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104章: 风回云断雨初晴(一)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第104章 风回云断雨初晴(一)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荏苒冬春谢,寒暑忽流易。

四载春秋,等闲而过,已是方岩入谷第五年的春天。

四年多里,江湖都极是平静,虽依旧有着正邪黑白之分,依旧有着江湖仇杀恩恩怨怨,却再不曾有过如天正教这般权倾天下令人惊心的大帮派,也看不出有任何可以动摇圆月谷根基的任何势力的存在。相反,圆月谷虽依旧很少有人踏足江湖,原先的威势加上月神对敌天正教的胜利,已使它的声名更加高深莫测,甚至远远胜过了本与它齐名的刀神门、天水宫、冰雪城。即便是一个普通圆月谷弟子,身分被识出后所受到的礼遇,也几乎可以比得上一位成名的大侠。

四年多里,月神从未放弃过对弟弟和女儿的寻找,他对方岩和元儿的格外优待,未必不是寄予了对弟弟和女儿的期望。

这日月神指点完方岩龙翔九天的相关诀要,方岩正在细细体会之时,月神负手看着春阳下披着浓绿的紫云峰,淡淡道:“岩儿,明天,你出谷吧。”

方岩一惊,吃吃道:“谷主,你,你要我出谷?”四年多了,他因修习高深武学的时日较短,内力不足,剑术未精,却是北极的弟子,天枢宫的宫主,月神的期望,自觉修为远远不够,故而一直在圆月谷中呆着,苦习着武艺,有些倦怠之时,就在红尘楼和神兵阁翻阅藏书,或到北斗宫处请教奇门卦象、布军阵法,竟从不曾想过要出谷去。

月神若有所思,道:“刀神门的刀神,当年和我父亲齐名,却长我父亲不少。下个月的初六,便是他的八十大寿了。”

方岩点头道:“谷主要我去刀神门祝寿。”

月神道:“旁的门派倒也罢了,一个天水宫,跟咱们几世相交,还有一个便是刀神门,连父亲也礼让三分,既然这次他们下帖子来请了,不去说不过去。”

方岩听月神口气,对刀神门并不十分敬重,料得定是风闻刀神门下弟子不肖,颇有不屑之意。只怕依他向来懒散骄傲的性子,多半是不想遣人去的。遂道:“那么弟子便去送了寿礼,拜了寿翁就回谷。”

月神道:“倒也不必那般急。刀神门既连我们都请了,其余各大门派帮会必然亦都请了,多半会各遣精英弟子前去,人多了,消息自然灵通。只怕,只怕会有些北极和小嫣的消息。”

他远远眺着天边,语调似古井无波:“小嫣,以前很爱凑热闹的。”

深情,有时看似无情。

谁能看透,那骄傲背后的淡淡寂寞,深深忧伤?

春天花正开,繁花锦簇,飘摇招展,似可听得到那曾经的花丛中的少女,嫣然而笑,清脆含娇。

今日依旧有少女,依旧有嫣然笑声,却不喜花中行走,独爱在浓密如烟的绿竹中飞舞,让紫色的罗绫,在空中漫展。绿竹不开花,但她便是绿竹之中盛开的最娇美的花朵,亦是圆月谷中最美丽的花朵。

美丽的小晴,正从绿竹中飘飘飞来,格格娇笑道:“爹爹,我要也去。”

月神看着已亭亭玉立的小女儿,寂寞倦怠的眼神渐渐温和,道:“呆在爹爹身边吧。也好陪你母亲说说话。”

小晴摇头道:“我长这么大,还没出过圆月谷哩。我想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月神苦笑,道:“外面的世界真的很好么?你叔叔出去了几次,再没有回来;你姐姐是找了借口偷偷溜出去的,也是一去不回。”

月神轻轻噫叹,眉梢眼角,居然有丝淡淡的忧伤。

方岩无端感动。月神也是个性情中人。自幼的劫难和责任让他久经磨砺,如磐石般沉稳尊贵,但性情中的棱角,依旧时时隐现。出于为母亲不平,竟可与父亲及父亲爱妾争竞十多年,也足见其锋芒了。

月神没答应小晴去,却让方岩将云英带出去走走,还有意无意说了一句:“听说这次参加贺寿的人中,有不少青年才俊哩!”

云英也已算是圆月谷的嫡传弟子,轸宿尊者难得收徒,其余六尊者也甚是凑趣,又爱云英贞静温顺,帮着指点云英武学。方岩既知月神有意将他与云英分开,也便不大去找云英,一两个月间,才借着拜见七位尊者之际去看望她一回,只觉每次她的武学都精进不少,与以往三脚猫的身手不可同日而语。看来她也算是因祸得福了,虽是不能常常与方岩相会,却成了一位身手极佳的女剑客。

只是每次云英与他相见时,神情之中,总有一丝难掩的凄凉,在她安静的笑容后幽幽蔓延,让方岩不由得心生歉意,不由得想起压在箱底的那件云英亲手缝的棉袍,和生死患难之际的温暖拥抱慰籍。

算一算日子,已是十五了,圆月谷与刀神门,一南一北,相距颇远,明日即出发,差不多可以不急不缓骑马过去,一路上尚有闲暇打听打听北极、小嫣的下落。

勾陈宫主、舒若笠、白七娘等素来与方岩交善的圆月谷高手,听得说谷主令他出谷,纷纷至天枢宫为他栈行。舒若笠因他许久不曾在江湖上行走,生恐他吃亏,直到众人走了,还在向他一一介绍江湖上近来兴起的人物、帮派。但他介绍完了,又道:“这些人虽是厉害,可与咱们圆月谷不能相比。天枢宫主随便一出手,便可把他们打得七零八落了。”

方岩道:“他们既这等不中用,我又怕甚的?”

舒若笠苦着脸道:“我们这里实在是难得有人出去,若不一一告诉明白了,我们红尘楼辛苦搜集情报的工作不白白做了?”

方岩莞尔。

舒若笠笑道:“其实能引得天枢宫主一笑,我的话便算没白说了。宫主,依我说,没事还是多笑些好,总是闷闷的一张苦瓜脸,老婆也不好找啊!”

方岩又笑,道:“舒护法言之有理。如果换了是我,像舒护法这般日日对着如山的各地来信,晕也晕死了,亏舒护法还讲得出笑话来,便可见得舒护法的胸襟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风回云断雨初晴(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