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恋恋清风+恋恋清殇 [目录] > 第7章:宫禁 (中一)

《恋恋清风+恋恋清殇》

第7章宫禁 (中一)

卿袅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其时正值冬天,我身处的地方却依然绿意盎然,屋前的几株红梅更是含苞待放,风姿绰约,穿过西侧月洞门,眼前顿时一片开阔,重峦叠翠,碧水如烟,远处殿堂楼阁,金璧辉煌,我立时就被这自然雅致的皇家园林给征服了,原来我还担心自己会不习惯皇宫的阴森和压抑,现在看来我是多虑了。

难道这就是康熙皇帝最喜欢驻跸的畅春园?我心里大胆猜测,这座被八国联军无情摧毁的皇家园林此刻静静地栖息在我的眼皮底下,完美地呈现着它柔美端庄的绝世风韵,想到三百年后它就将化为断墙残垣,我禁不住扼腕长叹。

“仙萝姑娘,这里风大,我们还是回去吧。”春禾见我长吁短叹,以为我身体不舒服,忙劝我回屋休息。

“不,我不想回去,我想去给娘娘请安。”为免夜长梦多,我决定化被动为主动,去长春宫谒见自己未来的主子——德妃乌雅氏。

“这……”春禾有些迟疑地看了看我,见我主意已定,就没敢拂逆我的意思,扶着我往一道九曲长廊走去。

我虽然昂头挺胸地走着,心里却是一点底都没有,犹如待宰的羔羊,无语望天。

春禾带着我七拐八拐,没多久就到了一扇洞开的朱门前,我看了看门匾上的字,知道这就是德妃居住的长春宫了,连忙下意识地整理起自己的仪容。

门口两个小太监一见到我,连忙恭敬地向我打千问好,我一时叫不出他们的名字,只能含含糊糊地微笑颔首遮掩过去。

四周一片沉寂,只有我和春禾的脚步声在院内此起彼伏,花盆底踩在青石砖上的清脆声响在我耳边回想,遥远而不真实,我全身情不自禁地紧绷,小心地用眼角余光打量着周遭的情形。

正在我好奇地东张西望时,侧门里蓦地传来一阵谈笑声,胤禵的公鸭嗓居然也在其中。此刻胤禵隐隐然成了我的靠山,我心中打定主意,一会他出来,我必须想方设法把他扣在身边给自己壮胆。

我没想到的是,出来的是四个气质迥然不同的华服男子,四阿哥胤禛赫然就在其中,我只觉脸上火辣辣地一热,脑中立时呈现昨日跌倒在他怀里的情形,一颗心顿时跳得跟擂鼓一样,而胤禛只是若有似无地瞥了我一眼,随即将目光落在一个身材颀长、长相俊美阴柔的男子身上,从他对这个男子的关注来看,这个男子的身份显然比较特殊,我顿时心中一凛,本能地跪下地去。

春禾的动作比我快多了,她已然先我一步跪下。“奴婢参见四阿哥,八阿哥,九阿哥,十四阿哥,四阿哥,八阿哥,九阿哥,十四阿哥吉祥!”

原来那个长相俊美阴柔的男子是八阿哥胤禩,那么此刻站在他身边正用一双死鱼眼瞪我的倨傲男子就是九阿哥胤禟了,看来这些人没一个是好惹的呢!我连忙紧跟在春禾后面照本宣科:“奴婢给四阿哥,八阿哥,九阿哥,十四阿哥请安,四阿哥,八阿哥,九阿哥,十四阿哥吉祥!”

