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100章: 欲说还休多少事(三)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第100章 欲说还休多少事(三)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入谷后的第一件事,两位尊者便是带了他们去拜见月神的夫人花影。

花影夫人更是一个把温柔写在脸上的女人,虽有了及笄年龄的女儿,看上去依然美丽出众。她亲自将方岩、云英扶起,然后将元儿抱在怀中,含泪道:“元儿,我是你的伯母。”

元儿怯怯叫了一声“伯母”,然后道:“我爹爹一直就说,伯母人最好。”

花影夫人微笑,道:“从此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了。你就跟着伯母身畔吧。”

元儿皱眉道:“可我要我的爹爹妈妈呀。”

花影夫人道:“你的爹爹妈妈,早晚也会回来。这里,也是他们的家。”她丝毫不提对谢飞蝶的不满和月神的不允之意,目光真挚端雅,元儿看着她的眼睛片刻,居然点了点头,又将头埋入她怀中。

花影夫人又吩咐下人道:“叫人去跟星宿尊者说,请他将小岩尽快在天枢宫安置下来,这位云英姑娘,就留在咱们圆月宫住吧。”

她又微笑向着云英,道:“云英姑娘,元儿一向跟你熟,你在圆月宫住,也帮我照料元儿,免得他寂寞伤心,可好?”

云英淡淡笑道:“当年是元儿母亲将他托付给了我和小凤,现在小凤妹妹已然故去,我自然该守着这孩子,直到他的母亲回来。”她的性子虽是温和,但已知晓谢飞蝶与北极之事,心下甚是同情,听花影话语中有成全之意,故而又将话来点她。

花影夫人叹道:“好聪慧的女子!”

方岩自此即在圆月谷中安住。天枢宫久未有人居住,星宿尊者即安排人速去打扫,暂且将他安置在北极宫内。

与天枢宫没有主人以致灰尘密布相比,北极宫整洁许多。毕竟它是圆月谷中除了圆月宫之外的第二大宫。北极宫的陈设甚是典雅,厅堂轩亮,配合着柚木质地上好雕花的桌椅,沉静而高贵;只有窗前软软垂下的蓝色帐幔,在窗户送来的微风下微微摆动,透出一丝温柔。

北极的房间是北极宫中最大的一间,门虚掩着,方岩轻轻一推,便开了,房间布置得更是清雅疏朗,一面墙上居然全然是书册,细看之际,极少四书五经之类,要么是兵法武学,要么是上古史册,要么是天文地理,还有琴棋书画的阐述,包罗万象,大多是方岩闻所未闻的。

乌木的书案前,陈了一套景德镇的青花瓷茶具,更有笔砚俱在,磨就的墨却早就风干了,还有一本《庄子》,摊放在桌上,似主人一时有事走开,随时欲回来续读一般。方岩走向前去,正翻到一页,写着:“泰初有无,无有无名。一之所起,有一而未形。物得以生谓之德;未形者有分,且然无閒谓之命……”正是庄子的《天地》篇。

床幔之内,锦被收拾得整整齐齐,用淡黄的布罩了挡尘,只有此时才看得出主人已多时未回。素色的帐纱在幽暗的黄昏下飘动着,颇有些凄凉。

方岩默默在北极宫中游走着,似又看见了舒望星沉静而温暖的微笑,不觉又是一阵伤感。

他料北极宫是必是月神吩咐过不得乱动的,自是不敢在北极房中歇息,遂在另一处客房放下行李,将就住下。

第二日下午,天枢宫便已收拾整洁,有下人来请他入住。云英听说,立刻带了元儿到天枢宫来探望,见天枢宫离圆月宫并不远,不由暗喜。星宿尊者、张宿尊者却未再出现。

天枢宫里原有四名侍卫住在偏殿,将就看着屋子。此时主人来了,花影又添了四名高手,同时指派了五个丫头过去伺侯,一时天枢宫极热闹起来。

最伶俐的那个丫头叫金屏,落脚在天枢宫之后,她便成了贴身服侍方岩的婢女。方岩自幼粗疏惯了,不喜有人服侍。金屏也不恼,嘻嘻笑着,带了几个婢女自在玩去。

但第二天一早时,金屏又悄悄跟方岩道:“天枢宫主亦是一宫之主,地位超然,若是懈怠,不去见各处主管也使得,但也该去拜会拜会北斗宫诸位尊者。”

