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103章: 苍玉悠悠再结缘(三)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第103章 苍玉悠悠再结缘(三)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方岩紧张道:“那股灵力,是我北极大哥的?”

月神缓缓道:“我觉得是。我唤了一声弟弟,那股灵力立即有了反应,但一则可能是相距太远,二则可能因为北极受伤极重,他所能回应给我的,是一种悲伤,甚至是,绝望的情绪……我竭力想了解更多他的情形,可他情绪大变,显然已影响了他的本体,无法再继续运功,灵气立即消散了。我再怎么试图找,也找不出来了。”

月神低头道:“我的望星弟弟,我的亲弟弟啊!”他口气中的怅惘,已与任何失去亲人的兄长或父亲无有二致。

方岩含泪道:“谷主,那么,请派我去找他吧。我一定把大哥找回来。”

月神苦笑道:“我刚刚散了功起身,也是这般想,所以才找了你来。后来清醒过来细想想,灵力所至之处,往往随心所欲,原是可以千里之外,无所不到的,如非刻意联系,一种灵力找到另一种灵力的可能性,太过渺茫。所以北极在青州五年,我都未曾发现。现在一丝线索俱无,天下之大,又到哪里找人去?”

他似乎对自己说,又似对方岩说道:“望星的心性,外柔内刚,即便一时有难,也必会自行设法熬过来。只要他能恢复过来,一定会来找我们,找元儿。放心吧。”

方岩眸中也放出光彩。舒望星是北极,北极公子呀,一定会没事。

月神又道:“不知道我下次与人对敌之时,北极是不是已经回到我身边了。元儿太小,五年之内,不可能成我的有力臂助啊。”

方岩奇道:“五年之内?”

月神轻叹道:“皇甫青云以一招之差落败,守诺退出江湖,却留下了几句话,叫我好生思量。”

方岩紧张道:“什么话?”

月神慢慢道:“他说,五年之内,自然会有人收拾圆月谷。月神沦为阶下囚之日,便是天正教重出江湖之时。”

方岩看了看花影夫人,却不见有惊诧之色,知她必早已知晓,遂道:“只怕是皇甫青云落败后的场面话吧。”

月神淡淡笑道:“也许吧。不过即便没有其他势力,皇甫青云一代枭雄,实力与我相差无几,多半还会再度约战于我,以图东山再起。我还是很希望五年之内圆月谷能再出一个如北极般优秀的人物。”月神目光深邃,看住了方岩。

方岩心头哽住,道:“我,我会尽力。”就为月神的那期望的眼神,就为他此时的一句承诺,从此他练功的勤奋,成了圆月谷弟子的典范。

月神对方岩的反应也似很满意,安静地喝了口水,才站起身,淡淡说了一句:“你以后不要再叫北极大哥,叫他师父吧。”

方岩怔了怔,忙应了,却有些疑惑。

第二日,云英被轸宿尊者接去了北斗宫,随后被留住,原来给轸宿尊者收做了弟子。

方岩听说,微感诧异。金屏悄然跟他道:“宫主,你还不明白么?”

方岩苦笑,他该明白什么?

金屏笑着看他道:“大小姐迟迟不曾回谷,多半是为北极公子的缘故。如果北极公子没事,大小姐知道了一定会回家来团聚。”

方岩恍然大悟,北极当日肯自认是他师父,就是为给他一个与小嫣对等的身份,与小嫣相配。月神毕竟不是神,骨肉亲情并不能真的放开,知道北极未死,心下应该已经原谅自己女儿,想着女儿的终身了,自是不肯让方岩叫北极大哥,比小嫣高上一辈。月神既已有此打算,眼见云英被方岩从谷外带来,在圆月谷中日日与方岩相见,难免不会日久生情,所以才会将她送到北斗宫去。

不过七大尊者武功极高,云英去了,未必不是福。而云英留下,也未必不是祸了——方岩答应小凤照顾她终身,却未答应娶她。谁又能说得清,方岩心里对小嫣那理不清的爱怨交加呢?

但小嫣居然一直没有回谷。即便月神派出诸多弟子,又托请丐帮帮助寻找,小嫣还是踪迹俱无。一日月神又闻报没有丝毫小姐讯息时,一时恼了,道:“不再找她了,爱回不回,由得她去。”

但一回头,却见花影正泪眼婆娑向他凝望,只得强笑道:“不是我不找,这丫头太过聪明,除非自己出来,只怕我们都找不着。”

花影道:“你们都说她聪明,必然没事,难道就不曾想过,她可能是给敌人掳去,失去自由,无法回来了呢?或者,她,她已经可能……”花影失声哭道:“当时的连石山附近,必也有天正教的人在着,你们就没想过她可能会遭受不幸么?”

