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恋恋清风+恋恋清殇 [目录] > 第8章:宫禁(中二)

《恋恋清风+恋恋清殇》

第8章宫禁(中二)

卿袅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转眼间,德妃的寝宫已经出现在我的视线之内,门口的两个丫鬟一见到我,立刻迎了过来。

“仙萝姑娘,您伤好了吗?怎么不多休养几日呢?”当中一个绿衣宫女一边示意春禾退下一边殷勤地接手扶着我往里走。

我不由回头去看春禾,心想没了春禾,我跟一个瞎子有什么分别?可惜春禾没能领会我的意思,还以为我让她先回去呢,她噔噔噔地撒腿就跑了。

我全身的细胞瞬间收缩,大冷天的,我的手心里居然密密地沁出汗来。

“仙萝姑娘,您没事吧?”绿衣宫女惊讶地审视着我,怕我一时支撑不住当场晕过去。

“没事,就是有些头晕。”我挺了挺背脊,深呼吸了两下,低头跨进那个深幽的门槛。

“是仙萝来了吗?”一个慵懒的女声柔柔地传了过来。

“回娘娘话,是仙萝姑娘给您请安来了。”绿衣宫女低声应道。

恍若乌云压顶,我的胸口禁不住地一阵憋闷,虽然很想抬头看看德妃乌雅氏究竟长得什么模样,但是终究不敢造次,急忙战战兢兢地跪下地去。“奴婢仙萝给娘娘请安,娘娘吉祥!”

“快起喀,让我瞧瞧。”只听得耳边一阵衣物窸窣之声,随即一双绣着百鸟朝凤的花盆底赫然映入我的眼底,心思流转间我的脸被一只戴了翡翠玉镯的手轻轻托起。

站在我面前的是个约莫四十岁的温婉贵妇,她有着白皙的鹅蛋脸,清澈如水的眼睛,尤其是她温柔的眼神象及了我的妈妈,给了我无以复加的温暖和亲切感,我一时喉头哽咽,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好了好了,没事就好,别哭了,孩子!”德妃轻柔地把我的头搁在她的胸前,满脸的不舍和心疼,“我已经替你教训十四阿哥了,他亲口向我保证以后再不会欺负你了。”

“是奴婢自己不小心摔下马来的,不关十四阿哥的事,请娘娘不要因为奴婢而责怪十四阿哥。”为了博取德妃的好感,我急急地替十四阿哥分辩,虽然觉得自己这么做有点虚伪,但是为了完好无损地生存下去我只有违心地说些不关痛痒的肉麻话了。

“我就知道你懂事,来,快起来说话。”德妃的目光更加柔和了,一边吩咐丫鬟给我搬凳子,一边关切地询问我的伤势。

可是我哪敢在德妃娘娘面前落座啊?只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直挺挺地站着回话:“奴婢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就是有点肌肉酸疼罢了,这几天奴婢偷懒、没过来侍奉娘娘已经罪不可恕了,还让娘娘为奴婢忧心,奴婢实在受之有愧。”

“你这孩子就是嘴巴甜,让我想不疼你都难。”德妃见我不肯落座,便拉着我一起坐在烤着柴火的暖炕上,“一路过来很冷吧?来,先暖一暖身子,几天不见,你的小脸都瘦了一圈了。”

我感激涕零地望着德妃和蔼的笑脸,心里百感交集,眼中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一股孺慕之情,我只觉得此刻坐在我面前的女人不是高高在上的德妃,而是包容我宠爱我的妈妈。

接着我陪着德妃东拉西扯地聊了会话,心情顿时轻松了不少,我发觉只要我愿意,我可以在这危机四伏的宫墙里安安稳稳地过我的小日子,当然前提是我不能触碰那些阿哥们,包括十四阿哥在内。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努力扮演着自己的新角色——舒必禄•仙萝,循规蹈矩,精明干练,娴静端庄,进退有度,外带一项无欲无求的真我本色,因为我始终侥幸地存着希望,既然自己不是这个年代的人,终有一天是要回到原点的,无论我是生还是死,都已经不重要了。

