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恋恋清风+恋恋清殇 [目录] > 第9章:宫禁(下)

《恋恋清风+恋恋清殇》

第9章宫禁(下)

卿袅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能告诉他将来被自己的亲哥哥夺爵囚禁、继尔苦渡余生的失意结局吗?不,这对一个年方十五岁的少年来说太残酷了,而我只是个误入时空的局外人,我又怎能阻止历史的车轮按照它预定的轨道向前推进呢?

“啊……没事,我只是觉得这些小动物好可怜。”我慌乱地把目光从胤禵脸上移开,转而投向那些被禁卫军猎杀的动物。

“你……唉!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又要昏过去了呢!”胤禵怜惜地抱着我的腰,下颚轻轻地抵着我的头,深深地嗅闻着我发上的清香味道。

虽然论年纪我比他大两岁,但是我的心理年龄却比他足足大了八岁,所以我无法坦然地接受胤禵对我所作的亲昵动作,我微微地在他怀里挣扎了一下以示自己心中的抗议。

“仙萝,你心里到底怎么想的?难道你不想和我……”胤禵不解地望着我,我知道自己在他眼里,几乎成了不识抬举的代名词。

“奴婢不想!”我斩钉截铁地打断胤禵的旖思遐想,不让彼此有任何交集的机会,没有开始就没有结束,就没有无谓的感情困扰,我就能徘徊在这个时空之外冷眼看待胤禵和他的兄弟们争夺皇位的惨烈场面,若我身陷其中,只怕就不能保持无欲无求的心境,单纯地做个局外人了。

“为什么?”胤禵的两眼仿佛可以喷出火焰来,让我陷入窘迫的面红耳赤中。

“我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宫女,不值得十四阿哥错爱的。”我的身体被胤禵牢牢地圈禁在他的怀里根本无法动弹,气急败坏的我只能胡乱找借口搪塞他的逼问。

“傻话?谁说你不值得了?只要我喜欢,谁也不能把你从我身边夺走,我要定你了,舒必禄•仙萝,这是你上辈子欠我的,所以这辈子你必须把你自己赔给我。”胤禵孩子气地在我脸上印下重重的一吻,随即红着脸放开了我。

我捂着被胤禵亲吻过的腮帮子,好气又好笑,被一个足足比自己小八岁的男孩子亲吻脸颊对我来说是一次全新的体验,既患得患失又有点莫名其妙的窃喜,也许被人爱着的滋味让我感觉到了女孩子特有的某种虚荣吧,尽管清朝的少男少女相对于现代而言比较早熟,但是在我眼里胤禵始终只是一个可爱的少年罢了,也许他对我不过是一时的迷恋,等到他长大以后回过头来再看今天发生的一切,他会觉得自己天真得近乎可笑,因为他的婚事由不了他自己,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他的福晋人选掌握在乃父康熙帝的手里,他自己根本左右不了自己的命运,这就是身为阿哥的悲哀。

不过胤禵显然还没有意识到这点,噘着嘴不知道在生我的气还是在生自己的气,我不由摇头苦笑,调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我上前轻轻拉住他的手,道:“走吧,你不是说要打一只花狐狸给我做坎肩的吗?

“嗯,我答应你的事一定会做到的,走,我们打花狐狸去。”胤禵见我主动拉他的手,顿时转怒为喜,眉开眼笑了,毕竟是孩子,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

胤禵把我领到禁卫军驻扎的营地中,自己则率领一队骁骑兵在围场里扬鞭追赶那些四处逃窜的猎物,看着他生龙活虎地坐在马背上,身穿红白相间的制服,帅气得让我想不心动都难,这个少年长大了可不得了,他绝对会是女孩子心目中的白马王子,而到那时我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老女人了,唉!

约莫过了一个时辰,胤禵就拎着一大串猎物兴高采烈地回转了,其中包括一只白灰相间的花狐狸,狐狸特有的腥骚味浓浓地钻入我的鼻端,让我禁不住一阵恶心,连忙伸手捏住自己的鼻子,免得狐狸的腥骚味刺激了我的鼻腔。

胤禵见状不由哈哈大笑,连忙让士兵将花狐狸从我面前拿走,不无调侃地道:“现在闻着就这么不好受,将来可怎么把它穿在身上呢?”

“这个嘛十四阿哥不用担心,奴婢这点胆量还是有的。”我讪讪地笑着,渐渐感觉面前的血腥味没有刚才那么浓重了。

后来胤禵特别命宫里的裁缝按我的设计把这只花狐狸的皮做成了一件对襟小坎肩,穿在身上煞是暖和,喜珠她们都说这坎肩穿在我身上显得格外好看,嚷嚷着非得让胤禵也帮她们弄一件狐皮坎肩穿穿,胤禵为了讨好我,居然真地帮她们一人弄了一件狐皮坎肩来,把她们一个个美得屁颠屁颠的,恨不能天天穿在身上四处去炫耀。

宫里的生活虽然单调,却极适合我喜静的个性,也许正因为如此,我才得以在这个龙蛇混杂的深宫里安然度日,尽管我常常在夜深时分想起远在二十一世纪的爸爸妈妈,但是已经没有初来这个朝代时那种度日如年的感觉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锋芒(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