方岩失神。小嫣那苍白求恕的目光,娇弱欲坠的身子,强忍颤抖的嘴唇,又在眼前晃动。自己对她,是不是太过苛责无情了?不管舒望星出了什么事,把所有的过错迁怒到她身上就对吗?她只不过是一个小女孩,一个想把最爱的叔叔带回家的女孩,她真的错得不值得原谅,让自己不肯回头去看她一眼吗?

方岩眸光渐渐朦胧,直到发觉月神正皱眉向自己凝望,才觉自己已经满眼是泪,忙背过身拭去,才道:“小嫣如果出事,责任在弟子,弟子当时,根本不想见她,对她很是无礼,她是被我气走的。”

月神叹道:“只怕你当时不是对她无礼,而是对她无情。那孩子,也容易钻牛角尖。”

他拍了拍方岩的肩,道:“越是对自己喜欢的人,越是容易苛求。我对北极,你对小嫣,都是一样。也许,都错了吧……谁知道呢?”他眼中的疲倦和落寞更是深浓,夹杂着难以言喻的怅惘。

小晴不知什么时候来了,她只是抱住花影,替母亲擦着眼泪,然后笑道:“娘就爱乱想。依我说,说不准是薇奶奶搞的鬼,悄悄将姐姐带去,给爷爷作伴呢。”

薇奶奶就是北极的母亲紫薇宫主。方岩后来已听说,北极的母亲宋薇薇,原是剑尊舒若情的女弟子。舒若情向与夫人两地分居,生活起居,俱由心爱的女弟子代为打理,时日久了,不免日久生情,等武帝退隐、回归圆月谷之后,宋薇薇就成了他的爱妾,紫薇宫的宫主。

月神性情骄傲坚忍,眼看母亲苦等了十多年,却不得不与一个更年轻的女子分享自己的丈夫,自是又恨又怒,言语行止之中,不免相侵。宋薇薇亦非善者,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处处针锋相对。

才华绝世的月神,和同样倔强不羁的紫薇宫主,将圆月谷原先的平静生活完全打乱。或明或暗,没有硝烟的战争在圆月谷中拉开序幕。

离散了十多年,舒若情对夫人和爱子怀着深深的负疚,又无法责怪与自己在敌营中共了许多年患难的爱妾,剑尊左右为难。

连剑尊都不敢出面,其余人更是无法可想。每当双方怒火升级,化作剑气四溢时,便是圆月谷上下人等关门闭户,装聋作哑之日。这也就是那天月神和紫微宫主在山上斗得天翻地覆,一大群圆月谷绝顶高手只敢缩在暗中看热闹的由来。不同的是,那一次没有剑尊出手阻止他们相斗,终使月神以退为进受伤不轻。

后来月神终于也成了家,有了自己的爱人,锋芒渐渐收敛,性情也更是沉稳,只是与紫微宫主的暗斗,越发有技巧了。剑尊哭笑不得,居然将北极交给月神抚育,自己带了妻妾远游天下——月神虽为母亲不平,慕容悠儿倒似不以为意,数年相处下来,妻妾之间倒也渐渐款洽。最重要的是,从此圆月谷安宁了。

北极自幼处于母与兄的夹缝之中,并在这夹缝之中成长,便注定他无法拥有月神那样内敛的霸气和决断,反而完全继承了剑尊的温和与忍让,虽和月神一样,身负绝世武功,却始终温和如处子一般,乃至齐若飞、武中天初与北极相识,完全把他当成了不会武功的清贵公子。

因为紫微宫主的缘故,兄弟之间一直有着若有若无的疏离。但相容相补的性情,相融相洽的骨血情,又让兄弟两个紧紧相联。只是,不到失去,谁也觉察不出对方于自己已何等重要。

只怕直到北极断情崖出事五年之后,紫微宫主才闻得些风声,回到中原来找寻爱子及爱子留下的血脉。她对月神显然怀着愤怒和不满,但终不能在月神故意受重伤后还兴师问罪,只得含恨离去。

如果说她含怒之际将小嫣带走,也让月神尝尝父女分离的痛苦,未必不可能。小晴的猜想,也许是对的。

月神轻叹。方岩亦沉默。不来到圆月谷,北极和月神的许多秘事,只怕他永远也不会知道。曾经如此幽远神秘的圆月谷,身在其中,一般的有属于尘世的喜怒哀乐。

……本章完结,下一章“ 风回云断雨初晴(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