“仙萝,你起来啦?刚才我到你房里看你的时候你还在呼呼大睡呢!”胤禵惊喜地从哥哥们的身后探出头来,心无城府地说。

什么?他……他居然偷看我睡觉?我的脸顿时红得象煮熟的虾子,眼光一转,恰好与四阿哥的目光对个正着,只见他神色淡然地扯开嘴,露出一丝戏谑的笑容,我不由一阵窘迫,羞赧地低下头去,心中直把口没遮拦的胤禵骂了个狗血喷头。

“仙萝姑娘,我看你这个十四福晋是当定了,哈哈!”胤禩的笑声一如他的长相,低回阴柔,煞是悦耳好听,我心想他要是生活在现代的话,做个偶像派歌星倒是绰绰有余,脑海中立时幻化出胤禩手拿麦克风大唱摇滚歌曲的滑稽场面,一时忍俊不禁地将笑意挂在了嘴角。

胤禵见我面露笑容,以为我默认了八阿哥胤禩别有所指的笑话,当下喜滋滋地以英雄救美的姿态护在我身前。“好了,八哥不要拿我开玩笑了,仙萝,你进去吧。”

胤禵的话令我如逢大赦,连告退的话都忘了说,急急地拉着春禾从几个阿哥面前仓皇逃离,因为走得太急,加上脚上的花盆底,我险些出洋相,幸亏春禾及时抱住了我,不然我又要在众人面前上演狗吃屎的场面了。

我还没走出多远,就听到身后一阵轰然大笑,很显然几个阿哥被我狼狈的模样逗乐了,惟有胤禵似乎急急地在帮我辩解着什么,可是我已经听不真切了,因为我发现我一进侧门,便被数道火辣辣的眼光重重包围住了。

廊下几个小丫鬟一见我便挺直了腰板,恭敬地向我问好,我点点头,由春禾引领着从她们身旁越过,行到转角处,见几个小太监围着一个胖太监,正津津有味地听他讲故事。

那胖太监正说到兴头上,也没发现我悄悄走近,兀自唾沫横飞地继续往下说:“这唐太宗李世民哪,一共有十四个儿子,其中和长孙皇后生的有三个,长子李承乾,次子李泰,三子李治,这太宗皇帝虽然立了长子承乾为太子,但是心里呢偏爱魏王李泰,太子承乾因而终日惶惶不安,生怕储君之位被魏王夺走,所以处心积虑地想要谋杀李泰,结果事情败露,承乾太子就被太宗皇帝废为庶人……”

我若有所思地听着老太监说故事,心中不由联想到康熙的三十五个儿子和他们各自惨淡的下场,忍不住一阵唏嘘。

“仙萝姑娘好!”不知哪个太监首先发现了我,惶急的一声叫喊立时提醒了说书的胖太监,那胖太监转过头来一见是我,急忙移动臃肿的身躯,恭敬地向我打千行礼。“奴才贵喜给仙萝姑娘请安。”

“真看不出来你还会讲故事,难得难得。”我由衷地夸奖道。

“奴才该死,请仙萝姑娘高抬贵手,奴才刚才说的全是混话,做不得数的。”贵喜立时吓得面如土色,跪伏在地连连向我叩头。

“这怎么是混话呢?这是千真万确的历史,即使到了千百年后它也不会改变的。”我感慨万千地对他说,“放心,没人会责备你的。”尽管在天子脚下谈论这些前朝旧事有些不合时宜,但是我依然佩服这个胖太监绘声绘影的说书能力。

“多谢仙萝姑娘。”胖太监说完,立马和小太监们作鸟兽散。

我莫名其妙地继续往前走,心里琢磨着这些丫鬟、太监对我如此敬畏的缘由。

“春禾,他们这是怎么了?一个个见了我就躲。”我闷闷不乐地说。

“奴婢也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回事,大概是这几天没有仙萝姑娘看着他们,他们都变懒散了,宫里头乌烟瘴气得很,连娘娘都看不过去了,只说等您身体好了,要让您好好管管他们呢!”春禾谨慎地回答,眼神中有着和那些宫女太监如出一辙的敬畏。

我立时明白,想来我的本尊舒必禄•仙萝当初是个非常厉害的角色,一个得了势的大丫鬟自有其非同一般的交际手腕,对上巴结奉承,对下则雷厉风行,一切尽在她的掌握之中,试问这样一个八面玲珑的女子怎么能不让人敬而远之呢?

“唉!”意识到自己已经陷入孤立的处境中我更加烦闷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宫禁(中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