原来北斗宫诸位宫主便是当年舒剑情留下的七大高手井宿尊者、鬼宿尊者、柳宿尊者、星宿尊者、张宿尊者、翼宿尊者、轸宿尊者。他们建立圆月谷,年岁也与剑尊相若甚至更大一些,所以连月神对他们都是十分尊崇。此刻柳宿尊者随在月神身侧,另六位却仍在宫中。论起北斗宫,它与圆月宫一样,没有宫主,只因他们的主人,一个是谷主月神,另一个则是月神的师兄七大尊者。除了这两宫,另有五宫:紫微宫、北极宫、广寒宫、天枢宫、勾陈宫。这五宫之中,只有天枢宫暂未有主位,此时却一个宫主也不在谷中:紫微宫主是北极之母,从了剑尊云游天下;北极宫主不必提,从断情崖出事之后,没有人敢在月神之前提起北极;广寒宫主舒景嫣,可能是圆月谷最年轻的宫主,此刻已不知所踪,成了方岩心头的最痛;还有个勾陈宫主,应该是从年轻一代中脱颖而出的高手,同样随在月神身畔。

另有收藏宝剑神兵和武林秘笈的神兵阁,搜罗记载武林秘辛并负责与外人联系的红尘楼,招待外来客人的凤来馆,分别分给了几位护法管理。圆月谷的护法和剑使亦是从历代弟子中选拔,目前已有十二位护法,现有七位在江湖之中走动,却是为了舒望星和天正教之事;剑使足有近百人,亦是圆月谷高手的主要组成部分,近来也分出了近半人数在外。

北斗宫位于圆月谷的后谷,烟月谭的北部。烟月谭是北斗宫唯一的水源,其余小河流均是人工开挖而成,引入四处,用以灌溉饮用。此时正是白天,不见烟月蒙蒙,连冬日的残荷都拔去了,水面如一汪水镜,清可见底。烟月谭的北部源头却十分冷清,有许多枯藤老树,围绕着那座北斗宫,再不见有其他房屋。远远看去,那青石筑就的屋宇孤高清雅,显是特地经过安排,以彰显此宫之与众不同。

但方岩去拜见时,立时有童子引进,同时有人前去通报各尊者。显然作为圆月谷的天枢宫主,地位是相当尊贵的。

不久各位尊者来至厅中,共有五位,纷纷与方岩相见。除了在外的柳宿尊者,另有一位井宿尊者闭关。已认识的星宿尊者、张宿尊者固不必说,另三位翼宿尊者、轸宿尊者、鬼宿尊者相待也是极客气。他们年岁已大,相貌有俊有丑,却自有一股相类的出尘之气,显得与众不同。

方岩拜见七大尊者时却是抱着目的而来。算日子,月神与皇甫青云决斗之日已至,他想打听一下五位尊者对胜负的看法,也想打听北极和小嫣的下落。

星宿尊者听他问起月神的消息,苦笑道:“我们又怎么知道?谷主虽是我们看着长大的,可从他八岁时就主意很大了,他的武功亦是极好的,早比我们几个老不死强了。不过他的本领虽强,此时却受了伤;那个皇甫青云我们又不曾见过,不知其深浅,论起胜败来,实在没法说。”

轸宿尊者是诸人之中唯一的女性,听说星宿尊者如此说,却不悦道:“有什么没法说的?咱们谷主的龙翔九天本已天下少有匹敌,何况这几年谷主又练成了离恨天,怕谁来?自然能赢那个皇甫老儿。”

显然作为唯一异性,轸宿尊者是极受尊重的,其他诸人纷纷表示支持。

方岩略略放心,遂又问北极和小嫣之事。这时诸人却各各沉默。

良久,翼宿尊者缓缓道:“当年北极公子出事,我们便都不相信他会死,后来到底证明没死。那时都能活下来,想必此番也能逃过此劫吧。”

他话虽如此,口吻却颇为迟疑,显是不敢肯定。

轸宿尊者此时也道:“大小姐多半是因为北极公子之事十分负疚,羞于回谷了。不找到北极公子,只怕是不会出来了。这孩子,其实骄傲着呢,这回出去,只怕也是吃足了苦头。”

她说最后一句话时,眼睛紧盯着方岩,显然已经知道她和方岩关系非浅。

方岩心头阵阵发慌,说不出的悲恨伤情。一时神思飘忽,再无心追问,匆匆告辞出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 苍玉悠悠再结缘(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