到他,但是却莫名地希望他和索额图之间不要走得太近,以免惹祸上身。

“你不好奇索额图和我说了些什么吗?”胤禛突然回头问我。

我直觉地摇了摇头,不知道他问这话的用意是什么。“奴婢对国事一向没有兴趣。”

胤禛的唇边莫名地有了一丝笑意,道:“我却想告诉你,再说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索额图问皇阿玛因何事召见我,我便如实回答,是为了蒙古驼马的事,你猜怎么着,他脸都白了,很少见索额图这么沉不住气的,好笑,真是好笑。”

眼见着皇太子胤礽要倒霉了,我实在是笑不出来,便提醒他道:“四阿哥觉得这很好笑吗?兔死狐悲,四阿哥往后还是不要招惹这些闲事才好,免得惹祸上身。”

胤禛的脸色变了一变,随即若有所思地盯住我,半晌才调开视线,不过眼中的笑意却不自觉地收敛了,叹息着说道:“能有你这样冰雪聪明的女子陪着,真是一件赏心乐事呵。”

“四阿哥说笑了,奴婢可是个吃冰糖葫芦也会吃得惊天动地的笨丫头呢!”心咚咚一跳,我不得不故意装傻。

“这倒也是,难道是我看错了你?”胤禛出其不意地大笑起来。

我听着胤禛发自肺腑的笑声,心情也莫名地跟着飞扬起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大婚(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