我小心谨慎地收藏起自己的喜怒哀乐,一切以德妃马首是瞻,按德妃的要求做着自己分内的事,打理着德妃最爱的花花草草,飬养着德妃最爱的宠物,一只黄白相间的虎皮猫,德妃为人恬淡,深谙知足常乐的道理,每日里不是诵读佛经,就是摆弄那些花草,偶尔逗弄小猫取乐,对两个儿子倒不怎么操心,事实上她也操不了这个心,出身不甚显赫的她根本不能为自己的两个儿子争取到什么,只求儿子们能够平平安安地长大、顺顺利利地成家立业就是她身为母亲的最大快乐了,她从没有想过有朝一日可以母凭子贵、荣登皇太后的宝座,她只是安安分分地守着自己的乐土,关注着乐土上正茁壮成长的小苗,有着单纯的快乐,一个母亲的快乐,我敬重德妃,不是因为她礼待我,而是因为她是一个温柔贤惠的好母亲。

至于德妃身边的那些丫鬟太监,我自然是本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和他们和平相处,日子倒也过得舒心快意。就是一点让我很不习惯,因为我是个睡惯懒觉的人,又一向被爸爸妈妈当心肝宝贝似地捧在手心里,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惯了,所以突然要我反过来起早摸黑地去服侍别人,还真是有些不太适应,宫里规矩多,见了主子必须三跪九叩,搞得我头都晕了,此外还得拎着一颗心不让自己露出一丝半点乖张的言行举止,免得被人看出破绽来,所以每天一到点灯时分我就迫不及待地爬到床上,倒头就睡。

所以这段时日我虽然辛苦,却反而丰腴了不少,脸色红艳艳的分外水灵,而且我一直担心的那颗脑瘤似乎也没有随着我的魂魄一起嵌入我的新本尊,我现在健健康康的,什么病也没有,就连平常最容易侵犯我的感冒都对我敬而远之了。

十四阿哥倒是经常来找我麻烦,虽然德妃已经郑重警告过他,但是他全然没有把她的话放在心上,依然有事没事地跑来找我,不是让我帮他绣荷包,就是让我陪他一起疯,虽然他没有再逼着我练骑马,但是他喜欢抱着我一起在马背上驰骋,体验风在耳边呼呼刮过的刺激和快感。

我记得我第一次随他来到郊外的皇家围场时就被眼前的狩猎场面惊呆了。

数十名禁卫军骑着骏马奋力追赶着一大群狂奔的麋鹿、山羊,还有一些弱小得近乎可怜的野兔子,箭矢如雨飞过,动物们伤的伤,死的死,满满地躺了一地,而马背上的骑士们则高高地扬起手中的弓箭,欢呼呐喊,庆祝自己的胜利。

扑鼻而来的血腥味道让当时的我情不自禁地皱起了眉头,我躲在胤禵的身后不敢看眼前惨烈的场景。胤禵虽然没有笑出声,但是我却隐隐感到了他胸腔里的震动,显然我的举动让他错误地以为我是那种寻常的怯懦女子,见不得人兽厮杀的场面,我有点生气,却又不想为自己辩驳什么,只是无奈地探出头来,同情地向地上的弱小生灵注目,心中不免叹息,这本就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只要人们心中贪欲不死,就免不了战争和杀戮,眼前死的不过是几只麋鹿、兔子,他日可能就轮到活生生的人了。

猛地想到胤禵日后的悲惨下场,心中没来由地一阵惆怅,当下怔怔地望着胤禵的后背轻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胤禵回头见我黯然神伤的模样,不由吓了一跳,急急把我抱下马来,握住我的手关切地问长问短。

……本章完结,下一章“宫禁(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