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11章: 清夜无尘剑气华(三)

《幻剑之三世情缘〖全本已出版〗》

第11章 清夜无尘剑气华(三)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岩哥哥,在想什么呢。”不知什么时候,云英走过来,嫣红着脸,柔声问道。

方岩微笑道:“想一个亲人。”

云英道:“该不会想你父亲吧!死者已矣,他九泉之下若知道你武学能有此成就,想必也很欣慰。”

方岩道:“我倒不觉得我的武艺有什么了不得的,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正天教中高手如云,若执意与我们为敌,我们才真正麻烦了。那日我们遇到的不过是位香主,竟在如此身手,若是堂主、护法一流呢?”

云英沉思道:“咱们青州,不也有很多了不得的大英雄么?神风山庄的田笑风大侠,姨父说他的神风掌与追风剑乃江湖二绝,罕有对手;青州的南宫世家也是代有才人出,年轻一辈中南宫踏雪、南宫寻春,便都已很出名了。青州双侠纵横江湖那么久,也很是了不起,长风镖局的韩威、振威镖局的黄业武也非泛泛之辈,这些人都跟姨父素有来往,我不信若我们镖局有事,他们会置之不理。”

方岩笑笑,道:“云姑娘终日不出大门,竟也如此了解江湖之事,倒叫方岩惭愧。看来我有时候是太过多虑了。”

言犹未了,忽觉一阵寒意袭来,直透心脾,云英更是连打几个冷噤,面露诧色。几乎是片刻之间,原本好生热闹的大堂之中悄无声息,全为这莫名的寒意笼住了。

方岩看向门口,来的只是个中年文士携了个青衣小厮,面容甚是英俊,穿着一身浅灰锦衣,甚是华美,却浑身寒意凛冽,气势逼人,目光更冷沉阴森,扫过众人时直让人心里发毛,分不清是因为寒冷还是畏惧。

老板娘面上笑意早已不见,带了幼子元儿悄悄向柜台后面挪去。

中年文士本来注意力全在振远镖局众人身上,待得老板娘一动,只用眼睛余光瞟了她一眼,却立时被元儿吸引住。

他走到元儿面前,道:“好根骨,好资质!没想到一个普通酒家之子,竟有如此不凡的根基!”

说着,他伸出手去想去摸摸元儿的头。

元儿并无惧意,只向后退了一步,道:“爹爹叫我别让陌生人碰我,世间坏人多得很,小心为妙。”说毕,他一弯腰,飞快窜到柜台后,躲入王掌柜怀中。

这一着倒是出人意料,即便众镖师已是镖局中的常客,也不料这元儿如此机灵。

中年文士面露赞赏之色,道:“好!好!”

王掌柜抱住儿子,瑟缩着肩,低着头不敢看人,更不敢作声。

老板娘眼珠一转,道:“客官请这边坐,小店立刻为您准备好酒好菜。”

中年文士淡淡道:“不用了。我只是来找个人,找一个叫妙剑方岩的人。我想他是跑不掉的。”

他冷冷看了方岩一眼,原来他竟一眼认出了谁是方岩。

方岩立起身来,淡淡道:“在下与阁下似乎素不相识。”

中年文士道:“你不必认识我,我只要确认你就是击败我们天巽堂下惊雷香主的人就行了。”

方岩瞳孔收缩,道:“你就是劫镖的背后主使之人?”

众人都不由立起,握紧兵器。

中年文士傲然道:“不敢,区区天正教下天巽堂副堂主司马风仪。如今天下大乱,你们不知自爱,竟助恶为虐,为那些贪官恶人运送赃银,还敢杀害天正教弟子,不死何为?”

林小凤怒道:“什么赃银,投了你们天正教,分你们一分红利,便不是赃银了?我瞧你们才是一群杀人放火、坐地分赃的强盗!”

