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恋恋清风+恋恋清殇 [目录] > 第47章:情动(上)

《恋恋清风+恋恋清殇》

第47章情动(上)

卿袅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午膳时我没敢待在揽月楼,而是让喜珠带着一帮小丫头侍候着,自己则心事重重地回了下人房的屋里,将翡翠玉镯包在胤禛那方蓝色丝绢里,小心地安置在堆放衣物的箱子底层后才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

解铃还需系铃人,这翡翠玉镯只有等胤禵想通了再奉还德妃娘娘了。

至于那方蓝色丝绢,我却是颇费了一番踌躇,原本是拿来当座右铭的,没想到却让十三阿哥起了误会,差点惹出祸水来,只怕是留不得了,但又不舍得拿来当柴火烧了,望着丝绢上的字迹,我左右为难。

蓝色丝绢幽幽地散发着胤禛身上特有的清冷味道,瞬间安抚了我浮躁的情绪,冥冥中似乎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将我和胤禛的命运联系在了一起,无论我怎么躲闪,都无法忽视胤禛在我心中的存在了。

胤禵说得对,我对胤禛果然是有些特别的情愫的,因为这一层特别,我才时时刻刻地提醒自己,尽量远离胤禛,不让自己和胤禛有任何情感上的交集,但是命运却莫名其妙地将我推向了一个更为危险的境地,我越是小心谨慎,就越成了欲盖弥彰,直至此刻,我才明白,原来胤禛在我的心里是如此重要,我割舍不下的不是手绢,而是胤禛!

我被自己的认知吓住了,我深知胤祥一定会原原本本地把丝绢的事转告胤禛,到那时胤禛必然会找上我,而我又该如何面对胤禛,如何向他解释我私藏他手绢的事实?

我怎么可以喜欢一个不该喜欢的人呢?我和他分属两个世界,根本不应该有交集的,不是吗?一个将来要坐拥天下的男人既不能带给我一个现代女子所要追求的幸福,也不能圆我心中对爱情的神圣梦想,我怎么能这样鬼迷心窍呢?我怎么可以放任自己的感情随波逐流呢?老天爷,请你发发慈悲,让我回去属于我的世纪吧,不要再这样折磨我了。

我深深地呼吸了一下,决然地把蓝色丝绢连同翡翠玉镯压在了箱底。

隔天早上,当我还在为如何面对胤禛而发愁时,胤禛却意外地没有和往常一样过来向德妃问安,我正暗自庆幸的时候,胤禛府里的小太监小福儿就气喘吁吁地跑进德妃寝宫来,说是那拉福晋的儿子弘晖得了重病,胤禛忙着照顾儿子,所以这几天不能来向德妃请安了,德妃一听这个消息,哪里还坐得住,便命钱德来随同小福儿去太医院延请太医为弘晖治病。

我不由想起当日弘晖落水时的情形,当他挥舞着小手,向我求救的时候我没有片刻的犹豫,我哪里想到我和胤禛会因为这个契机而发生交集,如今弘晖身染重病,我心里自然说不出的担忧和难过。

事后太医过来长春宫回禀德妃,说弘晖得的是急惊风,病因不明,好象自上次溺水后就一直时好时坏的,常常犯抽筋的毛病,但经过医治后都能及时缓解,这一次病势来得却极为凶猛,虽然暂时用药石稳住了病情,但情况却不容乐观,恐有反复,若能捱过三天的危险期,病势就还有转好的希望,若是捱不过,恐怕就要替弘晖准备后事了,一番话急得德妃不知如何是好,对着我频频地落下泪来,我知道弘晖在德妃心里的地位,他是胤禛第一个儿子,也是德妃第一个孙子,自然宝贝得很,如今听太医说弘晖危在旦夕,德妃怎能不心急如焚?

德妃放心不下,于是特意委派我前去胤禛的府邸探视宝贝孙子的病情,我一则是无法推拒,二则是因为曾经救过弘晖的命,对这个男孩有种莫名的怜惜之情,所以心里虽然万分为难,但还是点头应允了德妃交办的这桩差事。

马车辘辘,在满心的焦灼和忐忑不安中我终于来到了位于京城东北方向的胤禛府邸,第一次停驻在了胤禛贝勒府的红漆大门外,其时胤禛府邸的规模远没有现在北京雍和宫的宏伟,只是一座极其普通的庄园而已,除了绿色的琉璃瓦散发着耀眼的光辉外,看上去比一般大户人家的院落还清冷,犹如胤禛本人,身为康熙叙齿的第四个儿子,上有屡建军功的皇长子胤褆、文采风流的皇三子胤祉,下有以贤著称的皇八子胤禩,中间横亘着得天独厚的皇太子胤礽,自幼被康熙指为“喜怒不定”的胤禛又怎么可能脱颖而出呢?所以此时的胤禛不得不敛去锋芒,韬光隐晦,以富贵闲人的姿态周旋于众多兄弟之间,其中的无可奈何也是可想而知的。

生在皇家,耳濡目染的都是争权夺利的场面,难免对至高无上的权力充满向往,所以胤禛的忍耐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我并不感到意外,我不能释怀的是胤禛即位后对手足同胞赶尽杀绝的做法,这样一个泯灭了亲情的男子值得我交付真心吗?

……本章完结,下一章“情动(中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