云英忙拉住她,微笑道:“我们都是规规矩矩的生意人,处处依王法行事,从不作奸犯科。至于说到货物,主顾上门,难道还先盘问人家祖宗十八代是否清白,再让他拿出帐单来对帐,看他钱物来源是否可靠?只要王法不认为是赃物,我们可不能当成赃物把主顾往门外赶,司马堂主说是也不是?”

林小凤纠正道:“表姐,是司马副堂主!”

云英像是忍俊不禁,“扑嗤”笑了。众人也莞尔,一直被司马风仪压抑着的气氛顿时轻松不少。

司马风仪面上寒意更甚,哼了一声,道:“我们所得,必用于匡天扶正,若你们那主顾来路不清,赃银上缴,正可抵消罪孽,以赎前愆;若你们主顾确是自家所有,捐出钱物,正属积德行善,修行来世,善莫大焉。叫你们依顺本教,正是你们修身积福的好机会,还不知珍惜!居然伤了如此多的天正教弟子!尤其是你,方岩,即刻跪地求情,投我天正门下,我司马风仪愿保你一条小命。”

林小凤笑道:“你天正教不也伤了我们好多兄弟么?司马风仪,即刻跪地求情,投我振远镖局门下,我岩哥哥愿放你一条小命。”

她的口吻却是全然学的司马风仪,明明年轻清脆的声线,故意学得老气横秋,一副历尽沧桑模样,众人都给逗得笑了。

司马风仪显然很恼怒,却只是哼了一声。

方岩见众人为其气势所压,大有惧意,正好林小凤天不怕地不怕,调侃起司马风仪,心中甚喜,顺了她口音道:“可不是么,司马堂主,不如改投我们振远镖局门下吧!我可保你当个一等镖师。”

众人又是大笑。经二人这么一闹,众人情绪平复好多,再无原先畏怯之意。

林如龙的得意弟子陈越首先发难道:“天正教与我们振远镖局素来井水不犯河水,无故伤我们如此多的兄弟,不是方兄弟剑术高超,只怕会全军覆没;长风镖局、振威镖局与贵教也是素无瓜葛,同样先后遭到贵教屠戮,血流成河,这样上干天和,难道便是天正教所谓的‘天道’么?”

司马风仪面不改色,冷冷道:“看来你们执意求死,怪不得人了。”

这时厅中寒意更甚,不知从哪里刮来阵凛冽的风,吹得人衣襟拂动,毛发皆竖。

众人心中都知来了强敌,握紧了兵器,准备应战。

方岩不禁暗暗皱眉。

多年钻研剑道,他的眼力远非寻常人可比。他早已看出这司马风仪的武学修为已是很高,甚至远胜过前些日子所遇到的那个惊雷香主。振远镖局人手虽多,身手却极普通,即便田枫、陈越、易朴风诸人为林如龙亲传弟子,身手比起自己来也远远不及,一旦交起手来,自己或者能勉强自保,甚至全身而退,可剩下的人可能会吃大亏了。

这时,元儿叫了起来,道:“爹爹,我不舒服,带我回房间吧。”

元儿当然会不舒服。这样寒意逼人,即便这些习过武的大人了禁受不住,何况才四五岁的孩童?

王掌柜虽然看似非常害怕,却也不忍拂却爱子心意,轻声道:“好,乖宝宝,你不要那么大声讲话好不好?”

他显然是怕元儿引起司马风仪注意。

元儿低声道:“好,可元儿好怕哦。”

王掌柜抱起元儿,悄悄往柜台后的门挪去。

但他刚挪步,眼前便一花,司马风仪已闪到他面前,笑道:“不用怕,也不许走。咱们天正教正需要五百名纯阳童子奉献上天,以平天怒,像这样根基好,根骨佳的,再好不过。我看你就让你这儿子为你积积福,也许后半辈子就可以做个大富商呢。”

王掌柜身体一僵,仿佛变成了木头。

老板娘本来还勉强维持着笑意,闻言笑容也僵住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夜吟谁把天心解(一)”↓↓↓更精彩哦!